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观书展之琐谈

作者:马大骙 ·170 浏览 ·2021-11-03 17:04:52

 

书法之道,我不敢说有什么鉴赏水平的。在近期参观省书协举办的“新人”、“新作”展后,总觉得有些话说。


当进得展厅后,但见前面展出的十来幅作品是本届书展的获奖作品。往后便是两百多件入选作品,可谓洋洋大观的了。因大约是认识水平有限吧,觉得那获奖之作也并不见得怎么地好,只是觉得这些书作有貌似我省某些个名家而已。近读吴冠中先生《散文选》在《名山与名家》一文中有这么一句话“显赫的名家的威势遮掩了人们的耳目,令人失去了比较的机会,有的‘名家’确乎成了文化前进的绊脚石。”像这样的“名家”效应,得到这样的近亲繁殖,我不由得感到一丝的悲凉和对那被拔尖“新人”的失望。


若再读一下书作的文字,便会发现展出的书法作品,大多不是摘录前人文句,伟人名言便是抄录古人诗词。绝少自作诗词和作者在艺术创作中有见地的文句或心得。当然,这不仅只是我省才存在此问题,在省外甚至北京我都见到不少书家,他们随身都备有一个小本本,上面密密麻麻地抄录了许多古人诗词、文句或联文,若遇有人求其墨宝,便掏出小本照抄一幅送人。这很使人为他们难堪。作为一个书法家也应算个文人了,却不能文,亦足见其学养的浅陋,书法又何足观之。


不过“学养”可以在知不足后从此发奋,勤学补之。然而,有些问题就有品德问题之嫌。比如,大多抄录古人诗词、文句的书法作品在落款时都不写上录前人某某词句。知道者,还明白你书写的是古人某某词句,不知者(现今一些作者往往书写一些不太知名的或冷僻的词句,以示读书多广)还使人误认为是书家本人的词句,令人肃然起敬。但这是不是这些作者有意为之我不太清楚,这样地含糊总给以不那么光明磊落的印象,甚至有欺世之嫌,尤其是抄录那些冷僻句子又不写明是谁的人,这些猜测并非空穴来风。


这使我想起有位自称“著名学者型”画家,把一幅1978年与人合作的一张六尺《樱花和平鸽》挖去原来左下角的合作名款,在右下角只题上自己名款,当作自己独创的作品,在九四年那如廉价商场开业般的个展会上赫然挂出,此人之胆大无耻世所罕见(因该幅画笔者曾参予作色8天,主要部分的底稿还存在另外一作者手中。)这种品行的人,到底是“学者”乎,还是井市无赖乎。然而,世上偏就有这样的人!


子庄师生前曾多次要求他的学生最好能自作诗词。起码不说能文,但题款文句要通顺,不闹笑话。为达此目的,先生还请了一些水平很高的先生来为学生讲解文学、哲学、诗词。其中如刘静生、谢慕沙、胡瑞昌、胡瑞祥诸先生;可见子庄师用心良苦。子庄师为的就是要他的学生们不单是能书、能画,而作一个有独立见解,有思想的书画家。不至成为一个只知抄古人诗句而无自己心得的人。先生曾说过:“李白、杜甫已很出名了,谁都知道,用不作你们去宣传。重要的是画你自己的诗意,艺术境界才提高得快,画起来更亲切,更有感受。”在品德上更是要求,录的是谁的词句必须写上录某某句,不要含含糊糊,更不能贪天之功。


可能是受子庄先生影响太深,或者多见了一些欺世伎俩的缘故,总对那些书家、画家在抄录前人词句又不注明是前人某某句的人,心存了些怀疑。不过我仍然觉得人总该光明磊落些才好吧。

 

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日于铁栏室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