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魏晋至宋元时期中国山水画思想观念研究——第四章(1)

作者:林鸿 ·529 浏览 ·2021-11-24 10:08:55



第4章  元朝山水画的思想观念

4.1元朝山水画中苏轼的影响



北宋中后期,画坛正式出现了一批文人画家,他们的作品后来被称作“文人轉",明代董其昌提出中国山水画“南北宗"论的观点,其实最早衡量“文人画'  的标准来自苏轼、米芾等人。苏轼较早就提出“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的观点”传之数百年而不衰,虽然当时在北宋并未看到因之引发的山水画“心画” 高潮》但在以后他的这种思想观念的影响愈发明显,于元代达到了顶峰。



客观地说,从山水画起源开始,中国的山水画就一直不是对于客观景物一五一十地描摹。中国画擅长以线来造型,用墨来造境,摒除运用色彩去描绘多姿多彩的山水(虽说隋唐时期起,大小李将军为代表的青绿山水画派也自成一家,但是应当说唐朝之后始终处于中国山水画的非主流) ,古人一开始摆脱了“自然主义”的束缚,主观感受和客观物象相融合去绘山水的本质,“饱游饫看”、 “搜妙创真”,汇集客观物象成“胸中丘壑”而化为纸上云烟。可以说历代绘画都是主体和客体打交道,用象征的手法和哲理的灵感进行富有想象力的创造,只是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思想观念,所以山水画也表现为侧重于不同的方面。魏晋时期宗炳、王微为代表提倡绘画“以画体道”的功能,五代、北宋时期,画家们则侧重对客体“理”的追求,并且达到极致,而本来中国山水画都是追求客观物象之外的道或是客观物象之外的理,可是北宋后期追随荆浩、李成、关仝、范宽等人的画家囿于当时“穷理格物"的观念,偏于讲究绘画的逼真,促使绘画技法精益求私,但结果却是难免走上如自然主义”的死胡同,偏离了荆浩等人提出“图真”的初衷。而北宋也己出现了一些新的动向,文人的大量参与绘画,出现了所谓“墨戏”的思想观念,以苏轼、米芾为其代表,在主体和客体的关系上,他们主要强调自己的主观感受,加强了客观物象之外的意”。米芾曾师法董源,但他奋起变异,彻底改变传统画法,只是淡墨勾出,间以墨笔横点,构图简洁,被称为“米点山水”,其自谓“墨戏”。米芾高傲自矜,独立不羁,喜爱收藏泫名画,所以心眼高妙,作山水画不喜俗清,画大都模糊云山,平淡天真,追求一种意到,但是米芾的“墨戏”山水画并未在宋朝形成主流,这种“忘形得意”的主张在山水画历程中播下种子,在元代方得到空前的发展。而苏轼则认为上人画与画工画不同,前者注重“意气",后者只取皮毛,因而土人画不在于“形似”,在写其气,传其神态。晁补之也说:“大小相意,而不在行唐代的张彦远就说过:“或能遗其形似而尚其骨气,以形似之外求其画,此与俗人道也。 “以气韵求其画,则形似在其间也”,欧阳修提出著名的“忘形得意”,晁补之又曰.“遗物以观物,物常不能复其状”,这些都强调形似之外的“意”。



苏轼提出“文人画"的概念后,并不是认为“工匠画”的上乘之作就不好,他照打很推祟吴道子,“道子画人物,如以幻取影,逆来顺往,旁见测出,横斜 平直,各相乘除,得自然之数,不差毫末,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所谓游刃有余,运斤成风,盖古今一人而己" ,可以说对吴道子的评价相当高了,只有当他把吴道子和王维之画作比较时才感觉吴道于“犹似画工论”。而苏轼评工维山水画“诗中有画,中有诗”,可见苏轼所提侣的“文人画"应该是“得之于象外”,画曲形似之外要有“调”的境界,进而看出画外之境,超出画而之外任山想象驰骋于天地之间。苏轼有句名言“天真烂漫是我师”,所谓追求“天真烂漫”的“意苏轼的山水画传也作品一股认为只有一幅,即《古木怪石图》(但是他的书法作品传世不少,观其书迹,走笔随心所欲,臺不造作.只是捺笔较苏每觉左秀右枯,或诒是执笔不当的原因,相传苏轼习惯用单钩法执笔,即以食指与拇指钩住笔管,故腕小能悬,因为腕不能用力,故捺笔不易丌展,黄庭坚评此云:“殊不知西胞捧心而颦,虽其病处,乃自成妍”,说的是只要“意"到,哪怕有点缺陷也自有一番风味,纵执笔失当,仍能病处成妍,不能不说当时这个“意”是何等的重要。



“唐末司空图崎岖兵乱之间,而诗文高雅,犹有承平之遗风.其论诗曰过梅止于酸,盐止于咸,饮食不可无盐梅,而其美鐳在咸酸之外气"(《苏东坡集》后集卷九《书黄子思寺集后就“咸梅之外"正是苏东坡所认可的艺术境界,而这个艺术形式就通过简逸的形式蕴含丰富的内容疒含盖泊的笔墨包含最上乘的意趣情思,所以他强调“观上人画如阅天下马,取其意气所到。这个“意" 不太考虑到“成教化,助人伦”的要求,也不太考虐具体客观事物内在的“物理”,史多是一种盾绪的“发打胸臆”,邓椿《画继》评还苏轼的绘画是:“所作枯木,枝干虬屈无端倪,石皴亦奇怪,如其胸中盘郁也”,可见苏轼的山水画不按常理出牌,不拘形似,只是在笔墨游戏中宣泄内心的情感以解胸中郁闷。但是苏轼也尝曰:“其形之无常,是以其理不可不慎也'',他还是认为因为形的无常,所以绘画要以“理"作为依据,苏轼所推崇的“画中求意”、“萧散简远”的画风也因为他个人的地位,才华而被推为上乘之品,因此影响了一批文人画家绘画“得之于象外”,那画家的修养、品味就上升到了很高的要求人品、不受尘世功名羁绊的精神品质,即画品 ,只有高尚的人品、深厚的文化底蕴就能合乎“文人画”艺术的标准,所以文人阶层把“文人画”看作是艺术,认为民间画工画与雍荣华贵的宫廷艺术是“俗气”,只有“笔简而意足”,于有限的画中之貝体悟到画外之境,把自身超然出世、与世无争的胸怀注入山水画的创作之中.刁是“绚烂之极,渐归平淡"的最高境界,因此“文人画”的出现正式地把绘画纳入画家个人品德修养范畴之内,明确了艺术对个人文化修养的陶冶作用,这种审美情趣深深影响了元代的山水画,以至于“画中求意”的风格在元季四大家的山水画中表现得入木三分。


特别说明:本文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侵删

网特别开通自助上传功能,只要您是网用户,可以发布: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新闻等;发布方法:的后台上传发布的资料网将根据选择的栏目发布。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本网给你上传发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