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雅赏 | 相见,如屏

来源:坦腹斋 ·989 浏览 ·2020-10-16 11:20:09


生而为人,立于世间,无可奈何。可移动的屏风,给人提供了一种变通手段。毕竟,很多时候你不能砌一堵墙,但你可以有一道屏风。

在空间里,屏风建立起井然的秩序,形成顺畅的气场。屏风保证了私密性与安全感,与外部世界隔而不断的相处方式,能够产生一种治愈的效果,从而让人进入安宁的状态。

如此,屏风重新定义了由此及彼的空间,并解决了沟通与自处的两难困境。

屏风,既阻隔,又通达;欣然曲回婉转,从不放弃固执己见。

每个人的屏风,会摆在不同的位置;而屏风之内,是每一个人的舒适区。

作为一个隔断物,无论在实用性,还是象征性上,屏风都与空间概念紧密相连。在中国古代文化中,很难在这个意义上找到与之相较的东西。

在宫殿里,它环绕着御座。

在厅堂里,它划出会客区域。

在卧室里,它保证了私密角落。

在种种情形中,屏风把抽象的“空间”,转化成了具体的“地点”。

人通过界定地点,不仅建立了个人的场域,也建立了与他者的关系。

故宫博物院的龙椅与屏风

古代王朝的礼仪中,天子位于屏风前,向南而立。屏风不仅界定了天子之所在,更与天子身份相统一,成为权威的象征。以屏风为中心,臣工、属民一环一环地向外辐射出去,形成与政治结构相契合的象征性空间。

在文人的居所和园林里,屏风上的山水、花卉等图案,都被当作人格的象征。哪怕处于一个共有的语汇,以文人的秉性,也要努力尝试自我的凸显。文人雅集里,需要关注的不仅是文人形象,还有文人与各种象征之间的互动关系。

 

明 佚名《十八学士图》

屏风是自身地位的体现,也是对外关系的连接点。在一个由象征意义交织起来的世界里,当屏风与人成为统一体,屏风之上,是这个人最完美的形象。

屏风作为一种空间元素,与园林中的山石、照壁、回廊等等,有异曲同工之处。通过阻隔、遮掩,达到隐蔽、变幻、增加深度的效果。

这是一种奇妙的旅程:经由最曲折的路,去最幽僻的地方,那里可能藏纳了人内心里最大的秘密。

事情总是这样,轻而易举、一览无余的,未必能令我们信服;隐藏在深处的,需要不断变通视角的,常常才是奥义所在。

常见的屏风带有古香古色的中式韵味,山水泼墨、刺绣仕女或者古木镂空,与古典家具浑然一体,呈现出一种和谐、宁静之美。 

但古典的中式屏风不太适合现在的住宅,虽然本身还是很美的,但是放在家里一不小心就会让人觉得闷。所以现代屏风最终大致发展成如下几个形制:

  • 围屏、折屏

宋人吴文英有词《柳梢青·题钱得间四时图画》:“翠嶂围屏,留连迅景,花外油亭。”《红楼梦》第九二回:“一件是围屏,有二十四扇槅子。” 围屏一般有二、三、四、六、八、十二等多扇组成,可以折叠,后来干脆改称“折屏”,除实用功能外,折屏具有极强的装饰功能。

 

南宋 刘松年《罗汉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画中罗汉,背三扇围屏而坐。

  • 地屏

顾名思义,直接落地的屏风,但通常只有一片,多具强烈的威仪象征,背依地屏正坐者,位置最为尊崇。

 

清早期 黄花梨大理石地屏 美国明那波里斯博物馆藏

画中略显青涩的康熙帝背后即是一件地屏。

 

 

清代《康熙皇帝便服写字图轴》 故宫博物院藏

  • 炕屏

《红楼梦》第六回,贾蓉向王熙凤借屏风,“上回老舅太太给婶子的那架玻璃炕屏,明儿请一个要紧的客,借了略摆一摆就送来。”

这里传达了两个信息,一是炕屏的客观存在,二是这件玻璃炕屏一定很贵重,不然堂堂宁国府不至于借此“风光”。炕屏跟折屏相比,外形相差不大,尺寸略小,摆放位置在炕或床上,主要起装饰作用。

 

沈阳故宫博物院 芝兰室

如上图,沈阳故宫芝兰室内陈列,依墙而立者即是一件炕屏。

  • 枕屏

白居易有一首《貘屏赞》,诗前备注道:“予旧病头风,每寝息,常以小屏卫其首。适遇画工,偶令写之。”这段话证实了唐代枕屏的存在,主要作用为挡风。

宋代苏辙有《画枕屏》诗句传世:

绳床竹簟曲屏风,野水遥山雾雨蒙。长有滩头钓鱼叟,伴人闲卧寂寥中。 作为苏东坡的弟弟,同是一位名士的苏辙,伴着绘有“野水”“遥山”“雾雨蒙”“钓鱼叟”的枕屏入睡,想必会解去部分“寂寥”吧。

但随着中国古典家具的发展,尤其是拔步床、架子床的出现,这些床还可带帷幔,遮蔽功能增强,枕屏开始淡出人们视野。

  • 砚屏、桌屏

砚屏,置于书桌,古人惜墨,墨汁经风一吹容易干涸,故砚屏一开始是为了给墨汁挡风用。宋代文人赵希鹄在《洞天清禄集》中写道“古无砚屏……自东坡、山谷始作砚屏”,虽未必砚屏就是苏东坡、黄庭坚“始作”,然而说明砚屏在宋代就已经存在了。

砚屏在桌上待得久了,写字的时候少,观赏的时候多,最后变为了陈设用具——桌屏,陈设的场合也不一定是书房,只要有条案的地方就可以陈列,供人欣赏。

 

清代 青玉鱼樵图砚屏 故宫博物院藏

 

  • 插屏

插屏之所以叫插屏,是因为屏芯是独立的,可以取下来,这种可拆卸屏芯的插屏出现年代较晚。

  • 挂屏

屏风演化到一定程度,其基本的实用功能彻底消失,直接上墙变成“挂屏”。

总之,屏风伴随国人走过了漫长岁月,在居家陈列和户外宴集中扮演着优雅、和谐、宁静的角色,无论是民间的素屏与帝胄之家的华屏,均别具一格、韵味悠远。 虽然大部分屏风种类已经在现代社会失去用武之地,但因为其独特的装饰性,仍旧为人们所喜爱。

来源:木雕

子曰整编来源:坦腹斋


中国美网意向所有艺术爱好者,写作爱好者征集原创文章,文章可是艺术评论,艺术观点,艺术圈所发生的最新资讯和新闻报道。投稿邮箱:1435484987@qq.com。


  [声明]本文系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欣赏更多精彩文章


 雅赏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