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视错觉》连载十六:平度与深度——复调的音乐性施胜辰对两种结构度的理解

来源:作者:陈雨光 陈旭 来源:中国美网 ·2867 浏览 ·2019-08-08 09:44:50

 4.2平度与深度——复调的音乐性施胜辰对两种结构度的理解


 视错觉,施胜辰

施胜辰《邢台大地震记事·慰问(第二稿)》86×186cm(欣赏:舞台式复调音乐结构)

 

   在用重迭获得深度的取向中,音乐的结构性对理解艺术具有重要意义。取向现代的创意,音乐性的结构造就了绘画性的音乐。

    这不是空头理论咏叹式的联想,不是笔墨的乐感与舞姿,不是点线的节奏与韵律。这是平度与深度两种结构度的艺术,是结构的旋律、比例的节奏、空间的乐章。

   施胜辰用绘画的音乐性理解重迭,并诠释:当造型面对两种结构度时,复调的音乐性构造,对于平度与深度,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从古风中发现构图原则的基准性,是胜辰兄理解造型的基准。这位对舞台式戏剧空间呈相特征进行过数十年研究的艺术家,十分小心地恪守华夏美感中那个“最重要的”。

    即《美的选择》提及、本书又坚持的——通过重迭获得深度的东方传统。

    这一十分小心的格守,在红色经典引入素描法度后,变得意义巨大。

    因为造型依循的准则,在此之后出现了巨大的偏离东方传统的倾向,艺术似乎更向往乔托发端于视觉解放时期的西方传统,时尚选择了“平面上构成真实幻象的空间深度的透视法则”,艺术在东方也确因摆脱平面的束缚而获得自由,个性一旦从“善的体验”的平面笔墨中解放,艺术在水墨素描内便发现了从未有过的真实世界。在这个变了形的东方现实主义的运动中(请参见《美的选择·五四情结与红色经典》),外来法度成就了造型,却远离了本土基准。

     超越半个世纪的实践说明,中国画在理解“于二度平面上创造三度空间的真实错觉”时,总摇摆于“似与不似”之间;或成就笔墨、弱化造型:或成就造型、弱化笔墨。似乎总远离东方的科学,宣纸上画素描的外来说教仍是画展中的时尚胜辰对准则认定的“十分小心”,说明了在取向深度时,艺术家对东方基本格局的信念:认信时不应丝毫偏离根处那个“最重要的”。通过重迭获得深度的传统,应该是中国式“二度中三度”的科学。现今有民族自尊的艺术,在借鉴“拿来”的同时,更应关注自身的科学,东方魅力的独特,说明它有不同于西方的美的科学。摆在艺术面前的,不是无法创意东方的真实幻象空间,而是没有认清东方科学的真实魅力。

      胜辰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中,恪守东方的戏画舞台。他十分小心地让自己不发生偏离,并用创意十分认真地诠释东方的深度准则。1977年,他与韩喜增创作了《敬爱的周总理在刑台地震灾区》。此后,周总理的形象成了他的基本思考。1999年,《人民蒙难的时刻》获河北省美术创作一等奖,并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2006年,他又为本书创作了《刑台大地震记事》。这些小心、认真且连续的思考,说明他关注戏画舞台的动因,是关注作为“平面性、浅空间、间隔感”的东方呈相科学。

    《邢台大地震记事》,采用传统的横轴平移舞台式叙述的空间布局。乍一看,似乎与红色经典中贯用的中心唱颂方式略同,其实,二者有本质区别。根本的便是舞台式的音乐性结构:即复调音乐出现在舞台之后,固有的平面发生了分裂,垂直度的同步独立旋律构成了一个新的结构,音色具有了深度的立体感。随着这一变化,每一乐音都同时处于两种不同的关联之中:它不仅要在先后秩序的旋律排列中占有位置:还要在同时性的音调形成的和音中占有位置。这两种结构度的结合,便产生了倾向于现代的复调音乐。和音的出现,使绘画舞台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绘画取向的音乐性,把结构的科学性与关系的设计性,放到了最为重要的位置。复杂的结构第一次让造型面对复杂的科学。当科学的呈相原则,把平面中分离的排列聚合为三度的整体时,每一个成份就若同复调中的乐音,也处于两种不同的关联之中:既是平度的,又是深度的。

     正是胜辰用理解音乐来理解绘画,绘画的三度性使想象获得了丰富。而在倾向于三度的思考时,胜辰的价值不是“拿来”了复调,而是认知了:通过重迭获得深度的传统对于舞台式复调结构的东方意义。胜辰是基于重迭理解平度与深度,并实现了两种结构度的复调式创意。这与依据焦点透视获得深度的西方传统有着本质区别。为了说明问题,具体分析一下所谓“二度中三度”的三类同时展开:

    1.平度与深度

   从造型看,《刑台大地震记事》,首先处于两种关联之中:每一成份都位于平面之中,同时又位于三度空间之中。艺术家采用经典的平面横轴式,水平位移无消失点,主题形象以众星捧月式展开,突出了叙述的中心。平面中,以总理为中心,由左右两个倾斜的三角楔形构成了背景排列,这恰好给中心的对称三角结构留下极富想象的虚空间,而正是在这个公共空间中,总理成了公共的关注,这位最有责任的公仆,在最关键的时刻,把最需要的带给了“公共”,公共的平面成了公共的中心。平面的中心创意,有意味地留给了最重要的形象,而这个形象却又巧妙地一反传统:没有居于正前、正面、正位,亦不是最高、最大、最重,它只是溶入了虚空间之中,或构成一个大三角形的边中点,或构成一个小三角形的对称点,或构成一个对角交叉的均衡点。然而,所有这些平面中的方向力,却又在这一虚空间的公共处得到了统一,溶入公共的精神成了公共平面的象征:感人的、关切的、温暖的、真挚的成了最有力的中心,成了平面中各种力被统一的象征。

    应该说,胜辰用公共关系定义平度中心、且溶入虚空间的创意,突破了定势唱颂性的模板。艺术是要在一个平面中发现能够统一各种定向力的集聚力,组织律的集聚性,使平面中的不同倾向趋于整体的统一。知觉力在这个统一的平面中,感受的是倾向于公共的却又置于中心的力,正是这个力,把最敬爱、最高尚、最有人格魅力的形象化意为精神,化意为能够象征精神的知觉式样。

   由定向产生的倾斜造成了平面的分裂。指向深度的却不是正面等角线,而是中国画基本格局的重迭梯度。正是左右两部的梯度重迭,使空间产生了强烈的三角形收缩,它像集聚的焦点投影,无限的力由中心向四方发射。这一由知觉梯度所创意的深度,在胜辰笔下是由层级重迭实现的,虚空间恰成为有效的前景,两个楔形组合成了一个整体的等边垂向收缩三角形,这个三角形的垂线中心恰与垂直中心轴与水平中心轴相重合,又与对角线相重合,层级梯度在递阶重迭中找到了多重力的平衡点,层级重迭在递阶梯度中,有效承负了精神深入的重担。

     2.缩短与投影

    艺术看到最简化的式样,是三度物体的式样。这不同于中国画传统的边际线(关于轮廓形成三度的方法需专门讨论);它是一个正面被偏斜的具有整体恒常性的透视缩短。就是说,胜辰要想造型大地震记事,必须创意一个三度的视错觉,且这个二度中的垂直投影,只能是被变形的三度缩短,不可能是再现的投影真实。

    从艺术家对总理的形象构思可以看出,要产生具有恒常性的三度错觉,应科学地面对透视缩短。此时可以说,造型的能力缘于视错觉的科学理解力,它绝不是笔



 

视错觉,施胜辰

 

施胜辰《邢台大地震记事·蒙难》86×86cm(欣赏:恒常性的三度错觉与透视缩短)


墨的轻率、洒脱与情绪。

    在定义三度物体的形式时,造型所面对的立体的“正面”,实际上是物体位置在空中的偏斜。这缩短式样的发生,有三个基本原则,胜辰的造型能力,突出地体现在对三原理的理解上:1)基本特征的定向概括。典型的投影是最简化的式样投射。艺术家的眼力首先表现为最佳方面的选择力,只有在造型时,表现出不同于一般的对基本特征的定向概括力,缩短的形象才具有整体的真实错觉。2)非连续的重迭。二度中被缩短的视错觉,消失了物体的连续性,继之而生的是非连续的重迭,形象成了不同层级的递阶重迭。3)明暗阴影的相似。胜辰的创意告知我们,立面的整体恒常性,是藉助明暗法实现的,明暗阴影使双眼产生相似真实的错觉。明暗性使缩短性发生了倾向于立体的错觉。

     在胜辰为缩短而科学时,投影亦向艺术的科学张开双臂。这是一个关注平面投



 

视错觉,施胜辰

施胜辰《邢台大地震记事·救难》86×86cm(欣赏:通过投影把三度形体再现出来)

 

影形式的过程。与三度物体形式不同的是,在一个平面中,因空间定向的改变,几何形状的视知觉会发生“变形”。造型能力此时概念为:具有选择“与投射物体完全相同”的投影能力。应该说,艺术家平面创意的关键之一,是通过一个二度投影把一个三度形体在平面上再现(变形)出来。要把“变形的正面”成为平面中精神力的象征,艺术创意所投射的,就不能是一个缺乏表现力的形状,而是一个蕴意张力的知觉式样。恰如胜辰努力的:艺术投射的是最敬爱的人的精神——为了生灵的命运与关爱的崇高。

     3.舞台与平面

    《刑台大地震记事》,作为一个整体,又同时包含着两种不同的构图方式:一是向纵深延伸的舞台式排列;一是水平横移的平面之内的排列。    中国画构图的舞台性,一直是中国艺术独特的时空秩序(虚空间、超时空、暗示感)。时序分布与空间秩序,表现在复调音乐的构成上,便是倾向于具有垂直度的结构。在平度与深度中,已就重迭梯度所致生的深度,讲明了:一个趋向于简化的力,使分离的平面排列,聚向于一个三度的整体。这是基本原理。胜辰创意的价值,是在体现基本原理的同时,揉入舞台情感的暴露原则:即将最能体现剧情的暴露结构化意为舞台上的情感暴露秩序。

   基本情节由一个大的垂向上升楔形梯度重迭构成,它生成了一个“民众像”的情态场;中间情节由虚空间的重迭三角构成,它生成了一个“总理、女军医、老汉”的象征像的暗示场;高潮情节由对称的平行四边形构成,它生成了一个紧握双手的“意义像”的张力场。舞台的暴露性叙述,是通过不同层次心力场的递阶变调展开的,随着不同力度整体垂向和音的旋律演化,一个以溶入公众的人民好总理的深度交响、便成为舞台上的结构式样。

    在整个深度冲突中,艺术家遵循的暴露手法都是虚空间、超时空、暗示感,并没在图与底的关系中考虑地震的实场背景,艺术在东方的无、虚、静、空中呈相了属于公共精神的超越虚无的崇高。

    虚空间的平面性在同一时刻向创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了保持平面的东方传统,胜辰在理解重迭的同时,理解着作为平面的观念。这是西方作为现代革命的取向:当毕加索用《亚维农少女》打碎传统时深度空间后,艺术家开始了作为平面的思考。这主要体现在对垂向结构的等比线理解。如上所述,胜辰在“拿来”西方传统法度时,更关注东方原则的格守,十分小心的胜辰,十分谨慎地面对深度。有效的思考是梯度拼贴,层级重迭经梯度产生了深度,经拼贴保留了平面。这种广泛见于年画、木刻、剪纸的手法,让胜辰找到了创意的东方准则:在用集聚力把平面中各向知觉力统一在一个三度整体的同时,平面性、浅空间、间隔感仍是造型中最有魅力的所住。

     取向平面的科学是艰难的,胜辰用实验闪烁了让艺术看到希望的灵光。



 

视错觉,施胜辰

冯霖章《元曲三百首书画集·周德清[朝天子]》67×67cm

 

视错觉,施胜辰

孟欲晓《元曲三百首书画集·卢挚[沉醉东风]》67×67cm


         作者:陈雨光 陈旭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本文连载  后续内容请继续关注  每周二 周四 周六 进行更新


         本文为中国美网原创文章  如需转载请标明来源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视错觉,施胜辰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