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罗敬如先生与苴却砚》第一节:缘起

来源:苴却砚史料汇编 ·949 浏览 ·2021-09-15 14:00:13


 

作者:普光泉、熊显华


19891214《人民日报》刊登了一条李茜所写的题为《传统名砚——苴却砚重新面世》的消息:可与端砚媲美的我国又一传统名砚——苴却砚重新面世108方精品最近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苴却砚是失传多年的古代名砚,以发墨好、下墨快、“腻而不滑”、“抚之如婴肤”等特点闻名于世。曾被送往巴拿马国际博览会参展,颇享盛誉。后因艺人作古,加之交通闭塞,开掘很难,此砚失传。五十年代以来,有关方面经三十多年寻访;1985年才找到苴却砚石产地,经几年苦心研制,苴却砚方重新面世。这表明在我国“四大名砚”之外,一个新的名砚品种正在崛起。


1991苴却砚获得全国“七五”星火科技成果博览会金奖。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江泽民的称赞;1994,苴却砚又获得北京亚太国际博览会金奖。


对于新苴却砚的诞生与崛起,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以来,《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澳门日报》、台湾《大陆之旅》等海内外数十家媒体均作过宣传报道,而几乎所有的宣传报道都会提到一个人以及他终其一生的追求与巨大贡献,这个人就是罗敬如先生。


2008118,中央电视台签宝栏目,节目主持人以较多的语言介绍、评价了罗敬如先生和他一生追求的苴却砚事业。尤其是对他用三十余年时间苦苦寻找苴却砚石源的历程作了详细的介绍。之后,一位收藏者上台,拿出一方自称是罗敬如先生雕刻的苴却砚,自报价是30万元收藏的,请求专家签定。专家签定此苴却砚为宝物,估价35万元,同时给出签定评语说,罗敬如先生是德高望重的雕刻艺术家,他的作品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


端砚、歙砚、洮砚和澄泥砚,为我国传统的四大名砚。苴却砚,是继中国四大名砚之后的又一名砚,号称中国第五大名砚。石色紫黑沉凝,石质致密细腻,莹洁滋润,发墨如油,存墨不腐,石品花纹绚丽丰富,是中国文房四宝中难得的佳品,曾始于唐代,风靡于北宋,盛于清朝,后由于战乱等原因而失传。


人们所熟知的端砚,已经有一千五百多年的生产历史,据记载,其石眼最多的为“宋端石百一砚”砚背有101个小石眼。苴却砚则方方有眼,迄今为止生产收藏的一方尺余的苴却砚石料,有眼500多个,让人叹为观止。再则,苴却砚的石眼以大著称,多在2030毫米之间至今发现最大的石眼直径有63毫米。被《四川画报》称之为世界之最。


苴却砚石材产于中国西南攀西大裂谷金沙江沿岸的悬崖峭壁之中。经过地矿部成都综合岩矿测试机构测试鉴定:“苴却砚石的矿物质构成成分与端砚基本一致。为绢云母、白云石、绿泥石板岩。”此地古称“苴却”故称之为苴却砚。对“苴”的读音与含义,人们一度众说纷纭,由此而给苴却砚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戴上一道道古老而朴质的光环。从而激发出人们经久不衰的研究兴趣与开发热情。


对于“苴”的读音与“苴却”的由来,罗氏三兄弟与四川省委党校孙传胜教授联手研究。他们多次到云南大学、云南省永仁县史志办走访了史学专家朱惠荣教授、李刚研究员等,“苴却砚”的读音、含义及其演变等进行了详实地论证。得出来今天令人信服的结论。其研究成果发表在《云南社科情报资料》《云南民族学院学报》以及《攀枝花日报》等报刊杂志上,对此后人们研究苴却砚起到了积极作用。


根据有关人士判定,苴却砚就是历史上忽然下落不明的泸石砚。泸石砚一说最早出自宋人的著作。宋淳熙进士,历官校书郎高似孙著《砚笺》四卷中有嘉定十六年(公元1223)的自序书中收录当时全国的名砚67泸石砚便是其中的一种。此书在泸石砚条目下引了山谷铭:“泸川石砚黯黑受墨,视万崖中,正訾白眉。”这里讲的“泸川石砚”就是指苴却砚,因为苴却这个地方在北宋时属泸州所辖,是泸州辖之羁縻州(《新唐书地理志》)。元初,世祖亲征大理后,苴却地区归姚安府辖;乾隆三十五年又归楚雄府大姚县辖;1929年划归新设立的永仁县辖。1965年划归渡口市(现改名为攀枝花市)辖。


提起苴却砚,我们不得不说到一个叫寸秉信的人。


那么,这个叫寸秉信的究竟何人?他与苴却砚又有什么关系呢?


据有关资料记载,寸秉信,字诚斋,永仁县输城里人,生于1853年。年幼时,由于家境贫寒,为了生活而外出学艺,专门拜师致力刻砚,以换粮养家糊口。寸秉信慧根独具,加之踏实做人,虚心学习,倍受师父的赏识,得其真传,且青出于蓝胜于蓝。学艺两年后,他采苴却石料精心制成的砚,令师父大为赞叹。砚石的天然形状和色彩经过他精雕细琢而传达出的艺术境界,使之成为一种上乘的艺术品,让人爱不释手,颇具观赏与收藏价值。以此砚研磨出的墨细腻、富有光泽,为文人学士们所津津乐道,为书写增添了光彩。


随后,川滇两省诸多地方,均以之为砚中上品。人们争相购买珍藏。据永仁县志记载,早在咸丰年间,大龙潭彝乡的坡头新村、凹糯三个自然村,就有专事制砚者,到同治、光绪、宣统渐盛,昆明已有专营苴却砚的商号,每至岁尾,有大理、丽江、西昌、会理等地商贩前来收购石砚运到各地赴会销售(参加民族节日会或物资交流会)。当地也有人不惧路途艰险、匪盗横行,往返一次近千公里,奔波于大龙潭与昆明间贩运苴却砚。


由此可见,大龙潭彝族乡民间制砚产销业在那时就已初成规模。而寸秉信是其中一个重要人物。


宣统元年(1909),时任苴却巡检宋光枢来到这里,得知其砚为罕见的地方特产,倍感欣慰,于是携带了三方回去。后来,悉知1915年国际上为庆祝巴拿马大运河的开通而将举办“万国博览会”,便力推这三方苴却砚参展。经过努力,苴却砚得以和保宁醋、茅台酒等一道与来自全世界41个国家和地区的展品同台展出。苴却砚由此受到好评,被誉为文房佳品。


寸秉信一生所雕刻的砚数以千计,其造型纹饰皆为自然纹饰加工而成。据传,他曾经精心构思,雕刻出一方砚,取名为《双龙戏珠》。这方砚有一尺多大,他很珍爱,视为传家宝,不弃不舍。消息不胫而走,时任团总寸芳田得知后,慕名而来,强索到手。寸秉信无可奈何,伤心之极。


大概是因为这砚注入了艺人的心血与情感便有了灵气。这方砚终归不为寸芳田所有。1919,寸芳田家发生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尔后,这方独一无二的砚中精品“双龙戏珠”便下落不明。人们无缘一睹“双龙戏珠”砚的风彩,无不扼腕叹息。


此后,不断有人苦苦寻找“双龙戏珠”砚的去向。终无果。


民国二年(1913),云南省政府拟运苴却石到昆明办砚厂,命寸秉信前往昆明传授制砚技艺。寸领命后,便作启程前的积极准备。一天,他上山采些上好石料,欲带去民明。回家途中不料一脚踩空,坠崖受伤,加之旧病复发,终因医治无效而去世。享年60岁。


寸秉信去世后,他的长子寸怀龙继承父业。但由于学艺不精,砚销售艰难而没有再做下去。从此,缺之推厂与继承的苴却雕刻技艺失传了。与之相应的苴却砚随着时运衰竭,也销声匿迹。


万事皆有缘。直到1953,也就是寸秉信先生诞生一百年之际,一个名叫罗敬如的人出现,才让这几乎绝迹的苴却砚得以重现人间。


此时的罗敬如是会理中学的一名美术教师,在当地颇有名气的石雕艺术家。


在春天的一个上午,温暖的阳光从春风中飘洒下来,像一层金子一样铺满了整个会理古城。罗敬如在大街小巷信步走动,体味这古老小城的文化气息。在古城南街,不经意间蓦然回首,一个摊档让他止步。如同得见失散多年的故交一般,一方陈旧的砚吸引了他的眼球。蹲下身凝视、抚摸,待用衣袖拭去尘埃,他惊讶地发现这竟然是一方古老而奇特的砚。哈一口气,能够看见上面有一层薄而温润的东西,似雾像霜。再摸,感觉细腻如婴儿的肌肤。他仔细观察,见此砚长约余尺,色紫黑,长有天然的石眼,有两颗特别大,另外有许多小的。石眼呈绿色,有心睛、晕环,其一为正圆,其一稍微椭圆,喻为日月同辉,精刻双龙戏珠,其刻工采用镂空和深浮雕相结合。线条流畅,格调古朴同甘典雅。


他价也不还,匆匆买下,迅速往家走。


脚步轻快,怀里如同抱着一个金娃娃。


离开摊档,他问了一句还有没有。回答,好像没有了。我回去再找找。


第二天,他早早地去那摊档,那人居然又摆了一方古旧的砚出来。由一个木盒子装着,打开看,砚是圆的。加工依然十分简单粗糙,但石眼却多而美丽。


在我国数千年的汉文化发展历程中,砚文化源远流长。制砚史上曾有“七珍八宝”之说。也就是说,一方砚上有七个石眼的为珍品,有八个石眼的则堪称瑰宝。罗敬如先生对收藏到的砚做进一步的观察﹑试磨,惊喜地发现,这两万砚源自同一种石材。不仅下墨快,而且发墨如油。有着这两大特性,在所有石砚中应该算难得的佳品了。


这两方砚让他赞叹不已,以至于茶饭不思,魂不守舍。罗敬如先生在心里反复琢磨,在中国,有石眼的砚不多,其中最有名的是端砚,但仔细分析,这两方砚与端砚还是有着差别。那究竟是什么砚呢?越是不得知,就越加兴趣倍增。他决定去弄明白并找到这砚的石材产地。


第一方砚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刻有“双龙戏珠”小字。经过一番分析,疑是匿迹已久的苴却砚。


他曾经听人讲起过苴却砚。但别人所讲的如同一丝风从耳边飘过,没有抓得住。


在这个世界上,发现是重要的。发现得具备相关的知识,一双平常人所不具备的慧眼。另外,还得讲求缘分。罗敬如先生这一偶然的发现,让他惊喜万分。


欣喜之余,随即查阅大量的文史资料。由于历史原因,关于苴却砚的记载资料几乎没有,罗敬如先生有些失落,陷人了沉思。


到底该如何寻找苴却砚呢?从手中有限的资料上看,似乎无迹可寻,他想到,既然苴却砚精品之作“双龙戏珠”是从云南乡绅寸芳田之手消失,那么,记载此事的史料一定出自于云南。罗敬如先生想到这里,心中出现了一线希望,于是将搜素资料范围锁定位在云南历史上。可是几经周折,依旧没有结果。


但是,从这以后寻找这两方砚出产地的念头在心里扎下了根。挥之不去,耿耿于怀。

假期间,他带领学生走访了许多地方。只要有时间他就会拿出这两方砚来,进行比较、研究,并大量查阅有关资料和地方志。


为了找到苴却砚石源,罗敬如先生还将信息告诉了他接触到的所有与石头打交道的老乡、同事、朋友、学生。


三十余年弹指一挥间。1984,罗敬如先生的学生喻文香出于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了仁和区委党校常务副校长钱必生,两人在一次闲聊时,喻文香无意间说到了他的老师收藏到有两方奇特古砚,并致力于寻找石源若干年的事。钱必生听到喻文香的话后,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在寻找苴却砚啊!”钱校长眉飞色舞地说:“这种砚石可能就是金沙江边上的悬崖峭壁上我的家乡就在那里。


他说得十分肯定,这让喻文香大喜过望。版钱必生说,我们那个地方解放前有许多人家做这种砚,我家也做过。解放后分田地种,做砚的人家少了。这砚,我们那里的人叫苴却砚。


喻文香欣喜若狂,及时将这消息告诉了老师罗敬如。罗敬如连连叫好。真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罗敬如先生搬出那两方珍藏已久的砚,与学生喻文香一起细看,抚摸,兴奋不已,泪流满面……


在罗敬如先生的指导下,弟子俞文香雕刻出了第一方新苴却砚。之后,罗敬如先生的三个儿子罗春明、罗润先、罗伟先都迅速加人到制砚者的行业里来。


至此,失传近半个世纪的苴却砚,终于重现人间。


著名砚石专家刘雪樵听说了罗敬如先生几十年寻找苴却砚的故事后,激动万分,欣然题诗盛赞苴却砚石的新发现:“石砚世上多苴却具众美。……感谢敬如君,踏遍千山水。辛劳从不计,觅得此宝坯。惟审刻技精,砚砚造型美。”而台湾《大陆之旅》杂志则将罗先生的寻石壮举称之为“上穷碧落下黄泉的苦苦追寻。”


罗敬如先生是一位思考型的艺术家,因为善于思考,他对世间常人的生活与行为似乎显得迟钝。因为思考,他走得很远,以至于在许多时候孤独地置身于纷杂的人间,只有艺术是他宽阔无边的宇宙。从艺术的某一道门进入,眼前的一切都博大起来,而心灵的孤独在这个时候才得以缓释"众多艺术门类于他来说,是无师自通,具有独创性,因而,得到了个“怪才”的雅号。


人们在惊叹之余,将目光聚焦在这被誉为“怪才”的罗敬如身上。


不同的人对“怪才”有着不同的理解。怪,便是奇怪,奇异的意思。一般指的是在一些比较偏门的方面有出色的才华,与传统的天才不同。怪才可以很酷,我行我素,但很难被大多数人所接受。不需要满足什么标准,一般来说,怪才有悖于常人的思维,想法新鲜,有创意。

罗敬如先生正是这样一个人。


为了能深入地探究这位能将苴却砚重现人间的“怪才”,我们对其追本溯源,观其传奇人生。……

 

 

特别说明:本文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侵删

网特别开通自助上传功能,只要您是网用户,可以发布: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新闻等;发布方法:的后台上传发布的资料网将根据选择的栏目发布。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本网给你上传发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