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画家黄强:有意味的徽派半抽象山水画新图式

中国美网 ·927 浏览 ·2017-04-11 00:00:00
一、传统山水画图式表现为“写意性”
 


       山水画从唐、宋、元、明、清绘画“虚实相生”中发展,在宋元时最发达,画风更为显著。产生了各式抽象的点、线、渲、皴、擦技法,摄取万物骨气、气韵,验证了中国人的宇宙观与生命情调一贯相承,体现了《易经》上说的“无往不复,天地际也”的空间意识。山水画具有音乐性,为节奏化、音乐化的“时空合一体化”,其表现是“写意性”。山水画的“写意性”正如表现节凑化的自然一样,包含着建筑形式美、音乐舞蹈美的一种“灵的空间”。


\
            2005年黄强考察欧洲艺术发展




       传统山水画是神形、笔墨、意象的表现,传承着东方哲学观念“天人合一”、“神韵”独特的审美取向。中国传统山水画略去光线,独钟水墨,重墨轻色,运用墨色的变化表达五彩缤纷的大千世界,用一种墨色表意形式再现生活万象,主观地再现世界。笔墨形神是山水画的传递语言,内涵丰富而形式美感,创造出各式抽象的点、线、渲、皴、擦摄取万物的元素,以表达审美情感、人文气质。山水画为“写意性”,特殊语言符号“笔墨”,以毛笔、水、墨、宣纸等媒介承载着表意形态的文化元素。用笔行墨的节奏韵律,在墨色干、湿、浓、淡地变化形成独特的笔墨审美标准。画面视觉空间上“以大观小”,观察景物用步步移,一目千里抓住自然地内部节奏,全景界地组成气韵生动的画面,可谓“天地造物,随其剪裁,阴阳大化,任其分合”吐露胸中造化于笔端。画面空间上的空白可处理是天、地、水、云烟,也可以什么都不是。以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抽象地表达。它在“自然的人化”过程中形成了笔墨“程序化”的艺术形式,主观“心意”则是人对自然界万物本质进行的分离、概括,达到主观情绪抽象化。


\
         黄强作品《北海奇峰图》(宽93cm×高60cm)



       “传神写照”乃是山水画写意精神的核心,“以形写神”重在追求“神似”,善待“形似”,借物寄情于物,情景交融地使人与自然成为一个整体,达到“物我两忘”的境地,以一种意识与精神的升华,是“师造化”与“中得心源”的结合来达到“气韵生动”的境界,正如齐白石所说“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不似则欺世,太似则媚俗”。
 
二、徽派半抽象山水画图式的“理”和“术”
 


       山水画就是情感的宣泄,不是简单的复制自然,是一种情的抒发与宣泄,赋有生命力。画家应从世外鸟瞰的立场观照山水,而空间是在时间中徘徊与移动,游目周览,集合数层与多方的视点谱成一幅超象虚灵的诗境,组织成诗情、画意、音乐节凑感的画面。


  \

          黄强作品《文珠院晨鸣》(宽68cm×高68cm)




        当代山水画空间理论由“经营位置”向“经营空间”发展。视觉空间的表现为量块占领的空间和量块留下的空间,前者实,后者虚,统一起来就是空间组合,形式美的法则。徽派半抽象山水画艺术是由具象与抽象两个因素的结合,形式感与人的心理、时代发展相关联。山水画的创新取决于技法的变化与时代艺术风格的体现,即在技法的“术”中煞费心思。创新与变革应具备传承的“理”。要以山水画发展之“理”认识山水画的技法创新的“术”问题,这是创新之根本,以及对自己民族传统文化深入彻底的认识,去面对当今山水画的创新问题,审视人们需要的是美的艺术、能与人心灵相沟通的艺术、有深邃内涵的艺术作品。


\

           黄强作品《黄山晥韵图》(136×69cm)




       吴昌硕说“画当出己意,模仿坠尘垢。即使能似之,已落古人后。”就是告诫要创新才是艺术的生命。当下山水画要创新,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更要强化形式的创新,将抽象的图形构成到具象的自然之中形成半抽象意象,它不是简单地“拿来主义”式创新,而是“理”与“术”的融合,创立徽派半抽象山水画新的审美标准。中国传统文化、哲学、美学、太极思维是山水画再发展之“理”,其中包含着变化的“术”。“书画同源”是中国特有的文化共生现象,观照到山水画上,其审美要素是笔墨、笔力、笔姿、墨性、墨韵,这是山水画艺术的根与灵魂。但是山水画必定“笔墨当随时代”,如抱着山水画“程序化”的思维,就是对山水画理论发展缺乏认识,看不到山水画的文化韵味。山水画继承与发展要从这个“理”悟通、参透、领悟到山水画创新之“术”,贯穿中国山水画传统精神与西方现代绘画精神的碰撞和融汇,在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和借鉴西方现代文化中构筑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徽派半抽象山水画图式。


      \


           黄强作品《三清图》(136×69cm)


       创新含括结构、造形、笔墨、气势、骨力、韵致的革新。徽派半抽象山水画应达到远观第一、可近察,能品味。山水画之大成者,必体现“过去时,现在时,将来时”的精神文脉。唯超越其时代,才为后世所推崇。从有法到无法,方能另开“天眼”。写心则上,有法则中,写实则下,“潜意识”在其变法过程中也起着重要作用。愈发自由,愈发抽象,在潜意识中已到了不见山水唯见笔墨心迹的地步,即到了“明心见性”“心占天地”“山水我所有”“夺境”之境界。画中笔触、肌理、色调,融合中国文化情致、修养、功力、格调、境界等丰富的人文内涵,从美学“理”上追求讲笔墨的心灵轨迹。感于物而动于中,情自然流露于性,性宏观调控着情,在半抽象形态的直觉、情趣、意趣下进行挥情创作。使性情创造意象和笔墨,从意象和笔墨中体验抒发意趣。“艺术的半抽象”是画家的审美对自然物象的特征进行提炼、概括、重构的结果。其创作力所灌注的生气和灵魂,是反映在作品里的画家心灵。
 
三、徽派半抽象山水画图式的支点与意趣为“有意味的形式”
 


       徽派半抽象性山水画发展的支点“半抽象性”新语言,山水画中的“虚”可以遮盖、隔断、瓦解不同皴法组合在一起时产生的冲突,墨块也因此混沌一片,可以是山、云,也可以是树、石,神秘莫测从而成为一种渐变形式。画中的“实物”对比“虚”,将具体精细点线面刻画于抽象的虚中,寻找画面趣味点和空间“有意味形式”半抽象化的处理。


      \


           黄强作品《晥峰翠烟图》(宽68cm×高136cm)



       山水画空间布局上注重“间”,即浓间淡、横间竖、轻间重,虚间实,大间小,冷间暖,半抽象间具象。其图式是将章法气势、现代构成、光影、虚实、黑白、抽象与具象、肌理、色墨与调、线与墨块变化、胶彩画的借鉴和动静等有机的融合,达到色墨统一、景物的具象与山水云部分的抽象的和谐、线条与墨块的风格协调,表现出抽象肌理与具象的“有意味的形式”。虚处墨块里包含精到的“物体”和谐的统一,以墨色感为主体色调达到色不碍墨,既有传承又有创新现代感。图式的层次感再现。创新出保持中国山水画特色同时又吸收西方艺术精华,山水画达到“远同时在空间传递上关照“推”,融入现代构成元素。它是中国画的观察法的具体表现,即空间则取其势,近则取其质”并组成章法千变万化,构图气势宏伟的诗情画意。


\
                   黄强作品《云山如画》(.970×450cm)




       半抽象山水画“有意味的形式”造就墨彩画面的意趣。山水画的笔墨韵味更能体现“有意味的形式”内涵,山水画在空间布局与气势上是画家根据对自然山水的理解与领悟后进行再创造自然。虚实、黑白、笔墨、点线面有机统一。符合中国哲学与文化艺术的思维特征,素以“寓意于物”见长,纯粹的抽象逻辑思辨显然不符合中华民族的思维习惯。从用墨、用水、用笔、用色中想办法,再用半抽象造就徽派山水画的灵性。用意境、笔墨色、肌理传达徽派半抽象性山水画的“奇幻迷离,超旷空灵”的意趣,墨块的抽象空灵与奇幻,细节与整体墨线有机的结合,画面体感厚重而赋有色调感,视觉传递上重水墨、重构成、重虚实、重意味、重色调、重肌理,求天趣自然之物象。山水画丰富浓墨、留白、灰、淡墨各层次,将山、水、树、建筑、人物、动物等元素整合协调于半抽象风格之中。画面具象和抽象并存,色、墨、线、形、虚、实、调、节凑等音乐般的和谐与共振和谐统一,给人心灵强烈的现代感视觉撞击和审美情趣的意境。


  \
           黄强作品《玉台晟韵》(69×69cm)



       半抽象山水画发挥宣纸水墨色特性,展现出纸性、笔性、墨性、水性、心性的“五性”,融合胶彩画艺术精华,写出心中的意象。画面在自然媒介之中融入抽象的元素,或块面,或集点,或条线,用大块的色墨块和精细的局部架构整体画面,构成半抽象的意味,寻求似与不似之间的现代山水意象,点缀融合着具象的意韵和情趣。传统的国画是重墨轻色、重线轻面,创新不是脱离传统,而是创新传统。研究运用点线墨色“肌理皴”,既肌理和线条、水墨、色有机结合,是创新的特点。解决好色墨融合,色线结合。反之,色墨处理的不好,不是俗,就是宣纸胶彩画。张大千说过:“一个人能将西画的长处融合到中国画里面来,要看起来完全是中国画的神韵,不留丝毫西画的外观,这是需要有绝顶聪明的天才,再加非常勤苦的工夫,才能有此成就,否则稍一不慎,就会变成不中不西,不伦不类。”


       山水画中色墨的关系处理是创新的瓶颈,高难度的问题。求墨者,脱不了传统的束缚而创新不够;求色者,处理不好像水彩,失去山水画水墨特色。故创新的山水画必须解决好墨块、色彩、线条在画面中的谐调。中国哲学与文化艺术的思维特征,素以“寓意于物”见长,纯粹的抽象逻辑思辨显然不符合中华民族的思维习惯。创新既要保持宣纸和传统水墨的特性,同时要引入胶彩画的色调,黑白灰,抽象理论、现代构成,注重国画材料与形态的理论与实践,继古更新、借西入中,有墨有色,有光有调,展示徽派半抽象山水画的韵味、意境。使它源于自然高于自然,形式感上给人耳目一新的墨彩新样式。


(作者系著名画家黄强)


    \

        黄强作品《梦幻境界》(60×93cm)


黄强艺术简介


       黄强,笔名素风。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美术家协会少儿美术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新华学院动漫学院客座教授,中国版协装帧艺术研究会会员。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美术编审(国家一级美术师),娃娃乐园杂志社主编。 师从享誉世界著名中国画家萧翰先生、著名中国画家兼美术理论家刘继潮先生和上海师范大学著名中国画家王大根先生。1980年作品《见缝插针》参加第二届全国青年画展,入选1999年《安徽美术五十年》画册。绘画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和省内画展,许多作品被国内、外人士收藏。从艺三十多年来,有七部图书专(编)著出版,创作绘画作品多次在全国报刊发表,为报刊社、出版社绘画三千余幅插图、连环画、美术设计作品,其中三件美术设计作品获中国美协举办第四届、第五届“全国书籍装帧艺术展览优秀奖”,选入《中国少年儿童插图画封面作品选》一书。 名字录入《中国当代美术家人名录》和《中国当代艺术家名人录》图书。   


黄强作品欣赏      




   \
      黄强作品《山河壁绝》(67×110cm)
   
   \


      黄强作品《天阁入云间》(宽67cm×高110cm)
 
  \
      黄强作品《渔舟逐水》(68cm×68cm)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