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元代的绘画一:元代画家曹知白作品欣赏

来源:中国美网 ·1174 浏览 ·2019-08-29 13:22:45

  曹知白(1272~1355),元代画家,藏书家。字又玄,贞素,号云西,人称贞素先生,浙西华亭(今上海青浦)人。从小机敏颖悟,很有见识,爱读书,好黄老之学。家有藏书数千卷,也喜蓄字画。曾被荐为昆山教谕,不久辞去。结交赵孟頫、邓文原、虞集、王冕等名流,各倪瓒、黄公望交往最密,常以书画相唱和。 咸淳八年 (1272年)三月廿八日出生。至元三十一年 (1294年)曹知白在开凿吴淞江中功绩居多。大德八年(1304年)提出填阏成堤之法,取得良好效果。至正十五年 乙未 (1355年)二月五日,曹知白逝世。三月,葬于松江修竹乡千山之源。


曹知白

曹知白作品


  曹知白与无锡倪瓒、昆山顾瑛过从甚密,合为江南称世的三大名士。曾任昆山教谕,后辞官隐居,读经书,好道教。为江南富族,庄园宽敞豪华而清幽,喜交结文人名士,家富收藏。擅山水,师法李成、郭熙,山石勾皴柔细,少渲染,笔墨早年秀润,晚年苍秀简逸,风格清疏简淡。有《寒林图》、《疏林幽岫图》、《群峰雪霁图》《溪山泛艇图》《双松图》等传世。   据记载,知白身长七尺,美须髯,性机敏。曾北游京师,王侯巨富,多折节相交。後南归隐居读易。曹知白与倪瓒、顾瑛同为太湖一带著名文人。家筑园池,闻名一时,“所蓄书数千百卷,法书墨迹数十百卷。”   曹知白家业很大,资财也够雄厚,虽然他兴来也常常“宾朋满坐冠峨冠,投壶散帙罄交欢”,但骨子里处静尚修,不爱喧噪,显得为人比较清素,这一点尤与玉山主人顾瑛不一样。从他为自己的斋居取名为:“右古节”、“常清静”、“玄虚”、“淡然”、“自立”、“止”等看来也可以证明这一点,“实所蓄书数千百卷,法书墨迹数十百卷,非徒藏也,日展诵之,所得者深广也”,因此他之文学素养、师承宽度亦皆非常人可比。曹知白与发奋临摹古迹的黄公望素有交谊,本人又博闻好古、富于文艺,黄公望称老友有“王摩诘遗韵”,《图绘宝鉴》说他“画山水师冯觐”,倪瓒说 “云西老人子曹自,画手远师韦与李”,明代何良俊则说:“吾松善画者在胜国时,莫过曹云西,其平远法李成,山水师郭熙,盖郭亦本之李成也。”明代董其昌又说“曹本师冯觐、郭熙”。他的山水作品一如他的为人,有一股沉静清穆的气息扑面而来,尝自钤一画印作“聊以自娱”,与元季倪高士的画旨相仿佛,正是元代文人画之宗旨。其作品也广受宝爱。


曹知白

曹知白作品2



  画作特色

   元代初年,南宋画风的流痕馀迹一度存在,尚未消泯。因而多多少少影响着当时山水画的定位与走向。直到赵孟緁不遗馀力地“拨乱反正”,才逐渐恢复了对古意的重视和传承,从而在传统理论的引领下,形成了借古开今、独具品格的绘画风貌。至於曹知白,他虽然无法与大匠巨擘并论,但这位清静疏放的“听松斋”主人,其名气之大,成就之高,也是早有定评的,并且在中国山水画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曹知白善画山水,受赵孟烦影响,而趋向李成、郭熙,也吸取董源、巨然,笔墨疏秀清润,后期作品,用干笔皴擦,情味变为简淡,当时为黄公望、倪瓒所推重。 曹知白善画山水,师法李成、郭熙,从中演变成一种清疏简淡的风格。作品多以柔细之笔勾皴山石,极少渲染。早年笔墨较秀润,晚年变为苍秀简逸。   曹知白近乎肃穆的画面感觉含蓄深沉内敛,与杨维祯引领的晚元松江派相比更象是典型的吴门画风。曹知白非常富有,所处时期相对安然,《农田余话》卷上 “惜乎其家废于己酉、庚戌,园林百岁巨林,佳花名果,辄自枯死,鱼鸟皆无复来止”之说也能证明。 “己酉、庚戌”已是明洪武二、三年,也就是说曹知白身后十三、四年其家道方艾,所以他无需象倪瓒那样面对周遭生活的困苦穷境和压力,无奈地用四处漂泊来保全自己,也许这一点就是夏文彦所说的“笔墨差弱”的原因。但倪高士不这么看。至正二(1342)年,倪瓒经过杨维祯书斋时,见到了曹知白所画《溪山无尽图》就“别有会心”,“爰题三绝于左”。其中一首曰:“曹君笔力能扛鼎,用意何曾让郑虔”。见仁见智,全由云西翁的画作来说话。


曹知白

大壑鸣泉图


艺术风格

 曹知白的艺术风格就存世作品如《松林平远》、《溪山泛艇》、《良常山馆图》等来看,是糅和了李成、郭熙、董源、巨然后的一种新发展。元代山水画放弃对南宋传统的直接继承,转从五代及北宋的传统中寻找发展的依托,李、郭、董、巨是关注的焦点。以纸本为主,以书法性线条令画面形象情韵俱盛的画风,使元画面目一新。曹知白尤擅雪景寒林,虽不改“蟹爪”、“鹿角”程式,能赋新意于笔线之中。松秀疏朗的笔致中有坚挺遒劲之趣、温和儒雅之情趣,漾溢着浓重的书卷气。何良俊认为:“吾松善画者,在胜国时莫过曹云西。其平远法李成,山水师郭熙。盖郭亦本之李成也”。   何氏之论,客观地道出了曹知白对后世松江画家的影响力,曹氏的风格、技巧及其文人气质,藉着整个有元一代画风的嬗变因素,袭领着强烈的地方色彩,开松江画派之风气。


曹知白

青山碧溪图


人物评价

曹知白父早亡,他是靠母亲抚养教诲成人的。曹知白年轻时,与同代的许多人一样,也曾有意无意地涉足於宦海仕途,但他很快便“意甚不乐,遂辞去”。此时,他的兴趣已转移到了游历与交际。凭着祖上基业雄厚,家资富足,不仅可以坐吃山不空,还能尽情结交奇才高士,如赵子昂、邓文肃、虞文清、杨载等人,他们逍遥於嘉花美木、苍石清溪之间,吟诗作赋,援琴雅歌,觞咏无算,挥麈谈玄……其风流韵致,不让古人。   曹知白是道地的有闲阶级,除交游聚友之外,他还不惜耗费大把时光用来读《易》,研习黄老学说,道家理论,终日足不出户,志尚清素。不过,作为一个以书画著称的文化名人,曹知白无疑在绘事上更具有存在价值。而大凡画家,其书法造诣又都相当精深。善书者不必善画,而善画者无不善书,这固然是指古代或近代而言,绝非当代。比如曹知白,年届八旬,尚能“手书细字,精致可怜”(意可爱)。他的山水画,从早期到晚期,其间风格变化比较明显。早年,他的笔墨倾向於粗实腴润,颇有李成、郭熙的痕迹、味道,而他後来的作品,虽然仍不免有前贤遗影,但基本上确立了自家面目,用笔施墨,讲究细、淡、枯、疏,富於简净苍秀的意蕴,也就是说,与元画的总体风貌大致相融共通。   大德中(1302年左右)荐为昆山教谕,旋弃去,北游京师,不受举剡,遂归隐长谷中。回来以后他“隐居读《易》,终日不出庭户”,“晚益治圃,种花竹,日与宾客故人以诗酒相娱乐,醉酒漫歌江左诸贤诗词,或放笔作图画”,兴奋处“掀髯长啸”,“四方士大夫闻其风者争内屦愿交”。 而“风流雅尚,好饰园池”的曹知白更“笃于友义”,对待文士诗僧,“生则饮食之,死则为治丧葬”,他的性格“外和内刚,寡嗜欲”,学者们尊称他为“贞素先生”,并称颂其“有司马子长之风”,(见《玩斋集》卷十,《贞素先生墓志铭》),是一位深受乡人敬爱的长者。

曹知白

秋林侧杖

作品掇英

印章作品

《曹知白印》、《云西》

书画作品

曹知白存世作品有   《疏松幽岫》(74.5×27.8cm)   《雪山图》   《雪山清霁》   《群峰雪霁图》(129.7×56.4)   《寒林图》册页 (绢本,水墨27.3×26.2cm,泰定二年 1325)   《古木寒柯》(1325)   《双松图》(钤清内府「嘉庆御览之宝」、「宣统御览之宝」,1329)   《松林平远图》(绢本,水墨,132.1×57.4cm,天历二年(1329)   《重溪暮霭图》(至正九年1349)   《群山雪霁图》至正十年(1350)   《疏松幽岫图》至正十一年(1351)   《溪山泛艇图》轴藏上海博物馆。   《良常山馆图》卷藏南京大学。   《为石岩书张公九世同居图》(43×31cm)   《石岸古松图立轴》(58.7×30.5cm)   《洼盈轩图》   《山水》(120×62cm)   《溪山泛艇图》等

他人画作

《曹知白十八公图》(董邦达绘)(47×31.5cm)

相关诗作

【作者:邵桂子】   【年代:宋朝\代】   【诗文】:   草菜可食,总名曰疏。   品题有圃,树艺有书。   衡纵町畦,周绕屋庐。   缭以樊垣,经父沟渠。   晨出抱瓮,夕归荷锄。   有蔓必薅,有蝗必驱。   风披雨沐,日暄露濡。   穉甲怒生,嘉苗蔚敷。   芥姜杞菊,韭薤蒜葫。   薇蕨藜藿,瓜瓞匏瓠。   楮鸡桑鹅,箨龙棕鱼。   马齿鹿角,鼠尾虎须。   薯蓣蔓菁,杜蘅蘼芜。   茵陈莪萝,艽兰茹藘。   赤苋银茄,翠荇墨菰。   酸浆辣苫,甘荠苦荼。   庖人调胹,园丁拮据。   锜煮緤,筐稆贮储。   椒橙内交,{左齿右差}醢效劬。   以芼以湘,可茹可俎。   维昔尼父,瓜祭齐如。   饮水曲肱,其乐只且。   召南苹藻,韩奕笋蒲。   知味羡黄,齩根叹胡。   葵蓼饫颙,葱韭厌徐。   火芋明瓒,山菌接舆。   庾郎三种,石生一盂。   刘参玉版,苏传冰壶。   巢字元修,鲋姓豆虑。   菘羔抱孙,蹲鸱将雏。   丝滑露葵,练净土酥。   野荠锟钝,水苔脯膴。   饼炊菠棱,鮓酿苞芦。   胡麻馈馏,罂粟醍醐。   萍虀西晋,莼羹东吴。   芹撷泥坊,藤采丰湖。   沼泪有蘩,江汉有蒌。   冈有常枲,洲有接余。   雁门天花,黄河蘑茹。   大宛苜蓿,太华芙蕖。   环滁野蔌,盘谷山茹。   地饶所产,天茁此徒。   菲葑是采,口腹以娱。   落英未莎,初篁未箊。   霜根旋挑,露叶半舒。   烹泉石鼎,养火地炉。   色炫匕著,香浮柈盂。   气含土膏,味逾天厨。   肥生华池,响鸣辅车。   商颜饥解,文园渴苏。   前招麹生,后引酷奴。   馔非膻荤,饷非苞苴。   园无羊踏,壤有鼠余。   彼哉肉食,俎列豢刍。   心炙椎牛,项脔割猪。   春羔秋麛,冬鲜夏朐。   猩脣豹胎,麋{上难下肉}蟹胥。   缁裙解鼋,银丝脍鲈。   羊尾截肪,锦袄脱肤。   山肴雉兔,泽羞雁凫。   北馔潼酷,南烹{上圭下黾}蜍。   嗜鼠则鸱,甘带则蛆。   乃笑郑老,烂蒸瓠{左卢右瓜}。   乃笑坡翁,梦餐鸡苏。   属厌饕餮,饱死侏儒。   语以疏味,能知否乎。   予雅嗜之,日不可无。   乃颜兹屋,羞供是须。   宁疏而癯,毋肉而腴。   易牙司味,敢告膳夫。   邵亨贞尝从游于曹知白,在《野处集》中他回忆说:“追思(云西)翁康强时亦喜招邀文人胜士,终日逍遥于嘉花美木清泉翠石间”,并称云西翁论文赋诗谈玄,援琴雅歌觞咏,“风流文采,不减古人。”诗文书画方面,黄公望不用说,与张雨、杨维祯、倪瓒、王冕等皆有往来。王冕诗:   流水涓涓石凿凿,一啸长林风雨作。   岂云笔底有江山,自是胸中蕴邱壑。   昨日亭东白云起,怅望吴淞满江水。   安得先生乘兴来,写我江南千里雪。   黄公望题跋称他:“老而益进。于今诸名胜善画家,求之巧思者甚多,至于韵度清越,则此翁当独步也。”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曹知白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