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薛永年:重拾美育初衷尊重艺术规律

人民网 ·63 浏览 ·2018-10-08 13:55:34

                                                     薛永年

                                           薛永年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文化事业的复兴,中国美术史论研究得到迅猛发展,涌现出一批成就卓著的美术史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薛永年就是其中之一。长久以来,他辛勤探索笔耕不辍,在中国美术史论研究、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及中国当代美术理论建设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近日,记者采访了这位年至喜寿仍心系祖国美育事业发展的老教授。薛永年先生回忆起自己的治学之路,谈及史论系的学科建设与发展的历史和问题,强调要重视美术规律,弘扬中华美育精神,反思如何站在文化自信与文化自觉的基石上,进一步发展当代美术事业,言真意切,令人深思。

 

道路选择与学脉师承

 

美术文化周刊:您是如何走上美术史研究的道路并确立自己的研究方向的?

 

薛永年:中学时期学校良好的美术氛围,培养了我对美术浓厚的兴趣。高中阶段我考取了北京中国画院(现北京画院)“业余进修班”,更多地接触了中国画,受吴光宇、马晋等先生影响,激发了我对美术鉴赏以及进一步研究中国诗书画的兴趣。之后自然而然就报考了中央美院的美术史系,接受了系统的专业教育。

 

我研究方向的选择是由当时的条件所决定的。本科毕业时,我被分配到吉林省博物馆,该馆元明清绘画藏品较多,我们的工作也是需要结合实物进行研究,所以这样的研究条件引导我把研究方向定为偏向于元明清,尤其是明清的绘画,从画家和画论的个案研究开始,填补空白,积点成线,对发展脉络的认识有所突破,比前人的研究有所前进,有所深入。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之后,为了适应创作教学单位的需要,我也尝试着把古今结合起来,借古观今,仍然从个案研究出发,写些美术论评的文章,逐渐对20世纪以来美术发展的整体有了些自己的认识。

 

美术文化周刊:在学习道路上,有哪些对您影响较大的老师?

 

薛永年:我在央美读本科时,王逊先生引导我们将艺术感受变成理论思维;金维诺先生示范了美术史研究的文献与实物的结合、出土作品与传世作品的印证,强调了问题意识和有效的研究手段;启功先生则把最深的专业道理用最通俗的语言表述出来,这一点对我之后的教学工作有很重要的影响。教我们中国画的刘凌沧先生,每次上课他都请学校打印好一篇他写的文章,人手一份,一边讲理论一边讲操作,使理论与实践有机结合。读研究生时,导师张安治先生的教学,不但在治史中融入诗书画学养,而且贯通欧洲的风格学、图像学方法与传统的研究方法,对我大有裨益。总之,几位先生不仅告诉你是什么,而且告诉你为什么,这是给我印象很深的。

 

学科建设应重视艺术鉴赏

 

美术文化周刊:中央美院美术史论系建系以来走到现在,秉承了怎样的宗旨与办学特色,老师们在教学过程中注重培养学生的哪些素质?

 

薛永年:美院史论系的办学宗旨是培养研究美术史论鉴赏批评的专门人才。美术史是从国外引进的现代学科,但我国研究书画史的传统悠久丰厚。老师在教学中都注重学生对中国古代传统的了解,在破除西方中心论上做了努力。在我主持工作期间,加强了古代书法篆刻史、近现代美术史、东方美术史和中西交流比较、中国书画鉴定与鉴藏史的教学。重视培养学生的理论思维能力与艺术感悟能力相结合,历史的研究能力与把握艺术品质的能力相结合。此外,还有文字表达能力,要深入浅出,传达贴切。所以,我们有专业写作课,这也是我在教学过程中努力抓的。

 

美术文化周刊:您认为中国高校的美术史学科建设发展到今天有何变化,现在的学科建设及教学安排是否合理?

 

薛永年:现在中国高校美术史学科的特点是在跨界与交叉中,扩大了美术史的研究范围,在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上都有新的引进和新的拓展,涉及了与传统美术史概念相关又有所不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视觉文化研究等等。

 

很多学校的美术史系被安排在人文学院,强调了人文,可能减弱了艺术,容易丢失美术学院中美术史论学科本身的优势与特色。以前的课程设置是培养学生成为艺术的内行,懂得艺术规律、艺术本体、创作思维、创作方法、物质媒材以及不同视觉艺术的特性的专门人才。现在更多把美术作为研究社会历史的媒介,以图证史,这与当初在美术院校设系时,重视美育、重视艺术审美功能和艺术规律的初衷就有所区别了。

 

美术文化周刊:为什么在新时代加强美育如此重要,应如何进一步加强美育工作?

 

薛永年:实际上整个央美的老师都很重视美育,这个观点是深入人心的,也是大家经常谈的。我们国家早已经把美育列入了青少年德智体美培养的教学中,但是从效果来看,整个教育最薄弱的就是美育环节了。在历史经验中,美育就是寓教于乐,它实际与德育是相辅相成、互相影响的。在真善美三者中,大家对科学的求真,道德的向善,都很重视,但对于提升感情境界的美,不是很理解。评价一幅画的好坏,不是看它美不美而是看卖得贵不贵,拿市场的画价当艺术的品质,拿工作的职务当艺术的水平,这是很有问题的。此外,当前中国美术界是重批评轻鉴赏,批评当然重要,但面向大众的美育,离不开美术鉴赏,学术的批评,也离不开美的本质,学会欣赏作品的美、领悟其核心精神内涵,才能得到熏陶,塑造美好的心灵。

 

理论自觉与专业建言

 

美术文化周刊:您认为中国美术理论学科青年人才培养的现状如何?年轻人怎样才能更好地展开美术史研究?

 

薛永年:现在从事美术理论与批评的人可以说是数量超过质量,对国外的熟悉程度远超过对中国传统的了解程度,对图像的使用很热心,但疏离了艺术风格,而风格即人,知人才能论世。从事美术史论一是要掌握作品,二是要注重文献,史论要结合,史里有论,论中有史,不可分开。此外,培养问题意识,注意理论联系实际,尊重艺术规律等也都是很重要的。

 

美术文化周刊:现在美术界普遍认识到中国美术需要建构自己的主体话语体系,您认为该怎么做?

 

薛永年:构建中国美术主体话语体系,也就是我提倡的“为中国美术立言”。首先要以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作为前提,然后要有世界的眼光,要有拿来的魄力。目前来看,继承三个传统是要认真做的。这三个传统包括中国古代优秀的书画话语传统;近现代“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美术话语传统;改革开放以来的艺术实践所提供的新知。此外,对外国美术理论话语要有筛选的借鉴。对待中西文化,我们应当“竖起脊梁立定脚,敞开眼界放平心”。

 

总之,美术批评家应以专业的学术性作依托,以中国文化为血脉,遵照艺术规律、美育经验和审美的规律,在联系美术发展史与现实创作的实践中,从文化厚度和文明高度入手,为中国美术以自己的特色走向世界立言。这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

 

                                                                  

                                                       薛永年著《华喦研究》

 

                                                                

                                                   薛永年著《中国美术简史(新修订本)》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