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天大的尴尬:美博物馆珍藏的死海古卷碎片是伪造的!

来源:星辰大海路上的种花家 ·936 浏览 ·2020-03-21 16:33:11

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收藏的死海古卷,是亿万富翁史蒂夫·格林在2017年捐赠的,日前被一个专家组鉴定是伪造的!



圣经博物馆收藏的死海古卷是此前是基督徒亿万富翁史蒂夫·格林所购买,据当时的报道格林为这比交易花费了数百万美元,让这部分死海古卷的残片成为全球价值最高的死海古卷收藏。当时博物馆高层曾经吹嘘这部分收藏有助于鉴定其他伪造的古卷,此次鉴伪让大家颇为尴尬!

亿万富翁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



关于死海古卷

死海古卷是目前最古老的希伯来圣经抄本(旧约),除了《圣经·以斯帖记》以外的《旧约全书》全部内容都能在死海古卷中找到,其中还有部分不属于《圣经》中的文献。

古卷在洞穴中被发现



死海古卷1947年在死海附近的库姆兰出土的,因此被称为死海古卷,当时有几个放羊的少年因为一只羊跑进了一个洞穴,而向里面丢石头,结果丢出的石块砸破了瓦罐而发现古经卷。撒母耳主教购买了这些古经卷,并在1948年二月送到了美国东方研究学院和耶鲁大学进行研究。

死海古卷的真实部分



此后十年在附近11个洞穴中发现了古经卷的瓦罐,总共找到了四万个书卷残片,死海古卷的材质主要是羊皮纸,也有部分纸莎草纸,载体主要以希伯来文为主,还夹杂着部分希腊文、拉丁文和纳巴提文以及亚兰文。

展示在安曼的考古学博物馆的经卷残片



经过鉴定后这些古卷最早在公元前250年至公元68年之间写成,出土的全部残卷长达8.148米,专家认为其原来长度应该超过8.75米!目前主要收藏于以色列博物馆和耶路撒冷的洛克斐勒博物馆。



死海古卷的意义相当大,因为上世纪四十至五十年代,正值《圣经》的真实性受到质疑的关键时刻,死海古卷的发现,旧约圣经被世人肯定!

死海古卷的赝品

2000年初,部分死海古卷的残片流入市场,这些残片来源不明,上面有和死海古卷一样的文字,被私人收藏家以百万美元高价抢购,挪威学者贾斯特内斯称自2002年以来,很多残片被证明确实为伪造!



贾斯特内斯本人就曾参与挪威收藏家马丁·斯奎因的残片藏品,当时就表示了怀疑,最终被现代科技手段证明确实为赝品,一般鉴定死海古卷有几种方法:


  • 通过检查书写墨水的成分鉴别真伪
  • 通过在古卷中的沉积层来鉴别真伪
  • 通过制造古卷的材质来鉴定真伪


因为伪造者会使用同个年代或者相近年代出土的动物皮毛来伪造,使得碳-14测定显得比价困难,但书写油墨由于时间上差异,沉积深度与扩散度都不一样,甚至有的伪造者还是用其他材质的皮毛,会让鉴定工作更加简单。



当然很好玩的是很多伪造者明显不具备古希伯来语的写法,所以大部分都是粗制滥造,甚至直接从网上下载后照搬照抄,所以就贻笑大方了!不过此次能让华盛顿圣经博物馆着了道的水平,应该不低!


尴尬的华盛顿圣经博物馆

其实我们要说的是,鉴定出死海古卷为伪造的并不是第一次了,当然说的就是华盛顿圣经博物馆,因为在2018年媒体就报道过,华盛顿圣经博物馆收藏的16片死海古卷的残片中至少有5片“物理特征并不符合死海古卷真迹的特征”!

华盛顿圣经博物馆



当时华盛顿圣经博物馆就已经下架这批展品,并对剩余部分继续鉴定,参与鉴定的其中一名学者戴维斯教授称这些残片中的抄写技术与制作水准非常高超,但至少有7片已经疑似是伪造。



制造这些残片的皮革可能是古罗马时期留下来的鞋子上的残皮,利用动物皮胶制作的琥珀胶书写,并且经过高超的做旧技术处理,使得看起来更像是来自死海周围的那些洞穴里的碎片。



  比较有意思的是博物馆称,如果没有知识渊博的学者给予的意见,博物馆也不会收藏这些死海古卷的残片,不过华盛顿圣经博物馆并没有表示到底是哪些“知识渊博”的学者为这些残片背书的。


[声明]本文系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欣赏更多精彩文章


 美博物馆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