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吴悦石《快意斋论画》精选 之三

来源:新华网 ·69 浏览 ·2021-11-17 14:07:47

吴悦石


编者按:绘画艺术,贯穿着整个人类文明发展史,从古至今,始终传递着人们的思想渴求、滋养着人们的心灵需求、体现着人们对美的极致追求。随着时间推移,绘画艺术依时代、地域、阶层的不同,产生了许多不同的流派,也不断生发着新的理论与见解,新华网书画频道特开设“名家谈艺”栏目,辑录并推介当代艺术大家们的艺术思想精华,请您体悟高雅艺术之美,用艺术和美滋养我们的心灵。第三期推出之际,恰逢“五一”假期将至,我们将继续和广大书画爱好者分享中国画大家吴悦石先生在《快意斋论画》中的精彩观点,愿您在假期中亦有高雅艺术为伴,领略到更多艺术美学的真谛。


吴悦石 

吴悦石近照

作者简介

吴悦石,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吴悦石工作室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吴悦石工作室导师,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美协会员。出版有《吴悦石画集》《吴悦石作品集》《荣宝斋画谱》《快意斋论画》等。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董寿平先生画松乃平生绝学,老笔雄健,气势开张,其画松针时手握双管,应手而出,气傲烟霞。史传张璪能手握双管一时齐下,时人惊为绝技,可惜已无真迹传世。董公远接张璪,变文字为画图,阐幽发微,实有功于画坛者。

董思翁笔墨儒雅,风流蕴藉,意境高简,独步一时,文人画之正传不虚也。

思翁山水不著一人,空旷疏阔,雅淡平实,于郭河阳所倡可游、可居之境外另辟一番景象,二家之妙在出世入世之分合。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友人来访,言谈中忆及可染先生画语,友人云:“可染先生从白石老人习画十年,老人名为一挥,实则从未一挥过,不过一慢字耳。故可染先生提倡一慢字诀。”余答曰:“慢者,绘事之一法耳,如屋漏痕,如锥画沙,如虫蚀木。”至“当其下手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忆其神情,迅疾神爽,气势笔势齐到,画则蓬勃有生气。至于疾徐之用在擒纵之间,瞬间转换,笔致纷披,自有高明可见。试看可染先生所作又何尝一味用慢,其迅疾处时时可见,惟后之学者,生吞活剥,累及明师,实为可叹。

白石老人用笔非一“慢”字可解,其所谓感觉之慢,乃行笔沉实之谓。前人形容武学练功有“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观老人用笔又何尝不如是,笔笔是古法,又笔笔是新法。师前人者师其心,非师其迹。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可染先生画漓江颇有心得,尝题句云:“吾三游漓江,觉江山虽胜,然构图不易,兹以传统以大观小法写之,人在漓江边上终不见此景也。”以大观小得千里之势,非写生可以得之。故说人在漓江边上终不得见,此乃千古不易之法。

古之学者出游之时,以心为主,以笔为辅,默识于心,蕴养久之,手中之物已非眼中之物矣。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徐青藤以天趣胜,挥洒之中纯任自然,笔墨酣畅,不尚雕饰,每观佳作则令人击节。其惊心动魄之处如春雷炸响,如百尺飞瀑,如鸢飞于天,如深潭起蛟,影响百代画风,然其荒率不经之处则一无是处矣,凡作画,纯任天趣,离魔道已不远矣。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八大山人笔墨静纯,气象恢弘,圆融之中活泼灵动,笔中趣致生发不已,境界萧疏不可端倪。其早年用方笔,直中求变,中年以后,纯任中锋,斗方巨幛无不精彩,深得思翁墨法之妙,开三百年画法之先河,后之来者无出其右,评为画中之圣不为过也。山人画静气自得,骨气高昂,可拜观不可亵玩者也。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意气何在?读张彦远论画至“开元中将军裴旻善舞剑,道玄观旻舞剑,见出没神怪,既毕,挥毫益进。时又有公孙大娘,亦善舞剑器。张旭见之,因为草书,杜甫歌行述其事,是知书画之艺,皆须意气而成,亦非懦夫所能作也”,余不胜唏嘘。何也,裴旻与公孙氏去余千年,当初之绝技已不可见,然非懦夫者亦可意会。其激扬豪迈之处,瞬息万变之姿,闭目可得。如今之条件比古人优越何止千百倍,或东临沧海,或遍游五岳,倘海内不足以穷其兴,东洋西洋景致亦可搬来图画,惟无吴道子、张旭之辈复出,为憾事耳。何也?当时“道子实雄放,浩如海波翻,当其下手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情绪何其激昂!怀素挥毫时“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驰毫骤墨列奔驷,满座失声看不及”,何其痛快!今人作画,动辄求其慢,立意慢,构思慢,行笔慢,成画慢。至有人言书画如骑自行车,越慢技术越好,听之令人瞠目。前人观舞剑,今人观骑车,时代不同,鄙人不便置喙,然张彦远所言“意气”,岂有古今之别!试观今日之画坛,真伪莫辨,蛊惑之说蒙蔽学子,令人徒呼奈何,有何意气可言!“书画之道首需意气”,无人一呼,或有呼而无应,豪气不能勃发,画坛料难兴旺。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书画题跋由来已久,以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始,画中已有题识文字,宋元以后益发为趋势。由于文人参与,文人画取代画工画,变为画坛主流,画中题跋十分讲究,即兴时事,论画论史、诗词文赋,各擅胜场,明清以至民国蔚为大观。余常常细品,前人于或长或短之题跋中,皆有的放矢,书文并茂,翰墨中文笔风采如见其人。

画中题识,不宜使用白话,文字宜简洁生动,有则长叙,无则短题,切忌无病呻吟,强不知以为知,白纸黑字,遗笑后人。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武学中之高境界与画法同,提倡放松,有“松而不懈,紧而不僵”之说,此正好为画法下一注脚。画法中一味松懈,即放松无度;十分紧张,即入板刻。如何松、如何紧,松到怎样才好,紧到如何才对,个人体验中自有妙趣发生。顾虎头倡以形写神,白石老人云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画者当奉为耳提面命之语。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自八大山人以降,墨法之妙首推白石老人。盖因老人用薄纸,水头大,挥毫之际沉稳从容,水墨渗晕,自然流畅,绝无造作之嫌,遂开一代风气,从学者众多,有弟子三千之说。后之学者,惟苦禅先生与吾师两石翁得其精妙。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写生之妙在心,观生之妙在情,落笔之时在意,成画之时在韵,名家之作大略如此,此非掠影图形之辈皓首穷年所能梦见。余曾见诸多对景图形之作,速写本中尚可一读,绘成图画则一无是处,何也?是写死者也。更有甚者,速写之时业已僵死,更何言写生?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传世名家皆胜在用笔,无论大屏巨幛或片纸寸缣,观其笔中之性,令人心向往之不能自已。笔中之生命千载不灭,痴儿贱家鸡者不足为怪,夫子曰:“不知者不怪也。”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古人可为师法者屈指可数,千年来诸家平平,惟有特立独行、开山立派之人可传、可立、可学,故世纪百年数人而已。画坛寂寥与画坛喧闹并无关连,现象而已。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宾虹先生少年时学画,曾拜谒萧山倪炳烈,叩请画法,倪丈不答。宾虹先生自述云“坚请”。何谓“坚请”?长跪不起也。是时倪丈方答曰:“当如作字法,笔笔分明。”此乃中国画之至法,不传之珍秘也。笔笔分明方能骨张筋随,气势毕至,悬之素壁方有张力。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生气难得。倘能气使笔运,则神采焕然,所以精神专注,以气行笔,气至势开,则一片天机灿烂。

画有生气,蓬蓬勃勃,观者神往,大有呼之欲出之感,非徒取形骸者所能梦到,故生气不易得。生气要笔墨精到、生活蒙养,挥毫之时才能气至神出,无板刻之讥、妄下之议。惟其能生,生则活,生则动,生则灵,生则妙;能生则气至,活画之法也。

——吴悦石

吴悦石 

吴悦石作品

前言用笔之法在笔笔分明,亦在笔笔生发,如无生发之势,则无笔墨之机趣于生发之中。生发之时要有激情,故以情发之方有墨趣。一法之用看似简单,用之在圆而不在方,用之在简而不在繁,用之在心而不在形,用之在悟而不在知。

所谓圆者,圆融是也,融会贯通是也,圆融如意是也,非仅仅方圆之意。举一反三,见微知著,法之一也。

——吴悦石

 


特别说明:本文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侵删

网特别开通自助上传功能,只要您是网用户,可以发布: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新闻等;发布方法:的后台上传发布的资料网将根据选择的栏目发布。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本网给你上传发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