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向运江山水画册后记

来源:中国美网 ·3930 浏览 ·2019-08-08 14:45:12

   我老家在大巴山深处的宣汉县,大概记得我八岁那年,我们全家去看了一场游击队抗日的电影,回来后,我随手用铅笔在一张纸上画了几个日本兵,大人们看了都觉得很像,我父亲可能觉得我是个画画的料,于是给我找了一些信签纸,让我有空就在上面涂抹,这便是我绘事的发蒙。

  父亲发现我对美术特别热爱,于是想法给我找老师;有两位老师印象较深,一个是向伯纯,当时是知青,我父亲的单位为办墙报把他请来,我常到他的办公室去玩,开始了解一些绘画方面的基础知识,不久,事完了他又回到乡下去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每月都要寄一部分画去,修改写上意见再寄回来,他真是个好人。另一个老师叫陈艳新,好象是被打成右派的教授,下放到一个农村中学教书,我拿着介绍人写的字条,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找到他,他很瘦但很热情,看了我的画,做了一些修改和讲解,说我的天份很高,我那时不知道天份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这是表扬,内心很振奋,老师留我吃午饭,师母还专门做了一碗蒸蛋,这在那时可是奢侈品啊,之后我几乎每个星期天都要去一趟,就连父亲都惊诧于我的坚持,可惜,陈老师突然病故了,不然,我的绘画道路也许会有所不同的。

  小学时,办墙报之类的事我是主力,粉碎四人帮后,我画一组反映四人帮的漫画,大概有十余张贴在墙报上,得到一致好评,可惜没有作品留下来。

  中学后,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我的两位兄长在恢复高考的第一届考试中同时中榜,这在当时可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件,但我的人生轨迹却在无意中发生了变化。父亲以前很支持我学画画,可他的目的不是让我成为一名艺术家,而是希望我学会画画这门手艺,以后工作可以不干重活,父亲的用心是良苦的,然而当时我却并未体会到这片用心;其时,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号,加之我们家同时出了两个学工理的大学生,我父亲对此有些沾沾自喜,也变得有点偏执了;在那样的社会背境和家庭环境下,我的绘画受到影响,在还未独立的情况下,缺少了支持,我的画画就只能停止了。我曾希望能考美院,但父亲只想我学数理,认为那才是正途,希望的破灭,在我心里造成了一定得伤害。在数理方面我显得迟钝,比两位兄长确实不济,我的天份是在文艺方面,这在父亲那里却行不通,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已经到成都工作了,我对父亲的这份偏执抱有不满,认为是他们错乱了我的人生轨迹。

  如今人生近半,心绪归于平和,有些过去自然淡化了,对父母也多了一分理解。父亲最初支持我画画,目的虽然不高,后来阻止我画画,起心都是良苦的,从父亲角度看无可厚非,他只是在认识上受到了局限。记得有一次,我把印的宣传资料送了一些给父亲,过了一段时间,我回老家去看他,竟然发现他把我的画剪了下来,贴在好象是酒瓶商标的位置,因他是个爱喝两口之人,他觉得有种成就感,这让我心酸之余还多了一份感动。

  我没画画的那段时间,仍然坚持写毛笔字,当时只有一本现在看来是印刷体隶书《纪念白求恩》的字帖,因没老师教笔法,就凭自己的感觉依样画葫芦地去写,到成都后才认识到我的写法是完全错误的,但我写字的行为却延续了我对画画的那份情感,对我到成都后重拾绘画,而且进入传统的中国画领域,不能不说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

  到成都工作后,也是因缘我有幸拜识了陈子庄弟子唐济民先生,他便成了我画中国画的启蒙老师,后遇邹文正先生传笔法,再又结识王敬恒先生,其绘画思想对我产生较大影响。

  光阴荏苒,近几年来,与诗人鄢家发交往甚多,与其在文学艺术方面的交流,使我受益良多。尤其他与徐鼎一先生大力推荐我到北京荣宝斋画院,在唐辉院长悉心指授下,丰富了我对中国山水画的认识,知遇之恩,让我铭记。

   所以这本《向运江山水画作品选》画册既是我绘画的一个阶段性的总结,也是我人生一个片段的回应,情随事迁,童年以来,故乡的山山水水和人生的起起落落给我刻下了太多而又复杂的情素,这些情素被转化成了我的绘画元素,我把藏在内心的这些情感以及对人生世态的关怀都放进了我的作品中,故此,我的绘画既是巴山蜀水的真实内在表现,也是我个人情感的真实流露,我也希望有人能通过这本画册触摸到我的脉动,与我同喜乐。

  感谢荣宝斋画院唐辉院长在百忙之中提写书名!

  感谢徐鼎一先生在画册的编辑方面的悉心指导!


 

 

辛卯十二月中旬于成都瓦注斋

向运江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