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创作、教育与思考并辔奋进 ——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美术理论家舒湘汉先生印象

来源:舒湘汉 ·1222 浏览 ·2020-08-10 15:37:19

 ■文/张建永

   立于天地之间的是人,贯通人的是精神,就像一位伟人说的“比海洋更广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胸膛”一样,人类精神是氤氲天地之间的伟大力量。这种力量不仅在于它能够在人类生存活动中创造无尽的物质财富,更为重要的是,它源源不断地提供哲学的沉思和艺术的激情。在喜马拉雅山脉以东,长江黄河两大流域所孕育出来的文明,形成了十分独特的思维视界。在哲学是天人合一,在艺术是神形相生。艺术中又尤以绘画为主,中国画将人类精神诗意化地构成观察对象的“工具”,对对象进行主体性改造,形成“气韵”、“神韵”、“神气”、“风骨”、“意境”等审美意识。在日月时光的运行中,这些审美意识积淀而成为历史性审美心理结构。它一方面稳定地支配着中国人的审美活动;一方面又不得不在观念急遽变化的思想潮流中扬弃、变革和再生。湘汉兄的《流逝与永恒》在探索中国画的审美精神方面,对这种独特的审美精神中流逝的与永恒的精神元素做了一番披沙拣金的功夫,其意也深,其情也真,其思不乏精妙,其论独到而有创意。



浩气昆仑 68x135cm   1987年


  湘汉兄自幼喜绘画,在做县委通讯员之时,虽然干的是政治工作,但当他跟随“首长”踏遍湘西青山绿水时,湘西的崇山峻岭和风物人情启迪了他的灵魂,钩沉出审美的冲动和激情。天人合一的融会,客观对象形式感的诱惑,常常使他放下手中的驳壳枪,依着大山,掏出笔来描摹灵动的山民,勾勒苍劲的悬崖。于是,他渐渐地从中获得乐趣和理想,最终“永别了武器”,放弃了在当时十分令人艳羡的政治前途,走上了不被看好的知识分子“臭老九”之路。他广拜名师,悉心体悟,勤于动笔,中得心源,在中国画特别是人物画方面取得了丰饶的成果。他的作品不仅在国内获得各种奖项,有些被国家美术馆所收藏,更多的则是国内外收藏家的心仪之物。他从一个自然王国的山野之人,步上正规院校的“正途”,再经名师点拨,终于成为艺术范畴自由王国的艺术家,这些过程印证了“业精于勤”的古训。



拉卜楞寺印象95x150cm  2013年 .jpg


  不久,湘汉兄就任吉首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执掌湘西美术教育之牛耳。美术家、美术教育家和美术理论家是同一类型但不同质的人物。他三者兼顾,互为融通。作为美术家,他思考和观察的是怎样将美的情感意志对位到具象的创作中;作为美术教育家,他思考和观察的是怎样将经过历史积淀的知识和技法有效地传承到弟子和学生中去,培育他们的审美心理和冶炼随物赋形的技巧;作为美术理论家,他思考和观察的是怎样具有深度的将人类形式创造的规律和特点从经验层次提升到理论层次。前者是感性的创造,并且是审美心灵被激发、被抚慰、被撩拨、被愉悦的精神过程,是精神的大餐。再者是知性的启迪,是饱览群书、博采众长,然后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有得天下英才而育之的快感。再次是理性的博弈,不仅要从浩如烟海的历史经验中提纯取萃,更要关注自我经验特立独行的成分,既要纵横千古,又要见微知著,因而常常是焚膏继晷,神形憔悴。湘汉兄的思维在美术的三角地带荷戟壮行,创作、教育与思考并辔奋进。



苗山果熟   70x50cm   1974年.jpg

  

于是,湘汉兄有了《流逝与永恒》这部著作。可以说这本书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所谓纯理论著作,它是作为美术家、美术教育家和美术理论家三者珠联璧合的产物。它好就好在从创作的角度看,这本书具有美术家的心得。美术创作过程中,主观理念怎样从内心世界流溢出来,并且是以美的形式得到表现。那些心灵意绪,情感微澜在喷薄欲出的刹那,如何裹挟美的具象固化成可观形式的个人体验,都体现在字里行间。例如他对吴道子美术作品的分析:“线条看上去有势、有力、有质、有味,极其优美动人,继承并发展了始自远古的以线取象的民族绘画传统,线条行笔紧细、磊落、流畅、洒脱、奔放,在转折顿挫中,按捺拖拉,飞舞飘荡,变化多姿。他极其熟练,生动地以细如游丝和柔似兰叶的线条,迅速准确地勾画,创造出‘吴带当风’的独特风格。”这是一个创作者对伟大艺术家的心领神会。作为美术教育家,他观古鉴今,注重“中国画和纯真之眼”的关系,形神兼备的特点,物我世界的交融。他感到要把中国画的神髓传布到受教育者的审美心理中去。他强调:“外形的逼真、形象的完整不能代表事物的精神,把一些与本质无关的现象描画得很准确、逼真,只能显示作者仅仅具有工巧的手艺而已。”作为美术理论家,他剥茧抽丝,从中国画审美意识的嬗变到技巧的提炼转换,他在中国绘画精神的流失与永恒的积淀和发展中,从文人画传统、民间绘画传统和装饰性绘画要素的精研中,找寻它们之间的关联,发展历史性的承续演变关系。他充分肯定“中国画装饰风是东方艺术解决艺术与自然对立关系的一种特殊的艺术手法”。在论述年画的时候,他说:“民间年画……为了使画面保持颜色的透明而不使混浊,多用比较大的颜色色块……不强调色阶的调和,而是注重色相的对比,不受现实景物的自然光色所局限,而是根据特定的固有色和画面景物内容需要设色。”这些理论性关注都是他作为三栖(美术家、美术教育家和美术理论家)人的优势所能关照到的。



娘亲父老68x135cm 2017年.jpg


  湘汉兄创作的艺术天分、教育的传授天分和研究的理论素养,在这部著作中得到彰显。他年届天命,奋斗不已。但是,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有利弊之分。三栖人的优势和不足也是明显的。如果他能专注于一种,在绘画、教育和研究中重点突出某一方面,以他的悟性和能力,当能有更大作为。当然,这只是大醇小疵。《流逝与永恒》这部著作的出版,在美术创作、教育和研究领域将会留下雪泥鸿爪。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