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潜心拓荒 领异标新 ——黃大钰彩色铅笔画散谈

黄大钰 ·914 浏览 ·2020-05-19 13:27:20

文/王继鼎


从不满足于点滴收获,总是呕心沥血磨砺技艺,有点“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苦吟诗人味道;


黃大钰

黃大钰作品欣赏


从不加入什么协会、去凑各种热闹,有点与世无争、长年面壁的苦行僧味道;


从头至今,既无前人彩铅画范本可摹,亦无同行探讨切磋,原本谁也不知彩铅画该是什么模样,有点踽踽独行的拓荒者味道;


从不展示炫耀,更不炒作,有点藏之深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味道;


从画面整体效果看,似乎兼具油画、水彩、水粉、版画以至国画意味,有点集各画种之大成、填补某种空白的味道;


从近处细看画面,其色泽、笔触、线纹、肌理,绝不与任何画种雷同,独具彩铅殊姿,颇有“领异标新二月花”的味道……


黃大钰

黃大钰作品欣赏


以上“味道”,是我们几位老朋友那年登门拜访黄大钰,首次观赏他的大批彩色铅笔画、并作了愉快交谈后的第一感受。

其实,我们当时看画好像在看稀奇,大家的表情是“三惊”:惊讶,惊喜,惊叹。

还有,当看见屋角三大麻袋铅笔屑并听黄大钰说他四十多年削笔近两万支时,我冒出了一句:“好麻烦,你太耐烦!”

我用的是沈从文爱用的一个词:耐烦。听到别人的称赞,大作家沈从文总说自己不是天才,只是耐烦。


黃大钰

黃大钰作品欣赏


曾旅美多年的著名油画家高小华这样感慨:人类早已把从最写实到最抽象的艺术玩了个遍,现在只有在个人的东西走到极致、有点个性化的东西得到认同就不简单了,不可能再像达·芬奇那种全才统领天下。

就在不少当代艺术家认为最重要的不是“画什么”而是“怎样画”,成天苦求突破、纠结不已的时候,黄大钰不声不响地走进了一片人迹罕至的荒地。

说来有趣,当初黄大钰用彩色铅笔作画,其起因却是怕麻烦:他嫌携带油画工具出外写生不方便,就尝試用轻便的彩色铅笔代替。但结果是自找麻烦,因为用彩铅作画与画油画相比,毫无便宜可占。   一个又一个意想不到的难题在排队等候着他。

 

黃大钰

黃大钰作品欣赏


路是人走出来的。

彩铅画是一个冷门,冷清得门可罗雀。一个人关在屋里画得很苦,许多技术问题令人伤脑筋,比如彩色铅笔具有半透明特质(仅黑、蓝等深色略有复盖力),难以解决光线、灰度、明度、厚度、腊霜问题等等。最难的是画面光线出不来,该亮的亮不起来,该暗的暗不下去,色彩的半调子即过渡色容易生硬。

还有,削铅笔也让人烦。一大把笔削了画、画了削,还常需把笔削磨得细如针尖。黄大钰是左右开弓,左手拿刀,右手拿笔,便于边削边画,但手指时常受伤流血。画的时候,若把笔按重了会断,按轻了则上不了色;若色上厚了要打滑叠不上去,上薄了则达不到预期效果…


黃大钰

黃大钰作品欣赏

黄大钰攻下了一道道难关,他对于解决技法的体会是:所谓技法,就是画不动了,卡壳了,山穷水尽之时想出来的好点子──忽然柳暗花明又一村。艺无止境。只要点子切实可行,可以不择材料工具、不择手段,比如:他摸索出用针挑、刀刮、水润画纸等特殊技法;他灵活运用紫色特別是紫灰系列调整、平衡色彩的冷暖关系;他巧用干湿(水溶性彩色铅笔)结合的画法,让画面透出若隐若现的部分底色。


黃大钰

黃大钰作品欣赏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画得太久了,黄大钰也曾有过不耐烦想放弃的时候。但他总是割舍不下,过不了多久又拿起了笔,不断迸出灵感的火花。


黃大钰

黃大钰作品欣赏


泰戈尔说过“艺术家是自然的情人”,那么,艺术家也是艺术的情人,这是必须的。爱是最大的动力。黄大钰从小喜欢西洋画,早年在电影院画广告,后来发现彩色铅笔画很对胃口,就沉迷起来,苦恋起来,越陷越深。“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从二十余岁到年近古稀,黄大钰如一位乡野农夫,无比耐烦地执着垦荒和栽培,终于把-块荒地变成了生机盎然的花园。

四十多年下来,黄大钰共创作190余幅彩色铅笔画,这个数量与很多画油画、国画的相比,应该不算高产;即便想高产也高不起来,因为一幅较小的彩铅画也要画二、三十天,大幅的则要画两三个月甚至半年多(其画作以较大幅者居多)。有时构思和尝试技法就要花去大量时间。那弥漫画面变幻莫测、无法计数的点、线、圈、面,画家在其中耗费的心血旁人难以想象。


黃大钰

黃大钰作品欣赏


种瓜得瓜。黄大钰辛勤的劳动成果得到了社会的认同和赞赏。


2003年5月1日,四川卫视《文化多棱镜》栏目以《黄大钰与彩色铅笔画》为题,作了专访报道。


2008年4月10日,“黄大钰彩色铅笔画作品展”在四川省美术馆首展,观者云集,画坛震动,好评如潮,媒体反应激烈。


2010年11月,《黄大钰彩色铅笔画作品选》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由中央美术学院资深教授、中国著名美术评论家奚静之作序。此画册为第一本全面展示彩色铅笔画特色的个人专集,填补了美术史上的空白。



黃大钰作品欣赏

黄大钰在画外也是下了功夫的,他广泛涉猎文学、艺术、美学、史学等学术范畴。仅一本1988年出版的美国艺评家库克所著《西洋名画家绘画技法》,他就反复细读咀嚼过无数遍。诚如奚静之先生所言:“他之所以能在人物、风景、静物等领域都有所建树,说明他勤于学习和体会艺术原理,艺术技巧全面,有开阔的艺术视野。”


黄大钰的彩铅画题材多样、内蕴隽永,表现形式兼收油画、水彩等画种技法和各流派理念,应了艺术大师德拉克洛瓦的名言“创作是雄辨的综合”。但他的彩铅画绝不是拾人牙慧的大路货,而是具备自成一格的地道的彩铅味。


黃大钰

黃大钰作品欣赏


纵观其全部画作,大约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早期未完全脱离传统素描的勾线与平涂手法,中期凝重而灵动的写实兼写意手法,后期大胆洒脫的写意及象征手法,呈现一条逐步颠覆和超越铅笔画固有模式的演变轨迹。


黄大钰中后期的很多作品,工写兼备,成熟老到。有的以写意为主,在严谨造型的写实框架中注入抽象性的因素,行笔放纵不羁,任意涂抹,远看什么都是,近看什么都不是,整体的具象性和局部的抽象性融为一体,富于绘画性和韵律感,似乎彩铅画就该是这个模样。这种具象与抽象的统一,让人联想到黄宾虹的山水画。


黃大钰


画家的真正使命是在于对绘画语言本身的研究和贡献。


黄大钰探索彩色铅笔画的最大成果是线条。


线条是铅笔画的灵魂。德国艺术家保罗‧克莱力主“用一根线条去散步”。黄大钰用彩色铅笔创造了一种形状不规则的并且色相、明度、纯度、冷暖均不同的复合型线条,或称复合型线纹肌理。这是彩铅画特有的一种新的绘画语言,可谓独门独派的黃氏符号。


对于绘画语言的另一大要素──色彩,黄大钰也有自己的尝试和收获。他用心发掘彩色铅笔的种种可能性,比如对半透明性、干性与水溶性等特质作了扬长避短的巧用,使各种颜色相互渗透、叠加,厚薄显隐交织生辉。其画面色彩可谓复合色,色块和线条几乎皆非单色,暗部也有丰富层次,灰调子柔美和谐。画面绚丽而不浮躁,凝重而不板滞,丰富而不杂乱,富有湿润感、厚重感和通透的光感。


黃大钰

黃大钰作品欣赏

欣赏黄大钰的作品宜看原作,会更有质感、甚至3D感,更见彩铅味。其画面质地如锦缎、绢绣,抚之手感极佳。比如作品《春天的树林》和《自然之韵》,二者皆由点、线、圈重叠而成的复合型线纹构成,画面具有丰富层次和力透纸背的纵深感;不同的是前者线纹密集仿真、刻画精细入微、栩栩如生,后者线纹疏朗抽象、随性皴擦渲染、意境朦胧虚幻。


如今,黄大钰虽已不如往年精力旺盛,但他意犹未尽,还有不少想法,大有不把彩铅潜力发挥到淋漓尽致决不罢休的架势。我们相信,在黄大钰这个拓荒者后面,会跟着一批同道者,在艺术的百花园里,彩色铅笔画将扎根生长,斑斓多姿,成为一个独立的惹眼的新画种。


中国美网意向所有艺术爱好者,写作爱好者征集原创文章,文章可是艺术评论,艺术观点,艺术圈所发生的最新资讯和新闻报道。投稿邮箱:1435484987@qq.com。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欣赏更多精彩文章


黃大钰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