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视错觉》连载二十四:色釉空间——刘伟用浪漫书写情感

作者:陈雨光 陈旭 来源:中国美网 ·1089 浏览 ·2019-08-29 10:06:56

视错觉,刘伟

刘伟《色釉窑变综合装饰瓷板·早春图》30×50cm


     若用呼吸吐纳景瓷脉动,康乾的划时见识、唐英的文士情怀、珠山八友的超逸风范,红色经典的一代标树,都将作为符号,言说以画入瓷的景瓷,如何演绎了由工艺而致美术的文的古典与近代的幻象。

      历史在重要关口设问:取向现代的景瓷该如何追求?

      1995年刘伟设计了《锦绣河山》春光瓶,陈列于中南海紫光阁,1996年又设计了人民大会堂《映山红》双耳宝灵瓷尊,被誉为“世纪之作”。之后,刘伟又用一系列大奖,开拓了景瓷新的空间。人们在创意中,看到了景瓷不同于以往的取向:用色彩空间取代线条风格。

    当风格呈相为浪漫,用见识颠覆过往的定势;当色釉呈相为空间,用黄与蓝支撑两极间的平衡;当热烈呈相为时尚,用温馨书写家的情调;当句法呈相为科学,用构图表现美的知觉动向力,刘伟正据色釉书写情感,据浪漫标识风格,据橙红揭示科学,据热烈解义时尚。 

     一、反思:不再依形状表现情感

      1.背景由“纹案空间——形状空间”,以画入瓷的历史,改变了景瓷作为工艺装饰的格局,文士情怀书写了线条风格。这是以形状为结构的造型,是国画的变调,主要问题是:未形成自身的“技法——程式”语汇,以画入瓷仍处于“笔墨十工艺”的借鉴过程。

   在这一背景中,刘伟于2000年创作了《牧童短笛》,获第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金奖。这一作品标志了景瓷新生代的取向。2003年《故山春晖》又获中国陶瓷艺术展金奖,这是刘伟用色轴空间书写景瓷新生代艺术的标注、

   刘伟有两大关注:一是作为现代的世界美术。两个事件引起思索:为什么莫奈能用《日出的印象》打破光影空间?为什么塞尚要于1870年告别精神而取向科学?色彩革命用浪漫颠覆传统、走向平面、对地平线原则叛逆的观念,都说明了什么是现代的美术。一是作为自身的创意法则。刘伟看到一个事实:文人逸趣的笔墨定势,实在是明天的遗憾。他认真思考:取向平面的观念如何用色彩打开新的空间?

    2.反思色釉与窑火的思辩,引发了刘伟对皴法系统的反思:无论东方的皴法山水原则,还是西方的透视风景原则,在知觉力的表现上均不能替代景瓷的釉火思辩。瓷绘精神是作为“瓷”的特有生命。他得到了如下逻辑:一切视觉表象都是由色彩产生的:界定形状的轮廓线,是色彩差异的结果;组成三度的重要因素是光线与阴影,色彩空间与形状空间具有不同的表现力;运用色彩得到的情感不可能通过形状得到:色釉窑变也许是瓷绘“最重要的”,基此很可能冲脱皴法的束缚。

    3.革命有了哲学反思,思想者开始革命。他使用的词汇是“色釉窑变综合装饰”,有四个性质是重点;色釉性:支撑“技法—程式”的一定是釉与矿的色彩哲学;窑变性:描述色釉空间的“句法”一定是非笔墨的火与窑的科学;综合性:形成我之独有的瓷绘语系在组织上一定是独有与拿来的综合:装饰性:呈相景瓷为文之美的一定是装饰性的表现性。显然,刘伟在革命时,用力最多的,是让“技法一程式”首义姓“瓷”。只有独有的瓷义精神,才有独有的瓷义气度!

    二、浪漫:热烈的致因是理性的冷静

     1.风格是色温的浪漫作为观念的浪漫,是现代美术的历程。它以浪漫反思古典,以形式观念反患道德观念,以对比原则反思和谐原则。刘伟清醒地看到了这一点。色彩与色釉、窑火与矿土、装饰与风格、浪漫与对比,让艺术家体验到:要用色彩打动情感,色温心象是至关重要的。冷暖情感是艺术空间最基本的结构,在这个空间中,要用浪漫书写风格,色温对比是基本原则。有了这样的认识,1999年,艺术家创作了《春山图》,并获首届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铜奖。其“万绿丛中一点红”的知觉式样,把欣赏引入了诗意栖居的境地。

     2.张力是结构的表现诗的魅力一经成为心性的“张力,艺术的打动就成为境界。刘伟的作品之所以美,就在于他是用浪漫的境界唤起张力以增强作品的表现力。要创意诗境的张力,艺术家体验最深的是结构与表现。当创意面对色彩的运动性时,本质是把色彩序列视作一条连续滑动的曲线,这一色调序列等级结构,造成色阶位移,在定向与倾斜的结构力组织下,主导色会引导视知觉做不动状态下的运动,从而创意张力。显然,序列对比结构的连续性递阶组织,是张力的基础。

    3.色彩是立体的空间 依色釉创立空间的原理是:色彩本身是立体空间。看起来,这是常识,其实是历经600年才得以确立的科学。目今的遗憾,是绝多的人不能用对比法驾驭色相、明度、纯度,且用三色环构建色釉空间。《故山春晖》等揭示,作为色彩革命的意义,在绘画本质上:图绘不再是再现的有序结构——非描绘性;在造型手法上:源于东方的平面、图案、平涂色块与内在表现——非地平线原则:在构图原则上:通过色彩的装饰让空间表达情感;在知觉式样上:情感是三色环的表象。色彩作为立体空间,对二维平面起到了不同于一般的作用:一是离散体积感;二是如果大面积运用的话,它产生图案感,会破坏传统的透视空间。

     4.浪漫是理性的科学 热烈的风格是作为色彩混合句法的料学冷静。当对伟的创意面对的是釉、土、矿、火、窑时,色彩混合的数学式冷静,使色釉空间的创建,需要科学家式的思考。当艺术实现由“色彩空间——色釉空间”的转化时,作为景瓷的变化,不仅需要色彩学的支撑,亦需要色釉学的支撑。刘伟用10年时间所进入的是学术的空白,即作为色釉混合句法的釉、土、矿、火、窑:釉是瓷的精神:土是瓷的象征:矿是瓷的幻化;火是瓷的灵魂;窑是瓷的气韵。

     5.色釉是色彩的表现 我之独有,不仅是色彩情感,还必须是色釉情感,即“釉、土、矿、火、窑”的为情之感。用情感装饰艺术,不同于用装饰传递情感。色釉窑变综合装饰是情感作为心象的同型。2001年《渔歌唱晚》获第三届中国工艺美术博览会银奖。其价值在于:“理解色彩的表现”不仅是口号,更是色釉结构,情感就蕴义在色釉结构之内。在心象同型中,艺术知觉了从来未有的风格——橙红风格。作为色釉混合句法,风格的核心是色阶过渡的组织。这是对基调达于平衡时的混合状态,是两极的互为完结。用混合色唤起能动性,并形成音色交响,是色釉窑变成为艺术的科学。不妨联想印象主义,它的科学,就是通过把不同色彩并置的方式,将向往的混合色产生出来。前面说及的用比较产生浪漫的科学就在于此。

   三、构图:用偏离与变换书写情调

    1.偏离:用色釉建立新的秩序 色彩空间对轮廓空间的反动,首先表现在对焦点空间的偏离。因为它的第一属性是离散体积,打乱焦点空间。经典的定向、高光、阴影的地平线法则成为了过去,造型更依赖色彩的秩序。作为色彩秩序的张力,是以色调分布为核心的三色环立体运动。刘伟正是在这一背景中开始了橙红风格的探索。它的意义在于:要形成热烈的浪漫,必须对色釉分布有科学的见识,不懂色彩科学,就不懂色釉风格的创立。《牧童短笛》是有力论证。用红的热烈,笛呜美的空间,对比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而色相基调又是实现对比的准则,“偏离基调——互补基调——幻化基调”,是刘伟色釉句法的科学演绎,其为文之义:是对谢弗雷尔色彩中和原理的把握,在构图中努力减少共同成份,造成不调和、排斥、互冲,从而形成与主调相分离的背景调,实现图与底不同于以往的色釉秩序,并打造出令欣赏者感到陌生的秩序空间,且用新的秩序知觉唤起作品的张力(陌生性、刺激性、打动性),愈增强作品的表现力(亲和性、吸引性、启思性)。

     2.变换:用色釉装饰新的图案色彩风格的第二定律,便是如果大面积运用色彩将产生图案感,且破坏透视空间。装饰性对于图案性的意义是重要的。当表现同型为图案装饰,装饰就成了概念的变换。这一认知非同凡响。因为概念一旦成为同型装饰,同型性就实现了作为装饰的主题性,境界即从诗义装饰的图案中生发。用装饰性感知心象的知觉式样,应是景瓷作为工艺装饰的传统。刘伟装饰性的历史感,亦是对远古纹案作为装饰性图腾的升华。此时,“传统纹案——几何饰案——色釉图案”,统一为作为传统的时尚,东方气度与现代观念,具有了历史的一致。

    对历史与自然情思的装饰,又一观念是情思的色釉性。2000年,刘伟创作了《川江小景》,获第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银奖。应该说,这是色釉变调对知觉式样的理解。其创意在于:窑变有效运用了谢弗雷尔“负余像”理论,把相互冲突的互补色直接“变”在了一起,以增加式样的色颤感,从而表现心脉的颤动。

    可见“自然秩序——窑变秩序,现实画像——色釉图案,情境同型——基调变换”,已成为色釉窑变综合装饰句法的内核,它标志了基于句法而风格的橙红浪漫的诞生。艺术应记住这一发现:设置一个平衡基调,塑造一个均衡色域内对立色的自然闪烁,其他则呈相永不停止的永恒流动,藉偏离与变换致生色调非收敛的张力,以增强作为图案综合装饰的表现力——构图,从而让艺术体验因窑变而心象的情与性的颤动。也许,这就是刘伟作为情调的最有意义的构图!

     3.情调:用橙红表现浪漫风格构图一旦成为原则,情调即成为图与形的知觉力。刘伟构图的努力,是要唤起作为情调的风格。这是基于分离与变换而形成的“橙红图化”,本书范例《渔舟唱晚》、《早春图》说明,刘伟藉色温亲和情调的构图,就是要让知觉式样具有温感,并让色温呈相人类情感最基本的特征——热情与冷淡、热烈与冷清、亲近与疏远、关切与漠然。当艺术的欣赏认识到:这些色温的能动性质,象征着人类某种情感时,表现性就呈现出更为深刻的意义,艺术的创意就在于,在为知觉式样而唤起能动的努力中,图化成为艺术品意义的深刻化。

    1)橙红的和谐:要创意色温的浪漫,色釉混合句法是创意力的表现。就是说,刘伟色温情调的知觉式样创意,是色釉混合句法驾驭力的表现。釉的流动,是色釉等级序列。对基调所进行的偏离与变换,组织了黄与蓝两极间过渡序列,为了得到明晰的形式,艺术家采用了知觉值最少化的构图原则,而色釉构图的整体,则表现为三大和谐原理——和声、对立与形式。和声使画面具有了乐色感,色本无音,愈能发音,和声的构造、旋律、节奏的联系原则,是因色釉和谐而生诗吟的致由。主题联结的色釉动向力,加深了空间对立,形成了和音深度情境,主音色成了诗境的引导。风格是知觉式样的构图,在色音混合句法的描述中成为式样情境,艺术在知觉形式中,用图化呈相了诗化。鉴赏刘伟起码认知了以下原则:知觉值最少化的原则——藉助三基色的感觉,释译所有色的感觉,橙红风格是色釉流变于黄与蓝两极间的和谐:混合色釉的中间调过渡原则——藉助一种基本色向另种基本色过渡的色釉中间状态,实现图式知觉力的引导、偏离、变换,色釉的创意性流变,总是倾向于整体情境:主导色釉相似搭配原则——藉共同成份,将相似的主导色产生出相同的混和色,并置于不同序列的混合色中,这是形成图底关系的基础;反之,结构颠倒原则又是对称和谐的混合句法基础。

    色釉和谐搭配句法说明:艺术创意不是鼓励艺术鉴赏朝着音色更为好看的方向努力。刘伟的努力,就是要用色釉触摸创意的本质:色釉创意就是要回答如何给一个特定内容赋予一个合适的形式的问题。一个历史的德拉克拉克的话语,言说了作为鉴赏力的鉴赏:运用绿色与红色之间的对立,把“生活就是强有力之间的冲突”的观念表现出来。这就是橙红——为风格而句法的艺术真谛!

      2)热烈的静谧:火的艺术,使刘伟瓷义具有了火的热烈。在黄与蓝两极间寻求和谐的橙红风格,要呈相热烈,基本的是深入互补色。风格是互补的结构。艺术家用互补色阶变调了霞釉空间。联想印象主义,在营造空间时,关注的是“印象视觉中性混合”原理,中间明度的色彩空间并置,使印象视知觉具有了超越现实的视错觉。就易于理解,色釉窑变句法,并不是自然再现,而是色釉空间混合模式:它有以下规则:色彩空间自动完成原理:当一种色彩出现时,眼中会自动呈现出它的补色:互补色釉按比例空间混合,可得到无彩色系或有彩色系的灰釉:非补色的色釉,在空间混合时,产生中间色;色釉在空间混合时所得到的新色,其明度相当于混合色的中间明度。有必要把话题转到刘伟对霞光的偏爱上,在获奖作品中,多是霞的唱颂,无论朝霞还是晚霞,艺术在放声时,都凝聚着对光明的向往,日出印象、日落情怀,在光明性的礼赞中,呈相为对橙红的感动,橙红表现的是人类的命运与光明的理性,那一炽热的、升腾的、艳丽的,不恰是情感的、心动的、憧憬的。应该说,刘伟用橙红,一方面艺术了辉宏的自然,另方面自然了辉宏的艺术。在热烈对极中,刘伟的诗境是静谧。这是互补对仗。艺术的创意,不是想象存在,而是想象:当格局成为自然时,应怎样自动地互补为另一格局?不止把想象停伫在热烈状态,让思绪回到静谧的淡冲,是艺术的境界。我们看到的刘伟,总是在日出辉宏时,不是用精力描写壮丽,而是用精力将热烈拉回静谧。这是互补淡冲、当热烈的橙红霞光万丈时,艺术更需要白的想象,在白变调时,时间简史凝固了,灰阶呈相了不同的空间:短笛、渔歌,牧童、舟横,霞光山色衬映的不是激人的宏伟,而是诱人的山歌、乡音、村落、人家,诗意栖居互补了自然图画。美是人性的静谧,静谧是白、灰、黑的无色幻化,诗境在热烈的互补中升华为静谧之美。

     3)浪漫的温馨:色釉对极或缺空间互补原理,一旦成为创意的直觉,想象力就会在更大空间中理解分离、或缺、对称、平衡。如果说橙红的风格是浪漫的,热烈的或缺是静谧的,诗意地栖居就是温馨的。这是刘伟用色温表现情温的创意。

    家园是刘伟最富想象力的诗。诗意地栖居总是浪漫的温馨。艺术关注的是:温馨如何演绎为创意。有必要欣赏《桃源行》。在用色温适应情温的努力中,红与绿组成了基本等级序列,知觉结构的转换使釉红成为情境中心,中间白把要分离的力拉回对称,灰阶变调愈使整体结构趋向无色系白的圆满,创意此时唤起的不是各种力的冲突,而是丰富的属性,这些属性在中间性的作用下,一方面强化了对衬,另方面柔化了对衬,局部间,红与绿强有力的对抗,唤起了整体上虚无性的柔和,于是:家的情温,被色釉结构话意为色温的温馨,情性的浪漫在色温的体验中升华为图画的温馨。这就是艺术品独具的藉式样唤起意义的创立。2005年,《水乡清幽》获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精品博览会金奖。在作品中,对家情乡恋的水样情思,是通过把各种对立起来的统一体突显出来的。中间性、白的圆满,确立了造型理念:细节溶化消失,丰富蕴于无形,甚至构成引力的中心性质——明晰性、艳丽性、丰富性——也都消失,所剩的就是以作用与反作用、精神与物质、内部空间与表现、形状与色彩等等对立造成的和谐的简化状态,灰与白的平静,清与幽的境地,滋生了水样温馨。封底《清音》则代表了更深刻的意义:当互补色既能分离界线又能融汇整体时,藉色釉阴影法就可表现体积,色釉阴影使色釉空间具有了深度。若欣赏体验对比的过程,明度递阶会使界限模糊、溶化乃至消失,“变调/变形”的组织力,会倾向作为柔和、温馨以至浪漫的格致。空间混合中性幻化原理,使色釉空间的创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潇洒,浪漫情怀在自由潇洒中畅意抒发。

    现在,有条件言说橙红浪漫。她之所以热烈、静谧、温馨,一方面因为有家的情温:一方面因为有情温的知觉式样——色温;一方面因为有为知觉式样而创意的思想。显然,还是不够的。她作为艺术品,要蕴义价值,思想只是一个方面,创新精神还需要科学方法,橙红浪漫是方法论,艺术必须给思想能够视知觉的式样——思想的形性。这是非空头理论的为方法论而超越的浪漫。在以“她”为标志的艺术品中,创意表现的不是古典主义的人性的庄严与崇高,而是面对霞映牧笛时“家”的诗兴与体验,真实、真诚、真纯取棒了理念、规则、永恒,用科学的直觉创意自在的自我,让她具有自由的意志,这才是艺术家为了“她”而想象的浪漫。

     也只有这时,才可以讨论:为什么她是热烈的,却没有表现辉煌与壮丽?她总是在霞映的辉宏时让感知移向静谧与温馨,她爱中间白的柔和,她爱灰价调的细腻,她爱无色系的虚空,正是这类无限想象的超越,她才成了浪漫的色釉之神。

   家园爱恋、霞晖向往、光明理性、水样文思,是刘伟为“她”而诗意栖居的幻象。当橙红与和谐、热烈与静谧、浪漫与温馨,作为风格,统一了各种对立的力,并藉相互完结的句法,将知觉力定向为中性的丰富,无色的圆满、无极的幻象,刘伟创意便集聚为词汇:这一词汇是色釉的、窑变的,综合的、装饰的;这一词汇是非单纯笔墨的、是作为“釉、土、矿、火、窑”的:这一词汇是色彩句法的、互补致中的、诗样情境的。一句话:这词汇是革命的、科学的、瓷义的、哲学的!


        作者:陈雨光 陈旭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本文连载  后续内容请继续关注  每周二 周四 周六 进行更新


         本文为中国美网原创文章  如需转载请标明来源




《连载完》



视错觉,刘伟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