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杜树森看到了什么?

来源:中国美网 ·65532 浏览 ·2022-07-04 16:14:39

(上)

陈雨光


=================================================================================================

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获奖画家 李蒸蒸《重彩工笔设色·陈雨光先生》65×53cm


陈雨光(憨牛),农历1949年生。选择美学与中国画视错觉学说创始人。先后获得过十余项省部委级科研成果奖(包括国家级课题)。在经济、数学、计算机、美学、哲学、逻辑等跨学科领域,出版有十数部专著,发表有数百万字论文。其主要艺术哲学类代表著有《美的选择》、《视错觉:中国画的基本格局》;书画鉴评本《唐诗三百首书画集》、《宋词三百首书画集》、《元曲三百首书画集》、《中国当代花鸟画作品精选》、《中国当代工笔画作品精选》;策划组织了《中国画三百家》。

《美的选择》作者集数十年努力,首次在国内从艺术哲学的角度,对中国画学科体系的确立做出了两大基础性探索:第一,定义且回答了“何为中国画”,揭示了“察觉不到光线作用的绘画法则”。第二,创立了以视错觉动向力发生学为内核的选择美学,定义且回答了“何为美”。

著作者是至今唯一耗时八年、约集了三百多书画名家,编写出版了填补空白的书画鉴赏版《唐诗、宋词、元曲三百首书画集》的美学理论家和艺术策划家。基于当代艺术家的深度交谊和研究,著作者在《元曲三百首书画集》的工作中,共获得百多位专业画家的大力支持,并收到了310幅精心创意的绘画原作。现今,许多书画大师和大家己故世。随日时移,这部著作中的创作真迹和笔墨文范,己成为理解艺术的无法再获的瑰宝,尤其数次展览所引起的轰动,更证明,作为国粹的“诗词曲/书画文”的超越时空的崇高与神圣。

=================================================================================================

 

杜树森





如果我的画框能悬挂思想,一定是爱与恋的追求。

——杜树森


艺术家简介:杜树森,1964年出生于黑龙江,河北交河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沧州市美术家协会理事,河北美协会员,工艺美术师。1980年师从工笔画名家米春茂先生。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沧州美协理事。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国画系06届研修班,结业于21届文化部中国艺术科技研究所中国重彩画高级研究班。

1984年作品入选河北省青少年画展。

1986年在《连环画刊》上发表连环画《创口》;作品入选五省连环画计划生育展。

1987年在《河北故事》上发表连环画《太子滩的来历》。

1991年作品入选中国青少年赴港展;同年在“羲皇杯”书法大展中获佳作奖。

1998年10月作品<融>入选第四届当代中国工笔画大展,

1999年6月,作品《思》入选《中国画三百家》作品展览,

1999年12月,作品《梦绕春宵》入选鑫光杯迎澳门回归中国画精品展

2002年11月,作品《故园春色》在全国第五届工笔画大展中获优秀奖,

2003年8月,作品《舞》在第二届吴道子美术基金大展中获金奖,作品入编《中国当代书画名家精品大典》并被主办单位永久收藏,

2003年12月,作品《故园情》入选2003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05年4月,作品《惠风和畅》入选第二届<菜乡情>全国中国画作品提名展,7月,作品《金色童年》入选2005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览,10月,作品《颂歌》参加2005年<长江颂>全国中国画提名展并获优秀奖,12月,作品《军乐魂 》入选2005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06年6月,作品《都市霓裳》入选全国第六届工笔画大展并被收藏,9月,作品《隆隆乐声冲霄汉》参加2006年纪念中国美术大师李苦禅艺术馆开馆暨全国中国画作品提名展,并获优秀奖,

2007年7月,作品《梦》入选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全国首届<草原情>中国画作品提名展,

2008年9月,作品《星月无言》获沧州工笔画展突出成绩奖,12月,《月影情音》入选中国国家画院艺术交流中心“回顾印象”中国画学术展,8,月作品《和平之声》搭载“神舟七号”飞船遨游太空。




 

杜树森《春元阖家图》82×130cm



元始天欲




性——那一自我满足的欲望,是人类最根本的激情,是引导我们最根本的力量。

——休谟




三十年前,我的研究从这里开始——艺术的定向。

至今,仍然没有取得系统的结论。

我发现,艺术的定向,是造型范畴(注意:在此强调的是范畴论)最神秘的所在。在众多写生者前,有同一个美丽的女人体,在同等条件下,用美术方法造形,结果,会看到完全不同的思路。首先,都被知觉到了一个形,这个形都各有一个被特征突出的整体象征。同时,象征所呈相的特征,又是整体的变调,不同的特征表现的却还是同一裸女。

鉴此,我想起大哲学家莱布尼兹的那句名言: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树叶。

定向揭示,选择的艺术,永远是独一无二的。 

至今,我还在继续思考:为什么造形知觉会出现莱布尼兹的同一/相异律?

这,也是阿恩海姆八十年前的思考。他只留下一句话:造型的眼晴是有思想的。对同一整体形性的捕捉力,每一个有思想的眼睛,定向都不同。

也许,这就是风格出现的致因。

贡布里希说,他只欣赏能够通过视觉去发现的艺术家。艺术是促使人使用眼晴进而生产独特形式的思想范畴,若眼晴不能去看,不能以美的范畴生发形式的独特性——风格,所有的努力就都是空的。

杜树森是一位能用眼睛观察的艺术家,

就是说,他的眼晴是有思想的。这十分难能可贵。我总讲,若一个艺术家想创意,他的作品又表现出了不同于以往的个性品质,这件创意,就可称之为艺术品,因为他县有了眼晴所呈相的思想——风格。

风格所象征的形式的独特性,因艺术的定向,具有了独一无二的属性。艺术的欣赏,又基于此,定向了能够产生独一无二美感的艺术家。

艺术就这样定向了杜树森。

艺术认为:他有眼晴,有思想,有美感,有发现跟别人不太一样的能力。

那么,杜树森到底看到了什么?




爱与恋

屈子悲思之爱  少游凄婉之恋




香草美人,诗经词骚,一直是中国笔墨的“吟未了”。

树森借代,自然蕴有屈子悲思、少游凄婉的爱恋之感。这是颇能动人心肺的风格文络。若说经骚有婉约,树森就有柔绮:出赋若神女,比兴似云君,恰饰天地普化,产气淑真。

这种美,是一种爱与恋的经骚之美。

人神相恋,千古不朽。

骚体画风,云君山鬼,是村森的重要议题。之所以艺术家对屈骚反复着笔,精书研习,就因《九歌》是有骚以来,争议颇多的学术。

 

杜树森《山鬼》87×66cm(憨牛居藏珍)

1990年,才华意气,年仅26岁的艺术家,应约寄了一幅《山鬼图》,我至今难忘。

此忘难,关键是笔御山鬼,墨化史络,有学思书券,见图可生“青年才俊”之慨。因为,欲慕《九歌》,可不像当时盛极的红豆依情,淑女婉风,小桥洞箫,人倚杏楼。它首难在读辩析音上。就是说,没有一定文学功底,不要说着笔,就连本意都不知何以墨图。

屈骚是中国画史上的一大分支。

我当时拍额,这实给树森设了两难:一难切题,二难解音。骚词学者会先问:山鬼者,是男是女?若考据,宋以前楚辞读辩,多出自《国语》,定山鬼为“木石之怪”、“魑魅魍魉”,而视之为男性山怪。



 

宋代传李公麟山鬼图



有宋后,中国画第一大手笔、百代宗师——李公麟,给山鬼也定了一个千古基调。这位被东坡誉为“龙眠胸中有千驷,不惟画肉兼画骨”的彪炳者,诞生了可视的山鬼,成为了后代主流画家竞相模仿和致敬的高山仰止。

在龙眠居士定格之前,屈原的《山鬼》,以离忧哀婉之语描写了一位"既含睇兮又宜笑"的山鬼形象。其意象之深远,语言之精美,为历代文人雅士所传颂。屈子才华,横溢古今,屈子担当,报国忠心,屈子绝望,投江恨亡。他伟大的人格,悲剧的结局,优美的文辞,成为千古文人心中的丰碑。屈子离世后,人们通过各种方式记忆,怀念,对他的作品通过绘画、歌唱、舞蹈、书法等多种艺术形式进行诠释和解读,将自己的喜怒哀乐与前远的他融为一体。其中,绘画以其特有的艺术张力成为重要的演绎手法。以屈子的《九歌》为题材的绘画作品,在中国绘画史上已成为了一种学术潮流。




 

元代传张渥山鬼图



有元的张渥,是争议最多的所在。其传,上博本和吉博本,均有公麟遗风,意象的选择也与李大致相同。在上/吉的版本中,山鬼的嘴角上挑,发丝微乱,凸显出蓬勃的生机和妩媚的情态。左手执兰花,右手执香草。身旁景物笔力遒劲,树皮若麟、年轮深邃,可看出是陈年老树,显示出山鬼的居住环境为深山老谷。山鬼前方水流奔腾,汹涌不止,仿佛有金戈铁马之声。整个画面明朗清晰,深邃清幽,一目了然。通过此图,我们可以得出张渥笔下的山鬼形象仍然是一个骑乘赤豹的女神形象。和李公麟的白描技法比较,张渥在创作上依然以继承模仿为主,意象选择、框架格局等方面并没有做出大的变动,只在细节处做了细化修饰。

问题出在克利夫兰本,山鬼为男性,回到了有宋之前。我们知道,张渥通文史,好音律,却屡举不中,仕途失意,遂寄情诗画。他擅“铁线描”,被誉为“李龙眠后一人而已”。是否画家的经历,让其真身也飘入笔墨之中?是否此本为伪张渥所作?实不可知。但前两本,在风格上还是慕李之意。宋人骨子里的风雅,到底还是张渥的高仰。

流风所及,从年代传下的作品看,几乎均托底继承宋骨课程。赵孟頫的山鬼,除了骑在赤豹上的女性形象外,后面还跟着一个红头发男性鬼怪,在构图上更具故事性。山鬼在设色上谈雅为主,而后面的鬼怪设色则显得艳丽了许多。这种形象和色彩对比,山鬼这个形象具有充满的个性特色,整个画面的意境也因此更加丰富深邃。陈洪绶的山鬼,是放荡不羁的红尘颠倒。傅抱石的《山鬼》,紧贴原作,隐现传承,几经改进,他对1946年所作特别满意,这幅被画界称为最美《山鬼》,中国笫一女神,画作衣袂翩翩,临风舞舞,思古怀今,千般韵意,神情兼备堪称一绝。在2016年嘉德春拍中,就拍出了5175万元的成交价;第二年又在北京保利2017春拍“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中,以6382.5万人民币的的价格落槌刷新记录。则徐悲鸿的山鬼,不再犹抱瑟琶,另为透视写实,玉体春风,影响来者。

树森山鬼,从前贤定格的千年古道中走来。据他的理解,公麟用笔,抱石韵意,悲鸿春风,都是呼吸所在。这是年青来者首应恪守的脉络博动。学而思贤,临而知己,是树森的初心与求索。

从创作背景讲,屈子悲思的代表是《九歌》——祭祀的祭歌。树森叙述的主题,是一位多情的山鬼,在山中与心上人幽会以及再次等待心上人而心上人未来的情绪,描绘了一个瑰丽而又离奇的神鬼形象。艺术家把山鬼起伏不定的感情变化、千回百折的内心世界,刻画得非常细致、真实而动人。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树森把诗源经义的“窈窕”呈相女神的动人,把女巫神仪的祭祀化意为迎灵的真态,让诗经与骚文共承表里,更多有悲鸿春风的体验。还需特别指出的是,树森命笔,并未着译清人顾成天《九歌解》首倡山鬼为“巫山神女”之说,也不阐发游国恩郭沫若的,“山鬼”当为“女鬼”或“女神”的意见,他画的不是是巫山神女(楚国神话中有巫山神女的传说,此诗所描写的可能是早期流传的神女形象)。树森觉得,自苏雪林提出《九歌》“人神恋爱”的表现说后,尽管大多数研究家均以“山鬼”与“公子”的失恋说解析此诗,似乎也诸多不妥。按先秦及汉代的祭祀礼俗,巫者降神必须先将自己装扮得与神灵相貌、服饰相似,神灵才肯“附身”受祭。但由于山鬼属于“山川之神”,古人采取的是“遥望而致其祭品”的“望祀”方式,故山鬼是不降临祭祀现场的。此诗应按照这一特点,以装扮成山鬼模样的女巫,入山接迎神灵而不遇的情状,来表现世人虔诚迎神以求福佑的思恋之情。诗中的“君”“公子”“灵修”,均指山鬼;“余”“我”“予”等第一人称,则指入山迎神的女巫。有了这样一个理解,树森“窈窕春风”的辩析,便有了笔墨学问。可见,山鬼描线之难。

先欣赏屈骚本义。


屈原九歌·山鬼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
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
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
君思我兮然疑作;
雷填填兮雨冥冥,猨啾啾兮狖夜鸣。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就艺术家《山鬼》而言,树森为骚,体现屈子悲思之爱,源于《九歌》主唱的香草美人,男相女思。前者为情怨之爱,后者为国体之爱,窈窕心仪,君臣大义。这是屈子作为千古敬仰的所在。因此,说山鬼无丝毫政治隐喻,肯定无人同意。但要把这复杂的关系,表现出来,本身就是创意的复杂。

欣赏树森,就是欣赏创意的复杂。

艺术家借用赋比兴的手法,让古老的山林之灵获得了生命,这些最初的自然灵体,往往拥有奇妙的外形和强大的力量;因而被诸多族群尊为山鬼,当然更常见的称谓是山神。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从构图看,树森笔下的她不是最古老的山鬼,但却是自上古以来与生命关联最深切的山鬼。艺术家遵循龙眠居士的定格,呼吸现代傅徐的意气,让她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她乘赤豹,从文狸,似是山中圣洁神灵,庇护着无数的山脉与生灵,甚至可认为,她守护的就是自然的本身。艺术似在歌咏:不需要敬拜她,但如果能为她献上动听的歌声与花草,也许她会更加心悦。


 


树森体诗意让装扮成山鬼的女巫,入山接迎神灵,却又不遇,情状依依,表现了世人虔诚迎神以求福佑的思恋心境。诗中的“君”“公子”“灵修”,均指山鬼;“余”“我”“予”等第一人称,则指入山迎神的女巫。画面一开头,那打扮成山鬼模样的女巫,就正飘行在接迎神灵的山隈间。从画家对巫者装束的精妙描摹,可知楚人传说中的山鬼该是怎样倩丽,“若有人兮山之阿”,是笔者虚一个远镜头,隐和诗人下的一“若”字,状想的她在山隈间忽隐忽现的身影,追溯公麟宏观妙构,背景开笔即给人以缥缈神奇之感。镜头拉近,便是一位身披薜荔、腰束女萝、清新鲜翠,滿目春风的女郎,恰托山林神女诗中风采!此刻,她一双眼波正微微流转,蕴含着脉脉深情;嫣然微盼,姿态婀娜,笑靥生辉!“既含睇兮又宜笑,着力处只在描摹其眼神和情意,有若《诗经·卫风·硕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之类铺排,颇为轻灵传神。画家刻意的女巫如此装扮,意在凸显神灵附身,引观者顺句:子慕予兮善窈窕——我如此美好,你如此羡慕。口吻、笔意、画面均按传说山鬼性格设计,开口便是不假掩饰的自信,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凸显了主人公爽朗意态。这是艺术家深耕骚文、借巫装扮、精妙入微、口吻山鬼的匠心画像。画家又进一步体验诗人气氛,将镜头推开,色彩浓烈地渲染她的驾乘:“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火红的豹子,毛色斑斓的花狸,还有开着笔尖状花朵的辛夷、芬芳四溢的桂枝,画家把诗人用其充当迎神女巫的“车仗”,既切合所迎神灵的环境、身份,又将她花枝燃环、吟吟云行的气氛,映衬得格外贴切。

需要深层欣赏的是,屈子骚文,美人香草,爱相恋思,绝不是单单的男女依情,我更看深屈子女美,楚王男怀的至洁品性,这与诗人至刚格求,治世美政的理想不无关系。因此,从公麟到抱石,山鬼之美,都不是色美,而是神美,是精神之美,缘此,祭仪之美,春风之美,理政之美的三美,才成就了树森所面慕的中华笫一女神的绝冠风采。



 



特别说明:本文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侵删!

本网特别开通自助上传功能,只要您是本网用户,你就可以发布: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新闻等;发布方法:在你的后台上传需发布的资料,本网将根据你选择的栏目发布。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本网给你上传发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