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王小晖:徒离的香草 屈原《九歌·山鬼》

来源:中国美网 ·12057 浏览 ·2024-02-17 22:14:25

王小晖:徒离的香草

屈原《九歌·山鬼》

第一章  香草徒离

(陈雨光美学专著)


 

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获奖画家 李蒸蒸《重彩工笔设色·陈雨光先生》65×53cm

 

陈雨光(憨牛),农历1949年生。选择美学与中国画视错觉学说创始人,艺术哲学家,传记作家。先后获得过十余项科研成果奖(包括国家级课题)。在经济、数学、计算机、数据库、量化交易、算法模型、美学、哲学、逻辑、整体论等跨学科领域,出版有十数部专著,发表有数百万字论文。其主要艺术哲学类代表著有《美的选择》、《视错觉》、《美的致生范畴》、《艺术的定向》、《性知觉》。书画鉴评本《唐诗三百首书画集》、《宋词三百首书画集》、《元曲三百首书画集》、《中国当代花鸟画作品精选》、《中国当代工笔画作品精选》;策划组织了《中国画三百家》。

《美的选择》集数十年努力,首次在国内从艺术哲学的角度,对中国画学科体系的确立做出了两大基础性探索:第一,定义且回答了“何为中国画”,揭示了“察觉不到光线作用的绘画法则”。第二,创立了以视错觉动向力发生学为内核的选择美学,从整体论的范畴论,定义了“何为美”。

著作者是至今唯一耗时八年、约集了三百多书画名家,编写出版了填补空白的书画鉴赏版《唐诗、宋词、元曲三百首书画集》的诗评鉴赏家。

基于当代艺术家的深度交谊和研究,著作者在珍藏的《元曲三百首书画集》中,共获得百多位专业画家的大力支持,并收到了310幅精心创意的绘画原作。现今,许多书画大家己故世。随日时移,这部著作中的创作真迹和笔墨文范,己成为理解艺术的无法再获的瑰宝,尤其数次展览所引起的轰动,更证明,作为国粹的“诗词曲/书画文”的超越时空的神圣的崇高。

 


王小晖:徒离的香草

屈原《九歌·山鬼》目录


香草徒离

美人爱恋

理政空望

天体神格


  

中国工笔画学会理事、山东艺术学院硕士生导师  王小晖教授

 

王小晖,女, 1956年出生,山东济南人,现为山东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工笔画学会会员,山东省美协理事,山东省女画家协会主席,山东省政协委员、山东艺术学院民盟主委。王小晖创作的作品多次入选国家级重大展览并获奖,出版画集论著多部。多幅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国外美术馆、博物馆、画廊等机构及个人收藏。

微观与精致》获首届全国工笔重彩小幅作品展银奖

《人勤路宽》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

《盛世和风》和《金风傲世》入选全国首届中国画人物作品展;

《恋荷》获第三届全国工笔画大展三等奖;

《摇篮》入选建党70周年全国美展 ;

《晴日》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1994年《匆匆》入选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1996年《摇篮》入选世界女艺术家作品展优秀奖,被美国世界银行机构收藏;

1998《寻梦》入选全国第四届当代中国工笔画大展获银奖;

1999年《共剪西窗》入选全国中国画三百家美术作品展获铜奖;

1999年《霜晨》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获优秀奖;

2004年《远海》入选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获优秀奖,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2009年《问剑》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2010年获山东省泰山文艺奖一等奖;

2001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工笔画学会为表彰在中国现代重彩画艺术创作中的杰出成就,特授予“中国重彩画学术奖”奖章等。


王小晖《九歌·山鬼》68x136cm(憨牛居藏珍)

 

香草美人、屈子制歌,是诗为“雅/骚”的传统,是文为“凄/婉”的源头。

——陈雨光


中国文学艺术史,自《九歌·山鬼》横空,便有了“善鸟香草,以配忠贞,灵修美人,以媲于君”的传统意象。

华夏文明:诗经当风、屈子赋骚,依“诗”取兴、引类譬喻。

风骚意象开辟了最具中国特殊意义的视知觉。

比兴纷围,文赋情境——中国艺术哲学的形而上。自屈子始,香草比兴,成为托于《诗经》的浪漫,他使中国的艺术意象,有了从古至今的寥廓空间。

《山鬼》成为祭歌,是先于文学的以山为神的祈祷式国家祭典。也是我一直强调的艺术发生的基础是宗法巫礼。所以,山鬼为歌,不能简单化为湘音楚调的俗音。她是专项祭义和程式。

《山海经》武罗的意象,是最早的山鬼镜像。

   

灵修祭义,武罗司之。

这一神化,风情为湘音楚调,于是,便有了礼式程序的政权要求——怀王祀典,屈子制歌。

也许,这才能说明《九歌》的发生。

山鬼制象,正是从这一逻辑没思,才有了今天讨论的意义。

隆祭祀、楚巫为歌,事鬼神,香草美人,成仪典,赋骚为辞。这是屈子神人交感的精神为“草”,其历史作用——开天辟地。

这一独步纵横的开创性地位,我辈不敢妄评,只能引苏子一句,让乾坤定断:

吾文终其身企慕而不能及方一者,唯屈子一人耳


这种崇拜是由衷的,也是逻辑的,历史的,更是我的。

  

山东师范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十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获得者

宋丰光《九歌·山鬼》68x136cm(憨牛居藏珍)


屈原《九歌·山鬼》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
采三秀兮於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
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
君思我兮然疑作;
雷填填兮雨冥冥,猨啾啾兮狖夜鸣。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一、香草徒离

心事俱已矣,江上徒离忧。

读到这样的名句,会让我感慨,无香草徒离,屈子后的文学该当怎样的寂寞?

不敢想象!

天涯何处无芳草。

香草制歌——千古绝唱、望尘莫及,是中国文学艺术的历史起点与逻辑起点。

正因为此,中国诗歌,走上了后来于《诗经》、且前于唐韵千年的平仄之路。

这是“香草入辞”的伟大。

我虔诚地沐浴焚香,试图走近这一神往的伟大。

可惜,屈骚之难,难于上青天。

2022年,我想再吟《山鬼》。无奈,攀难若蜀道。为发声,为“屈子制歌”,为中国文学艺术史的价值发端,我问及大艺术家王小晖教授。

她是我近四十年的道友。希望能探讨迷津。她欣然命笔,让我们有幸,看到了又一学术深刻。

这是一幅香草镜像。小晖出笔若诗:

野蔓草,

薜荔萝,

瀼瀼零露曳袅娜。

扬兮婉清,

华兮水木,

美人呀,

遥送思忆的阿君,

定格浪漫的文络,

如同,

舒卷开甲骨契辞的文明。

高高的崖上,

云容雾淑,

引无数骚客竟浩然。

朝辞的李白,

不尽长江天际流。

赤壁的苏子,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如今,

江上的鸟,

江畔的花,

江心的帆,

江啾的猿,

伴着窈窕的凝视,

化作秀美的峦峰,

呼唤远方的传奇,

荡起万里的峡波。

星移斗转,

岁月悠悠,

日久天长。

宋玉的秋风,

子建的洛神,

秦观的鹊桥,

更有那,

空置高阁的理政,

怀怅雁丘的哭歌。

渊明的爱莲,

比兴着你的高杰品质。

贾谊的鵩鸟,

挟裹着你的万里伤悲。

杜甫的致君,

向往着你的再现风淳。

李贺的锦囊,

铭刻着你的甲光向月。

陈亮的开拓,

书写着你的不世心胸。

风飒飒兮木萧萧,

思公子兮徒离忧

一切开始,

都基于你路漫漫其修远。

香草美人,

唱尽千古苍凉。

香草美人,

填满万代平仄。

香草美人,

搅动不尽风流。

香草美人,

展图还看今朝。

小晖造像,香草当歌。需要勇气和学术。

因为巫音楚调古来就是含草的祭歌。巫音楚风之神韵炙烈情感之徒离,这是阳光里站立的灵魂。

巫歌朗朗,楚音漫漫,香草诗诗,古远渺渺。

无论祈祷式还是咒语式,先民的敬畏与喝令,都是理想与信念的向往。

渴求力量,平衡自然,仪式感的发生,艺术为典乐祭礼。

小晖的出发点,亦是屈巫唱草。

从武罗意象到香草意象的演化,是理解艺术家思考的脉络。楚人敬神,逢山设祭,引发了青要武罗到巫山神女的祀拜。起于荀草红果,祭师引歌,寨人同和的武罗图腾,是《山海经》的祈祷式的权力与民愿的意象。发端于2000年前的端公仪舞,让后人有幸欣赏类似武罗意象的惊山谷,胜雷霆,泣鬼神。

这是屈骚成歌的历史起点。

端公舞仪,据考证,在结构上与《九歌》多为相似,学术的难点,是骚歌发声,在当时的楚俗与楚典中是如何程式化的?今人只是猜测,但上坛与下坛的分构,迎神、敬神、安神、送神的分部,2000多年的“苞茅缩酒”的仪式,至今仍是楚山巫韵的“化石”。

小晖教授其实是在想,巫文化是人类文明的早产艺术,在农耕文明的祈天文化中,山神敬畏又是人类高度自我中心的产物,巫仪礼典,是人类欲望的本能同构,而香草迎神,则是寨人诗性智慧的精神升华。

九歌出夏,离楚音仪式,起码应早两千年。在的特定的剧烈历史演化期,祭义典式的流变不可能超稳定,意像也应常变。

只是,香草迎神,在意象结构上的种种非常复杂的演变,给艺术创作无疑带来极大难度。

香草迎神是巫,这在当今己是定识。但古人理解,却各有千秋。

就版本学考据,问题出在克利夫兰本,山鬼为男性,回到了有宋之前。我们知道,张渥通文史,好音律,却屡举不中,仕途失意,遂寄情诗画。他擅铁线描,被誉为李龙眠后一人而已。是否画家的经历,让其真身也飘入笔墨之中?是否此本为伪张渥所作?实不可知。但前两本,在风格上还是慕李之意。

宋人骨子里的风雅,到底还是张渥的高仰。

 

有宋后,中国画第一大手笔、百代宗师——李公麟,给山鬼定了一个千古基调。这位被东坡誉为龙眠胸中有千驷,不惟画肉兼画骨的彪炳者,诞生了可视的山鬼,成为了后代主流画家竞相模仿和致敬的高山仰止。

 

 

在龙眠居士定格之前,屈原的《山鬼》,以薜荔女萝之语描写了一位既含睇兮又宜笑的山鬼形象。其意象之深远,语言之精美,为历代文人雅士所传颂。

屈子才华,横溢古今,屈子担当,报国忠心,屈子绝望,投江恨亡。他伟大的人格,悲剧的结局,优美的文辞,成为千古文人心中的丰碑。屈子镜像,香草人格化,从又一角度,托衬出徒离思忧的不同美感。

屈子离世后,人们通过各种方式记忆,怀念,对他的作品通过绘画、歌唱、舞蹈、书法等多种艺术形式进行诠释和解读,将自己的喜怒哀乐与前远的他融为一体。其中,绘画以其特有的艺术张力成为重要的演绎手法。以屈子的《九歌》为题材的绘画作品,在中国绘画史上已成为了一种学术潮流。

 

 

流风所及,从年代传下的作品看,几乎均托底继承宋骨课程。赵孟頫的山鬼,除了骑在赤豹上的女性形象外,后面还跟着一个红头发男性鬼怪,在构图上更具故事性。山鬼在设色上谈雅为主,而后面的鬼怪设色则显得艳丽了许多。这种形象和色彩对比,山鬼这个形象具有充满的个性特色,整个画面的意境也因此更加丰富深邃。陈洪绶的山鬼,是放荡不羁的红尘颠倒。傅抱石的《山鬼》,紧贴原作,隐现传承,几经改进,他对1946年所作特别满意,这幅被画界称为最美《山鬼》,中国笫一女神,画作衣袂翩翩,临风舞舞,思古怀今,千般韵意,神情兼备堪称一绝。在2016年嘉德春拍中,就拍出了5175万元的成交价;第二年又在北京保利2017春拍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中,以6382.5万人民币的的价格落槌刷新记录。徐悲鸿的山鬼,不再犹抱瑟琶,另为透视写实,玉体春风,影响来者。


 

 

历史的积淀,摆在来者的面前是一座山。

既含睇兮又宜笑,是美女野兽的文学范式。

思公子兮徒离忧,是鹊桥雁丘的文学范式。

面对两大范式,小晖在《山鬼》中各有呈相:一是将主体希望映射至灵修眼中的“她”:窕窃婀娜;一是将主体内深蕴藏于本心自在的“她”:枉凝眉梢。一个天生俏丽,一个人生徒离,两种形象,两种思绪。艺术家把屈子制歌的文学历史意义,从祈神求助的迎神曲,到恋神求爱的相思曲,造像的意义显然大不同俗。创意告知我们:凄婉为歌自屈子赋辞,便成为骚立九歌,成为情味文学的前不见古人。至后,影响中国文学史的“徒离”亦成为主体脉络。

这是九歌前身祈祷式的为宗——风调雨顺,到屈子赋辞咒语式的为宗——雅骚凄婉,实现由歌为诗的转变。情怨距离的鹊桥心理文学,正式经屈子之笔,成为中国文学的千百年感动。

从这一历史逻辑出发,小晖教授的山鬼凝眉,确为学术的深致。

她告知艺术:

九歌的山鬼女性,飘逸俏丽易,凄婉动人难。

应该说,这是艺术由迎愿求福到徒离恨苦的“滋味转变”。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