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宋代的绘画十五:宋代画家马和之作品欣赏

来源:中国美网 ·1137 浏览 ·2019-07-23 16:10:41

   马和之,中国南宋画家 。生卒年不详,活跃于高宗时期(公元12世纪)。钱塘 (今浙江杭州)人。高宗绍兴(1131-1162)中登第,一说官至工部或兵部侍郎。画院待诏(画家),为南宋宫廷画院中官品最高的画师,居御前画院十人之首。

中国南宋画家 。生卒年不详,活跃于高宗时期(公元12世纪)。钱塘(今浙江杭州)人。高宗绍兴(1131-1162)中登第,一说官至工部或兵部侍郎。画院待诏(画家),为南宋宫廷画院中官品最高的画师,居御前画院十人之首。周密曾谓“御前画院仅十人,和之居其首焉”。擅画佛像、界画、山水,尤擅人物,[1]人物师法吴道子李公麟,仿“吴装”创用柳叶描(一作马蝗描),用笔起伏、线条粗细变化明显,着色轻淡,笔法飘逸流利,活泼潇洒,富有韵律感,出入古法,脱去习俗,自成一家。其绘画风格与唐代吴道子相仿,当时有“小吴生”之称。高宗、孝宗(1127-1189)两朝,深重其画,高宗尝书《毛诗》三百篇命和之每篇画一图,汇成巨帙,惜仅成50余幅即去世,明时杭人有存其散佚者。所作笔墨沉稳,结构严谨,构思、意境、造型别开生面。黄公望赞其作品:“笔法清润,景致幽深,较之平时画卷,更出一头地矣。”吴镇谓其画:“清俊可爱,不谓南渡中有此人物,吾侪当为之北面矣。”传世作有《后赤壁赋图》卷、《 古木流泉图 》及取材《诗经》的《小雅·鹿鸣之什图》卷、《节南山之什图》卷、《豳风图》卷,现均藏故宫博物院;《唐风图》卷、《鲁颂三篇图》卷、《周颂·清庙之什图》卷、《月色秋声图》页均藏辽宁省博物馆。还有《豳风》等传世。

     作品鉴赏:

一、马和之《鹿鸣之什图》卷   《鹿鸣之什图》卷,南宋,马和之作,绢本,设色,纵28cm,横864cm。   此卷是南宋著名画家马和之创作的《诗经》系列画作品中的一卷。全卷书、画共10段,每段前小楷书《诗经》原文,文后为图。首段开头书“鹿鸣之什”四字,末段书三首诗名及小序,末又书“鹿鸣之什十篇”。


  宋代的绘画,十五,马和之

马和之 作品

    第一段:鹿鸣 画面上一所豪华的宫殿中华灯盛宴,一王者相貌之人踞坐殿中,嘉宾与臣下列坐两侧,以突出王者宴嘉宾臣下之意。殿外丹墀之下内侍环立,乐工鼓琴奏乐,以乐君臣。右侧是高大的树木与叠起的云霭,仿佛形成一道屏风,将画面自然隔开,表现群鹿于山谷之中,或鸣,或奔,或低首觅食,各具姿态。全图紧扣宴乐嘉宾之中心,表现得浅显而明了,使人易于理解其深刻的含意。   第二段:四牡 《四牡》一章是在慰劳外国使臣时演唱的。此段描绘外国使臣来朝路上的情节。画面上一辆四驾马车左行,一人手持节旄端坐车中,四名仆从于车前挽辔而行,车后一人跟随。衬景仅绘一丛树木,表现出路途的荒凉与使臣远行的艰辛。图中主要人物面部表情并不欢愉,而是略带一丝忧愁,这正与诗中“周道倭迟,岂不怀归”的人物心情之刻画相契合,但“王事靡艰,我心伤悲”,主人公又表现出一种为了国家、王事而心忧的复杂情愫。   第三段:皇皇者华 此段绘山间路上一辆四匹马驾的车正逶迤行进,与前段人物的运行方向相反,为自左向右行。诗序云:“皇皇者华,君遣使臣也,送之以礼乐,言远而有光华也。”一人手挽缰绳坐于车中,车旁一随从手擎使臣所用之节旄,仆从各携不同物品跟随于马车前后。此段表现使臣奉王命出行的场面。四周草木丛杂,山谷幽深,山间小溪流淌,通过环境的描绘表现出使臣为国事奔走的艰辛劳瘁之状。

 宋代的绘画,十五,马和之  

第四段:常棣 此段绘坡岸上三人立于水畔,形貌几乎相同,似表现兄弟三人正在观看水中的植物。水中植物亦为三株,错落生长,或即为常棣之木。封建社会讲究孝悌,悌指兄弟和睦,此诗此图意皆在此。《常棣》诗云:“兄弟既翕,和乐且湛,宜尔家室,乐尔妻帑。……”古人谓“齐家治国”,兄弟和睦方能齐家,故此乃治国的前提条件。   第五段:伐木 此段绘山高草深,林木茂盛,山谷间二人手执利斧,在一株较矮小的树下作砍伐状。二人视线均集于树上的一只栖鸟身上,以扣紧“出自幽谷,迁于乔木”之主题。此段画面较为平直,而诗中的引申之意则未加表现。   第六段:天保 此段画面绘高山峻岭,乔松挺秀,碧海翻波,祥云瑞霭,红日初升于水上,皎月掩映于峰峦之间,光华耀人。诗中末段云:“群黎百姓,编为尔德,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蹇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此诗意在表示王权天授,江山如松柏之不凋,如南山之不崩,如日月之永恒,以祈江山永固。此段所录诗中“恒”字缺最后二横笔,避宋真宗赵恒讳。   第七段:采薇 此段图绘山林间一队车马右向奔驰,驾车之马皆着甲胄。旌旗冽冽随风飘舞,马蹄声声踏破了山间的宁静。画面上只画出7人8马,但山坡顶部扬起的数杆旗帜却令人有千军万马随之而来的感觉。诗中一再强调戍边将士远离家园、忍饥挨冻都是边患未靖之故,鼓励将士为国出力,抵御外侮,勤劳王事。这一点在南宋初年亦是极具现实意义的。   第八段:出车 此段描绘王者乘车出郊慰劳戍边而还的将士之场面。诗云:“我出我车,

 宋代的绘画,十五,马和之  

马和之 作品

[2]

于彼牧矣,自天子所,谓我来矣。”画面上五乘车马左行,甲胄整齐,兵刃森森,军旗飘扬。此图以人物车马为主,衬景仅是边角上点缀几丛杂树,远处山丘隐现。   第九段:杕杜 图绘山林间茅屋隐现,小路上一妇人提篮远眺,在祈盼逾期未归的丈夫。远处山顶旗帜隐现,寓征夫将还之意。    第十段:鱼丽 此段绘池塘中二人划一小舟,肩扛捕获的鱼向岸边而来,岸上二人正在指点谈论。此段意在表现政权安定后物阜民丰,然“始于忧勤,终于逸乐”,故需取之有时的为政思想,对统治者施政有一定的劝戒寓意。   马和之抓住原诗中的某一个细节,发挥自己的主观想象,以浅显易懂的绘画语言绘制出号称三百篇的《诗经》插图,在绘画创作上堪称浩大的工程。   马和之创作《诗经图》历经高宗、孝宗二朝。据《绘事备考》载:“高宗尝以毛诗三百篇诏和之图写,未及竣事而卒。”后由孝宗继其事,仍令和之补图。《鹿鸣之什》卷见于《绘事备考》记载,可知创作于高宗朝。然马和之《诗经图》问世不久即出现摹本、临本,存世至今约16卷,风格、水平不一,显然有真迹、摹本、仿作之分。今观是卷,绘画简逸流动,属马和之典型的“蚂蝗描”,书法端庄萧洒,为高水平的高宗书体,书画均属真迹,是极难得的存世赵书马画合璧真迹。   二、马和之《豳风图》卷   《豳风图》卷,南宋,马和之作,绢本,设色,纵25.7cm,横55.7cm。   作者根据《诗经·国风》之《豳风》诗意而作。全卷共分七段,依次为《七月》、《鸱号》、《东山》、《破斧》、《伐柯》、《九罭》、《狼跋》,每段画前书《豳风》原文。图中人物形象生动,衣纹用兰叶描,笔法流畅潇洒,设色清丽古雅,在诸本毛诗图中,亦属精作。此卷无款印,旧传为马和之画,宋高宗赵构书。但在《伐柯》篇内“构”字因避高宗讳而缺一笔,如“ꄳ”,说明该书不是赵构所写,而是画院高手代笔。此图大约在元代初年被分割为两卷,仅《破斧》篇为赵孟頫收藏,明末董其昌误认为是赵孟頫补图。清乾隆年间两卷入内府,合璧装成一卷,并将董其昌、高士奇跋移往后幅。卷首有清高宗弘历御书“苇龠余风”四字,尾纸除董其昌、项元汴等三则题记外,尚有乾隆御题一则,钤明项元汴、清高士奇、梁清标及乾隆、嘉庆、宣统内府藏印多方。   张丑《清河书画舫》、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吴升《大观录》、《石渠宝笈·续编》、《石渠随笔》等书著录。   三、马和之《诗经·小雅·节南山之什图》卷   《诗经·小雅·节南山之什图》卷,南宋,传为马和之作,绢本,设色,纵26.2cm,横857.6cm。   此卷取《诗经·小雅》中《节南山》等十篇之大意描绘成图,每段前书《诗经》原文,依次为《节南山》、《正月》、《十月之交》、《雨无正》、《小旻》、《小宛》、《小弁》、《巧言》、《何人斯》、《巷伯》。书画均无款印,旧传宋高宗赵构书文,马和之作画。马和之是一位山水、人物、花鸟全能的画家,人物画的线条吸收了唐吴道子用笔飞动流畅的特点,下笔重而出笔轻,是典型的"兰叶描"法,线条组织松散,给人以清俊闲雅之感。   《诗经》作为儒家经典,一直备受封建统治者的推崇,此卷以图画形式使诗歌的内容形象化,藉此宣传儒家礼教。

 


    文章来源:http://www.cnmeiw.com

    本文系中国美网官方网站发,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宋代的绘画,十五,马和之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