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薛磊 | “东坡遗风·笔墨神韵” 首届中国画写意名家作品展

薛磊 ·992 浏览 ·2020-09-03 11:17:13

薛磊

特邀艺术家(按姓氏排序)

陈    斌    陈志才    范澍宁

冯    俭    傅仲超    金涌焱

柯和根    郎    军    李    江

李开能    李秀峰    李也青

梁时民    罗中凡    吕大江

吕应鑫    钱    磊    舒湘汉

王晓银    谢泰伟    谢天赐

熊    明    薛    磊    杨涪林

杨国平    姚叶红    易    凭

袁    泉    张    剑    周    鼎

序    言

在漫长的中国历史长河中,中国画逐渐形成了人格化,并具有了特殊的更多抒情写意空间。伴随诗书画印的完美结合,加上具有文学性的中国画独有之精神,使得中国画具备了更深厚的底蕴和内涵。

苏东坡,四川眉山人,与父苏洵和弟苏辙并称“三苏”,宋代杰出的文学家、政治家、书法家、画家,文人画的主要倡导者。

“意”,是人类对自然景物的抽象而富有韵味的认知;写意,是人类在表现自然景物的审美认识上实施的具体技法。“写意”既是美学范畴,也是凝集了世界观的具有普遍意义的哲学范畴的方法论。

在中国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众多文人墨客以书入画,用抽象的画面、极具想象的构思来抒发内心的情感和表现事物的本象,追求事物神韵;以自然之美,体现中国绘画意趣,一直被历代文人所推崇。纵观中国画的发展历史,充分证明了写意画作为中国画的核心,在中国画的发展过程中具体不可或缺和替代的作用,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是中国画的精髓所在。

然而我们必须看到,当今中国之画坛,那种以自然为上,追求气韵生动,注重画面空灵静谧、苍润浑厚的意境及“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的时空观念和审美意蕴等意象精神正在悄然流失。鉴于此,为了更好的弘扬民族艺术,倡导写意精神,中国美网携手“东坡故里”的眉山市美术家协会和眉山国画院将于2020年举办“东坡遗风·笔墨神韵” 首届中国画写意名家作品展。展览以“弘扬传统文化,倡导写意精神”为目的,拟定每年举办一届,逐步发展成为业界具有极大影响力的艺术展览品牌。

★薛 磊★

          

    薛磊,1972年生于成都,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斋号怀古堂,著名画家龙瑞先生、戴卫先生入室弟子,现为四川省诗书画院党支书记、副院长,四川省政协诗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 ◆ ◆ ◆

观苏东坡浅释中华文化

之魅力薪火相传

文/薛  磊

◆ ◆ ◆ ◆

薛磊《凉山火普村写生》

   中华文化和文明史历经五千年,在这浩瀚的历时长河中,至宋代达到了世界的巅峰,中华文明一直以来都是站在世界文化文明史的第一方阵,真正停滞阶段仅不过300年之短。钱穆在《国史大纲》“引论”中,对自清末以来中国社会存在着的一股全盘否定中国历史文化的民族虚无主义思潮进行了批判,他指出:研究或评价中国历史的“第一任务,在能于国家民族之内部自身,求得其独特精神之所在”。他始终坚持认为,只有了解自己的文化,对自身的文化怀有应有的敬意,“其国家乃有再向前发展之希望。”如果一个民族对其已往之历史无所了解,那么这个民族必然是无文化之民族,这样的民族最终是不能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中国近百年来所遭遇的环境,可谓痛苦已极。在三百年间复杂而深刻的社会背景和历史力量的作用下,古老的中国传统文化也经历了痛苦的洗礼。这中间,无数仁人志士、贯通中西的学者一遍又一遍地痛苦反思、自省、叩问着中国传统文化对于中国自救和发展的意义。然而在悲痛中中国产生了完全崭新的文化生力军,毛泽东就是这个文化新军的最伟大和最英勇的旗手。

   曾几何时,充满诗意浪漫的巴蜀大地,曾孕育出一个个成就斐然的文化艺术巨匠,几千年中华文化史中,四川曾出现过严君平、杨雄、司马相如、李白、“三苏”,张大千等等。而其中最为独特、不可替代的名字就是——苏东坡。他在中国的文化艺术史上,留下了一笔不可磨灭的浓墨重彩。今天,我们仰望星空,回望东坡,这一“仰”,重温以苏轼的诗书画作品为代表的灿烂艺术,描绘璀璨辉煌的中华文明,传承先贤们的宝贵而厚重的精神财富。这一“望”,承载着我们深厚的民族情感和高远的人文理想。

   苏东坡文章闻名天下,仕途却历尽坎坷,在官场屡遭小人暗算和背叛,但他始终不改其进取、正直、慈悲与旷达的人格精神,一生不改乐观与善良之天性。“他一生融儒、释、道于一体,诗、文、词、书、画俱在才俊辈出的宋代登峰造极。他比中国其他诗人更具有天才的多面性、事实感、变化感和幽默感。你苏东坡这样的人物,是人间不可无一难能有二的。(林语堂·苏东坡传)”

 我喜欢苏东坡并不因为他是皇帝的秘书,是官、是书法家、是画家、是文学家、是工程师、是酿酒饮酒者,而是他对人生、生活和社会的态度——温润敦厚。始终不改其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在这方面其他诗人是只能望其项背。用他对其弟弟子由的话概括他一生最为恰当不过:“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所以他人生快乐,无所畏惧,像一阵清风了此一生。虽然他的肉身已去千年,但其精神却变为天空的星星,地上的河流,照耀和滋养我们的心田。

  在当下整个社会浮躁之气日益膨胀的当下,让我想起了一句话:不忘初心!是的,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从未有今天之浮躁。不论朝代的更迭总有那么几个人不停地仰望星空,不断引领我们文化艺术的风尚,在中华民族漫长的黑夜中璀璨如星,不断照耀着我们前进的方向。苏东坡无疑是在艺术这片星空中最为闪烁而灿烂的一颗巨星。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回望东坡,不忘初心,自信前行的真正动力。

  对于老百姓而言。几千年来最好的社会,就是宋代,没有一个朝代可以和宋朝比民富、比民乐。早在宋真宗宰相王旦就说过:“京城资产百万者至多,十万而上,比比皆是。”其概念吴箕在《常谈》中写到:“《史记·货殖列传》中,所载富者,固曰甚盛,然求之近代,似不足道。樊嘉以五千万为天下高赀。五千万钱在今日而言之,枉万贯尔。中人之家钱以五万缗计诸多甚,何足传之于史?”汉代能入史册的巨富所达到的财富在宋代还不如众多平常中产之家所拥有的财富。在唐代的贫眼所惊之华丽器物,在宋代已是百姓寻常之物。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说道:“唐人作富贵诗,多记其奉养器服之盛,乃贫眼所惊耳。”如贯休《富贵曲》云:“刻成筝柱雁相挨。”此下里鬻弹者皆有之,何足道哉?又韦楚老《蚊诗》云:“十幅红绡围夜玉”十幅红绡为帐,方不及四五尺,不知如何伸脚?此所谓不曾近富儿家。宋人嘲笑唐人贫眼没见过世面,因为可见宋代民间财富较唐代不可同日而语。

薛磊《峨眉三苏》245x200cm

    为什么这个朝代能成为历代社会和文化的标杆?是因为在社会的最高层乃至最底层都注入了一个新的群体——士族。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士族最兴起的开端,代表人物司马懿。在此之前整个社会的最高层均有皇族管理天下,此后的朝代文人才开始慢慢进入。。所谓“魏晋风骨”就是说的那个时代,在这个历史阶段,中国产生了真正意义上的士族阶层,自从这个阶层的产生后,士族精神一直照耀我们中华民族前进的方向。士大夫阶层在政治、经济、文化上都占有极高的地位和贡献,为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建安七子、王羲之、顾恺之、竹林七贤便是那时的杰出士族文人。在这一段流光溢彩的时光画卷中,历史为我们留下了《观沧海》、《洛神赋》、《兰亭序》、《洛神赋十三行》《洛神赋图》、《世说新语》《魏晋胜流画赞》、《论画》……等大量杰出的文学艺术作品,也留下了光照史册的文人精神。竹林七贤里的嵇康,是古往今来被人们推崇备至的仕族的代表,“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朝发太华,夕宿神州。弹琴咏诗,聊以忘忧。”“越名教而任自然。”从遗留下来的诗句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不与世俗同流的名士在自我与艺术和天地自然的同构中到达了极高的精神境界和生命境界。在历史的高度来看,建安七子、正始名士、竹林七贤、中朝名仕、江左名仕……。至隋代开始科举制,到唐代科举的状元及进士们大多还不能进入社会管理的最高层,真正进入最高层面的就是宋代,整个士族阶层对文化传承和社会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一个社会民乐和民富说明有很稳定的社会基础,理想和社会价值观。一个社会如果浮躁和彷徨,只是因为民众在贪婪很多东西,没有正确价值观和理想,更谈不上有像苏东坡这样能引领社会风尚的一大批文人雅士。回过头再看看宋朝的文人,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苏东坡、米芾、黄庭坚、蔡襄、张载等等,太多了!举不胜举。他们大多来自草根,正是因为这些文人雅士的引领,宋朝成为了历朝历代中最有格调和品位的一个朝代。为什么这些文人能够成为一个社会的引领者?因为他们找到了比权利和财富更高,更好的价值取向。他们除读书外,还可以悠闲而潇洒,而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有种对人生和生活的态度和品位。他们不仅擅长诗词歌赋,而且精通绘画、音乐、书法、成就斐然,世所仰慕。这个朝代为什么有这么多文人?他们为什么在面对权利和财富时,却不贪婪?因为他们心中有自己心中之山水。能够自信地告诉别人,他们知道自己的人生中有比权利和财富更有价值的东西。比如:宋人喜喝茶,茶不过是一片叶子而矣,乃常物也,水也更是寻常之物。然而,加上一枚精美物器,生活的品位,人生的意义和态度就得以完全释出。宋瓷就这样脱颖而出,成为后代历朝必仿之物和审美标准。

   人在权利和财富当中是很难自我反省的,人在面对自我的时候才会有反省的力量。自己是不是受人尊敬?美还是不美?这是宋文化人关心的问题。宋代文人有两种走向。一种是往上走,入朝为官,一种是往下走,简单而朴素的生活。苏东坡、司马光无疑就属后一种。苏东坡往下走,不仅留下了政绩,还留下了诗、文、词、书、画等等绝世之作。司马光往下走,外放几十年,留下了一部不朽之作——《资治通鉴》。这就是文人真正的价值所在,也是可爱之处。他们把一生所学献给朝廷,朝廷不采纳,也不生气,下派各市地州县去为人民服务,造福一方。如司马光与王安石在新政时政见不同,自请外放,皇帝挽留,他说不行,怕干扰妨碍王安石执行新政,这也是士族文人的一种气节和追求吧。在传统文化和人性中,每一个男人一生最想干两件事:开疆拓土,这事只能皇帝能干。第二,造福一方,引领社会风尚。苏东坡无疑做到了第二件事,成为了所有文人中的楷模。所以说宋代的文人成为中国乃至全世界最优秀的公务员典范。

   如果一个人读了很多书,沉迷于权利和金钱的追求之中,那人生的意义何在,生活的品位何在,生命的快乐何在!没有品位的知识是一种负担和累赘。苏东坡为什么得到天子和人民群众的尊重,原因就在于此。读书的目的是让自己找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让自己有一种智慧去体验生命的快乐,并且能与别人分享这种快乐。文人画就是由苏轼、文同等人倡导,文人画第一次把中国画上升到了哲学化、文学化、思想化,它体现了中国哲学和文化思想的主张,中国哲学观也对文人画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易经的思想是中华民族传统主干,笔墨的浓淡干湿变化,使古人对天地万物之间的运行之理有了更深更直接的变化。《画诀》上说:“石有三面,树有四枝。”这就是最基本的易经阴阳思维。到明末清初,文人画大家石涛在他的绘画理论巨著《苦瓜和尚话语录》中总结到,“太古无法、太朴不散,太朴一散而法立矣,法于何立,立于一画”。世界的根本是混沌的,当世界缘起时,混沌破,一画立。当“一”产生时,就有了标准有了对立,与“一画”相应,可生“万画”,这既是宇宙哲学的观念,也是文人画创作理念所依据的易经思想。

薛磊《大自在图》

   在苏东坡的艺术主张中,开创文人画有一个重要命题尤其值得我们研究——“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当我们观察客观世界的时候,诗歌与图像均是积极调动我们的形象思维,赋予对象生动、典型且内涵深厚的描述,从而抒发强烈的感情。“自古词人多画师”,纵观中国艺术史,诗画一律的美学观点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文人墨客,从唐代的王维、顾况、杜牧到宋代的苏轼、王安石、李清照,再到元代的赵孟頫、王冕、倪瓒等,在诗与画两方面颇有建树,在这些大师的笔下,我们真切地感受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非凡艺术魅力。

   因此,“回望东坡”这样理应将苏东坡的美学精神和人格魅力作出有力唱响,守护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并借助“回望东坡”之眼,让我们一起畅游四川悠悠的文化艺术历史之河,同样能够重温诗与画两翼齐飞的曼妙景象。无怪乎清代美术家叶燮曾提出“画者形也,形依情则深,诗者情也,情附形则显”。这是中华民族共有的心灵追求,因其背后有着淡雅、飘逸、脱俗等相似的审美传统。这份中国人独有的精神追求,这种中华传统哲学理念影响下的自然观及人生观,曾融入到我们先贤的艺术创作中,也如文化基因一般必然地也会融入到我们民族的血液之中,不断地照耀我们后人前进的道路和方向。让我们中华文化世世代代薪火相传。

作品欣赏

薛磊 《为绿水为青山》

薛磊《云山得意随人愿》

薛磊、陈志才、钱磊 《祥瑞大吉图》 59x110cm

薛磊《春归何处 》248cmx124cm

薛磊《寒江独钓》


   中国美网意向所有艺术爱好者,写作爱好者征集原创文章,文章可是艺术评论,艺术观点,艺术圈所发生的最新资讯和新闻报道。投稿邮箱:1435484987@qq.com。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欣赏更多精彩文章


薛磊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