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爱 与 恋 ——美的致生范畴 (上)

来源:中国美网 ·89086 浏览 ·2022-08-26 13:01:51

——美的致生范畴(上)


陈雨光

 


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获奖画家 李蒸蒸《重彩工笔设色·陈雨光先生》65×53cm

        

     陈雨光(憨牛),农历1949年生。选择美学与中国画视错觉学说创始人。先后获得过十余项省部委级科研成果奖(包括国家级课题)。在经济、数学、计算机、美学、哲学、逻辑等跨学科领域,出版有十数部专著,发表有数百万字论文。其主要艺术哲学类代表著有《美的选择》、《视错觉:中国画的基本格局》;书画鉴评本《唐诗三百首书画集》、《宋词三百首书画集》、《元曲三百首书画集》、《中国当代花鸟画作品精选》、《中国当代工笔画作品精选》;策划组织了《中国画三百家》。

《美的选择》作者集数十年努力,首次在国内从艺术哲学的角度,对中国画学科体系的确立做出了两大基础性探索:第一,定义且回答了“何为中国画”,揭示了“察觉不到光线作用的绘画法则”。第二,创立了以视错觉动向力发生学为内核的选择美学,定义且回答了“何为美”。

著作者是至今唯一耗时八年、约集了三百多书画名家,编写出版了填补空白的书画鉴赏版《唐诗、宋词、元曲三百首书画集》的美学理论家和艺术策划家。基于当代艺术家的深度交谊和研究,著作者在《元曲三百首书画集》的工作中,共获得百多位专业画家的大力支持,并收到了310幅精心创意的绘画原作。现今,许多书画大师和大家己故世。随日时移,这部著作中的创作真迹和笔墨文范,己成为理解艺术的无法再获的瑰宝,尤其数次展览所引起的轰动,更证明,作为国粹的“诗词曲/书画文”的超越时空的崇高与神圣。


 

中国美协会员 李金生《生命之海》66×95cm(憨牛居藏珍)

 

元 始 天 欲 

——那一自我满足的欲望,是人类最根本的激情,是引导我们最根本的力量。

                                                                          ——休谟

一、 爱恋形象的美术化发生

                              

爱与恋,是致生美的第三元。

要明确这一范畴,首先需要思考。

有一类是十分有趣的,很少有画家思考这样的问题:绘画是抛开第三维而抽象出轮廊与色彩的艺术,抽象的能力,再现的是不存在的——点、线、色,本不实在的形错觉,画家使用它进行抽象造形,把本无有的,艺术为真实的,为什么人类会欣赏这种用不真实的手法创意真实的视错觉行为?

艺术家李金生用《生命之海》进行思考。赤裸的青春,在大海的生命洗礼中展示魅力。向往的意义,鲜活的生机,青春的活力,都是生命的呈相。而这种毫无实用价值的平面与非平面的艺术,努力地在创意什么?为什么会成为超越的奢侈。多么无忧无虑,多么憧憬远逸,多么自然天真,…….艺术创意这种奢侈,让欣赏成为高贵的优雅,人类在这种体验前,惬意地享受诗意地栖居。从远古的记事,到文明的记述,《生命之海》的造像,不仅超越了巫仪之术,还自化为形而上的向往。人类用诗意的热情赞颂了生命的形而上的行为,并用一个特定词汇称谓这种诗意的高级,那就是——美。

《美的选择》用了两部六十万字的篇幅,八年的时间,仍没能揭示这一有趣问题的奥秘。今天,我还是不清楚,人类欣赏的那种用抽象能力创意的美,到底是什么。

艺术家宫建华也在寻觅,她在用《泳》发问:为什么人类会对如是的抽象活动感兴趣?它不存在任何实用价值,却又恰恰生活在诗意的栖居之上?并且,只有人类,才有高级感,才会为这种抽象的不实在——美,感知如何用抽象能力去实现理想的捕获。

我一直强调,如果不思考艺术,人类存在便没有高级——光明与浪漫。人类的本身也就亳无意义。美是一个一个抽象的足迹,她在记述,在向往她的博物馆中,让人能够思考的,是不是——什么才是诗意的栖居。

不同地域的共同考古答案,是太阳与月亮的神化——生殖的男性与女性的图腾意义——光明与浪漫。

从古至今,特征之上呈相的特征,都可从阳光神与月光神中触感灵光。既使当今的前卫画作,本质上也离不开男人与女人的抽象。而高级的抽象,如马蒂斯、毕加索、欧姬芙,都在认认真真地思考赤裸裸的欲与性、巫与仪。中华浪漫的屈骚,用优美想象了太阳神与月亮神,本义也在讴歌性、欲、巫、仪。屈子悲思之爱,少游凄婉之恋,己成为中国文学高级的奢侈。

性与欲——巫与仪——爱与恋,

是诗意的觉醒。


 

 黑龙江 美协副主席 哈师大教授、博士生导师 宫建华《泳》80×80cm(憨牛居藏珍)

 

前面提及的,性与欲的觉醒,巫与仪的深刻,使人类的美感意识有了知觉力,而生与家的私有意识,又让占有成为特指的情感——爱与恋,虽甲骨无“爱”,但金文却示人以爱,情感因性欲巫仪,生化为一种“右手抚心”的喜欢。

这就是爱。

在莱奥纳尔多时代,艺术已是主宰与造化,形而上的创意,让艺术成为眼睛之内的思想,如果艺术家不能发现别人看不到的——思想,他的努力就不是创意,也不是艺术品。这一观点我已反复强调。

我在《静穆的永恒》中指出:米诺斯文明诞生了女性神祀的崇拜,性、爱、恋、美的概念化,出现了女神化,这是艺术完美阶段的象征。考古学至今未被挑战的结论是,米诺斯人的主神是一个强大的自然女神,有掌管生育的母神,有女性的动物主宰,有城市、家庭、收获、冥界、体育的女性保护者。肉欲像的出现,巫女像的出现,爱美像的出现,对世界各大文明都有话语的标注意义。古文明那万古流源的神话:古希腊的维那斯,古埃及的哈托尔,古印度的摩利支天,古华夏的洛神,无一不是艺术的完美。

进入完美艺术阶段的裸体女人,仍是马蒂斯那句名言的女人——最可爱。

艺术开始追求可爱性——向往完美的奢侈。


然、陈雨光《家视空间中的女人体:边线分离、色阶分层与递阶拼贴·梦幻春元》


古希腊城邦在战后出现的优美化,阿克罗波利斯的雅典神庙,有天下第一宫称谓的阿房,都是爱的权力化标志,

美的发生,从“占有欲望——崇拜神圣——追求可爱”,艺术总在演化,美术总在一步一步迈入人的心深。这种演化,揭示了作为画家的艺术家,他们创意的动机。

对此,我问画家,你为什么创作?他们的回答都很干脆:为了美!

这似乎是创作的公理。没有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会用画笔歌颂肮脏与丑陋。深刻在于,美的追求为什么是爱?

 

乔治亚·欧姬芙《灰色、黑色、蓝色和黄色线条》1923年作品

也许,没有爱,就没有艺术的发生。

可追溯的几万年以上的美术的运动,其实,只揭示了一个道理:艺术的背后是哲学——爱美。爱恋形象的美术化,是美的范畴进入艺术哲学完美阶段的标志。而爱与美的女性裸体神象化,是标志性的艺术象征出现的形而上。爱是艺术的尊严,恋是艺术的恪守,没有爱恋的美术,就成了赤裸的肉欲交易,美就失去了高贵、神圣、净洁的人格属性,就异化为丑陋肮脏只能出卖的铜板。

性与欲是不能的,生与家是文明的,爱与美是高尚的。

米诺斯的文明,爱与美的神圣化,雅典娜的涎生,是艺术的神义起源。肉欲渴望的天神化:酒神、舞神、乐神,等等,很多生发于性欲的肉惑,由此形成的“天上”艺术象征,是“人间”心里向往的祈求。爱与美的神化,天上/人间的艺术可视化,女人/欲望的哲义美术化,还是马蒂斯那句名言:我的最可爱。就是说,美术家追求的是可爱性。

 

  

牡丹江市美协常务副主席 吴耀伟《女人体》74×84cm(憨牛居藏珍)


性与欲、巫与仪,在岩的平面中既然追求性的情、欲、爱、恋,由穴洞到金屋的藏娇意识的演化,家室与床笫间男女本位的空间意识的美术化,使她,成为了占有欲空间强度象征所持有的象征。人性最古远的渴望:“金钱/美女”意识,一直是不变的从古至今。背景地毯红的火热,主题人体春的幢景,家庭空间爱的温馨,相依情感恋的深致,使艺术的色温成为欲望的渴求。一旦艺术具有了情感色温——爱与恋,人体所呈相的家,就有了创意的无限魅力。


然、陈雨光《垂线、平线、立体家视空间中的女人体·梦幻春元


用美术创意家视空间的第一趣味,是表现可视性的空间爱好——品质。

  《女人体》——《梦幻春元》的品质属性是家的可爱。

我总说,艺术家吴躍伟的《女人体》是一件可爱的作品,它不直接哲学的深刻,而是现实版的我爱我家。前面问:家是什么?家是一个私密空间,在这个空间中,女主有自我满足欲望的权力,有全裸展示自己的权力,有获取需求的权力,有被性感吸引的权力,有向往生活的权力,有奉献美好的权力,等等,这些权力,只有在《家视空间》这类特定空间中才能呈相,《家视空间》己不单单是我爱我家的口号,而是行为与品质。女人体的创意,也是如此普通、单纯,画家的兴趣不单是指向家的认识,而是指向家的美术表现——用构图呈相家的一种兴趣与偏好,即美术的我爱我家。这就是艺术的为美之爱。从艺术发生史的脉络讲,家的本质,从社会学角度看,自科学大解体后,不再是古哲学的猜想,而是对品质稀缺程度的私欲占有,美的人体化,或性的美术化,才会引发休谟的欲望丶激情与力量。因此,经济与社会才是基础。只是,这方面的发生史研究,还没有普化认识,我还很孤独,还有极长的路要走。但有一点是可立的,即我们看到的人体美的范式,离不开性与欲的元始天理,没有本能的冲动,就没有床笫的占欲,就设有美的理化。爱并不空泛,因为她是做出来的,美也不遥远,因为她是感出来的。自从衣着文化成为法律后,爱深层地成为道德底线,占有爱成为人类有品质的高贵。床笫文化成为美的向往。正缘于此,画床上令人向往的女人,便成为普众皆乐于欣赏的主题。美,也许就这样发生了,并就这样深化了。


然、陈雨光《家视空间重迭、拼贴、缩短、变形·梦幻春元》


2005年的《家视空间》,是我看到的极富个性的张扬。灵感来自乔治亚·欧姬芙名作《美》——由内向外的尽情开放。圆翘的臀部与扭曲的肌体,标示主人公是室内的现代任性本尊——无上瑜伽。

无上瑜伽的佛义之美,在大乘方便的诠释中,初乐为两性媾交。根器世俗的大方便,以女作乐空双运,以染达净,以欲制欲,家视空间,成为大乘心修——本初大乐的哲学,因双修而至智、福、善。

因此,艺术欣赏的不单是花瓶,不单是闺淑阁仪,不单是古典的守则之态,还是灵与肉的敞亮。是一幅现代都市自信的室内主题寓意画——无上瑜伽,她要表现的不是某个具体的少女个性,而是时尚的普遍的青春共性——对性与欲胴体向往。这幅创意在风格上带有强烈摩登情调,同时也带有浓郁的装风味,充分展示了艺术家独有的艺术特色。画面上所流露出的爱,从总的氛围看,是欢与兴奋,甚至还带有某些刺激冷艳。那个高高的性感标志,有力触动她痴向往的情欲空间。主人公想象的是什么?或眼中向往的是什么?可能是高级的美好——乔治亚·欧姬芙《灰色、黑色、蓝色和黄色线条》,是赤裸裸的性的欲放。真不知,缘于什么,她成了一朵花,成了家室中的花瓶,她的意义,除了性化的花的美丽,还有更多的哲理体验,与社会经济学的深刻——迷人的占有,蔓诱的体姿,张扬的吐放,权力的意志。

肉欲占有像的考古意义,性图腾的诠释意义,其实都是美的博物馆中,对第一个或第二个脚印的寻觅。现今,艺术森林的痕迹,多少都留有古远的气味。充滿肉欲的维娜斯,之所以神象化一一艺术,就因为人间的神往,想象天间的神化,无论雅典娜还是阿波罗,都是占有肉欲的力量神圣,天上的裸女是人间裸女的理想,而占有,对女人与性欲的粗暴的肉体占有,就是天上肉欲的元神欲象。最古远的理想一直成为最现实人间的神话。从古至今,对女人的裸欲占有意识,本质上,并没有发生根的改变。占有肉欲,成为古文明无一例外的美的发生基因。否则,神祀现象的标志性象征,特别是权力的拥有象征,就无法解释。

 

然、陈雨光《家视空间:朦胧与点彩、缩短与扭曲·吻》


吻的本能欲,是高级的性情吸允,在艺术中,她泛化为圣洁的高尚性触。一些经典,如罗丹,实质是在述说神圣的爱恋。只有人类,才有爱神化的动人。不过,爱与罪的范畴,在文学的永恒中也一直都具有趋动力。没有人能让它真正地完结。她发生的是由肉欲本能向专情本能的渡化。艺术家正统古典的写实手法造型两性因起伏细腻优雅的肌体和姿态,引起了欲与美的颇为生动的光影效果。仿佛其内在的青春热情与生命,正凭借这些光影闪烁。当我们望着这生动眩目的作时,都会为之激动——即生命之本源的感动。爱情,本就是世间万古不朽的永恒主题。

犹如罗丹选取了裸体男女的接吻,这纯洁肉体的最初接触,因而是最动人心弦的。这对受欲望之火燃烧的恋人被放在地狱之门”中,表达了作者那永无答案的痛苦而矛盾的思索:人的罪恶由不可克服的欲望而来,而欲望是由于人类对光明与欢乐的追求而来,因此人类的欲望就是罪恶的深渊,人类的欢乐就是导向罪恶的途径,而人类的痛苦就是注定不可抗拒的,永无完结的。美好是痛苦的陪衬,占欲是罪恶的源泉。神曲与地狱之门能告知的哲学也许不止这些,因为,明天的博物馆中又会出现新的脚印。

这也是艺术本意的美的无上瑜伽。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