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徐悲鸿女儿去世享年90岁,她把自己的老年活成了一本“教科书”

来源:俄罗斯菲尔油画艺术联盟 ·829 浏览 ·2020-02-11 18:13:25

2019年11月26日9时16分,徐静斐老人在合肥去世,享年90岁。

徐静斐(1929年11月-2019年11月26日),是艺术大师徐悲鸿先生的女儿、安徽农业大学教授。

《百年巨匠——徐悲鸿》采访徐静斐片段

她,曾任中国蚕学会副理事长、安徽省蚕学会理事长;

她,曾获全国总工会颁发的“五一”劳动奖章;

她,在蚕学方面的研究成果曾获农牧渔业部技术进步一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纵观徐静斐老人的一生,前半生是一部传奇,后半生却活成了一部教科书。


徐静斐

前半生:一部传奇人生

1929年11月,正值南京的冬天,在娘胎里只度过了7个月时间的徐静斐来到这个世界上。别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时,总是哇哇地叫个不停,可徐静斐则不同,她来到这个世界时,一声不吭。她出生时只有4英磅,像一只小猫,连奶都不会吃。

为了抢救这个早产儿,家里人用4个热水袋将她团团围住,然后将奶水挤进滴管里,再一滴一滴地慢慢滴进她的嘴里。就这样,经过全家人的努力才使徐静斐活了下来。

出生后,爸爸给她取了一个美丽的名字lily(丽丽),这个名字的外文意思是百合花。父母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像百合花一样洁白无瑕。静斐这个名字,是因为她成人以后,生母蒋碧微与父亲离婚,她得到了继母廖静文的许多从生母那里得不到的爱,为了表示对继母廖静文的敬爱之情,于是改名“静斐”。

童年时代的徐静斐是在南京中央大学度过的,那时父亲徐悲鸿正在中央大学美术系任教授。父亲工作虽然很忙,但对子女的教育仍然抓得很紧。每当吃饭时,徐悲鸿先生从不忘要静斐和儿子徐伯阳将贴在墙上的法语单词或对话念一遍。吃饭时,如果发现孩子把饭粒撒在桌子上,徐悲鸿总要孩子们拾起来吃了。并且经常教导孩子们说:“你们天天吃着雪白的大米,却不知道艰难,这可不行啊!”良好的家庭教育,使徐静斐从小养成了爱学习、能吃苦的好习惯。


徐悲鸿 《伯阳、丽丽》(中期)作品

徐静斐13岁时,随着父亲徐悲鸿来到重庆,进入沙坪坝的中央大学附属中学读书。一天,徐静斐前去参观父亲在中央图书馆主办的画展。那天,父亲高兴地拉着女儿静斐的手说:“丽丽,我今天送给你15幅画,你就在这儿选吧!”静斐一听高兴极了,在著名画家也即是父亲的学生吴作人、吕斯百的帮助下,选了有关雄狮、鹰、奔马以及竹子等15幅父亲的作品。小静斐将这些画交给妈妈蒋碧微保存。后来静斐的妈妈去了台湾,也将这15幅画带到了台湾。遗憾的是,这些徐悲鸿当年送给徐静斐的珍贵礼物,而今下落不明。

1948年的夏天,徐静斐高中毕业后,考取了金陵女子大学医学预科班,准备将来去当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这也是她在孩提时代就萌发的愿望。当妈妈蒋碧微得知这一消息后,一向反对女儿学医的她,便通过关系,将女儿从医学预科转到了外语系。

徐静斐在学习上非常刻苦,一年之后,她以优异的成绩成了饮誉金陵女子大学的高材生,同时还担任一年级学生自治会的学习部长。受金陵女子大学地下共产党员的影响与帮助,徐静斐积极参加了金陵女大的“读书会”,这是一个由进步学生组成的中共地下党的外围组织。在这里,徐静斐读了不少进步书刊,懂得了不少革命道理,同时看清了国民政府的腐朽。

1948年初冬的一天,徐静斐写了一篇揭露国民党的文化特务张道藩(张也是她母亲蒋碧微后来的丈夫,徐静斐的继父)的文章,贴在女大的墙报栏里。一时间,轰动了金陵女大。从此,徐静斐成了大学生中的风云人物。可她的这一举动,遭到了母亲和继父的指责。

徐静斐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再也呆不下去了。正当她在人生的道路上处于十分艰难的情况,突然接到了一份中央党组织同意她去解放区的通知,就这样,徐静斐便以约朋友出去聊天为名,告别了父母,便一去不复返了。从此,徐静斐投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

刚参加革命时的徐静斐

1949年4月,徐静斐随中央一野战军党委派遣的金陵南下干部支队,参加接管南京的工作,不久又被派往安徽工作。

这时,在北京的父亲徐悲鸿和继母廖静文出于对女儿的关心,多次写信告诉女儿,希望她回北京工作。并且告诉她,北京的工作已经安排好了。但是,徐静斐认为,自己还是应该听从组织的安排,于是留在了远离京城的安徽合肥。

1951年2月,徐静斐与一同从南京军管会派往安徽工作的副军事代表黎洪模同志建立了自己的家庭。

1953年9月,父亲徐悲鸿先生在北京不幸病逝时,徐静斐正在医院生第二个孩子。家里人怕影响她的身体,没有将这一噩耗告诉徐静斐。等她的孩子满月后,她才得知这一消息。当徐静斐拿着北京继母拍来的电报时,为自己没有能和父亲见上最后一面,伤心得几乎晕了过去。

父亲去世不久,继母写信告诉她说:父亲临终前非常惦记着你,父亲的遗愿希望你还是能学个专业。在信中,继母知道徐静斐家庭经济有困难,并告诉她学习的费用由继母负担,并希望静斐能实现父亲的遗愿。父亲的遗愿和继母的关怀,使已是两个孩子母亲的徐静斐下定决心,准备再次走进大学的校园,从此她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刻苦复习功课。

徐静斐女士

1954年,安徽农学院招收一批调干生,徐静斐毅然报了名。此时,她肚里还怀着她的第三个孩子。肚中的孩子已有8个多月了,她的脚肿胀得连鞋都穿不上,当她挺着一个大肚子走进考场时,在场的人都用一种惊奇的目光望着她。考场下来不到10天,她生下了第3个孩子。不久,她以优异的成绩被安徽农学院录取。

在农学院几年的学习期间,徐静斐既要带孩子又要读书,还担任班上的主要干部。在校期间,徐静斐总以父亲为榜样,常常想到父亲在法国留学时,每天只能吃两片面包,就能坚持14个小时的学习。于是,她就咬紧牙关,克服了眼前的所有困难,终于在毕业时以名列前茅的成绩而留校当助教。

此后,徐静斐虽说有了自己的专业知识,但她的人生道路仍然是十分艰难的。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后,每一次政治运动一来,她几乎都要受到打击。其主要原因是因为母亲蒋碧微解放后去了台湾的缘故。为此,每次运动一来,徐静斐总是被一些人说成是出身有历史问题,甚至还被诬为台湾的“国民党特务”。在那是非颠倒的日子里,徐静斐仍然一丝不苟地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终于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使自己成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农学方面的专家。

1963年,徐静斐在研究蚕神经内分泌的过程中,发现了蚕的另外两群新的神经内分泌细胞,这一现象是日本权威的蚕学研究学家小林胜利没有发现的。她的这一研究成果后来发表在《昆虫学报》上,在蚕学研究界受到了重视,并称她的这一研究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徐静斐的这一研究也填补了国内在这一领域的空白。

1979年徐静斐开始从事遗传距离预测水稻杂交优势的研究。1981年,此项研究成果获国家农业部农牧业科技进步一等奖。

1983年,她带着一篇用多元分析预测水稻杂交优势的论文赴印度新德里,参加在那里举行的第15届世界国际遗传学大会,在会上她应邀宣读了自己的论文。她的研究立即受到了同行专家的好评。

徐静斐的这一研究成果,也填补了国际多元分析预测作物杂交优势的空白。因此,徐静斐1985年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离休后的她,爱工作

1996年6月,徐静斐从教学科研岗位退下来,光荣离休。但她没有闲下来,立即投入到社会工作中去。

“其实我退休之后一直还是想回山区去。”2011年3月,徐静斐在接受安徽《新安晚报》记者采访时曾这样透露自己的梦想。

《新安晚报》原文这样记载:离休之后,她一直惦记着曾工作过的山区,惦记那些蚕桑。当年,徐静斐来到安徽后,考入安徽农学院蚕桑专业,之后留校从事教学科研工作。

“我印象最深的是去六安农村扶贫,和老乡睡一个被窝。”徐静斐说,任教期间,她经常到大别山区工作,和农民同吃同住,手把手地教他们栽桑树,并提供最好的蚕种,在桑、蚕养殖过程中提供全程指导。

离休后的她,爱唱歌

徐静斐老人很喜欢唱歌。

在安徽农业大学,经常由她牵头组织女性知识分子大合唱演出。

也正是这个爱好,在离休后不久,她亲自组织并参加300名女知识分子的大合唱演出结束回家,刚要上车,她突然感到自己的左腿怎么也提不起来,此时,她用尽全身力气准备登上汽车时,大腿碰到车门上。经医院拍片诊断,左腿股骨撕裂。

从此,徐静斐教授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尽管如此,徐静斐晚上还经常唱歌。

离休后的她,爱书画

此后,躺在病床上的徐静斐教授想到的是,今后再也不能东奔西走了,该怎么办呢?

对于一向闲不住的她来说,怎么坐得住呢?终于她想到自己应该重操父亲的旧业——学习绘画。

她的女儿黎枫回忆说,记得1997 年元月一日,她和爱人陪父母亲打车去商之都,帮母亲买笔墨纸砚。材料买回来后,母亲便投身于画画中。

“她喜欢临摹外公的画,每天早上4 点就起来画画,一直画到吃早饭,吃过饭继续画,中午休息会,又接着画。”黎枫说,母亲腿脚不好,因此哥哥专门给母亲打了一个高脚板凳,“她就站在高脚板凳上画,常常一天画七八小时。”

徐静斐 《马》

晚年绘画的辛苦,透支了徐静斐的身体。“她就是画画,对自己的身体一点也不在意。”黎枫说着,眼圈泛红,“母亲很难受都不讲,住院之前问她哪儿不舒服,她也都不讲。”

这一两年,因为身体不好,徐静斐停下了画笔,她临摹父亲画作已有数千幅。“她喘得很厉害,平时很少出门。”黎寒松说,母亲在家生活简单节俭,“她早上吃点麦片,中午吃青菜豆腐,也会有一点荤,晚上吃得很少。她说,外公曾教育她,一粒饭掉在地上都要捡起来吃掉,不能浪费。”

“她画马、山水、花鸟,画得很好,很大气。”安徽农业大学书画协会副会长、画家朱沈阳曾和徐静斐共事,两家人还曾住在一个小院,“她人很好,为人正直。她不光是名人之后,还是著名教授,从不徇私,一心为学生着想,我很敬佩她。”

据不完全统计,她晚年临摹父亲徐悲鸿的画作数千幅,成就斐然。

离休后的她,爱公益

据了解,徐静斐生前交待给自己的子女,身后一切从简,不设灵堂,不收受礼金。

徐静斐的女儿黎枫在接受《新安晚报》采访时透露,徐静斐一辈子最敬仰的人就是她的父亲,在家常常教育我们要爱国、好学、勤奋、勤俭,以她父亲作为榜样。

“你看看我们家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好像真的看不着。”徐静斐的儿子黎寒松说母亲一生勤俭,爱国爱党,经常在家讲外公的故事,“她说,外公一生心系祖国安危,热爱祖国,拥护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期间,到南洋赈灾义卖,所得钱款全部捐献给抗日前线。外公的爱国主义情怀对她有着至深的影响。”

上世纪八十年代,徐静斐把母亲留给她的房产无偿捐给国家。1991 年她拿出毕生积蓄50 万元,成立安徽省徐悲鸿教育基金会,以表彰教书育人先进个人。

离休后的她,爱传承

今年9月,经过9年的扩建,徐悲鸿纪念馆新馆重新开放。11月2日,徐悲鸿海内外亲属再次聚首北京。

当时徐静斐既高兴又激动,但遗憾的是,因为身体原因,最后没有成行,她让子女带了一封信表达心中的思念和感怀。

徐静斐在信中说“说到徐悲鸿纪念馆,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徐悲鸿绘画作品,普通观众观看徐悲鸿作品,主要是欣赏我父亲的绘画艺术和绘画风格,而我观看父亲作品,经常会联想和浮现父亲创作作品时的情景。……大家要‘传承悲鸿精神’。”

徐静斐和自己的父亲徐悲鸿一样,生命轨迹始终与国家兴亡、民族盛衰紧密相连。

身上凝聚着伟大的爱国主义情怀、公而忘私的高尚品德、不断创新的艺术追求和爱惜人才的伯乐风范;凝聚着独立自强的浩然正气和催人奋进的精神力量。

这大概就是“悲鸿精神”吧!

徐静斐 《悲鸿精神》

据了解,徐静斐遗体告别仪式定于11 月28 日上午10 时在合肥殡仪馆一号厅举行,愿老人一路走好!

《百年巨匠》摄制组采访徐静斐女士

《百年巨匠》摄制组采访徐静斐女士


本文系本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欣赏更多精彩文章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欣赏更多精彩文章 90后大学生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