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目击道存——读柳竞中国画新作

柳竞 ·13716 浏览 ·2022-09-13 13:11:01

 

目击道存——邹文正先生题



        中国绘画演进到今天,通俗的分法是工笔与写意,水墨与设色。题材上是人物、山水、花鸟。历史上的分法与称法,要复杂得多,而事实上的演进过程可能还不是以这些名称可以概括全部,因为忽略了艺术流派这一重要因素。但是,工笔写意、水墨设色,是目前听到最多的名词,也是演进至今的较公认的称法,这是事实。    工笔与写意,初听起来像是细和粗的意思,显然这样的判断只是从表面技术出发的。同样的,水墨与设色,也不是黑白画、有颜色的画这么简单,其背后有更深刻的讯息。比较早的说法,比如“五色使人目盲”,比如“绘事后素”,这些比较重要,也比较宏大叙事,历来评议甚多,争论也不少,就不多展开了。   

 

   
柳竞  《春山清寂》48cmx48cm    2021年


       发展到明代,董其昌从发明学的角度,提出了“南北宗”论,一方面为自己的艺术实践背书,一方面是觉得演进了千年的中国绘画,可以做一个阶段性的归纳与小结,当然,董其昌的目标更远大,他是用自己的喜好、理念来概括总结的,整个美术史差一点成为了他的美术史,并且还要一直影响下去,就像套上了一个紧箍咒,文人画、水墨、笔墨……这些先前就存在的名词,在董之后,变得更为重要,也更使后来者纠缠不清。董其昌在叙述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细节,他对专长工笔、画工出生的仇英赞叹不已,称其为“近代高手第一”,“盖五百年而有仇实父”,赞叹仇英的画笔雅而有士气,并认为士气的代表人物、吴门领袖沈周、文征明画不了仇英的这类画。直白表达,就是文沈有的优点,仇英有;而仇英的优长,文沈就未必具备了。  这对于文辞苛刻的董其昌而言,是莫大的褒扬了。这个信息常被后人提及,但甚少展开,论者仍然以董其昌只喜欢水墨文人画、不喜欢工笔丹青来概括。

 

柳竞  《皇木晨曦》48cmx36cm 2021年

 


柳竞  《溪山无尽  》30cm×30cm  2018年


       至清末民初,画家们对绘画发展成这个现状不满意,认为都是文人画的错,是董其昌及“四王”的错,当时有的人甚至因此而转学西洋绘画。当时华洋混杂的时期,恪守中国传统绘画的本土画家,比如张大千,吴湖帆,他们一方面是受董其昌文人画思想影响下的后来者,同时又是反思者,在水墨、士气文人气的基础上,特别是张大千,对唐宋绘画、工笔及“作家画”,进行了更深广的研究。他们相较于他们的前辈,更轻松自然地面对文人画理论及传统遗产,工笔与写意、水墨与设色,非但不矛盾,而是以更宽博的姿态呈现出来。不知道他们是否启示于董其昌评价仇英的微妙信息,也可能是他们卓越才智的一种暗合吧。      

 

柳竞  《冷艳》48cmx36cm 2021年

 

柳竞  《花卉写生》20cmx58cm 2020年

 

柳竞  《花卉写生》20cmx58cm 2020年


         拜读柳兄的新作,发现柳兄就是前人拓宽的这一新框架之下的后来者,题材上不囿于一科,山水、花鸟皆擅,技巧上有工笔、兼工带写及小写意,更有浅施薄彩与金碧重彩。图式上有继承前人的经典范式,也有出于己意的案头写生。后人能如此自由、自信地实践多种门类与手法,让人不无感叹前人在理论上的高超与预见。李笠翁《窥词管见》尝云“当令浅者深之,高者下之,一俯一仰,而处于才不才之间,词之三昧得矣。”喻之画理,亦无不然。


 

                                    

柳竞  《玉兰》36cmx34cm2020年

 


柳竞  《窈窕留余春》48cmx48cm2021年


 

   柳竞,别署璟堂。1976年生于四川新津,毕业于四川教育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四川美术家协会会员。自1998年以来,中国画作品入选全国中国画展、全国山水画展等五次全国展。入选四川省青年美展、四川山水画大展等省级美展二十余次,并多次获奖。多次与友人在四川、山东、台湾等地举办作品联展。2018年在法国波尔多举办个人画展。作品发表于《四川山水画集》《当代绘画艺术》《中国当代书画家》《成都美院教师作品集》《美术观察》《四川美术》《中国画三百家》《中国当代山水画家作品集》等。有《蜀山行吟--柳竞中国画作品选》,《乘物游心--柳竞山水画作品集》(四川美术出版社)行世。所作山水花鸟,典雅堂皇。作品多次被国内外机构及私人收藏。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