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清砚錄别裁——诗概

杨良 来源:中国美网 ·1281 浏览 ·2019-06-27 16:29:29


  古木鸣寒鸟,空山啼夜猿。(魏徵《述怀·出关》);剑寒花不落,弓晓月逾明。凛凛严霜节,冰壮黄河绝。蔽日卷征蓬,浮天散飞雪。马冻重关冷,轮摧九折危。(虞世南《从军行二首·一作拟古》)。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朔马饮寒冰,行子履胡霜。亡者诚已矣,徒令存者伤。(乔知之《苦寒行》);迟迟白日晚,袅袅秋风生。西驰丁零塞,北上单于台。众趋明所避,时弃道犹存。仲尼溺东鲁,伯阳遁西溟。(陈子昂《感遇诗三十八首》)。


   皎皎白林秋,微微翠山静。禅居感物变,独坐开轩屏。(陈子昂《酬晖上人秋夜山亭有赠》);庭前揽芳蕙,江上托微波。(张九龄《杂诗五首》);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张九龄《感遇·兰叶春葳蕤》);鱼游乐深池,鸟栖欲高枝。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恶。(张九龄《感遇十二首》);岂伊地气暧?自有岁寒心。(张九龄《感遇·江南有丹橘》);唐风思何深,舜典敷更宽。(张九龄《奉和圣制幸晋阳宫》);志合岂兄弟,道行无贱贫。(张九龄《叙怀二首》)。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青苔石上净,细草松下软。窗外鸟声闲,阶前虎心善。(王维《戏赠张五弟諲三首·时在常乐东园,走笔成》);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王维《青溪》);高柳早莺啼,长廊春雨响。(王维《谒璿上人》);藉草饭松屑,焚香看道书。然灯昼欲尽,鸣磬夜方初。(王维《饭覆釜山僧》);天寒远山净,日暮长河急。(王维《齐州送祖三·一作河上送赵仙舟,又作淇上别赵仙舟》);江淮度寒食,京洛缝春衣。(王维《送綦毋潜落第还乡》);远树带行客,孤村当落晖。(王维《送綦毋潜落第还乡》);远树蔽行人,长天隐秋塞。(王维《别弟缙后登青龙寺望蓝田山》);白水明田外,碧峰出山后。(王维《新晴野望》)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田父草际归,村童雨中牧。(王维《宿郑州》);虫思机杼悲,雀喧禾黍熟。(王维《宿郑州》);寒塘映衰草,高馆落疏桐。(王维《奉寄韦太守陟》);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贱日岂殊众,贵来方悟稀。(王维《西施咏》);拨雪寻春,烧灯续昼。(宋代毛滂的《踏莎行·元夕》);天寒远山净,日暮长河急。(王维《齐州送祖三·一作河上送赵仙舟,又作淇上别赵仙舟》)




   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孟浩然《宿业师山房期丁大不至》);樵人归欲尽,烟鸟栖初定。(孟浩然《宿业师山房期丁大不至》);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孟浩然《秋登兰山寄张五》);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孟浩然《秋登兰山寄张五》); 孤烟村际起,归雁天边去。(孟浩然《南归阻雪》);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鱼行潭树下,猿挂岛藤间。(孟浩然《万山潭作》)。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杨诚斋曰:“从来天分低拙之人,好谈格调,而不解风趣。何也?格调是空架子,有腔口易描;风趣专写性灵,非天才不办。”有性情便有格律,格律不在性情外。格岂有一定哉。许诨云:“吟诗好似成仙骨,骨里无诗莫浪吟。”诗在骨不在格也。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庄子曰:“忘足履之适也。”忘韵,诗之适也。

  “乐府”二字,是官监之名,见霍光、张放两传。

  人称才大者,如万里黄河,与泥沙俱下。余以为:此粗才,非大才也。大才如海水接天,波涛浴日,所见绋金银宫阙,奇花异草,安得有泥沙污人眼界耶?尝规蒋心余太史云:“君切莫老手颓唐,才人胆大也。”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自古文章所以流传至今者,皆即情况即景,如化工肖物,着手成春,故能取不尽而用不竭。即如一客之招,一夕之宴,开口便有一定分寸,贴切此人、此事,丝毫不容假借,方是题目佳境。。若今日所咏,明日亦可咏之,此人可赠,他人亦可赠之;但是空腔虚套,陈腐不堪矣。凡古人已忘之作,后人补之,卒不能侥,由无性情故也。


 东皙补由庚,元次山补咸美九渊,皮日休补九夏,裴光庭补新宫茅鸱,其词虽在,后人读之者寡矣。

 孝经含神露云:“诗者持也,持其性情使不暴去也。”

 孔子也子夏论诗曰:“窥其门未入其室,安见其奥藏之所在乎,前高岸,后深谷,冷冷然不见其意,所谓深微者也。”些数言即是严沧浪羚羊挂角香象渡河之先声。

 音律风趣,能动人心目者,即为佳诗。

 王阳明先生云:“人之诗文,先取真意。譬如童子,垂髫肃揖,自有佳致,若带假面,伛偻而装须髯,便令人生憎。” 顾甯人与某书云:“足下诗文非不佳,奈下笔时胸中总有一杜一韩,放不过去,些诗文所以不至也。”叶横山先生云:“好摹仿古人者,窃(学习)之似,则优孟衣冠;窃之不似,则画虎类狗;与其假人余焰,妄自称尊,孰若甘作偏裨,自领一队。”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周栎园之论诗曰:“诗,以言我之情也,故我欲为则为之,我不欲为则不为。……是以《三百篇》称心而言,不著姓名,无意于诗之传,并无意于后人传我之诗。嘻!此其所以为至与!今之人,欲借此以见博学,竞声名,则误矣!”

  尚书曰:“诗言志”。史记曰:“诗以达意”。

  万里之外,交生情,情生文,存其文,思其事,见其人,又可弃乎?今而可弃,昔可无赠;无宁以不工规我。

  诗境最宽,有学士大在读破万卷,穷老尽气,而不能得其闻奥者。有妇人女子,村之民浅学,偶有一二句,虽李杜复生,必为低首者,此诗之所以为大也。作诗者必知此二义,而后能求诗于书中,得诗于书外。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仲小海曰:“但愿人生一世,留得几行笔墨,被人指摘,便是有大福分人。不然草亡木卒,谁则知之?而谁议之?余谓此言沉痛,深得圣人疾没世无名之意。宝意先生有句云:明知爱惜终需割,但得流传不在多。”

  国仇未报心难死,忍作寻常泣别声。劝君莫惜头颅贵,留得中华史上名。何香凝 《赠别廖仲恺》

  题画 一九三一年

  几载飘零画阁空,夕阳西下晚霞红。半匙丹粉和双泪,滴染云笺写落枫。

  题画 一九三二年

  铜提浇水炼胭脂,宝砚生尘着笔迟。已碎江山描不易,云黄水碧暮烟低。

  题画 一九三五年十月

  一树梅花伴水仙,北风强烈熊依然。冰霜雪压心尤壮,战却寒冬骨更坚。

  万里飘零意志坚,怕为俘虏辱当年,河山不复头宁断,逆水行舟勇向前。

  闻邻人歌声有感 一九四七年于港

  忽听歌弹国破音,卅年回忆倚栏吟。兴邦追念前人训,卖国求荣霸业崩。丧了同盟诸烈士,凭谁博爱众苍生?香江遥向中原望,力可回天尚有人。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宝意先生有句云:“明知爱惜终须割,但得流传不在多”。

  黄台修云:“无诗转为读书忙”,方子云云:“学荒翻得性灵诗”,刘霞裳云:“读书久觉诗思涩”。非真读书与能诗者不能道。

 千古善言诗者,莫如虞舜教夔典乐,曰诗言志,言诗之必本乎性情也;曰歌永言,言歌之不离乎本旨也;曰声依永,言声韵之贵,悠长也;曰律和声,言音之贵均调也;知是四者,于诗之道尽之矣。

  得之虽苦,出之须甘。出人意外者,仍须在人意中;古名家皆然。况四座之驚,有知言者不知音,独坐之适,有敝帚之享,有寸心之知,不可一概而论。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周栎园论诗云:“学古人者,只可与之梦中神合;不可使其白昼现形。”至哉言乎。予尝试武童,见其开弓至十石,而色变手战者。晓之曰:“汝务十石之名,而丑态尽露,何若用五石六石之从容大方乎?”

   宋史嘉祐间,朝廷颁阵图以赐边将。王得用谏曰:“兵机无常,而阵图一定,若泥古法以用今兵,虑有偾事者。”技术传“钱乙善医,不守古方,时时度越之而卒与法会。”此二条皆可悟作尽诗之道。

    凡作诗,写景易,丛情难。何也?景从外来,目之所触,留心便得;情从心出,非有一种芬芳悱恻之怀,便不能哀感顽艳。然亦各人性之所近;杜甫长于言情,大白不能也。永叔长于言情,子瞻不能也。王介甫、曾子固偶作小歌词,读者笑倒,亦天性少情之故。文见袁枚《随园诗话》


      重上战场我亦难,感君情厚逼云端。无情白发催寒暑,蒙垢余生抑苦酸。病马也知嘶枥晚,枯葵更觉怯霜残。无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陶铸《赠曾志》

   作诗不可以无我,无我,则剿袭敷衍之弊大。韩昌黎所以惟古于词必己出也。北魏祖螢云“文章当自出机杼,成一家风骨,不可寄人篱下。”

   诗有干无华,是枯木也。有肉无骨,是夏虫也。有人无我,是傀儡也。有声无韵,是瓦缶也。有直无曲,是漏卮也。有格无趣,是土牛也。

  从古讲六书者,多不工书。欧、虞、褚、薛,不硁硁于《说文》《凡将》。讲韵学者,多不工诗。李、杜、韩、苏,不斤斤于分音列谱。何也?空诸一切而后能以神气孤行,一涉 笺注趣便索然。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吟诗羞作野才子,行已莫为小丈夫。”东坡云“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此言最妙。然须知作此诗句不是此诗,则尤作诗人也。至妙处总在旁见侧出,吸取题神,不是此诗恰是此诗。

  刘禹锡不敢题“糕”字,此刘之所以为唐诗也。东坡笑刘不题“糕”字为不豪,此苏之所以为宋诗也。人不能在此处分唐宋,而徒在浑含刻露处分唐宋,则不知三百篇中浑含因多,刻露者亦乎不少,此作伪唐诗者之所以陷入平庸也。

  “无题之诗,天籁也;有题之诗,人籁也。天籁易工,人籁难工。《三百篇》、《古诗十九首》,皆无题之作,后人取其诗中首面之一二字为题,遂独绝千古。汉魏以下,有题方有诗,性情渐漓。至唐人有五言八韵之试帖,限以格律,而性情愈远。且有‘赋得’等名目,以诗为诗,犹之以水洗水,更无意味。从此,诗之道每况愈下矣。”余幼有句云:“花如有事非无色,诗到无题是化工”。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诗难其真也,有性情而后真,否则敷衍成文矣。诗难其雅也,有学问而后雅,否则俚鄙率意矣。太白斗酒诗百篇,东坡喜笑怒骂皆成文章,不过一时兴到语,不可以词害意;赤董之铜,良金也,而必加处辟万灌之铸。

 朱竹君学士曰:“诗以道性情。性情有厚薄,诗境有浅深。性情厚者,词浅而意深;性情薄者,词深而意浅。”

 “ 高青邱 笑古人作诗,今人描诗。描诗者,象生花之类,所谓 优孟 衣冠,诗中之乡愿也。 孔子学周公,不如王莽之似也;孟子学孔子,不如王通之似也。唐义山、香山、牧之、昌黎,同学杜者,今其诗集,都是别树一旗。杜所伏膺者,庾、鲍两家,而集中亦绝不相似。”萧子显云:“若无新变,不能代雄”。陆放翁曰:“文章切忌参死句。”黄山谷曰:“文章切忌随人后。”皆针度人语。渔隐丛话笑欧公如三管画笔专替古人传神。嫌其描也。五亭山人嘲鹦鹉云:“齿牙余慧虽偷拾,那识雷同转可羞,”又曰:“予流莺当百转,天真还是一家言。” 昌黎答刘正夫云:“足下家中百物皆赖而用也,然其所珍爱者,必非常物。”皇甫持正亦云:“虎豹之纹必炳,珠玉之光必耀,故知色彩贵华也。聖如尧舜,有山龙藻大之章,淡如仙佛,有琼楼玉宇之号,彼击瓦缶,披短褐者,终非名家。”


  若作七古长篇、五言百韵,即以禅喻,自当天魔献舞,花雨弥空,虽造八万四千宝塔不为多也。能放能收方称作手。宋人栽竹云:“应筑粉墙高百尺,不容门外俗人看。”

 胡稚威云:“诗有来得、去得、存得之分。来得者,下笔便有也;去得者,平正稳妥也;存得者,新鲜出色也。”

  诗有音节清脆,如雪竹冰丝,非人间凡响。皆由天性使然,非关学问。在唐,则青莲一人,而温飞卿继之;宋有杨诚斋,元有萨天锡,明有高青邱,本朝继之者,其唯黄莘田乎”。

  学问之道,四书如户牖,九经如厅堂,十七史如正寝,杂史如东西两厢,类书如橱柜,往疏如湢井堰,诸子百家诗文词如书舍花园。所堂正寝可以合营,书舍花园可以娱神,各有妙用,不可偏废。”

 谢深甫云:“诗之为道,标举性灵,发舒怀抱,使人易于矜发伐。”此言是也。

 尹文端公曰:“言者,心之声也。古今来未有心不善而诗能佳者。《三百篇》,大半贤君子之作,溯至西汉苏李五言,下至魏晋六朝唐宋元明,所谓大家名家者,不一而足。何一非有心胸,有性情之君子哉?即其人稍涉诡激,亦不过不矜细行,自损名位而已。从未有阴贼险狠,妨民病国之人。余笑问曹操何如?公曰;使曹生治事,原是能匡,观其祭乔太尉赎文姬,颇有性情。宜其诗之佳也;至若唐之苏涣作贼,齐叉攫金,罗虬杀妓,须知此种无赖,诗本不佳,不过他人以传耳。圣人教人学诗,其效可观矣。’余笑曰:‘曹操如何?’公曰:‘使曹生治世,原是能臣。观其祭乔太尉,赎文姬,颇有性情,宜其诗之佳也。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杨升庵曰:“诗至杜而极盛,然诗教之衰自杜始。理学至程、朱而极明,然理学之暗自程、朱始。非杜与程、朱之过也,是尊杜与程、朱者之过也。”

 孔子论诗:“兴观群怨”,又云:“温柔敦厚”,足矣。孟子论诗:“以意逆志”,又云:“言近而指远”,足矣。不料今之诗流有二病焉:其一填书塞典,满纸死气,自矜淹博;其二全无蕴藉,失口而道,自夸真率。近又有讲声调。而圈平点仄以为谱者,戒蜂腰鹤膝,诗韵双声,以为严者,栩栩然矜独得之秘。不知少陵所谓老去渐于诗律细。其何以谓之律。何以谓之细。少陵不言。元微之云:“欲得人人服,须教面面全。”其作何全法,微之亦不言。盖诗境甚宽。诗情甚活。总在乎好学深思。心知其意,以不失孔孟论诗之旨而已。

 唐相陆扆云:“士不饮酒,已成半士。”余谓诗题浩,用韵响,便是半个诗人。

 诗如射也。一题到手,如射之有鹄。其中不中,不够天分学历四字。孟子曰:其至尔力,其中非尔力;至是学力,中是天分。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法时帆学士造诗龛,题云:“情有不容已,语有不自知。天籁与人籁,感召而成诗。”又曰:“见佛佛在心,说诗诗在口。何如两相忘,不置可与否?”余读之,以为深得诗家上乘之旨。旋读其《净业湖待月》云:“缓步出柴门,天光隔桥滃。溪云没酒楼,林露滴茶笼。秋水忽无烟,红蓼一枝动。”又:“抠衣踏藓花,满头压星斗。溪行忽有阻,偃蹇来醉叟。攘臂欲扶持,枕湖一僵柳。”此真天籁也。又,《读稚存诗奉柬》云:“盗贼掠人财,尚且有刑辟。何况为通儒,靦颜攘载籍。两大景常新,四时境屡易。胶柱与刻舟,一生勤无益。”此笑人知人籁而不知天籁者。先生于诗教,功真大矣。《咏荷》云:“出水香自存,临风影弗乱。”可以想其身份。又曰:“野云荒店谁沽酒,疏雨小楼人卖花。”可以想其胸襟。

 京江左兰城尝云:“凡作诗文者,宁可如野马,不可如疲驴。凡为士大夫者,宁可在官场有山林气,不可在山林有官场气。”

 浦柳愚山长云:“诗生于心,而成于手;然以心运手则可,以手代心则不可。今之描诗者,东拉西扯,左支右梧,都从故纸堆来,不从性情流出:是以手代心也。”吴西林处士云:“诗以意为主人,以词为奴婢。若意少词多,便是主弱奴强,呼唤不动矣。”二语皆妙。

 抱韩、杜以凌人,而粗脚笨手者,谓之“权门托足”。仿王、孟以矜高,而半吞半吐者,谓之“贫贱骄人”。开口言盛唐及好用古人韵者,谓之“木偶演戏”。故意走宋人冷径者,谓之“乞儿搬家”。好叠韵、次韵,刺刺不休者,谓之“村婆絮谈”。一字一句,自注来历者,谓之“骨董开店”。

 “白云禅师偈云:‘蝇爱寻光纸上钻,不能透处几多难,忽然撞着来时路,始觉平生被眼瞒。’雪窦禅师作偈曰:‘一兔横身当古路,苍鹰才见便生擒;后来猎犬无灵性,空向枯椿旧处寻。’二偈虽禅语,颇合作诗之旨。”

 人必先有芬芳悱恻之怀,而后有沉郁顿挫之作。人但知少陵每饭不忘君,而不知其于友朋、弟妹、夫妻、儿女间,何在不一往情深耶!后人无杜之性情,学杜之风格,抑末也!

 “庚”字古音同“冈”,故字法“康”从“庚”,汉以前无读“羹”者。“庆”字古音同“羌”,汉姒前无读“磬”者。“令”字古音同“连”,入“先”“仙”韵,转去声作“恋”,汉以前无读“灵”者。

 大抵“相如”之“相”“灯檠”之“檠”、“亲迎”之“迎”“亲家”之“亲”、“宁馨”之“馨”、“葡萄”之“葡”、“赞侯”之“赞”、“马援”之“援”、“别离”之“离”、“急难”之“难”、“上应”之“应”、“判舍”之“判”、“量移”之“量”、“处分”之“分”、“范蠡”之“蠡”、“祢衡”之“祢”、“伍员”之“员”、皆平仄两用。相如《上林赋》:“八川分流。”长安无八川。严冬友曰:“西汉时,长安原有八川,谓泾、渭、灞、沪、沣、漓、潦、涌也;至宋时则无矣。”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月映竹成千个字,霜高梅孕一身花。

 只怜香雪梅千树,不得随身带上船。

 刘彦和所谓“富于万篇,窘于一字”,真甘苦之言。 唐人句云:“尽日觅不得,有时还自来。”即“眸而得之”之谓也。

 后之人未有不学古人而能为诗者也。然而善学者、得鱼忘筌;不善学者,刻舟求剑。

 为人不可不辨者:柔之与弱也,刚之与暴也,俭之与啬也,厚之与昏也,明之与刻也,自重之与自大也,自谦之与自贱也;似是而非。作诗不可不辨者:淡之与枯也,新之与纤也,朴之与拙也,健之与粗也,华之与浮也,清之与薄也,厚重之与笨滞也,纵横之与杂乱也:亦似是而非。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诗贵翻案:神仙,美称也;而昔人曰:“丈夫生命薄,不幸作神仙。” 白云闲物也;而昔人云:“白云朝出天际去,若比老僧犹未闲。”“修到梅花”,指人也。而方子云见赠云:“梅花也有修来福,着个神仙作主人。”皆所谓更进一层也。

 “诗不可不改,不可多改。不改则心浮,多改则机窒。要如初拓《黄庭》,刚到恰好处。孔子曰:‘中庸不可能也。’此境最难。予最爱方扶南《滕王阁》诗云:‘阁外青山阁下江,阁中无主自开窗。春风欲拓滕王帖,蝴蝶入帘飞一双。

 余《续诗品》有云:知一重非,进一重境;亦有生金,一铸而定。”

 诗虽奇伟,而不能揉磨入细,未免粗才;诗虽幽俊,而不能展拓开 张,终窘边幅。

  姜白石云:“人所易言,我寡言之;人所难言,我易言之。诗便不俗。”

  凡事不能无弊,学诗亦然。学汉、魏《文选》者,其弊常流于假;学李、杜、韩、苏者,其弊常失于粗;学王、孟、韦、柳者,其弊常流于弱;学元、白、放翁者,其弊常失于浅;学温、李、冬郎者,其弊常失于纤(细弱)。人能取诸家之精华,而吐其糟粕,则诸弊尽捐。大概杜、韩以学力胜,学之,刻鹄不成,犹类鹜也。太白、东坡以天分胜,学之,画虎不成,反类狗也。佛云:“学我者死。”无学佛之聪明而学佛,自然死矣。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凡作人贵直,而作诗文贵曲。孔子曰:“情欲信,词欲巧。”孟子曰:“智譬则巧,圣譬则力。”巧,即曲之谓也。崔念陵诗云:“有磨皆好事,无曲不文星。”洵知言哉!或问:“诗如何而后可谓之曲?”余曰:古诗之曲者,不胜数矣!即如近人王仔园《访友》云:“乱乌栖定夜三更,楼上银灯一点明。记得到门还不扣,花阴悄听读书声。”此曲也。若到门便扣,则直矣。方蒙章《访友》云:“轻舟一路绕烟霞,更爱山前满涧花。不为寻君也留住,那知花里即君家。”此曲也。若知是君家,便直矣。宋人咏《梅》云:“绿杨解语应相笑,漏泄春光恰是谁?”咏《红梅》云:“牧童睡起朦胧眼,错认桃林欲放牛。”咏梅而想到杨柳之心,牧童之眼,此曲也;若专咏梅花,便直矣。

  诗少作则思涩,多作则手滑,医涩须多看古人之诗,医滑须用剥进几层之法。放翁云:“文章本天然,妙手偶得之”。盖诗有从天籁来者,有从人巧得者,不可执一以求。

  诗文用字,有意同而字面整碎不同,死活不同者,不可不知。范文正公作子陵词堂记。初云:“先生之德,山高水长。”旋改“德”字为“风”字,此改死为活也。《荀子》曰:“文而不采。”乐记曰:“声成文谓之音”。今之诗流,知之者鲜矣!《莲塘诗话》载,初白老人教作诗法云:“诗之厚在意不在辞,诗之雄在气不在句,诗之灵在空不在巧,诗之淡在妙不在浅。”其言颇与吾意相合。

   常州顾文炜有苦呤一联云:“不知功到处,但觉诵来安”又云:“为求一字稳,耐得半宵寒。”深得作诗甘苦。须知王、孟清幽,岂可施诸边塞?杜、韩排募,未便播之管弦。 沈、宋庄重,到山野则俗。卢仝险怪,登庙堂则野。韦、柳隽逸,不宜长篇。苏、黄瘦硬,短于言情。悱恻芬芳,非温、李、冬郎不可;属词比事,非元、白、梅村不可。虽才力笔性,各有所宜,未容勉强;然宁藏拙而不为则可,若护其所短,而反讥人之所长则不可,所谓以宫笑角,以白诋青者,谓之陋儒。范蔚宗云:“人识同体之善,而忘异量之美,此大病也。”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古来门户虽各自标新,亦各有所祖述”。 如《玉台新咏》温李西昆,得力于《风》者也。李杜排筼,得力于《雅》者也。韩孟奇崛,得力于《颂》者也。李贺卢仝之险怪,得力于《离骚》、《天问》、《大招》者也;元白七古长篇,得力于初唐四子;则四子又得力于庾子山及《孔雀东南飞》诸乐府者也。”

  诗宜朴不宜巧,然必须大巧之朴;诗宜淡不宜浓,然必须浓后之淡。譬如大贵人,功成宦就,散发解簪,便是名士风流。若少年纨绔,遽为此态,便当笞责。富家雕金琢玉,别有规模;然后竹几藤床,非村夫贫相。诗有有篇无句者,通首清老,一气浑成,恰无佳句令人传诵。有有句无篇者,一首之中,非无可传之句,而通体不称,难入作家之选。二者一欠天分,一欠功夫。必也有篇有句,方称名手。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七律始于盛唐,,至中、晚而始备,至宋、元而愈出愈奇。明七子不知此理,空想挟天子以临诸侯;于是空架虽立,而诸妙皆捐。《淮南子》曰:“鹦鹉能言,而不能得其所以言。”

  司空表圣论诗,贵得味外味。余谓今之作诗者,味内味尚不能得,况味外味乎?要之以出新意、《乡党》云:“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则不食之矣。”能诗者,其勿为三日后之祭肉乎? 

  吴西林云:“诗以意为主人,以词为奴婢,苟无意思作主,则主弱奴强;虽僮指干人,唤之不动。古人所谓诗言志,情生文,文生韵:此一定之理。”

著述始于三代‘六经’,考据始于汉、唐注疏。考其先后,知所优劣矣。著作如水,自为江海;考据如火,必附柴薪。‘作者乏谓圣’,词章是也;‘述者之谓明’,考据是也。”

  旧句时时改,无妨悦性情。

  集句始传成,传成有回文反?诗。又作七经诗,其毛诗一篇,皆集经语,是集句所由始矣。

   诗文集之名,始于东京。随经籍志云:“集之名东京所创,盖指班史某人文几篇,某人诗几篇而言,后人集之,非自为集也。齐梁间始有自为集者;王筠以一官为一集,江淹自名前后集是也。有一人之集止一题者,阮步兵集五言八十篇,四言十三篇,题皆曰咏怀。应休琏诗八卷,总名曰百一诗是也。亦有一集止为一事者,梁元帝为燕歌行,群臣和之为燕歌行集。唐睿宗时李适送司马承帧还山诗,朝土和者三百余人,徐彦伯编而序之,号“白云记”是也。有一集止一体者;崔道融唐诗二卷,皆四言是也。有数人唱和而成集者;元白之因继集,皮陆之松陵集,温飞卿之汉上题襟集是也。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谢茂茶云:“凡作近体,诵之流水行云,听之金声玉振,观之朝霞散绮,讲之异茧缫丝”。

  《漫斋语录》曰:“诗用意要精深,下语要平淡。”非精深不能超之独先,非平淡不能人人领解。顾宁人云:“诗转韵方活,三百篇无不转韵。”

  人闲居时,不可一刻无古人,落笔时不可一刻有古人;平居有古人,而学力方深,落笔无古人而精神始出。

  隐僻之典作诗文者,不可用,而看诗文者不可不知。

  严冬友曰:“凡诗文妙处,全在于空。譬如一室内,人之所游焉息焉者,皆空处也。若窒而塞之,虽金玉满堂,而无安放此身处:又安见富贵之乐也。钟不空则哑矣,耳不空则聋矣。”

  余不耐学词,嫌其必依谱而填故也,然爱人有佳作。老友 何献葵 之长郎名 承燕 者,其《寿内》云: “纸阁芦帘偕老,欣欣十载於兹。算百年荏苒,三分去矣!平生辛苦,两个同之。弄杼秋宵,检书寒夜,常伴窗前月半窥。惭相对,把青云稳步,望了多时。今宵喜溢双眉,是三十平头设悦期。记去年寿我,一杯新酿;我今寿尔,一曲清词。尔本荆钗,我非纨挎,风味儒家类若斯。还堪笑,笑梅花绕屋,又放枝枝。”

  余常劝作诗者,莫轻作七古,何也?恐力小而任重,如 秦武王 举鼎,有絶臏之患故也。七古中长短句,犹不可轻作何也。古乐府音节无定而恰有定,恐康昆命弹琴,三分琵琶,七分筝弦,全无琴韵故也。初学诗,当先学古风,次学近体,则其势易。倘先学近体,再学古风,则其势难。犹之学字者,先学楷书,后学行草,亦是一定之法。杭堇浦先生教人多作五排,曰:“五排要对仗,不得不用心思;要典雅,不得不观书史;但专作五言八韵之赋得体,则终身无进境矣。”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选家选近人之诗有七病焉,凡人全集,各有精神,必通观之,方可定去取;倘捃摭一二,并非其人应选之诗,管窥蠡测,一病也。 《三百篇》中,贞淫正变,无所不包;今就一人见解之小,而欲该群才之大,于各家门户源流,并未探讨,以己履为式,而削他人之足以就之:二病也。分唐界宋,抱杜尊韩,附会大家门面,而不能判别真伪,采撷精华:三病也。动称纲常名教,箴刺褒讥,以为非有关系者不录;不知赠芍采兰,有何关系而圣人不删。宋儒责蔡文姬不应登《列女传》;然则“十七史”列传,尽皆龙逢、比干乎学究条规,令人欲呕:四病也。勉强搜寻,从宽滥录:五病也。或其人才力与作者相隔甚远,而妄为 改窜;遂至点金成铁:六病也。徇一己之交情,听他人之求请:七病也。末一条,余作《诗话》,亦不能免。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咏史有三体:一借古人往事,抒自己之怀抱,左太史《咏史》是也;一为隐括其事,而以咏叹出色,張景阳之《咏二疏》,卢子谅之《咏兰生》是也,一取对仗之巧,义山之“牵牛”对“驻马”,韦庄之“无忌”对“莫愁”是也。

  诗人笔太豪健,往往短于言情,好征典者,病亦相同。即如悼忘,诗必缠绵婉转,方称合作。东坡之哭朝云,味同嚼蜡,笔能刚不能柔故也。阮亭之悼忘妻,浮言满纸词太文而意转隐故也。

  唐人句云:“药灵丸不大,棋妙子无多。”

  诗文自须学力,然用笔构思,全凭天分。往往古今人持论不谋而合。李太白《怀素草书歌》云:“古来万事贵天生,何必公孙大娘浑脱舞?”赵云松《论诗》云:“到老始知非力取,三分人事七分天。”

  封氏闻见录曰:“切字始于周颐。颐好为体语,因此切字,皆有纽:纽有平上去入之分。沈约遂因之,而撰《四声谱》。”沈括、曾糙俱以切字始于西域佛家。” 汉人训字,止曰读如某字而已,无反切也。吴獬以为始于后魏校书令李启撰《声韵》十卷、夏侯咏撰《声韵略》十二卷。李涪《刊误》亦主其说。至于叶韵之说,古人所无。顾亭林以为始于颜师古、章怀太子二人。王伯厚以为始于隋陆法言撰《切韵》五卷。余按:汉末涿郡高诱解《淮南子》、《吕氏春秋》,有“急气、缓气、闭口、笼口’之法。盖反切之学,实始于此。而孙叔然炎拦在其后。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同一乐器,瑟曰鼓,琴曰操;同一著述;文曰作,诗曰吟。可知音节之不可不讲。然音节一事,难以言传,少陵“群山万壑赴荆门”,使改“群”字为“千”字,便不入调。王昌龄“不斩楼阑更不还”,使改“更”字为“终”字,又不入调。字义一也;而差之毫厘,失以千里。

 文以情生,未有无情而有文者:韵因诗押,未因无诗而先有韵者。余雅不喜人以一题排挨上下平作三十首,敷衍凑拍,满纸浮词,古名家断无此种。

  圣人编诗,先国风而后雅颂何也。以国风迎性情故也。

  谚云:“死棋腹中有仙著。” 余平生得此益,不一而足。要之,能从人而不徇人,方妙。乐取于人以为善,圣人也;无稽之言勿听,亦圣人也。作史三长:才、学、识,缺一不可。余谓诗亦如之,而识最为先。非识,则才与学俱误用矣。北朝徐遵明指其心曰:吾今而知真师之所在。识之谓欤。

  余不喜黄山谷诗,而古人所见有相同者。魏泰讥山谷:“得机羽而失鹇鹏,专拾取古人所吐弃不屑用之字,而矜矜然自炫其奇,抑末也。”王弁州曰:“以山谷诗为瘦硬,有类驴夫脚跟,恶僧藜杖。”东坡云:“读山谷诗,如食蝤蛑,恐发风动气。”郭功甫云:“山谷作诗,必费如许气力,为是甚底?”林艾轩云:“苏诗如丈夫见客,大踏步便出去。黄诗如女子见人,先有许多妆裹作相。此苏、黄两公之优劣也。”余尝比山谷诗:如果中之百合,蔬中之刀豆也,毕竟味少。

 诗无言外之意,便同咬腊。

 所谓佞佛者愚,辟佛者迂。

 咏物诗无寄托,便是儿童猜谜;读史诗无新义,便成《廿一史弹词》;虽着议论,无隽永之味,又似史赞一派:俱非诗也。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罗两峰咏《始皇》云;“焚书早种阿房火,收铁还留博浪椎。”周钦来咏《始皇》云:“蓬莱觅得长生药,眼见诸侯尽入关。”松江徐氏女咏《岳墓》云:“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题画诗最妙者,徐文长画牡丹云:“毫端顷刻百花开,万事惟凭酒一杯。茅屋半间无住处,牡丹犹自起楼台。” 」唐六如《画山水》云:领解皇都第一名,猖披归卧旧茅蘅。立锥莫笑无余地,万里江山笔下生。圣人称诗可以兴,以其最易感人也。

 诗有正喻夹写,似是而非之语最妙。

 家常语入诗最妙,陈左渔布衣咏牡丹云:“楼高自有红云护,花好何须绿叶扶。”

 诗有寄托更佳。

 诗有天簌最妙。

 咏物诗难在不脱不粘,自然奇雅。

 不但知诗之新秀者难,而不知诗之奇辟者犹难。

 唐人最重五律,所以刘长卿有长城之号。

 诗人爱管闲事,越说要紧则愈佳,所谓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也。

 人问诗要耐想,如何而耐人想?

 诗家话对最妙。

 题古迹能翻陈出新最妙。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岳飞《小重山》

 诗人感物,联属不穷,流连万象之际,沈吟视听之返。

 诗人流连于丰富多彩的客观世界之中,思考于多所见闻的处所,感受得多,更联想得多。刘勰《文心雕龙》

 沉辞怫悦,若游鱼衔钩多出重渊之深。(陆机《文赋》)

 有的辞句沉在心底,想把它弄出来,有如从很深的水里钓游动的鱼,很吃力,很不痛快。

 险觅元应闷,狂搜海亦枯。(唐卢延让“苦”“吟”)

 做诗时,寻章觅句,很是艰苦,弄得天都发闷,海都枯涸了。

 浮藻联翩,若翰鸟缨缴而坠曾云之峻。(陆机《文赋》)

 有时,诗句纷纷涌出,有如连绵不绝的浮藻;来得快,又象飞鸟中了箭从云山上掉了下来。

 自然布列于心中,不觉见之于笔下。(宋 郭熙《林泉高致》)

 情瞳胧而弥鲜,物昭晰而互进(陆机《文赋》)

 情与景都逐渐清晰,而且相互推进,渗透,埋设了。

 补充在事实的链条中不足的和没有发现的环节。(高尔基《论文学》)

 烟云泉石,花鸟苔林,金铺锦帐,寓意则灵。(清  王夫之《夕堂永日绪论》)

 客观的景寄寓了主观的意,才能灵动,才有生命。

 羌笛吹它不下来。(元  王冕《竹斋诗集。题画、梅诗

》)

 挺立不惧。(宋 郑所南题画菊诗)

 砍头不属。(元  吴镇《梅道人遗墨》)

 未发为谋。(春秋说题辞)

 谋,指谋虑,即构思

 画家和自然竞赛,比得上自然。(麦柯德编《达芬奇的笔记》)

 艺术家对他的自然心怀感激,奉还它的一种第二自然,一种感觉过按人的方式使其达到完善的自然,一种超越自然的自然。(歌德《论狄德罗对绘画的研究》和《希腊神庙的门楼》发刊词。)

 诗概

杨良作品欣赏

  “学诗先除五俗:一曰俗体,二曰俗意,三曰俗句,四曰俗字,五曰俗韵。 ”

 “其辞质而径,欲见之者易谕也;其言直而切,欲闻之者深诫也;其事核而实,使采之者传信也;其体顺而肆,可以播于乐章歌曲也。”(新乐府序)

  诗贵透彻,不可隔靴搔痒。(沧浪诗话)

  言情而人不能共喻,说景而与实景无关,即严氏所谓隔靴搔痒。

  舟泊南池雨,帘卷北楼风。(韦应物)

  石床埋积雪,山路倒枯松。(朱放)

  岸明残雪在,潮满夕阳多。(刘长卿)

  闲看秋水心无事,坐对寒松手自栽。(唐代皇甫冉 )

  闲庭草色能留马,当路杨花不避人。(唐李益)

  月高城影尽,霜重柳条疏。(耿湋)

  岸莎青有路,苔径绿无尘。(卢纶)

  疏帘看雪卷,深户映花关。(韩翃)

  牛羊上山小,煙火隔林深。(钱起)

  山光悦鸟性,浮影空人心。(常建)

  锦江滑腻峨嵋秀,幻出文君与薛涛。(元慎)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于史良)

  雨洗山林湿,鸦鸣池馆晴。(于史良)

  三十年来尘扑面,而今始得碧纱笼。(王播)

  句向夜深得,心从天外归。(刘昭禹)

  徘徊玩柳心犹徤,老大看花意却勤。(胡果)

  闲庭饮酒当三月,在席挥毫象七贤。(刘真)

  临阶花笑如歌妓,傍竹松声当管弦。(刘真)

  水暗馀霞外,山明落照中。(段文昌)

  碧落有情应怅望,青天无路可追寻。(李远)

  马嘶静谷声偏响,旆映晴山色更红。(卢渥)

  十亩野塘留客钓,一轩春雨对僧棋。(韦庄)

  墙头雨细垂纤草,水面风回聚落花 (张蠙)

  惜竹不除当路笋,爱松留得碍人枝。(贯休)

  涧水生茶味,松风灭扇声。(周贺)

  看水看山坐,无名无利身。(修睦)

   水花凝幻质,墨彩染空尘。 (澹交)

   晓来山鸟啼,雨过杏花稀。

   日上故陵烟漠漠,春归空苑水潺潺。(杨大年)

   园林换叶梅初熟,池馆无人燕学飞。(谢伯初

   草解忘忧忧底事,花名含笑笑何人。(丁相渭)

   扁舟系岸不忍去,秋风斜日鲈鱼乡。(陈尧佐)

   浅水短芜调马地,淡云微雨养花天。(耿仙芝)

   新月无朗照,落日有余辉。(潘阆)

   虹收千障雨,潮展半江天。(轶名)

   诗因试客分题僻,棋为饶人下著低。(刘颁)

   意中流水远,斜外旧山青。(石曼卿)

   落花游丝白日静,呜鸠乳燕青春淡。(黄鲁直)

   断送一生惟有,破除万事无过。(王安石)

  千点乱山横紫翠,一钩新月挂黄昏。(释思聪)

  雨荒深院菊,风约半池萍。(王安石)

  绝艳更无花得似,暗香惟有月明知。(胡份)

  文章不疗百年老,世事能排双颊红。(元稹)

  几多柳絮风翻雪,无数桃花水浸霞。(李少云)

  素艳明寒雪,清香任晓风。(李少云)

  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李长吉)

  闲花乱草春春有,秋鸿社燕年年归。(许顗

  春色辞门柳,秋声到井梧。(白乐天)

  向晓旧滩都浸月,遇寒新水便生烟。(叶梦得)

  人得交游是风月,天开图画即江山。(黄庭坚)

  山围燕坐图画出,水做夜窗风雨来。(黄庭坚)

  江天漠漠鸟双去,风雨时时龙一吟。(杜甫)

  江山有巴蜀,栋宇自齐梁。(杜甫)

粉墙犹竹色,虚阁自松声。(杜甫)

绿阴生书寂,幽草弄秋妍。(王安石)

佳节久从愁里过,壮心偶傍醉中来。(苏洵)

暗度南楼月,寒生北渚云。(杜甫)

秋雨生陂水,高风落庙梧。(梅尧臣)

故园花自发,春日鸟还飞。(杜甫)

窗间一榻篆烟碧,门外四山秋叶红。(僧祖可)

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孟浩然)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王勃)

细水浮花归别涧, 断云含雨入孤村。 (王勃)

盖音律欲其协,不协则成长短之诗;下字欲其雅,不雅则近乎经令之体;用字不可太露,露则直突而无深长之味;发意不可大高,高则狂怪而失柔婉之意;思此则知所以为难。

(宋词选 吴文英)

天际乌云含雨重,楼前红日照山明。(蔡襄 梦中诗)


作者:杨良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诗概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