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一首诗引来的悲剧

作者:马大骙 ·94 浏览 ·2021-11-02 13:58:04


 

子庄先生一生极不得意,其画无人赏识,生活窘困、潦倒,精神上十分孤寂。先生临终前抱着其画作泛道:我死之后,我的画定将光辉灿烂!这就是这位画坛奇才最后悲怆无奈的独白。


陈子庄这位悲剧性的人物,在无意中,也连累了另一个文化人。那就是左联《创造社》的成员邓金吾先生。


一九六二年,子庄先生受四川美协之邀到重庆(当时四川美协在重庆),被安排住在重庆宾馆,并受到盛情款待。这在当时已是很高规格的接待了。这对一直受人轻蔑的他,已习惯了那寂寥清苦生活,忽对如此隆重的礼遇,顿时百感交集于胸。酒数巡,一种无限身世之感慨如井喷般暴发,止不住失态地大放悲声。众人忙来劝慰,移时方休。子庄先生是性情中人。于是挥笔趁兴画了一幅柳树图,画得十分好,触动了一直在场旁观的邓金吾先生。邓先生即席题诗一首以助其兴,诗曰:老干新枝倚碧霄,红拂髯客入挥毫(红佛为隋越国公杨侍婢。属意李靖,后与靖私奔太愿)。金城柳是英雄种,岂向西风一折腰。最后一句本应是岂向东风一折腰。考虑到毛泽东提出东风一定要压倒西风,故将东风改为西风,诗写得豪气干云,也十分切贴。诗中髯客为隋代大侠,因子庄先生解放前亦川中武林高手,以髯客比之。图中柳姿拟红拂。汉名将周亚夫屯军细柳,以治军严整而名。始皇以为关中(即秦川平原)之固金城千里。这些都很不错,只是“岂向西风一折腰”稍为时令不符,然时势所迫也。


“文革”中子庄先生成了四川最大的黑画家,自然他的画作都是居心叵测的,反社会主义的,那幅柳树图也不例外地成了批判对象。


当时一些觉悟非常高的人,更发现了画上题诗的“阴险”用意,出于义愤,揭发了邓金吾的“丑恶”嘴脸。据分析,为什么你邓金吾要“岂向西风一折腰”呢,而不是其它的什么风,想想大陆不是在台湾的西边吗?原来邓金吾是站在台湾国民常反动派的立场,不向人民政权折腰,其“狼子野心”招然若揭嘛。


于是邓先生有口难辩。挨批挨斗,最后含冤去世。这些,在现在听起来简直有点滑稽可笑,然而却真是那一代文化人的悲剧。


时值子庄先生7月3日逝世的廿七周年忌日将近,聊以斯文以祭。


 

2003年6月15日于成都榆钱斋


特别说明:本文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侵删

网特别开通自助上传功能,只要您是网用户,可以发布: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新闻等;发布方法:的后台上传发布的资料网将根据选择的栏目发布。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本网给你上传发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