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美 的 选 择 《九歌》颂

来源:中国美网 ·11525 浏览 ·2024-03-16 23:45:26

陈雨光

  (陈雨光美学专著)




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获奖画家 李蒸蒸《重彩工笔设色·陈雨光先生》65×53cm

陈雨光(憨牛),农历1949年生。选择美学与中国画视错觉学说创始人,艺术哲学家,传记作家。先后获得过十余项科研成果奖(包括国家级课题)。在经济、数学、计算机、数据库、量化交易、算法模型、美学、哲学、逻辑、整体论等跨学科领域,出版有十数部专著,发表有数百万字论文。其主要艺术哲学类代表著有《美的选择》、《视错觉》、《美的致生范畴》、《艺术的定向》、《性知觉》。书画鉴评本《唐诗三百首书画集》、《宋词三百首书画集》、《元曲三百首书画集》、《中国当代花鸟画作品精选》、《中国当代工笔画作品精选》;策划组织了《中国画三百家》。
《美的选择》集数十年努力,首次在国内从艺术哲学的角度,对中国画学科体系的确立做出了两大基础性探索:第一,定义且回答了“何为中国画”,揭示了“察觉不到光线作用的绘画法则”。第二,创立了以视错觉动向力发生学为内核的选择美学,从整体论的范畴论,定义了“何为美”。
著作者是至今唯一耗时八年、约集了三百多书画名家,编写出版了填补空白的书画鉴赏版《唐诗、宋词、元曲三百首书画集》的诗评鉴赏家。
基于当代艺术家的深度交谊和研究,著作者在珍藏的《元曲三百首书画集》中,共获得百多位专业画家的大力支持,并收到了310幅精心创意的绘画原作。现今,许多书画大家己故世。随日时移,这部著作中的创作真迹和笔墨文范,己成为理解艺术的无法再获的瑰宝,尤其数次展览所引起的轰动,更证明,作为国粹的“诗词曲/书画文”的超越时空的神圣的崇高。


书画大家 四川书协副主席  阎风《路》58×122cm(憨牛居藏珍)


艺术的本质需要用眼睛去看
看的方式不同
艺术品存在的范式也就不同
——陈雨光



《九歌》颂——目录

《山鬼》
陈祖骥
周宝军
王小晖
杜树森
《湘夫人》
王志坚
倪久龄
杜树森
《少司命》
倪久龄
《云中君》
杜树森
《国殇》
王树立



王树立《屈原·九歌·国殇》124 x122cm(憨牛居藏珍)


依唏嘘!屈骚之研,若攀蜀道,难哉,难于上青天!
因何?
一是,屈子制歌,引诗入赋,文开天地,形成了中国文学的赋骚一体,其“制、引、开”的背景参照,多系神、鬼、怪的故事发生,传于流变口中,缺乏考证依据。
二是,人们可言说的研究,从系统成果讲,主要支撑于元明期,当时的文学艺术定势,仍系现今左右人们的话语。
三是,屈骚横空,是社会学、政治学、诗文学、音律学、舞蹈学,考古学、历史学,风俗学,等等学科,整体性演化发生,无举国之力,无大资本支撑,个人研究,只能是漫漫求索,不可能实现系统性突破。



王志坚《屈原·九歌·湘夫人》69x68cm(憨牛居藏珍) 


难哉乎!发自童心的向往,虽不可能,并未改变我的执着与偏爱。
小时候,外公——大历史学家和著名五四断指书血的爱国人士——每晨5点30分,用竹鞭催我晨课《楚辞》,这是后来有了点底子的记忆。
今天,也已经老了的我,不仅经歌发声全忘,外公的道理,仍旧不懂。只记得——路漫修远、上下求索——坐佑永铭。
三十而立后,出版了书画鉴评本《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我想,有了研评千诗的底子,可以触碰《楚辞》了。忙乎了近年,没着落到资本投入。人穷志短,只能叹息一声。
老了,想圆儿时梦求,唱声《九歌》。画界老友亦多点赞。可我,却三年无法提笔。原因简单,不知怎么写?
再声一叹:我之今学,远不如外公辈的前学。论功底,他主研魏晋,经史至老仍能倒背。而我,童子功,只是顽皮。这种,皮毛求知的底子,让手欲提笔时,又愧:书到用时方恨少。


周宝军《元曲三百首书画集·阿鲁威〔蟾宫曲〕》92×69cm(憨牛居藏珍)

灵均放遂,规制九歌。这是困惑一的目标背景参照。
从历史政治学角度讲,俗歌规制,显然不单是为了祈雨求福,而制歌为仪,实现政权化的典礼,才是屈子抱负的本体。
因此,《九歌》屈制,是我坚定认为的开天辟地,是来者承继的先人源头,是传统的从古至今。
经屈原规制“九歌俗音”,骚赋一统集成,灵均放遂时《九歌》发声,便成为不世美谈。然而,规制的目的性是最大之迷:理政怀王?美政理想?祀神祈雨?巫舞颂祥?
真的,至今争论不休。
原因:缺乏哲学高度,没有本体性的认识论深刻。
周制楚化,是美政理想的信念。这一点,很像儒制周礼,诗为雅风。
深入《九歌》,稞草文化是上农文明的经济基础意识与存在本体意识。
屈骚映射的香草美人意象、湘妃江怨意象,是中华风骚文学艺术——断桥意象、雁丘意象——的发端与开始。
而稞草文化,则是根。
生命、繁衍、家国、伦理,河姆渡文化,己证实了稞草崇拜不单单是实用为体,亦是艺术形上。
道德期发生后,人类——古希腊、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无一不从“生殖 / 生命”觉醒中,创意草纹标案。据此,香草美人,是华夏文明起源后的文化与艺术的发端,而草纹巫崇、政权标仪,显然是俗歌规制的政权性演化。
这中间至关重要的政治美学,是公共关系集中与统一的意识,且此,才能确保上农秩序。百教归儒的中华意识形态化,至有宋,在似水文化的上善中,屈子开雅骚,秦观吐凄婉,文化,终于脉络动今。
这一演化的政治哲学,看似用集体取代个性,用秩序取代自由,用公利取代私欲,实则,是中华政体意志“存在”史的天人合一。
屈子放逐,制声九歌,不可能不制约于原生政体的理想,说到底,仍不能脱离集权与藩权、王廷与士阀的对立与冲突。而这,正构造了美人理政与稞草高洁的艺术打动与境界发生。

整体美而非辩证(还原)美,一直是中华美感的本体性方法论的认识论发生。在“大一统”强烈觉醒意识的道德期,在楚声家国、稞草高洁的上农意志需求下,屈子制歌,香草意象,自然成为土地文明的经络。

倪久龄《元曲三百首书画集·阿鲁威[湘夫人]》123×82cm(憨牛居藏珍)


楚辞发声,与以经为诗的风骚一体,是中国文学艺术的重要整合。影响深远的是楚声汉赋。这是“大一统”后,文的首期规制。其实,周礼儒规后,春秋文章,左右定势的应是楚韵,屈赋当歌,成为文的时尚。
抒情为骚、文韵为赋,离忧家国,品洁草性,这是文的高德。自屈子,楚音俗声放歌为艺术与文学,自“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的一声绝叹,辞骚赋成为甚于诗三百的之上。




陈祖骥《元曲三百首书画集·阿鲁威[蟾宫曲]》68×68cm(憨牛居藏珍)


刘向定名、父子制书,让《山海经》成为《楚辞》的一个源。
这是我再放《九歌》的最大感悟。到了西汉武帝,骚赋已分离为专门的学科,有宋后,《九歌》又成为画料范本。元、明、清的学术成果,成为现代研究的基石,并仍系左右定势的话语。现代争论——国志论与虚无论——多发于议注,而非系统研究。故国人认知,还停滞在千百年前,无甚进展。
依古为话,据话语古,是我无法提笔的第二大困惑。
我真想对话刘向,请问《山海经》中的故事,如何影响了屈子制歌,尤其楚音乐舞,讲的是什么动听。可惜,人古矣,吾愚终不得有悟而成思。
有人言,抒情为骚、家国无怀,抱才待估,是当时的风。可我却大信:汨罗泣血、九歌却秦。无此,中华民族文的脊粱,不可能千百年前即为“学问”,不可能大义骚赋,感动从古至今。
我虽不学,却有敬仰之心,虽提笔艰难,愈信念坚定。气节国志唱辞骚,是我对《九歌》最朴素的情感与深爱。
步入七十,我才有了一点点见识:解读屈子的根本困惑,是古典政治哲学的理解。
也许,有“十分多”的人,忽视了这一领域“十分重”的根基性。


杜树森《元曲三百首书画集·阿鲁威[云中君]》50×89cm(憨牛居藏珍)

《美的选择》在研究美的发生时,特别关注三点:一是性知觉,一是权力知觉,一是形趣知觉。当家庭从部族中分离后,性私有的权力意志,激生了形趣的英雄祭义范式,这是对神怪祭义的一次重要的自我觉醒——周礼成制。出于上农的政权要求,大一统意识的发生,可以说是儒道释道德期发生的“从古至今的一致”。这在中华大地是有别于其他文明的极其特殊,正是这一特殊,中华文明有了“超稳态”文化权力意志一一大一统政体美感——整合、统一、系统、全局。这一美感范畴特征,基石了中国形趣艺术的文化本体特征。从古至今,无论风三百,还是辞骚赋,都凝聚于“大一统”美感的风骚发生。其实,议就当下华夏之美,根底还是上农的土地文明发生之美!时代交变,道变乎?
我看没有,也不可能。
面对书画鉴评本,虽然我有八年草屋,面壁唐诗、宋词、元曲的千文磨砺,可辞不同诗。在语言表达方式上,硬逼我三年无法命笔。直到有一天,突发灵感,何不融汇我一生几百万字的学术积淀,让哲议、诗词、赋辞、散文,组合成新的语汇,推证可用骈体,抒情可基风骚,不离哲学深度,不失可读文彩,怀抱离忧家国,思想玉笥高峰。
诗书画一体性研究,几十年努力,却终末取得大成果。诗大为文议,书大为经史,画大为性情,尤其平面中的艺术,是看的哲学,而方法论不同,艺术品的呈相范式也就不同。遗憾的是,现今的人,用耳朵听的太多,用眼睛看的太少。所以我遇到的又一困惑,是如何用我的笔墨,诠释艺术家笔墨中的眼睛。我一直强调,眼睛是有思想的,思想是艺术家双眼中的本体存在现象,认识论的心理现象的艺术映射一一创意呈相一一很难使用“语言推证”。谁也不能说,他能准确全面地理解屈骚。《九歌》规制,既使认定是祈神舞乐,但周制楚风的演化,《山海经》的传奇,武罗与操蛇的神怪,鼓舞与巫乐的“化石”,男人理想女人化的视知觉,这一切,都由稞草而为香草,由美人而为理政,由徒离而为家国。

两三千年前了,没有考据,没有对话,谁见过这样的哲学命题:用存在的艺术现象去创意未曾认知的存在。
艺术的眼睛会在那里?
艺术家看到了什么?


倪久龄《元曲三百首书画集·阿鲁威[少司命]》123×82cm(憨牛居藏珍)

藉于浪漫主义的方法论,研究屈子制歌,是五四运动,特别是红色经典运动的东渐产物。
从哲学认识论和艺术发展史看,显然这是我们对西学的极大误解。
因为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在西方从来没有构成矛盾范畴。这是苏式理论对中国的框架。
我曾专论过西方浪漫取向,它是一次并立于启蒙的运动,是自由宣言。
用有情感的灵魂自由,否定有秩序的精神理性。
让诗成为艺术的生活,艺术高于哲学,也许最能代表浪漫的想象。
正因为缺乏哲学高度,取向浪漫在西方只能是运动,也从来没有发生过一个所谓取向现实的否定运动,更不可能成为哲学方法论运动。
我们长期遵循东渐文艺方针,恰问题于此。
由于拿来苏式框架,不知何时,浪漫与现实,成为“主义”,成为教课书,成为路线形态的方法、方针与方向。



王小晖《九歌·山鬼》68x136cm(憨牛居藏珍)

这种革命的政权性的研究框架,让屈骚成为“浪漫主义的始祖”,并把整个楚辞研究带入路线相争。
我反复强调:灵均放遂、屈子制歌,追求的不是自由灵魂,而是美政理想,是九歌却秦,是家国情怀。他抒情、他放声,是品格、是求索,是丢灵魂之自由,还理想之美政。香草美人、湘水忧念,看似似水柔情,实则是——男人理想女人化——哲义打动。
这才是现实的屈子,才是立于玉笥,跃于汨罗的永恒。
一句话,我们的研究,应立足为什么会发生的历史存在,眼睛中能看到的思想是什么。而不是要先定立框架,划定该走的路线,且时时关注,不要犯错,不要偏离框架的方针、方法、方向。

艺术的眼睛会看到这些吗?

杜树森《元曲三百首书画集·阿鲁威[蟾宫曲·山鬼]》87×66cm(憨牛居藏珍)

我会继续求索。
作为担当,我只能用诗化哲义的《九歌》颂,表达对屈子的理解与仰见,表达对认真扶植本书的艺术家的感谢与敬意。

《九歌》颂 

怀揣美政理想,
屹立船头。
踏着汨罗逝水,
昂首阳光。
放逐南楚沅湘,
伤时忧世。
交响广乐韶舞,
奏享九歌。

欲以骚的词章唤醒楚的昏聩,
欲以风的格致重书湘的辉煌。
坚定的志信,
高贵的尊严,
伟大的死亡,
永恒的灵魂,
发出撼山动脉的心响:
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面对生死,
寻步于漫无边际的黑幕,
心中有火红火红的太阳,
虽百折而日月永辉。
面对九歌,
身既死兮神以灵,
子魂魄兮为鬼雄!
骚的楚声,
风的格致,
今天,
已成为:
生命的理性,
命运的崇高,
华夏的精神,
民族的脊梁。

那空置船头的美政理想,
那难言兴衰的抬头天问,
历历的苦痛,
陌陌的苍茫。
所求未遂的伤感,
娱乐何畅的彷徨。
深切思念的孤愤,
仰望寂寥的泪光。
只能把心奉于
古的乐章。
九歌!
怀忧苦毒兮,愁思沸郁!
人说
你在
上陈事神之敬,下见己之冤结,
其实
你是在用九歌发声:
祖国同休戚兮,
长祭共深挚兮,
身死神以灵兮,
正气浩回响兮。

衣袂飘飘、秋兰为佩,
临风于玉笥之巅。
用骚
诗歌宗祖的功德、英雄的伟业。
用风
诗歌山川的神祇、自然的永恒。
寓情草木,
托意男女,
颂吟性情,
以风其上。
忠君爱国的愁苦,
俩依情恋的祭歌,
忧亡哀叹,
生死慨茫,
都化声为《九歌》,
让巫
让灵
让神
让性
荡志愉乐,
聊以舒心,
舞祭歌礼,
飞华苍穹。


杜树森《云中君》52×68cm(憨牛居藏珍)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