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玄妙的量子重彩 ——试读陈斌“卷展中的宇宙与意识”——陈雨光

陈斌 ·1002 浏览 ·2019-06-10 13:35:42

  无论你是一个怎样的艺术欣赏者,也无论你有怎样的赏析偏好,只要你驻足陈先生的画作前感受一个适当的时间,那么无论你是否愿意,总有一种无法描述的、“被卷入”的感觉让你难以释怀……

  事实上,很难确切地给陈先生的艺术语言下个“定义”——它既不现实也不超现实;既非古典也非现代;既非抽象地表达也非具象地展示……它是在糅合了东西方绘画语言所营造的一种难以描述的情态中,以把内在画面与外在时空一同“卷入”旋即又“展出”的艺术方式,让观察者与被观察对象一起上天入地、沉浮其中。这种“卷入-展出”的感受,不仅使人在欣赏的现场被触动,甚至有时还会延伸到你的梦境里再现。换言之,他的画作不仅可以“搅动”你的现场感受,还会“搅扰”和“纠缠”你的非现场感受。

    这种极富神秘主义色彩的玄奥评价,至少是我的真实感受和体验。它让我想起了梵高的“螺旋星空”和修拉的“点光”。那些“奇异的表达”曾经是那么地离经叛道,让人匪夷所思。好在近代物理学为我们开辟了种种“新概念”,这些作品才又得以被人们用新知的眼光重新品评——或许梵高在自己的特异感知中“看见”了从浩瀚的星系旋展到DNA双螺旋的宇宙万物的本质?抑或修拉早已“感知”到了光的“波粒二象性”特征?

  陈斌先生那充满“卷-展”感的画面是否也有某种对应的“说法”?或者说他也“意识”到了某种宇宙的本质特征?抑或他的画作正是玻姆(David Bohm,1917-1992)《整体性与隐缠序》(Wholeness and the Implicate Order)的玄妙表达?或者套用汤川秀树(因提出介子场理论而成为第一个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日本物理学家,1907-1981)的话说,那是一种“已经逐步在物理学家们的头脑中确定下来了”的“新的时空世界的直觉图像” (汤川秀树《创造力与直觉》,周林东译,河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第一版第114页)?

  是的,我们已经来到一个被称为“系统综合”或者被称为“大融合”的时代,任何被人为分隔的(诸如科学、艺术、宗教、哲学等)领域,都无法独自完成对世界的全面认知;只有最大限度地将所有知识系统综合,才有可能窥见真相、触及真理。在这个时代里,艺术家的“直觉表达”与科学家的“直觉图像”其实已经殊途同归。

  陈斌先生的画,似乎是“要建立物质和光的一种新形象,使得它既是直觉的,又能够忠实地表示量子力学中那些抽象数学符号所描述的东西……”(汤川秀树《创造力与直觉》第114页)。对此我更想推荐玻姆。这位20世纪最杰出的量子物理学家和科学思想家。他深受爱因斯坦的影响,同时又深受神秘主义的激励,尤其是他与著名的印度宗教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J. Krishnamurti,1895-1986)的交往对其影响更为深刻。在他的著作中就表达了这样的核心思想:宇宙、意识以及它们的整体,就是在这种“卷入-展出”的完整运动中演化着!这个过程永远不会完结……

  所有现象都是统一的、相互联系的;宇宙在本质上是能动的。这是东方宇宙观的基本主题。而近代物理学(尤其是量子物理学)在深入亚微观世界时愈发显著地与东方宇宙观具有罕见的一致性。可以说,“东方宇宙观的基本要素也就是从近代物理学产生的宇宙观的基本要素。它们说明东方思想(更一般地说是神秘主义思想)为当代科学理论提供了坚实且恰当的哲学基础” [美]F.卡普拉(F.Capra理论物理学家、系统论专家和作家)著《物理学之道》,朱润生译。北京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第11页。科学发现从此便能够与精神上的目标乃至宗教信仰完全“和谐一致”。因此已经有大批科学家在这个风起云涌的大融合时代“跨界”行动:他们逾越物质与精神的鸿沟、跨越理性与直觉的壁垒、甚至僭越人性与神性的疆界,来到那条曾经决然分立的两大领域的“分界线”上探赜索隐、玄览寻觅。这些真正无愧于“大家”称号的学者都具有极为显著的共同特点:他们不仅具有良好的科学素养,而且具备一定的哲学修养和宗教、人文情怀;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极少数像爱因斯坦那样的科学家所具有的一种“美感”。汤川秀树说:“很难说清楚对于一个物理学家来说什么是美感,但至少可以说 简单性本身 是可以通过抽象来达到的,而美感似乎是在抽象符号中间给物理学家以指导。”(汤川秀树《创造力与直觉》第118页)。

   陈斌先生也在尝试这样的“跨界”。他以东方式的绘画工具、水墨以及典型的中国画线条,非典型地涂抹出西方油画式的重彩画面;而这种中西合璧的艺术语言却以一种独特的新模式表达着“量子语言”所要表达的情感。在他那种整体流动、阴阳交织、卷展互现、显隐相关的“流模式”叙事【注一】中,尤其是在他那令人匪夷所思的光色流动、线面交融之下,几乎完全契合了玻姆“全运动”隐缠序implicate order隐缠的意思是“卷入(to fold inward)”观念。这种既充满了古老东方智慧的风采,又体现了现代科学前沿的艺术风格,是在以往的艺术形式中极为罕见的。

  如果说玻姆的宇宙亦如一张不可分割的、能量构型的、动态的“无量之网”的话,那么陈斌先生的画则是对“玻姆宇宙”的艺术呈现,或者是用以与这张“无量之网”对话的特殊语言。

   玻姆从量子势及量子整体性出发,试图从根本上重建我们的“实在观”——亦即必须对物理学贯用的、以事物“可分性”假设为基础的思维模式及语言表达给予根本的改造。他想抛弃传统的(即连续时空中的粒子与场)概念,而以“结构过程”观念取而代之。这个基础层次上的“结构过程”被其称为“全运动”【注二】。

  陈斌的画同样也抛弃了传统的时序和流程,试图体现一种类似的“结构过程”理念——在一种整体性序的全运动中让意识浮想联翩、让画面流转翻飞;它不局限任何特定的序,也不受制于任何特定的度。据我对陈先生的了解,他的每一幅画作,都没有任何预先的草稿或腹稿,都是在意识的牵引下 自然流淌在画面上的。所以,即使是他本人也难以为自己的这种表达给出定义或者确定度量。这是一种“意识的自由挥洒”,不可重复、无法复制、难以规定。

  克里希那穆提在其著作《第一与最后的自由》中提及“观察者与被观察者不可分”的观点,正好吻合了量子理论的论题,因而引起了玻姆的强烈共鸣。在玻姆看来,量子理论中的情况与精神中的情况有着很大的相似性。从而使他从东方哲学家那里获得了逾越物理学去探索人类意识真谛的巨大力量。

  欣赏陈斌的画就有这种“观察者与被观察者不可分”、“物质与精神不可分”的感受。虽然这是见仁见智的个体感受,但他的绘画形式好像为这种感受提供了某种生物学的基础;或许这种形式中蕴含着某种全息过程【注三】——在画面中,整个被色彩和线条“照亮”的结构之“序”,被卷入并被携带于“光”的运动中;而光的能量实际上“都在连续不断地将原则上涉及整个物质宇宙的信息卷入到每一空间区域中。经由这个过程,这种信息当然就可能进入我们的感觉器官,进而通过神经系统到达大脑。”玻姆:《整体性与隐缠序》第223页,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4陈斌的艺术语言恰如其分地展现了玻姆的核心思想【注四】,可以被理解成对玻姆那难以言表的抽象思维的“图解”意向——既有飘浮于显层面的种种显析序,以及以线条勾勒出的各种具有相对稳定感的显结构;也有在隐背景画面中让这些显结构消匿无踪的隐缠序;并且在这“显”与“隐”的交缠所构成的整体运动中,又构成了一个不可破缺、难以分割、和谐一致的整体。

  玻姆的关键概念“序”order普遍存在于我们所创造的、所具有的、所做的(诸如语言、思想、情感、感觉、生理活动、艺术、实践活动等等)任何事物之中。实际上所谓的“事实”是人们按照某种与之对应的方式“创造”出来的【注五】。陈斌也是在其自身恣意挥洒、隐约浮现的序化和度量中创造了他的“事实”;不同的是,他的这种艺术创造具有更大的可塑性和随机感,在其中对于序与度的改变并非像科学理论那般艰难,而是服膺于意识的嬗变。这也揭示了艺术家特有的某种“创造力”。陈先生的画面似乎正是表达着某种“新物理学”式的认知:在一种未分割整体性之序中,一切事物皆相互隐缠着。这正是玻姆思想的中心主题【注六】,亦即所有的存在皆为全运动!生命的原理也蕴涵于其中:生命,可以说是卷入在总体之中的;甚至,当生命尚未呈现出来的时候即以某种方式隐含于某种常被我们称为“无生命”的情态之中!

   实际上,“生命隐含”life implicit的全运动是生命显析与无生命物质两者的基础(该基础是首位的、自存的和普遍的东西);而东方哲学既不像西方思维传统那样把生命显析与无生命物质两者分裂开来;也不试图如科学传统那样把前者完全还原成后者的产物。相反,在其视域下的生命本身,在某种意义上必须被视为属于一个(包括所有的生物和环境)总体。这个“总体”观念对应着一种被中国道家称为“天人合一”的经典观念。在陈先生的艺术表达和思想境界中也充分体现着这种观念。

  “道可道,非常道”是道家经典《老子》的开篇名句,在量子语境中和多维隐缠序的背景下,还可以开宗明义地这样解释:我们所能言说和描绘的“道”,已不是原本那种在高维空间中【卷入-展出】过程之“道”;而是投影在三维空间中的、已被简化成我们的有限意识之光可以观照的“道”。承认这种简化和局限的现实,是明智的;而能认识到这种现象背后的本质,则是智慧的!因为这种认知本身已经包含着“觉悟”。

  正是在这样饱含超越性和充满想象力的时代大背景下,陈斌这位几十年心无旁骛地对艺术孜孜以求的中国艺术家,以“量子重彩”这种极为难得的艺术表达形式向人们描绘着那幅超越时代的、“卷展中的宇宙及意识”画卷——他的画面既浮现出量子物理学家头脑中的“直觉图像”,也舞动着粒子径迹曼妙的“宇宙之舞”【注七】,同时又闪耀着古老的东方智慧“玄之又玄”的神韵。这本身就是一种奇迹。

 

   ——自由撰稿人张世宁2012年3月写于四川成都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微调于温江


  重要说明:

  量子重彩——本文作者张世宁给陈斌画作的原创性定义。它应该被理解为这样一种艺术表达形式和“意向”:既蕴含着中国古老的道家“玄之又玄”哲学思想,又呈现出近代量子物理学家(亦如玻姆“卷展中的宇宙与意识”)的“直觉图像”,还显示出迄今为止人类科学竭尽所能而制造的最大科研仪器LHC“超级显微镜”所观察到的亚原子世界的精彩径迹。


   名词释义:

  【玄妙】道家谓“道”深奥难识,为万物所自出。后亦谓事理的深奥难明。

  上海辞书出版社1989年版《辞海(下)》第4683页

  深奥精妙。《吕氏春秋.勿躬》:“精通乎鬼神,深微玄妙,而莫见其形。”《后汉书.冯衍传下》:“显志者,言光明风化之情,昭彰玄妙之思也。”

  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古代汉语词典》第1779页

 【玄览】老子用语。玄,玄冥;览,观察。指一种神秘直观的认识方法。《老子.十章》:“涤除玄览,能无疵乎?”河上公注:“心居玄冥之处,览知万物,故谓之玄览。”具体做法为:“塞其兑,闭其门,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谓排除一切感性经验、语言概念和欲望,让内心宁静地体验和直观万物。

   上海辞书出版社1989年版《辞海(下)》第4684页

   深刻观察。陆机《文赋》:“伫中区以玄览,颐情志于典坟。”

   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古代汉语词典》第1779页

  【玄之又玄】玄虚奥妙,难以捉摸。《老子.一章》:“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新华词典》第954页

  《老子》形容道的微妙无形。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古代汉语词典》第1780页

 

   以下注释均引自《整体性与隐缠序:卷展中的宇宙与意识》(Wholeness and the Implicate Order)【美】玻姆著,洪定国等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4.12并经由本文作者进行了适当的整理。            

   注一rheomode流动的模式。指一种运用现存语言的新模式;这种语言形式如其内容一样,将产生一系列流动和相互融合的、不是明显“分开”或“中断”的语言行为。西方科学家把这种模式发挥为一种“语言实验”的形式,主要想用它来透彻地了解普遍语言所引起的“破碎化”作用,而不是提供一种新的、可供实际交流使用的语言。而我将陈斌的绘画语言形容成所谓的“流模式叙事”,是试图指明其为一种“运用现存绘画语言”的新模式,它展现和表达着一种未被分割的整体的、流动并相互融合的艺术风格。

  注二holomovement即未破缺和未分割的总体;亦即:全运动的一切形式乃融合在一起的、和谐的、不可分割的。某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抽象出全运动的“特殊方面”——如声、光、电子等等——但更一般地,全运动的一切形式皆为融合在一起不能分割的,故其总体上根本不局限于任何特定的方式,它无需遵从任何特殊的序;或者受制于任何特定的度。换言之,全运动是难以定义undefinable和不可度量immeasurable的。我们必须说:全运动在多维序中【卷入】和【展出】着,其维数实际上是无限的!所以,某种意义上,每个空间和时间区域皆包含着一个卷入其中的总结构!推而广之,为了强调这种“未分割的整体性”,我们可以换个说法:携带隐缠序的东西是全运动。

  注三实际上在量子物理学视野中,我们身体中的一切物质,从一开始就以某种方式“卷入了宇宙”。 那么“信息”是否真的被卷入在大脑细胞中了呢?今天日益进步的脑科学已经给了我们一部分答案。比如对于“记忆”的研究发现:记忆的信息并非贮存于某种特殊的细胞或大脑的某个特定的部位中,而是“全部信息被卷入在整体之中”。在功能上这种贮存相似于一张全息。于是我们可以提示,当大脑中的“全息”记录被适当地激活时,其反应 是产生神经能量的一种图样。类似情况也发生在“调制无线电波”的信号当中。

  注四Œ宇宙与意识的各个显层面上,依据“差异的相似-相似的差异”法则 形成种种显析序,进而呈现出各种相对稳定的显结构;但它们只在各个有限的经验域内才是真实的。而在更深更广的各个隐层面上,显析序将消解于隐背景的隐缠序之中,呈现出万事万物之整体性。Ž内涵更深的显析序将于隐背景中浮现出来,从而形成崭新的、概括力更强的显结构;然而,新的显析序必将消解于更深层的隐缠序之中。

  注五例如:利用古代流行的序观念,人们被其引导而用“本轮”来描述和度量【行星运动】的方式来“创造”事实;而在经典物理学中的“事实”,则是按照【行星轨道之序】(即用位置和时间度量)来“创造”的;在广义相对论中的“事实”,却是按照【黎曼几何之序】以及诸如【空间的弯曲】等概念里所包含的度 来“创造”的;在量子理论中的“事实”,是按照【能级】、【量子数】、【对称性群】等序以及适当的度(如散射截面、粒子的电荷和质量等)来“创造”的。

  注六存在总体totality of existence之未破缺整体性,是一个无边无际、不可分割的流运动;‚隐缠序,特别适宜用来理解这种处于流运动中的未破缺整体性——因为在隐缠序中,存在总体是被卷入在每一个空间(和时间)的区域之中的。ƒ如此一来,从一开始,整体性就渗透于所有讨论的一切之中。

  注七“径迹”是指发生高能碰撞后产生的新粒子轨迹。科学家从径迹的密度和曲率,能够识别(造成径迹的)粒子。对于近代物理学家而言,粒子在气泡室里造成的美丽直线、螺旋线、曲线……是那么地重要,以至于卡普拉充满想象力地将一位舞蹈着的印度湿婆形象叠加在气泡室中碰撞粒子的径迹上,而合成出一幅令其颇为得意的“宇宙之舞”图片(在其极富洞见并且极具启发力的著作《物理学之道》第十五章中展示了这张图)。


    作者:陈雨光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本文为中国美网原创文章  如需转载请标明来源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量子重彩,陈斌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