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李兵 | 代言大国脊梁 融情圣境峰光

来源:中国美网 ·503 浏览 ·2021-02-18 10:19:34




李兵独立探索提炼出了中国画新皴法——“块斧劈皴”(也有人称之为“李兵冰雪皴”)和独特的“挤白”“衬白”染雪法等,填补了中国水墨高原雪山画法的空白,开创了冰雪山水画的新境界,成为中国水墨雪山画体系的创立者和领军人物。


李兵


 李兵: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理事,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四川省文艺志愿者协会主席,四川省政协书画院副院长,四川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一级美术师,诗词作家,清华大学中国书画高研班导师,四川大学客座教授,四川师范大学外聘硕士生导师,四川音乐学院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四川民族学院客座教授,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艺委会委员,四川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名誉主任、山水画会名誉会长。


李兵

李兵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省文联副主席李兵是一位复合型的艺术家。拜读他的水墨高原雪山画作品,很容易让久居喧嚣都市的人刹那间宁静下来,心境变得到宽松、精神得到缓释。如果说李兵构筑的水墨高原雪山世界是一道游离于现实与梦想之间的风景,那么,至少他心里已经有了一片可以走进的“神山圣地”,他的作品便是一曲灵魂深处的山水绝唱,也是一首令人陶醉的抒情散文诗。因为他的作品总让人从中感受到学者的气质、感觉到社会的热度、感悟到人生的启迪,总让人在品味其作品中领略到他的笔墨对现实世界的观照和与大美自然的对话,鉴于此,我便不由自主地感叹和赞美李兵先生“立于前人之外”的独特创造和一个文人的负责与担当。



李兵


毫无疑问,作为中国水墨高原雪山画体系的创立者和高原雪山画派的领军人物,李兵先生所探索出的中国画新皴法——“块斧劈皴”,亦称为“李兵冰雪皴”,从学术的高度,解决了千百年来难以调和的写意水墨画点线面矛盾和冷暖矛盾,以其独特皴法辅之以“挤白”“衬白”“冷暖对比”等烘染方法,使中国山水画领域有了新的境界。李兵所独创的雪山画法,是继承传统和自主创新相结合的典范,是他从理论到实践对于中国写意精神的独立思考,为中国画表现高原雪山探索出了新的技法,以新形式、新语言、新境界的个性面貌强化高原山水的视觉观念,以崭新的面目阐释现代感,填补了中国水墨高原雪山画法的空白,为中国美术史续写了笔墨技法探索和写意精神拓展的新篇章。



李兵


中央美院原院长、中国美协原主席靳尚谊先生这样评价到:“李兵的雪山画作品面貌独特、笔法新颖,是具有创新意义的作品……”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主席冯远说:“这种雪山画法与雪域高原有融入式的交流,作品恢弘大气,有创新精神。”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原主席钱来忠先生在评价李兵的水墨雪山画说道:“独到的水墨构成和明快光感,极大地提高了西部雪山在造型、色彩和肌理上的表现力,比之现有传统山水画中的技法,更能艺术而客观地表现出西域雪山特质,并更具有视觉冲击力。”四川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黄宗贤先生也曾在著述中对李兵倍加推崇,赞其为“水墨雪山画法第一人”……。从这些充分的评价语言中,可以看出专家们对李兵作品给予的高度赞赏和充分肯定。在李兵新的绘画语言里,让笔者体会到一种全新的思想和追求,把笔者的目光从传统引回到现代。从李兵作品中,笔者感受到了传统艺术的创新魅力和时代审美的活跃脉搏,看到了中国水墨画在高原雪山题材方面的巨大表现力和发展希望,也嗅到了久违了的中国山水画拓展气息,享受到了高原雪山所带来的神秘多彩和雄秀壮美……。金山银山,诗情画意,令人耳目一新、回味无穷。



李兵


李兵在多年的水墨高原雪山画创作中,怀着对传统文化和大美自然的深层体悟与热爱,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既师古人又师旁人,用自创的笔墨图式,抒写充满自由精神与旺盛活力的胸中丘壑,不仅完成了点线面融合交响乐,又完成了色墨水调和抒情诗,构造了一种清新、苍莽、雄浑、神秘的非凡画境。欣赏画家李兵的水墨雪山系列作品,不论是《雪影山光》《瑞彩壮神峰》《千秋壮骨展雄魂》《玉色天颜贺春风》《大地迎旭日》《卷浪击水向苍穹》《希望》,还是《凉山攻坚路》《大爱如山》《云开圣域》《岁寒相守》等作品,苍苍茫茫,云烟满纸,望之气象万千,扑人眉宇,令人叹服。此外,《金彩入眼帘》《傲雪铁骨映日月》《金山日照》《五彩阳光满乾坤》等作品亦别具一格、笔似神来。


纵观画家李兵水墨高原雪山画作品,笔者认为,李兵的笔墨表现手法有三个显著特点:第一是墨衬白和墨托色把握较好,形成了墨白转换和墨色互衬的一种新局面;第二是色墨丰盈而不失书写意韵,舒展自由,笔酣墨畅;第三是画面构架有特色。他不但十分在意以笔墨结构书写山水轮廓,而且非常注重画面的大笔墨构架。他的“块斧劈皴”大笔墨构架主要是以大胆的独创的技法,在山地、岩石和冰川结构中留下画纸本来的白色,通过积墨、积色、积水和环境烘托,“挤”出雪山的质感,“衬”出雪山的色泽。在墨和色的运用上,李兵一般是浓、淡、干、湿、焦并用,有时先用墨后着色,有时又墨色混用,积墨与积色、积墨与积水相结合,形成了独特的“挤白”和“衬白”染雪法(留白法的具体表现)——画出雪山的架构后反复渲染出积雪的厚重感和山体的层次感,通过墨色对比和光感辉映,使作品具有浓郁的高原雪山特色。在构图方式上,他一般采用传统的近浓远谈、近实远虚等透视技巧,使整个画面自然、丰富、和谐、统一,既展示立意精神,又营造直观效果,力求体现画由心生,境由心造的艺术魂魄。留白和线面所形成的笔墨旋律与节奏,以及墨色分布所形成的虚实关系构成了他特有的水墨雪山画的气势与气息。各种情绪交融,在画面中和谐共鸣,形成了李兵水墨高原雪山绘画独有的精神气质。据此可知李兵的成功之路,不仅重“师人”而且重“师物”,并进而重“师心”,将师造化与师修为互糅在一起,使其作品洋溢着浓郁的文化韵致、隽永的高贵品格、优雅的审美意趣和向上向善的时代精神。



李兵


根植于传统的水墨基础,辅之以色彩的大胆运用和云烟的动感渲染,是李兵表现高原雪山的主要手段。李兵的作品既勇于突破中国水墨画的皴法形态和笔墨构成,又敢于接受西方绘画中素描、光影、色彩的有益成份,因而既强化了点线面的表现力、又强化了所表现题材的自然质感和图式美感。画家李兵对高原雪山画法的积极探索,反映了他对优秀传统文化的创新性继承特质,其艺术价值和艺术魅力是显而易见的。在李兵笔下,寒冷的高原雪山充满了鲜活生命的情思和温度,神山的形象有了语言的告白和灵魂的载体。“人即山、山即人”,透过画家李兵的水墨高原雪山画,笔者真正嗅到了从作品中散发出的人文气息和时代精神,真正看到了从笔墨中洋溢出的艺术激情和艺术力量。正如李兵先生所主张的那样,使用传统水墨表现高原雪山,不仅需要笔墨技巧,讲究笔墨韵味,还必须强化形式美感,突出画面语言的象征性,通过既艺术又直观的表现形式,再现高原雪山挺拔、雄峻、坚韧、神圣之美。众多雪山自古以来就被人们敬奉为神山、圣山,受到顶礼朝拜。因此,李兵的水墨雪山画总是把雪峰雄姿作为主要表现对象,并且以传神的手法,刻画出了高原雪山独特的壮美。


十分注重山水画品格涵养的李兵,以当代画家的哲学理解和文化胸襟,打破传统中西方绘画的分界思维,以宽博、兼容的态度将笔墨与色彩融汇在同一画面之中。他以笔墨的灵性,积极创新点、线、面的构成形式。在他的作品里,他把笔墨当中的笔法“块斧劈皴”特别凸显出来,而这笔法的背后就有哲学理念——阴阳虚实以及书法精神——即以书写为支撑、以向背为基调、以冷暖为氛围、以浓淡干湿为层次的意境营造方法,将宏大视野呈现于画面。这些对李兵而言,早已融会贯通于创作理念,流注到血液中了,且在长期的实践中从未丢弃。这一坚守,使得李兵的水墨高原雪山画面貌新颖,格调高雅。不论是其《雪影山光》还是《傲雪铁骨映日月》,从诗意化和意象化了的景致中,笔者看到了高原雪山的洁净清新,仿佛进入了绝意功名后的精神栖居。这种栖居远离喧嚣远离尘染,断无繁碌世俗。在富含审美情怀和生活意趣的意境中,李兵以强烈的使命感将精致而经典的表现形式与现实生活的哲学意蕴完美地统一起来,赋予了高原雪山端庄典雅、神圣高格的生命力。



李兵


解读李兵的水墨高原雪山系列作品,不难看出构筑如此崇高的艺术境界,没有深厚的文化积淀和高远的思智是无论如何也难以达到的。很明显,他在对中国山水画传承发展规律的反思中,清醒地意识到,只有强悍的本体艺术,才能突显民族精神。大美、壮美、秀美和自然美是现当代人民大众最为广泛的审美需求。而人性本身又对幽远、静穆、诗意的情境有着天然的追逐感,特别是面对忙碌、繁杂、焦虑的生活时,“诗意的栖居”(海德格尔)遂成为都市人的心灵旨归。籍于此,李兵探求“人与自然”与“天人合一”的意境融合,这也正是他在水墨高原雪山中想要表达的思想内涵。他力求打破固有的技法而执意探索高原雪山山水画的笔墨表现方式,与其说是一种精神渴求,不如说这是他心性的使然。是因为他长期在雪山下生活,与神山圣水结缘,所以他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借雪山山水滋养浩然之气,以其在生命的状态里表达自己的心境。从这一意义上讲,李兵的高原雪山山水画开辟了一条创新之路——满足都市人寻求一尘不染,用清新意境陶冶心灵的山水图式,找到了山水画与当代人审美愉悦的契入点。李兵的这一创造,不仅为中国山水画的发展注入了新的血液、拓宽了新领域、谱写了新篇章,而且为喧嚣的都市人带来了一块心灵栖息的清净之地。


美是多元的,美术也是多元的。李兵的水墨高原雪山画艺术总给人带来思想的启迪和醉美的享受。他的水墨雪山宁静和谐,像他的人一样萧洒而沉着。不论在境界上、笔墨上,还是在韵味上,无论是大中堂、丈二丈六整纸等大画甚至像展陈于毛主席纪念堂、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会议室、成都锦江大礼堂等重要场所的巨幅作品,都十分壮阔、大气,充满了传统中国绘画的意蕴美感。



李兵

在绘画实践中,李兵犹如虔诚的朝圣者,以敬仰之心传神写照高原雪山,为神山净土代言,为国粹艺术添美,为当代画坛增辉。他说:“我每一次走进草原、走近雪山,都会有不同的体验、不同的感觉,不同的收获,不同的升华。由于对西域雪山的特殊感情,我可以在雪山下能有多久时间就呆多久时间,看着银色的雪山随着太阳、天空、云彩的变幻和从早到晚的时间推移,时而金灿夺目、时而银光挥洒、时而腾云拨雾、时而身披红霞,自己仿佛就在仙境中倘佯,尽情地接受着大自然神奇造化的启迪……神山雪域永远入我怀,壮我心……”


听其言,观其行,赏其画,李兵可谓才艺两全,德艺双馨。他总在不停地观察自然、观察物象、锤炼笔墨、精研创作,坚持不懈为艺术献身,坚持以饱满的生命激情与天地精神往来。衷心祝愿李兵先生的艺术追求佳作频生、硕果累累。


(本文作者张本平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原美术学院院长)



中国美网意向所有艺术爱好者,写作爱好者征集原创文章,文章可是艺术评论,艺术观点,艺术圈所发生的最新资讯和新闻报道。投稿邮箱:1435484987@qq.com。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欣赏更多精彩文章


余昌宇,2021,中国美网,书画名家,拜年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