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清砚錄别裁—— 书概

杨良 来源:中国美网 ·1249 浏览 ·2019-06-28 13:24:32

  书法用笔,由蹲而斜上,急书为枪。有园蹲直枪,偏蹲侧枪,出锋空枪等。

  “书重用笔,用之存乎其人,故善书者用笔,不善书者为笔所用”。

   每作一画,必有重心,有外界。中心出于主锋,外界出于付毫。锋要始中终俱实,毫要上下左右皆齐。

   起笔欲斗峻,住笔欲峭拔,行笔欲充实,转笔则兼乎住起行者也。

   逆入、涩行、紧收,是行笔要法。

   笔心,帅也;付毫,卒徒也。书者每日换笔心,实及换向,非换质也。

   中锋、侧锋、藏锋、露锋、实锋、虚锋、全锋、半锋,似乎锋有八矣。其实中、藏、实、全只是一锋;侧、露、虚、半、亦只是一锋也。

  要笔锋无处不到,须是用逆字诀。勒,即锋右管左;努,即锋下管上;皆是也。故侧之一法,足统余法。

  画有阴阳。如横即上面为阳,下面为阴;竖即左面为阳,右面为阴。

 书概

  

杨良作品欣赏

  书能笔笔还其本分,不稍闪避取巧,便是极诣。

  凡书要笔笔按,笔笔提。辨按尤当于起笔度,辨提尤当扵止笔处。故用笔重处正飞须提,用笔轻处正须实按,始能免堕飘之病。

   书有振慑二法:索靖之笔短意长,善摄也;陆柬之之节节加动,善振也。

   行笔不论迟速,期于备法。善书者虽速而法备,不善书者虽迟而法遗。古人论用笔不外“疾”、“涩”二字,涩非迟也,疾非速也。

   用笔者皆习闻涩笔之说,然每不知如何得涩。笔方欲行,如有物以拒之,竭力而与之争,斯不期涩而自涩矣。

   书以笔为质,以墨为文。

   孙子云:“胜兵以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此意通之于结字,必先隐部署,使立于不败而后下笔也。

   九宫里尤莫重于中宫,中宫者,字之主笔是也。书要曲而有直体,直而有曲致。书一于方者,以园为模陵;一于园者,以方为径露。

   书宜平正,不宜奇侧。

    论书者谓晋人尚意,唐人尚法。

    凡书,笔画要坚而诨,体势要奇而稳,章法要变而贯。“书之要,统于骨气‟二字”。

    书要力实而气空,然求空必于其实,未有不透纸而能离纸者也。

    书要心思微,魄力大。

    笔画少处,力量要足,以当多;瘦处,力量要足,以当肥。信得“多少”、“肥瘦”,形异而实同,即书进矣。

    论书者曰“苍”、曰“雄”、曰“秀”、余为更当益一“深”字。凡苍而涉于老秃,雄而失于粗疏,秀而入于轻靡者,不深故也。

 书概


    杨良作品欣赏

    书家同一尚熟,而熟有精粗深浅之别,惟能用生为熟,熟乃可贵。

    学书者,务益不如务损。书要有为,又要无为,脱略安排俱不是。

    杨子以书为心画,故书也者,心学也。心不若人而欲书之过人,其勤而无所也宜矣。

    写字者,写志也。笔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为本。

    东坡论吴道子画:“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推之于书,但尚法度与豪放,而无新意妙理,末矣。

    书贵入神,而神有我神他神之别。贤哲之书温醇,俊雄之书沈毅,畸士之书历落,才子之书秀颖。

    书尚清厚,清厚要必本于心行。书当造乎自然。学书者有二观:曰观物,曰观我。观物以类情,观我以通德。

    作线认真,大笔要圆浑沉着,细笔要纯实流利。

    在汉代,一方面从字体讲是处在篆隶到楷剧变的过程,一方面从出法艺术讲,又是开始发达的阶段。当时如杜操、崔瑗、崔实以章草著称,张芝以今草著称,蔡邕以八分飞白著称,刘德升以行书著称,而王次仲又有始创八分与始作楷法之说,于是书家一家之法逐渐形成其书法艺术,但仍不妨称为字体。因此,书家的书法由于与字体相混,还不容易看出书家在书法艺术上所表现出的独特的风格。这是第二个时期。至魏晋以后,楷体既已完成,于是以楷为正体,而行与草就成为楷的草体了。此时书家的书体,才成为书家在书法艺术上所表现的风格。此后一直到现在,所谓颜体、柳体等等就只指书家一家之体。这就进入了第三个时期。


 书概

  杨良作品欣赏

    清代贴学碑学兴替的原因,论者虽多,但不得要领。在帖学风行的时代,而专家学习的倾向总特别明显一些,则是事实。从碑入手,则师资既博且广,尽管同样以古人为师,但这个“古人”是古代的群众而不是古代的专家。所以所谓碑学,一般都不重唐碑而是指唐以前的碑。唐碑是在书法已经形成书法之后,碑上大都具姓名。

   碑学帖学之事,事实上成为书法界内部新派与正统派斗争的问题。唐以前碑的书写者,即使说这些群众在当时也是书家,总与唐以后有名的专家不同。汉碑之可考其写作者,只有仇靖、仇绋等人,北碑之具名者,也仅王远、王长儒等少数人,都不是当时名家,所以碑学之盛正以其出于群众,体多变态,学者遂可以说多方面得到启发,自成一家。清代许多书家,早一些的如金农、郑板桥之书,怪怪奇奇,实则正从汉碑中出,参用隶笔所造成的。碑学既兴,如邓石如,伊秉绶、陈鸿寿、包世臣、何绍基、张裕钊、沈曾植、康有为直到曾熙、李瑞清等大都得力于金石碑版之学,这就是多师为师的成果。

 书概

  

杨良作品欣赏

说文序称“秦书有八体”: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虫书,五曰摹印,六曰署书,七曰殳书,八曰隶书。

  中国笔,秦以前称不律、称聿、称弗,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始称笔。别称管城子,毛锥子,又称中书君、毛颖君,也有称龙须友与尖头奴的。

  现存中国古代之笔,有两支。一是一九三一年中国西北考察团在蒙古一带发现的“居正笔”,这是东汉初年的笔;一支是一九五四年在长沙左象公山大墓出土的,完整有笔套的笔,这是战国时代的笔。看来都是墨书之笔,不是法书之笔。

  明代人文彭在近代印章史上被尊为承先启后的人物。他的主要功绩是开始向汉印学习,力求雅正秀润,以矫宋、元诎曲盘回的积习;并以秀润作桥梁来引导印人回向雅正的一途。

 何震学习文彭,变文彭的“秀润”而参之以“猛利”,作风比较生辣劲悍。人们对他的评价很高,有“何震一出,印章一 道,遂属黄山”之语。

 书概


杨良作品欣赏

  皖派的开山东鼻主是何震,但是一般人称皖派的不言何震,而以程邃、巴慰祖、胡庚、汪肇龙合称皖四家。他们是何震的继承人,但又是何震的革新派。

   浙派的风格,以朴老遒劲为主要精神,不以直追秦汉相标榜,就丁敬、蒋仁、奚风、黄易来说,克有独到的成就。


 书概

  杨良作品欣赏

      安徽书法篆刻家邓石如是邓派代表人物,他以四体书在晚清中页曾被评为“国朝第一”。刻印宗何震、程邃,参之以小篆,很得力于他的书法上的造诣,苍劲庄严,而又流转多姿,尤其是小篆朱文印,在赵孟頫的基础上别树一帜。

  赵派即赵之谦,他除刻印外,刻竹亦精。书法绘画在近代史上,都有一定的进步意义和影响。在文字学的研究整理方面,也有过一定的贡献。

  吴派即吴昌硕派。

  夥山派即黄牧甫派。

  齐派即齐白石。

  卷地狂风吹塞沙,映日疏林啼暮鸦。满满的捧流霞,相留得半霎。咫尺隔天涯。

  论书好坏各有所见。因致学不齐,殊难同规。大致温而还厉,威而不猛,恭而安。气质浑然,中和气象;中,不过不及;和,无乖无戾。正能含奇,奇不失正,会中和是谓善书。

 

  据日本官方调查,全日本从事书法艺术活动的人数达1500余万人,占总人口的13%。

  人民日报,89年3月2日,第八版,不要忽视书法普及教育。

  

     作者:杨良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书概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