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苴却砚史料汇编】苴却石开发溯源

作者:屈金文 ·797 浏览 ·2021-09-13 16:07:25

苴却砚

 

攀枝花苴却砚已享誉国内外了,是谁首先开发攀枝花的石源?原市委市府老领导又是怎样关心和支持开发攀枝花石源的,这恐怕就很少有人知道了现披露于众,以飨读者。一九八一年,瞿迎祥任市群众艺术馆馆长期间,十月份的一天,美工杨兴顺领来位30岁左右文质彬彬的青年向瞿迎祥介绍说:“他叫俞文香是红格中学的美术老师,他不仅是攀枝花所有中学唯一科班出生的美术老师。 还擅长石刻艺术。”杨兴顺话音刚落,俞文香很腼碘地从背包里掏出五枚各色腊石刻制的图章和工艺品递给瞿,瞿看到这些腊石工艺品那种耀眼的色彩、柔和的手感,顿时心旷神怡,爱不释手。当时瞿便叫来副馆长李逸芬。主管行政的肖泽金和美工杨兴顺向俞文香打听红格腊石以及其他石料的资源情况和开发前景。俞文香很详细地介绍了攀枝花丰富的非金属矿和如何开发的设想。同时,还向在场的同志介绍了他在会理师范就读时的美术老师罗敬如一个关于石刻工艺品的趣闻:一九五八年罗老师在安宁河边拾得一枚彩石,刻制成一尊“松鹤延年图”,被选入广交会展出,换得2万美金,因此,四川省外贸公司奖励罗老师及夫人旅游了半个中国,同时,他还第一次透露了“听说金沙江边有砚台石”的信息。在场的几位同志听了十分兴奋,大家都认为开发攀枝花的石头资源,是件大好事,但作为一个区营级的群众艺术馆,要办好这件事困难是很大的,必需要得到上级领导部门的支持才行。经过研究,群艺馆指定肖泽金同志具体张罗这件事,并制定了“积极筹备争取领导、时机成熟、立即上马”的行动计划。即:由瞿起草筹备“工艺美术社”的报告,由肖泽金和俞文香组织石刻爱好者筹备一个石刻工艺品展览。以便系统地向市委领导汇报,考虑到石刻工艺在攀枝花是一个新型产业,需要一个较长摸索阶段,必须要有一个见效快的项目来保它,当时,攀枝花市还没有一台彩扩机,瞿在起草的报告中就提出了用彩扩保石刻工艺的设想,并申请银行贷款40万元。当时文化局领导认为贷款数目太大怕担风险,只批准群艺馆搞工艺美术社。正在举棋不定时,得知当时任市政协主席的李原同志爱好书法和工艺美术,瞿迎祥和肖洋金同志商定去拜访他,在十二月的一个晚上,他们二人携带俞文香放在艺术馆里的五件工艺品,登门拜访了李原同志,他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当他听完他们的汇报,并仔细观看过工艺品后特别高兴地说,攀枝花有这么美的石料一定要开发 ,你们回去准备一下,适当的时候可搞个展览,李原同志的指示给了他们极大的鼓舞,同时增强了他们开发这项资源的信心。

 

时隔不久,李原同志的秘书打来电话,约瞿、肖去市委常委会上汇报攀枝花地区石料资源情况,他俩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后,大步流星地赶到市委会议室外,等了约莫个半小时,他俩被召进会议室,向常委会简要汇报了攀枝花市红格的腊石、蛇纹石分布情况以及开发利用的前景等,参加常委会的市委常委在自强、陈冀、李原、王志民等边听汇报边传看那五件工艺品,这些绚丽多彩的艺术品深深地吸引了在场的领导们,人人脸上露出了赞许喜悦。翟自强书记听完汇报后说,这件事李原同志已在党委会上通报过,他既是爱好者,又是这方面的“专家”,你们今后就找他吧。李原同志乐呵呵地答应道:好吧我就当你们的“后勤部长”吧。散会后,李原同志对开发攀枝花的石源提出些具体意见。 一是积极筹备石刻工艺品展览,赶在82年春季方毅同志来攀枝花时展出,二是筹建工艺美术社,由市财政局解决10万元筹建经费。三是工艺美术社的门市和办公室问题。四是将喻文香调来做些筹备工作。瞿和肖得到这个“上方宝剑”后,立即向文化局管竹卿局长和向德馨副局长作了汇报,文化局领导见市委市府领导同志这样重视攀枝花石源的开发,也积极支持工艺美术社的筹建工作。

 

经过积极的筹备,由艺术馆赶制了十二个展台,肖泽金和俞文香也组织石刻爱好者制作了六十七件展品,这些展品主要是用红格的黄腊品、蛇纹石刻制的烟灰缸、笔筒、图章等,其中还有方砚台 ,这方砚台 是俞文香用盐边县大田乡的沉积岩刻制的葡萄砚,(展览完后被文联刘成东同志收)。一九八二年三月上旬,石刻展览基本准备就绪,因为这个展览的初衷就是为方毅同志来攀准备的,故没有对外开放。四月下旬,方毅同志在杨超同志陪同下,照例来攀枝花视察工作,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李原陪同方毅和杨超来观看设在群艺馆内会议室里的石刻展览。杨超同志陪同方毅同志多次来攀枝花,和李原同志已是老朋友了,加之他们都爱好书法,共同语言多,展馆气氛非常活跃。展出的67件展品他们每件都要拿在手上仔细看看,特别是对笔洗、砚台、图章更感兴趣。方毅同志和杨超同志边看边议论道:攀枝花有得天独厚的钒钛资源,还有如此丰富的非金属矿一定要好好开发。方毅同志当看到展台上唯一一方砚台时说过这样的一段话,他说:中国四大名砚石料资源已经匮乏攀枝化是否能找到类似四大名砚的石料呢?瞿迎祥汇报说:听说金沙江边有一种砚台石。方毅同志风趣地说,你们去探探“宝"!把它开发出来!几位领导在展厅谈笑风生,兴致很浓,参观完石展,方毅同志杨超同志看见展台旁边早已准备好的文房四宝,欣然为在场的同志们挥笔题字,方毅同志给瞿迎祥的题字是:“勤奋”,杨超同志给瞿迎祥的题字“精益求精”。

 

方毅同志和杨超同志亲临艺术馆参观石刻工艺品展览以及所作的些指示,极大地鼓舞了大家,李原同志也非常高兴,更加关心工艺美术社的筹备工作。翟自强、陈骥、王志民也经常过间工艺美术社的筹建。工艺美术社成立后,几位领导还分别多次到工艺美术门市部视察,并提了许多建设性意见。

 

为了加快筹建工艺美术社的步伐,李原同志于82年七月份亲赴红格中学动员喻文香调到工艺美术社来,同时又把文化局长管竹卿、劳动局长魏华亭找到一起,商讨由两家共同抽人组成“攀枝花市工艺美术社筹备组”等事宜。起初魏华亭认为此事与劳动局关系不大不愿意抽人,李原同志说,工人的调动全靠你们,你们当然要抽人嘛。在这种情况下魏华亭同志没有再推辞。就将劳动局代管市知青办的韩行坤,派到筹备组与市群艺馆抽调的肖泽金共同负责“攀枝花市工艺美术社”的筹备工作82210日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并正式开展工作,不久,由市劳动局局长魏华亭和市文化局副局长向德馨召集会议宣布攀枝花市工艺美术社的领导班子,由韩行坤任经理,肖泽金任副经理,后又将群艺馆李庆玉抽来任副经理,行政上由市群艺馆代管,筹备组成立后要做的工作很多,首先是俞文香夫妇的调动问题,因仁和区不想放俞文香,加之俞爱人的农转非问题,李原同志责成主管劳动人事局专门发文,将俞作专业人才调走,同时解决了俞爱人的农转非问题。

 

为了充分掌握工艺美术社的有关情况。82 年翟迎祥、韩行坤、肖泽金俞文香先后前往会理会见了罗敬如老师,动员他到攀枝花工艺美术社工作,罗老师一方面表示愿为攀枝花市筹建工艺美术社出力,同时高度赞扬攀枝花市委市政府领导决心开发攀枝花非金属矿的明智之举,他认为这项事业是大有可为的。关于石刻技术人才问题,他认为俞文香是最好的人选,同时他又推荐了在益门瓷厂工作的儿子罗伟先,对这个问题瞿和肖当时未作明确答复,只答应回攀枝花向市委领导汇报后再作决定。当时,罗老师还对攀枝花的石料资源和攀枝花的砚台石作了介绍,他说攀枝花境内就有丰富的石刻材料,听老人说解放前攀枝花地区有人刻过砚,见过罗老师的同志回到攀枝花后,都及时将会见罗敬如老师的情况一一向李原同志作了汇报。李原同志听后作出决定:先将罗敬如老师请来当顾问,可给他教授级待遇,关于罗伟先的调动问题,李原同志同意先发个商调函。当年八月罗敬如老师被请来攀枝花与韩行坤、俞文香开始了对大理、丽江非金属矿的考察工作,同年十一月肖泽金罗伟先、韩行坤再次赴大理等地考察。

 

为了能尽快办妥罗伟先的调动手续。韩行坤、肖泽金同志往返益门瓷厂四趟,西昌两趟,经凉山州劳动局同意,于一九八三年三月将罗伟先调来攀枝花。

 

为了便于对外宜传和树立企业形象,肖泽金提议改“工艺美术社”为“工艺美术公司”征得市里几位领导的同意:成立不久的“工艺美术社”又更名为“工艺美术公司”原市委、市府领导和方毅、杨超同志一直重视攀枝花非金属矿的开发,并作过许多指示。因此,群艺馆的领导和群众也十分关心这件事,每到一处采风就向群众打听当地有无砚台石和其他制作工艺品的石料,是否有人刻过砚等。一九八三年春,大龙潭乡成立文化站。市文化局杨光弟、市群艺馆瞿迎祥、肖泽金、兰锡风、杨兴顺、马客容、段丽娟等人乘座群艺馆南京嘎斯车前往参加成立大会,因前一天下过大雨,加之那时攀枝花通往大龙潭的公路很差,车在途中被陷,车上所有的人不得不下来推车。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战斗,才越过泞泥的路段,到达了大龙潭。

 

大家参加完大龙潭文化站成立大会后,照例去赶场,在场上瞿迎样和肖泽金向一位菜农打听砚台等石料时,菜农指着一位肩背背篓的老汉说,他就是刻砚的,他俩迎上去和老汉交谈得知,老汉名叫高联新,家住大龙潭乡,家中祖辈都刻砚,在清代刻的砚都是背到永仁、昆明去换盐巴,民国时期兵荒马乱,刻砚这个行当就慢慢萧条了。他十二岁时,就学着刻砚,现在家中还存有解放前永仁县中学校长寸旭初题字刻的两方砚。老汉邀请他俩到家去作客,由子老汉家路途较远,他俩当天要赶回攀枝花,便谢绝了老汉的邀请,但他们商定了一个口头协议,由老汉用大龙潭苴却石为群艺馆刻制几方砚台做样品,并准备一汽车苴却石料,群艺馆下次来大龙潭时取苴却砚样品和运石料。后来肖泽金将在大龙潭打听到的有关刻砚和运石料的情况向俞文香作过介绍。正当准备大力开发苴却砚时,文化局作出决定,将工艺美术公司收归文化局管理,于836月份调任早在1965年下放弯丘劳动就开始研究石头的姚贵昌同志为工艺美术公司经理。以后瞿迎祥调回十九冶宣传部,韩行坤调回劳动局,肖泽金调回群艺馆,李庆玉调往成都市青少年宫。同年十一月份,工艺美术公司门市开张,由于当时出于多种经营的考虑,经营家电业务,此举违背了原市委、市府开发非金属矿的初衷,李原同志将俞文香调到市科协,由财政局每年拨二万五千元,作为俞文香研究、开发攀校花非金属矿的经费。俞文香调到市科协后,临时在市府地下室办公,但始终没有放松对苴却石的调查和开发。他曾经听肖泽金说大龙潭有苴却石,便一直在打听是否属实。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原仁和区党校校长钱必生处得知钱必生家住大龙潭,出生于刻砚世家,这使俞文香喜出望外,于841226日约钱必生一道前往大龙潭,用科普车运回了第一批苴却石料,并于853月刻出了第一方却砚,这方砚于856日在政府小礼堂举行的五省七地州科技咨询会亮相并引起了轰动很多人要出2000元高价收买这方砚,当时科协领导出于宣传、广告效应的考虑将这方砚给了香港商人刘锦灿,虽然刘当时只付给400元钱却换来了刘锦灿87年出资三万元与杨天龙合资兴办中国苴却砚厂的举动。

 

俞文香把沉默了多年的苴却砚又重新开发出来,并组织成立“市工艺美术协会”,将罗氏弟子及罗氏三兄弟组织起来,加大了对攀枝花非金属矿的开发力度,并大量的对苴却砚的石料进行研制、宣传。由市科协于一九八六年成立攀西工艺美术厂,专门对攀枝花砚石进行生产、研制,虽未坚持下来但对后来苴却砚的大规模开发奠定了基础。

 

后来罗氏三兄弟共同对苴却砚的潜心研制;杨天龙对苴却砚的对外宣传、开发;吴模方第一个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披露攀枝花却砚的消息;姚贵昌对苴却石系列产品的开发、研制;余飞鹏将安徽歙砚刻制技艺带来攀枝花,培训了不少刻砚技工;以及民政局益民工艺厂,大龙潭砚厂和广大砚石爱好者努力,特别是现市委、市府领导对开发攀枝花非金属矿的高度重视,对今日攀枝花苴却砚的辉煌,都有不可磨灭的功迹。

 

最近,瞿迎祥和肖泽金去大龙潭采访,又专门走访了刻砚老艺人高联新,当他两谈起83年与老人相见的一段往事时老人还记忆犹新,便又滔滔不绝地诉说起来,说着说着跑进房内取出他学刻砚时的第一件石刻品和民国二十八年水仁县中学校长寸旭初题字的砚台,这方砚台的题字是:“大雪满天地、胡为仗刻游、欲谈心里事、同上酒家楼”。从刻字的工整流畅足以说明老人年青时刻砚功底。高联新老人现已73岁高龄,还是孜孜不倦地在他那农村小天地里继续着传统的刻砚生涯,据老人介绍,他在90年前后还刻过批砚台 ,现在年龄大了,刻得少了,但他的儿子、孙子继承了他的事业,都比他刻的要好。尽管老人刻的砚不及近代精美,但它代表了一段历史,具有史料价值,因此,老人手头的砚台被来人收购一空。

 

(《攀西图片报》1997218)



特别说明:本文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侵删

网特别开通自助上传功能,只要您是网用户,可以发布: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新闻等;发布方法:的后台上传发布的资料网将根据选择的栏目发布。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本网给你上传发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