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胡峻涤: 妙于笔墨 媚于形象 幻于意境 (下)

作者:赵本嘉 ·27 浏览 ·2021-11-23 10:38:00
胡峻涤油画

 文/赵本嘉 

 图/胡峻涤

......

(接上期)



形象之魅


峻涤的绘画之所以特别诱人,很大程度上应归之于他在作品中所创造的那些亦真亦幻、似巫似仙、像雾像雨又像风的人物形象,尤其是女性形象。


谈到自己画作的审美特质,峻涤自道是两个字“病态”。


他所说的“病态”是有特定含义的,我多少能领悟到一些。大约是十多年前,峻涤画出一批新作(应属于他最早的作品),请了几个朋友小聚,座中有才思敏捷者梁焰,想出一个怪字为其中一幅画命名,这个字的字形是左水右月,意谓“阴”。峻涤欣然接受,我亦举手赞成,且暗自诧异如此生僻的怪字亏得梁兄想得出来!这朦胧奇幻的“水”“月”复合体用来统摄峻涤画作的情韵真是再恰当不过,可称一字道破天机。怡红公子叹曰:“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峻涤则百尺竿头再进一步,赋予这水样骨肉以月的魂魄。


所以峻涤笔下的女儿形象堪称水月复合体,至阴至柔,正是建安才子曹子建笔下那“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兮若流风之回雪”,“令我忘餐”的梦中佳人、河洛之灵。所谓“此曲只应天上有”,此等飘忽若神、动无常则的形象,只能是“遗情想象”之物,画家创作这类形象的方法,走的不是将现实梦幻化的路径,而是把梦幻现实化的路径。如此,则可以将峻涤的创作法式称为梦幻写实主义。


胡峻涤油画

青果 75x137cm 2009年 布面油画 

胡峻涤油画

清风 145x65cm 2007年 布面油画


梦幻写实主义近似于来自西方的魔幻现实主义一说,这里之所以变易两字另造新词有我的用心:魔幻现实主义的逻辑重点是“现实”,“魔幻”仅仅被视为一种表现现实的特殊手法,其创作原则是“变现实为幻想而不失其真实”。这种表述是否准确姑且不论,至少与我所认可的梦幻写实主义大不一样。


我所说的梦幻写实主义不是要“变现实为幻想”,而是要“变幻想为现实”,即以逼真的手法表现梦幻世界。在这里,“写实”仅为手段,梦想成真才是目的。尽管运用了具象写实的手段,但梦幻写实的生存地基和创作意旨均不在现实世界而在臆想世界。


峻涤笔下的许多天仙妹妹与其说是红尘中人的萃取杂糅,还不如说是太虚幻境中倩影香魂的肉身变现(现实主义文艺理论的一大局限是不承认波普尔所说的世界的存在,因而无法对19世纪后期以来的诸多艺术现象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事实正是如此,对于那些见多识广的同道而言,他们会从峻涤的画作中读出许多似曾相识的形象,情不自禁地回忆起那些经由传神妙笔和天籁之声进入他们心扉、让人魂牵梦绕的月之仙子。一如19世纪末的比亚兹莱、米莱斯、罗塞蒂、沃特豪斯、克里姆特等人那样,峻涤的绘画亦善于从文学经典中采摭形象,如《聊斋》《红楼梦》《金瓶梅》等,但更多的形象则没有明确的出处,非古非今、亦真亦幻,许是来自灵府深处徘徊已久的一缕香魂?抑或字里行间苒苒逸出的朦胧倩影?最撩人的是一张几度隐现的玉颜,稚嫩清丽,隐约可以感知作者的一段情愫久久缠绕着一段“迟来的爱”……


胡峻涤油画

帘 145X65cm 2007年 布面油画




画境之魅


为了安顿这些“徙倚彷徨”“飘忽若神”的形象,在画境营造上,峻涤兼取国画、西画幻境构成的装饰手段,或荷塘月色,迷情思于神光之离合;或枯藤老树,怜幽人怀孤芳以自赏;或静室一角,捧锦瑟聊解襟中闲愁;或地老天荒,骋远目且识天际孤鸿;或花团锦簇,拥锦裘怀桑中之思;或疏影横斜,濯琼瑶怅流光之乱……诸般情境落在我这老眼中(年轻看客自另当别论),倒令人生出杜甫“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的感叹。


在画境的营造上,峻涤之用心良苦,诚可谓“譬诸裁云制霞,不让乎天工;斫卉刻葩,有同乎神匠矣”,空灵处如空谷之于幽兰,溟蒙处若秋水之于伊人,形象借此得其所哉,意境亦因此而升华。至此,这就得说到峻涤画作所具有的意境之魅了。


胡峻涤油画



意境之魅


“意境”一语向来被视为最具中国特色的美学概念,为之作解语者数不胜数。在我看来,意境一语的所指,并非某种客观实体,而是人们在审美过程中生成的一种内心体验。我们知道,任何事情一旦涉及内心活动,就很难诉诸言辞,此之谓可意会而不可言传。故王国维著《人间词话》解说意境,每每引述具体的诗词篇什,让读者自行体会其中意境。若定要强说,或可借刘勰的两句话来说明:“使酝藉者蓄隐而意愉,英锐者抱秀而心悦”。意思是作品与欣赏者之间能生成一种“超以象外”的、既深邈又绵远的因应关系,若落脚于欣赏主体,说白了也就是一种深度审美体验,昔孔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就是这样一种体验。这里之所以不单就审美主体一方说意境,道理也很简单,即俗话所说的“一个巴掌拍不响”。


古人云“落红岂是无情物”,更何况画家苦心孤诣创作出来的作品。所以苏珊·朗格之类的学者一再强调艺术作品是有生命有情感的(情感的符号),作品与读者或观众的关系,与其说是一种主客关系,毋宁说是一种主体间关系。循此理再进一步,说到底就是以作品为媒介,作者与读者之间的投桃报李,“意境”者,二者情到深处意到浓处时之产物也。设若峻涤君下笔尽是一派薛蟠体,再多情的观众恐怕也难以从中看出什么意境吧!


胡峻涤油画

涨潮 60x80cm 2012年 布面油画

胡峻涤油画

印象都江堰 100x120cm 2011年 布面油画


峻涤之画,笔墨之妙妙到毫颠,形象之媚媚入骨髓(画家廖新松语),画境之幻堪比太虚……这就把人带入一种迷离恍惚、细致幽约和沉博艳丽的意境之中。


如此诱人且含蓄的境界,在中西艺术迷宫中似有伏脉可寻,但印象中峻涤似乎不是一位奢谈心性的画家,诚如维特根斯坦所言,他对自己认定不可言说的东西(譬如“意境”),从来是“宁可保持沉默”的。好在一切尽在画作之中,看官深度欣赏可矣,不必(也不便)深度解析。本人言及峻涤其人其画落脚于一个“魅”字,并从技法运用、形象刻画、画境营造、意境生成几个层面谈了一些肤浅认识,这个题目就说到这里。


聊借一首古诗以遣余兴,曰:“寒露滋新菊,秋风落故蕖。同怀不同赏,幽意竟何如。”



艺术家胡峻涤


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油画学术委员会委员

四川省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委员

 欧亚艺术交流协会理事

四川省绵阳市文学与艺术创作研究院专职画家

巴蜀画派影响力代表人物


胡峻涤油画



- END -

编辑/ 陈勋


特别说明:本文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侵删

网特别开通自助上传功能,只要您是网用户,可以发布: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新闻等;发布方法:的后台上传发布的资料网将根据选择的栏目发布。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本网给你上传发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