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古艳精诚 ,气质俱盛” ——记郝邦义先生其人其画

郝邦义 来源:中国美网 ·1102 浏览 ·2019-11-01 14:25:02

                          文/何家英

       “大写意“作为最具中国精神气质的存在,它不是以一个简单的名词去称谓某个画种,也不是以一个形容词去描述某一种画法,更不是作为某些下笔无度粗制滥造的替代,也因为它外在形式的易模仿导致了一大批以“大写意”为名的从业者,真正能解其意的少之又少,而能成其画“家”者更是寥寥。而一个真正意义的中国画家不是仅仅左右案头玩弄笔墨满足一人之娱的画画儿人,而是集传统修养于一身的文化学者,有担当文化继承传播的社会大任,画家郝邦义先生便是这样的大情怀之人。

郝邦义

郝邦义作品

     作为著名画家的郝邦义先生,其作品立足于深厚的中国画传统,其作品的章法严谨,取法高古,直追物像本真,他笔下的花草虫鱼无不是度物像而求其真,进而到了“真者气质俱盛”的高度,庄子说:“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又说:“真在内者,神动于外,是所以贵真也。”由此看,“真”是指人的精诚,是对物像从心而发,是源于物像之内而又生于作者之心发于笔底的物之神采。而那些与精、气、神无关的东西便可大胆取舍,而郝邦义先生作品的“神采飞扬”也正是由此产生。

郝邦义

郝邦义作品

  而在创作中郝邦义先生总结出了“形”,“质”,“动”的用笔体 会,即取物之形像、质感(质量)、生动性(生命力)等,而绘画绝不是信手拈来的随意涂抹,“大写意”更不是一个简单的绘画名词,它包含着基于传统中国精神的大情怀,基于以书入画的独特文人绘画方式,基于天地自然的主观意识。“润含春雨、干裂秋风”是古人对笔墨精确总结,它是笔墨准确性与丰富性的概括,它源于“状物”终于“性情”。郝邦义深谙此道,他常说:笔不状物无病呻吟谓“废笔”,笔无出处肆意乱为谓“恶笔”,笔无起收行如搽脂谓“俗笔”。废笔失真,恶笔失文,俗笔失格。他笔下无论是雪里芭蕉的苍茫野逸,还是雨后的春兰酣畅淋漓,都能在线条笔墨之间得到准确表现。这不仅是来自中国绘画的文人画强大传统,更来自对自然造化体悟,他作品中所具有的“山野之气”上可追溯到宋的“徐家野逸”,下可达“青藤白阳”之间,这个“野”是“甜”的对应,是源于造化与泥于古人的对应,是在文人绘画正脉中的“野趣”“野逸”。正像他的名字“半村”一样,花鸟画有了这样“山野之气”便有了大框架,大气象,也便有了宇宙洪荒的化境,不再是斤斤计较的笔墨小技了。

郝邦义

郝邦义作品

   “画面通透”是郝邦义先生作品的一大特点,不论是巨幅作品的繁复,还是随笔戏墨的小品似乎都蕴藏一缕光,线条统一却又彼此干净利落,笔底干净,不累赘、不啰嗦、不犹豫,也能窥见早年受教于李苦禅先生些许信息。这种摄取物像的准确性正是同古人所谓“笔不妄下”、“惨淡经营”、“匠心独具”相一致,也是“废纸三千”后的自在。既是墨色光彩又使物像光华,一分为二又合二为一,好的作品总是这样内涵丰富而又准确明了。这就是一幅画的气质,它属于物像内在,它属于艺术家个人,也属于每个有赤子之心的观者。

   作为教师的郝邦义先生,多年以来先后担任数届花鸟画高研班主讲老师,以自己学习成长的经验兼取中央美术学院张立辰先生教学思路,制定了一套切实有效的教学方法,他修养全面,深入浅出,风趣幽默,不吝身行,从理论到实践取得了很好的成效。他对学生常说,画家不是技术工人,一味卖弄技巧永远停留在艺术表面,若沉迷于此只会令感觉麻木,画面最多沦为无趣无聊的制作,路子也会越来越窄,而古人是一面镜子,中国画标准就在那里。中国画是向内求,是诗意的、是委婉含蓄的,它是画家修养的积累,是与艺术家成长相合的渐修过程。

郝邦义

郝邦义作品

   作为领导的郝邦义先生,经他一手筹建的台湖画院自2006至今已蓬勃发展了十年,无论是硬件设施还是软件实力都堪称一流。作为院长的郝邦义先生更像是一个艺术的传播者,他以艺术家特有的敏感并以画院为依托整合艺术家资源,先后邀请张立辰、何家英、唐勇力、田黎明、陈平、何加林等当代一线大家在此开班研艺,不仅是画院本身学术力量得到充实也对全国广大学子提供了便利的学习平台,使台湖画院已经发展成以创作研究为中心,集展览交流、教学培训、宣传出版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的“立足传统,兼收并蓄,鼓励创新”的新型画院,也为整个通州地区文化提升起到了方向性的作用。


郝邦义

郝邦义作品

   郝邦义先生集多重身份于一身,作为画家他基于传统,深入生活,勇于创新,坚守中国大写意精神,他是艺术信徒。作为教师的他躬身力行,不保守不僵持,兼收并蓄,因材施教,他是艺术布道者。作为院长的郝邦义先生,他胸怀旷达,敏感独到,有时代的洞察力,他有力的整合了中国画资源,打造了一个完美新型兼具时代风貌的画院,他是名副其实艺术机构掌舵者。

郝邦义

郝邦义作品

  赏读邦义的写意花鸟作品,其作品立足于深厚的中国画传统,作品章法严谨,取法高古,直追物像本真,他笔下的花草虫鱼无不是度物像而求其真,进而到了“真者气质俱盛”的高度,是对物像从心而发,是源于物像之内而又生于作者之心发于笔底的物之神采。邦义笔下无论是雪里芭蕉的苍茫野逸,还是雨后的春兰酣畅淋漓,都能在线条笔墨之间得到准确表现。他作品中所具有的“山野之气”上可追溯到宋的“徐家野逸”,下可达“青藤白阳”之间。不论是巨幅作品的繁复,还是随笔戏墨的小品,线条统一却又彼此干净利落,笔底干净, 不累赘,不啰嗦,不犹豫,也能窥见早年受教于李苦禅先生些许信息。

郝邦义

郝邦义作品

(唐勇力)
  阅读邦义的花鸟画便从中得悟出,其学习研究的重点放在传统绘画的笔墨精神。从邦义学习花鸟画的履历上可知他研究了大量的  花鸟画经典之作。邦义深知画家是苦行僧,画是在感情中酝酿出来的,勤学苦练、遍访名家,是创造花鸟画的重要途径。从其近  期作品中可以看到窥探传统对他的启迪,他对花鸟画的简淡之美,意趣与笔墨的融合有较深的体会和追求。
 
  (田黎明)
  邦义坦诚、忠厚、健康,性情爽朗,为人率直。读他的画有一种清爽的感觉,这种感觉想到邦义为人清澈而有豪俊之气。中国传 统绘画讲画如其人,邦义的笔墨语言就是一种清新的心性,画面内空间的心体、笔墨的本觉、下笔的通达似乎都能从清新的意味  关联到他对传统文化的修为和体悟。邦义用笔、用墨很大气,不犹豫,落笔直下,并非常注重笔墨质地的文化意味。他的画不做 作、不制作、不呆板,始终如一的追寻笔墨的正智,这是邦义的入真处。

 (史国良)
  邦义的作品,让人感到真正的写意画并不只是泼洒水墨的豪气,而重在一个“意”字上下功夫。要能表达出这个“意”,一是要有文化积累,二是要有生活的感受。注重写“意”,正是邦义的特色。他的作品在笔墨、构图、取材、立意上,独具匠心,有感而发,没有出现大写意花鸟套路化的弊端。邦义的作品有情、有境,有生活气息,有泥土的芳香,这正是花鸟画家保持生命力的本源。


郝邦义

郝邦义作品


  (梅墨生)
  邦义的花鸟以笔墨为骨体,以意境为灵魂,以气息为格调,故此三因素乃中国画之要。邦义于此,莫大于心,深有所得。其笔墨  泼辣,其意境清新,其气息浓酣,多有结构产生。邦义于题跋款识亦多用心,十分得体,增益其美。以邦义之天份,功力与勤奋,相信他会更加百尺竿头,精进有日,取得更大成果。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欣赏更多精彩文章 


郝邦义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