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理想与浪漫的追求 ——陈斌的作品及其艺术观——陈雨光

陈斌 ·1122 浏览 ·2019-06-10 15:29:15

  一幅能够打动人心的作品,绝不会单纯地在人们现实的思绪上停留,它总是通过观感媒介进入人们的眼帘,进入人们的思想,引发心底的共鸣,引生内深的冲撞,引起对未来的幢景。


陈斌


   【纸本】95+60陈斌2011



    同样,能够进入人们思维的作品,也并不单纯由于它具有未来的想象,还由于它具有沟通欣赏者心灵的能力。它象一首浪漫的歌,用创作者和欣赏者共有的一点灵犀式的音符,打开人们想象的心扉。


陈斌

【纸本水墨】138+70陈斌2011


    当我阅读陈斌作品的时候,理想与浪漫的情怀总能勾起我的神游。它不仅在打动,亦在深入人的思维。欣赏者的想象在创作者的描述面前,显得是那样地广阔和畅快。这可能就是艺术家成功的所在。


陈斌

 阿咪子【纸本】65+84陈斌2016


    陈斌的理想,不是对现实美好的简单定义,而是对时代演化趋势的探求。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已从四川教育学院美术系毕业的陈斌,更多地把观察视角汇聚于因开放与改革而引发的结构变化上。这种社会、经济、政治、人文的变革,给了艺术家极大的想象空间。结构性质变式重组了创作者的一种理想和表现语汇。1989年入选卢布尔雅拉第18届国际版画双年展的《往复》,便首先标示了艺术家的这一思绪。这幅作品借鉴了几何学派的表现手法,用方形、球形、锥形和鲜明多变的色彩来实现一个空间的动态构成,向人们述说着画家对时代变迁的一种认知和想象。1992年入选于中国美协第十一届全国版画展的《草地风·春》,更明显地具有由动向静的认知特征。语言由粗旷变为细腻,心理的表征较之外部的描绘更为重要。符号间的组合,不再用结构重组初期的碰撞性的几何图式,而是具象的指意性和描写图式。


陈斌

   藏女【纸本】106+120陈斌2008



    理想的多层次使艺术家在构思上趋于简约,而在处理上则趋于复杂。简约的构思是想用更明确的主题形象来向人们述说创作者的追求,让形象更具有捕捉性;复杂的处理则想用更丰富的主题描述来向人们表吐创作者的追求经历,让形象更具有咀嚼性。1991年获镍都杯国际书画大赛一等奖的《阳光》,代表了这一时期的艺术认知。


陈斌

  草地【纸本】69+69陈斌2012

        对古典完美主义的扬弃,是现今艺术家创作思维的又一意境。陈斌的成功更来源于对破缺美的理解。对称、完整、和谐已不是重要范畴。在破缺和片面中寻觅深刻更能产生心理上的冲动性,它往往更趋强烈。比如,1991年应邀参加卢布尔雅拉第19届国际版画双年展的《飘动的白云》,1992年应挪威王国科学文化部邀请参加挪威第10届国际版画三年展的《秋》,1994年应埃及国家美术中心邀请参加的埃及第一届国际版画展的《梦-1》,获日本16回国际书画展国际共生文化奖的《吉祥风》,都反映了画家对理想的追求。


    若说理想是一种观念,浪漫则是一种情绪。东方的意笔,更注重情绪的表吐。陈斌艺术的又一侧面,即从这里构架。


陈斌

晨【纸本】46+80陈斌2016



    浪漫首先要有情怀,着笔若同吟诗,全自心发、心生。时序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画家更注意天生嗜好的满足。1997年获墨海精英国际书画大赛一等奖的《栅栏》可以说揭开了陈斌新的一页,这种离开实际自然,以满足头脑的丰富经验为手法的表现,是成熟的标志。这幅画用一种高度人为的、有韵律的线条语言写成。它象诗的语言一样,背离了普通语言的表达方式。作为情感的媒介,艺术的冲动和激情成为创作的一种情绪原则。这一原则一旦确立,丰富的经验便转化、概括、抽象为一种韵律的符号,从而高度地为情绪原则服务。


陈斌

春天的云【纸本】46+87陈斌2016


    当然,浪漫的情怀还需要哲人的想象与思维。这是艺术的基础。陈斌的想象,是感觉理性化的结果。笔者坚持认为陈斌的理想与浪漫就源于此。对生活的细微观察、体验、提炼是画家理智的结果。而理智化的经验积累,正是画家把创作视为一种愉快的根由。1997年入选世界华人书画展的《彩云飘飘》,1998年入选第14届全国版画展的《圣风》,1999年入选中国画三百家的《转经者》,说明了把理想作为现实追求的一种愉悦。画中给人的是诗人似的大胆。这种不用自然中的原型,而用复杂手段来实现艺术意图和目的的想象,很说明了一个论点:艺高人胆大。而只有胆大,才有可能开创,才有可能推升又一层次的“艺高”。有哲学底义的艺术最终升化为较高境地的艺术,恐怕就是陈斌的最大想象。


陈斌

佛缘[纸本]106+110陈斌2008



  最后,笔者想提及的是,只有唱颂美,浪漫的动因才是自然的。否则内心的抵触很难让你浪漫。因为浪漫毕竟离不开“心生”的基因。于是,对美的认知便成了浪漫者追求的理想。概括地说,陈斌的美学观有三点:1)美是一个破立过程,它若同社会的演化,总是由破到立,再由立到破的过程。2)美是一个破缺,古典的完美主义不是画家的理想所在,反而片面的深刻却是画家的着眼点。3)美是一个创造。只有否定,才有肯定,才有新的想象,才有生命。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的《远处云飘飘》可以说明这三点。该幅画改变了原有语言的出发点,它具有一种破的指向。这也许说明进入二十一世纪的可商榷的一种动态思维。不完美却深刻是这一时期最大的哲学认知范畴。颇为感人的是画作想象力,它充泽着画家的创作欲望,把对人生、自然、社会的理解用极具想象的诗一样的语言吐发出来,让人从中产生美的感受。这可能就是理想与浪漫的真谛。

 

陈斌

【纸本水墨】138+70陈斌2011



(陈雨光,学者,美术评论家,中国逻辑学会教学委员会委员,中国资本论研究会会员。)


作者:陈雨光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本文为中国美网原创文章  如需转载请标明来源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陈斌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