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明代祝允明《一江赋》卷谈别号书

澎湃新闻 ·571 浏览 ·2018-06-14 10:30:42

历代具体描绘水的画作数量不少。但是以水为主题的书法作品似乎较少见,正在上海博物馆展出的明代祝允明书《一江赋》卷就是这样一卷难得一见的重要作品,让人觉得通过文字传达,从意象中升华的水景,同样可以琉璃千顷,变化万状,相较于具象的眼中水景亦不遑多让。本文拟就《一江赋》卷属于别号书的问题做初步梳理,聊以一孔之见,抛砖引玉。


谈到以水为题材的中国古代美术作品,熟悉者无不会想到故宫博物院藏宋代马远的《十二水图》卷。此图传神入微地表现了水的各种情态,或海门浩浩,巨浪翻涛,或烟波茫茫,浅濑濑平流,洵为现存作品中登峰造极之作。除此之外,历代具体描绘水的画作数量不少。但是以水为主题的书法作品似乎较少见,上海博物馆藏明代祝允明书《一江赋》卷就是这样一卷难得一见的重要作品,让人觉得通过文字传达,从意象中升华的水景,同样可以琉璃千顷,变化万状,相较于具象的眼中水景亦不遑多让。


此卷纸本,书芯纵20.4厘米,横137.2厘米。该作品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经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鉴定,收入《中国古代书画目录》、《中国古代书画图目》。上海博物馆将之列入书法厅常设展轮换展览。从书风及其他细节审视,当属真笔无疑。


此件作品在许多论着中较少提及,其蕴含的书法、文学等方面的价值未能彰显,本文拟就《一江赋》卷属于别号书的问题做初步梳理,聊以一孔之见,抛砖引玉。


从明代祝允明《一江赋》卷谈别号书

明 祝允明 《一江赋》 卷 纸本20.4X137.2cm上海博物馆


一、别号源流及别号文之简述


“名以正体,字以表德”,人的名和字互为表里,必有关联,多由父母所取。号的出现在名字之后,章学诚于《文史通义-繁称》中记载:


“号之原起,不始于宋也。春秋、战国,盖已兆其端也。”


该书中提到的号为陶朱、鸱夷子皮者乃是越国大夫范蠡,他辅佐越王勾践灭吴,功成身退,泛舟五湖不知所踪。《史记-货殖列传》记载范蠡


“变名易姓,适齐为鸱夷子皮,之陶为朱公”。


而相传为苏秦和张仪老师的鬼谷子,亦非真名,而是根据其居住地而得号。类似这样“其所服所居而之号也”的人在先秦有还有不少。“自从汉赋创造出了亡是公、子虚先生、乌有先生等人物名号,给文人起别号以很大的启发。”


汉代之后,晋宋渐有别号出现,和名字不一样,这完全是自主决定的,也称自号,如葛洪自号抱朴子,陶潜自号五柳先生。唐代文人有别号的逐渐多起来,如杜甫号杜陵野老,卢仝号玉川子,韩偓号玉山樵人,张志和号烟波钓徒等。五代画家荆浩的自号洪谷子,当是美术专业人员非常熟悉的。到了宋代,文人起别号已蔚然成风,几乎人皆有号。时至明清,此风更盛,不仅文人有别号、雅号,连山野村夫、盗贼妇人都以有别号为时髦。别号枝指生的祝允明就曾撰文讥讽过这种现象。清人别号也很普遍,一般一人两三个别号,像傅山多达五十多个,亦属不足为奇。


别号是文人雅士自我表现的产物。可以把个人的居处、境况、情趣、身份、职业、形貌、志向等种种情况充分表达出来。甚至为此还要裁纸叙心,阐发成别号文章。著名的有陶潜的《五柳先生传》,抒发了自己“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着文自娱,忘怀得失,对上古淳朴社会的向往,对后世文人产生了重要影响。唐代自号“东皋子”的王绩写有《五斗先生传》,表明“万物不能萦心”的旷怀高致。宋人欧阳修则有《六一居士传》,阐释了自己摆脱忧烦,醉心琴书棋酒的逸致。东坡先生苏轼曾为其好友陈慥写过一篇《方山子传》,这位陈先生因头戴“方屋而高”犹如古方山冠的帽子而得其号。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一夜帖》信札,就是苏轼与陈慥友情的明证。


明代别号风尚更盛,别号文数量水涨船高。特别在吴门地区,还出现了以别号为主题的别号图。明以后这类文字渐趋式微了。


二、“别号书”概念之提出和特征


“别号书”一词,以前似未见有同仁提出。若廓其源流,析其端本,当从前述别号文章而来。简而言之,前人别号文章若能留存手稿或正式的书法作品,即可视之为别号书。


此类书作明以前传世较少,数量以明代为最,缘于有明一代别号风行,这个现象在祝允明撰《前闻记》4中有一篇《近时人之别号》短文,因文字不长,兹引述于下:


道号别称,古人间有之,非所重也。予尝谓为人如苏文忠,则儿童莫不知东坡;为人如朱考亭,则蒙稚莫不识晦庵。嵬琐之人,何必妄自摽榜。近世士大夫名实称者固多矣,其它盖惟农夫不然?自余闾市村曲细夫未尝无别号者,而其所称非庸浅则狂怪。又重可笑,兰桂泉石之类,此据彼占,所谓一座百犯。又兄山则弟必水,伯松则仲叔必竹梅,父此物则子孙引此物于不已,噫,愚矣哉!至于近者,则妇人亦有之。又传江西一令尝讯盗,盗忽对曰:“守愚不敢。”令不知所谓,问之左右,一胥云:“守愚者,其号耳。”则知今日贼亦有别号矣,此等风俗不知何时可变。


祝氏性格豪放,此文也直抒胸臆,对当时人别号泛滥,妄自标榜,非常鄙视。那些动辄山水泉石、梅兰竹菊之属,他也觉得庸俗浅陋、狂怪可笑。直至盗贼妇人,均有别号,亦可窥见此好尚之烈。文章虽然不足二百字,但却能发微阐妙,因浅见深,读之令人忍俊不禁。从中可见其写作手法之精妙。刘熙载《艺槪-文槪》云:


“乍见道理之人,言多理障;乍见故典之人,言多事障。故艰深正是浅陋,繁博正是寒俭。”


若以刘氏此论观祝允明此文,正好可呼应,相得益彰。


另外,明代末期的张丑在《清河书画舫-戌集》中曾指出:


“古今画题,递相创始,至我明而大备,两汉不可见矣。晋尙故实,如顾恺之《清夜游西园》故实之类。唐饰新题,如李思训《仙山楼阁》之类。宋图经籍,如李公麟《九歌》、马和之《毛诗》之类。元写轩亭,如赵孟頫《鸥波亭》、王蒙《琴鹤轩》之类。明则别号,如唐寅《守耕图》,文壁《菊圃》、《甁山》,仇英《东林》、《玉峰》之类。”


张丑从绘画主题的维度出发,虽未能全面地归纳总结每个朝代的画题风貌,但明代以别号为画题的独特现象,张氏是洞若观火,首次提出了“别号图”的概念。别号人请名家绘图进一步诠释别号,以增情趣,也可与祝允明《近时人别号》之文互证,可见别号表现之演进。


近世关于别号图研究,以刘九庵《吴门画家之别号图及鉴别举例》7最为全面,揭示了在明代吴门画家的绘画表现中,以他人别号为题的这一突出的艺术现象,其现象的持续时间“可以追溯到早期的吴门画家,而止于吴门画派的衰落之时,基本与吴门绘画的兴起、发展、衰落共始终。在此前后,这一现象则较为罕见。”


论及产生原因,源于明代中叶城市经济繁荣,吴门为人文荟萃之地,自然出现与以往文人不同的生活环境。文人身居闹市享受繁华的同时,文人士大夫的理想和情操又使他们向往归隐生活。“惟身不得脱闹市而又求隐居,也只能出现在明代。”别号的寓意,虽不尽相同,但多少都有体现文人们“然其隐又欲扬名于世”,身在江湖,心存魏阙。或者身居庙堂,向往林泉的矛盾心态。


刘九庵认为,综观明代以别号为题的绘画作品,大致有两点突出的艺术特点:其一是“扣题”,表现别号之义,各有千秋地体现出画家的匠心独运。其二是这些别号图一般是画家应邀而作。同时刘氏列举和部分介绍了共计三十件吴门画家的别号图作品。


相对于别号图并综合观之,别号书当具有以下两大特征:


其一是内容围绕别号,阐发别号之义,体裁有记、赋、说、歌、辞、铭、敘、辩等不一而足。有的作品虽合裱于别号图画作之后,但内容绝非绘画的题跋考证,具有与画作并列的地位,可以独立流传。


其二是一般由文章作者书写成书法作品。


三、《一江赋》为别号书分析


从明代祝允明《一江赋》卷谈别号书

明 祝允明《 一江赋 》卷(局部) 纸本 20.4X137.2cm上海博物馆


紧扣别号的书法作品以前不见有人提及,本文讨论的祝允明《一江赋》卷就应属这样的一件典型作品。


该文以赋为体裁,为明弘治十五年(公元1502年)八月,祝允明四十三岁时所书。文章开宗明义:


“上骑都尉、锦衣使君黄公休伯,平生志业大而有本。客以一江拟之,寓为别号。余辱公知,颇尝测其涯涘,因为赋以广之。”


文中提到的“黄公休伯”是黄琳,生卒失载,字美之。官上骑都尉、锦衣卫。居官甚高,权势煊赫,各色人物趋之若鹜,论者提出以“一江”为别号,以滔滔江水,一碧万顷之意象,附庸其功业“大而有本”。黄琳雅好收藏,乐于结交文人名士,祝允明是风流才子,虽然他从37岁到55岁共七赴会试,均不见录,但一直踌躇满志,追求功名,自然也愿意结交黄琳这样的大官僚。于是“颇尝测其涯涘,因为赋以广之”,就在情理之中了。祝氏极力铺陈阐发“一江”别号的丰富意涵,倾力而为,使这篇赋文多达五千五百多字,不同于东汉以后的抒情小赋,从内容和字数而言都是当之无愧,直追西汉的大赋风貌。


从明代祝允明《一江赋》卷谈别号书

明 祝允明 《一江赋》?卷(局部) 纸本 20.4X137.2cm上海博物馆


据陆粲《祝京兆允明墓志铭》记载:“先生少颖敏,五岁作径尺字。读书一目数行下,九岁能诗,有奇语。旣天赋殊特,加内外二祖咸当代魁儒,目濡耳染,不离典训。”祝允明天赋异禀,生长环境优越,又有祖父祝颢和外祖父徐有贞两位大儒的言传身教,自然很早就显露出了过人的才华。靑年时期的祝允明与都穆发起过古文辞运动,以致名震吴中,为时所重。接着他又与唐寅、文征明、徐祯卿等人订交,是为“吴中四才子”。


祝允明诗文具有深邃奇奥、古风浓郁之特色。这在他的骚赋类作品中表现的最为突出。关于其诗古奥深邃的特点,比之时代稍晚的文震孟在《姑苏名贤小纪》卷上,《祝京兆先生》中总结道:


“于古载籍,靡所不该浃。自其为博士弟子,则己力攻古文辞。深沉棘奥,吴中文体为之一变。”


可见祝允明对于古文辞极力提倡,身体力行,达到引领文风的影响,祝氏文章语言艰深棘奥在好友文征明《跋吴郡沈氏良惠堂叙铭》中亦有体现。文氏曰:


“古奥艰棘,读不能句,盖扬子云、樊绍述之流,非昌黎子莫能赏识,眞奇作也。”


在文征明看来,祝允明的文章诙奇险奥,好比汉代扬雄,唐代樊宗师,只有为文佶屈聱牙,用字冷僻生涩的韩愈,纔能赏识。由此可见祝氏文章语言之艰深古奥程度。《一江赋》可以说是祝氏文章特点的最好脚注。


文章从黄琳的郡望谈起,黄氏出生于闽藩甲族,能力超凡,文武双全,其长相是“骨相应图,眉目如画”。因其建功立业,被皇帝用为股肱之臣。得登高位又能“成章具,列善政,敷施表,正影随”,绝私奉公,朝野上下以其族胄、位业、才学、志度都是大而有本,若要统于一名,因物类人“则有如一江而在天地间也”,以此阐明黄氏别号“一江”的来源。


随后用“浑澒泱漭,渱溃滉瀁,瀷??以?瀇,淢瀺灂以汋淙,湢?漰渤,溟漫而澎滂,浩浩汤汤,汪汪洋洋,漛兮青苍,涾兮迷茫,廓兮而??。”一连串共计三十八个带水字偏旁的字,来铺陈江水之浩瀚澎湃,以比喻黄琳之伟大光荣。此处略嫌堆砌的辞藻,特别能体现祝允明文思过人又古奥深邃的特点。


文章接下来着重描绘江水之宏大,黄氏学问之如澜涌,还建有淮东书院和富文堂,藏书甚富,如“百川学海,万宝诗山”。更赞扬黄氏焚膏继晷,勤学不倦,礼贤下士,兼容并包,“惟斯江之有容”。志业宏大,声名远播,“一江晏然,世永赖斯名称”。文章最末再以“江兮江兮,天地人物而先生兮”呼应别号之名,辉煌结尾,自始至终紧扣别号主题,钦慕赞颂之意无以复加。


祝允明的赋文思辨精密,想象丰富,思如泉涌,善于交错运用各种重复句、排比句、对仗句,来增加文章的变化,其行文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势,十分灵奇而奔放。祝氏又以工整的小楷,将长达五千五百多字的赋文工整抄录,成就了一件祝氏别号书的巨作。


四、别号书举例


从明代祝允明《一江赋》卷谈别号书

宋 葛长庚《 草书足轩铭卷》?纸本 32.5×81.5cm 故宫博物院


由祝氏《一江赋》观之,完全具备别号书之特征,是一件典型之作。然若确立“别号书”之概念,当不宜仅有此孤例,因条件所限,仅作初步梳理,认为数件可以归纳其中(依作者时代、年齿排序):


1、宋葛长庚草书《足轩铭》卷,纸本,故宫博物院藏。此卷是南宋宝庆二年(1226年),时年33岁,自号白玉蟾的葛长庚送给友人周迁长的书作,书首曰“寄题足轩,奉似吾友周迁长高士”。此作紧扣“足”字主题,阐发了静观平生,万事满足,好道求仙的闲适心态。文字也跳脱活泼,每句末字都落到“足”字上,最末句以“是以此轩名曰足”巧妙结尾。


宋人有以斋室自称、互称的特点,如辛弃疾号稼轩、杨万里号诚斋、陆九渊号存斋,不一而足。虽然周迁长其人俟考,《宋登科记考》 、《中国地方志宋代人物数据索引》正续编? 均无此名。书作没有明确指出周氏别号足轩,倘若再结合上款、内容来审视,视为别号书当无大碍。且葛氏此卷书法笔势清劲爽健,有晋人潇洒风度,传世近八百年,弥足珍贵。


2、元杨维桢行书《竹西志》卷,纸本,辽宁省博物馆藏。这件书卷与裱在元张渥《竹西草堂图》卷后,引首赵雍题篆书“竹西”二字。该图画一河两岸,一高士闲坐乔松杂树下的轩室中,遥望对岸丛竹青山。本幅上画卷主人杨瑀自题七絶一首,其中“主人号作竹西翁”清楚地点出了别号。杨维桢的书卷内容首先借“客有二三子”之口,说明其主人别号竹西的三种缘由,然而杨维桢表示不以为然,提出异议之后,别赋离骚体诗一首,围绕“竹西”之号,阐述了只有虚中象道,体圆用方才能悠游天地间的道理。杨氏的文章也收入了其《东维子文集》卷二十二,名《竹西亭记》。该书卷之后还有六位人题诗,不外乎对竹西居士的赞颂,是一件非常典型的别号书画卷。因此明杨遁吉跋曰“杨公子得诸公品题,今日姓名赖以岿然不亡”,用之概括别号为文、为书、为图之作用,可谓一语中的。


从明代祝允明《一江赋》卷谈别号书

元 杨维桢《 竹西志》 纸本 纵27cm 辽宁省博物馆


3、明吴宽楷书《邃庵铭》卷,纸本,故宫博物院藏。此书卷附于沈周《邃庵图》卷后,沈氏并未注明邃庵是何人,倒是吴宽在文中提到“同年杨太常应宁,作屋于居之后,以窈然而深远也。名日邃庵,而因以为号,请予铭之。”幸而有此题记,纔知道了邃奄是杨一清,及以邃巷为别号的寓意。杨一清字应宁,历经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为官五十余年,官至内阁首辅,“出将入相,文德武功”,才华堪与唐代名相姚崇媲美。


4、明李东阳楷书《邃庵解》卷,纸本。此卷亦附于沈周《邃庵图》卷后,记述了图事本末,也是研究该图的一手资料。


5、明湛若水楷书《东园记》卷,纸本,故宫博物院藏。湛氏是明代大儒、心学家。官南京国子监祭酒,后历任南京礼、吏、兵三部尚书,此卷附于文征明《东园图》卷之后,卷前有徐霖篆书“东园雅集”引首,均未注明“东园”为何。好在湛氏此记明确记载“东园子,锦衣徐子申之”,“而日适别墅东园,因自号东园”。由此可知东园是徐泰的别号。徐泰字申之,是明代开国重臣中山王徐达的五世孙,东园是徐达的赐园,名为“太府园”,位于南京钟山之东凤凰台下。徐泰加以改扩建,更名东园并以为别号。该文叙述了东园子“各适其性而日与之相忘,以游于真常。”“所与游皆天下之贤士大夫”,是一位“天下之贤公子也”。


从明代祝允明《一江赋》卷谈别号书

明湛若水 楷书 《东园记》 卷 纸本 高30.2cm 故宫博物院


6、明文征明行书《葵阳草堂诗》卷,纸本,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附于文氏《葵阳草堂图》之后,卷前有文氏篆书“葵阳”引首。诗卷序曰“中翰李君自号葵阳,余为作葵阳草堂图,复系此诗”。这位李姓的内阁中书其名无考,文征明在诗中将别号释为诗句“种花必种葵,葵叶能倾阳。有生勿遗忠,遗忠负纲常”,然后强调“所心向朱明,勿待秋风凉”,凸显李中书“结发奉明主,耿耿心未降。有如东逝水,百折终不妨”的理念,是一位忠于王事的臣子形象写照。


7、明唐寅行书《双鉴行窝记》册,纸本,故宫博物院藏。附于唐氏《双鉴行窝图》之后,此图及图记是为安徽新安富溪(今歙县富堨)文人汪荣所作,汪氏字时萃,号实轩。唐寅在图记中说明了以金、以水、以心为鉴的不同作用,描述了汪氏“筑室数楹”,“读书其中”,“夹室凿池二区”是为“双鉴”,“由是若将终身,遂扁其室之楣曰双鉴行窝”。意即以水为鉴,以屋为窝。此处蕴含一个典故,即《宋史-邵雍传》记载邵雍隐居不仕,名所居曰“安乐窝”。“好事者别作屋,如雍所居,以候其行,名曰“行窝”。”关联此典故的图绘还有元代倪瓒之《懒游窝图》卷、明代沈周之《云水行窝图》卷等。


从明代祝允明《一江赋》卷谈别号书

明 唐寅 《双鉴行窝记 》(局部)30.1X55.7cm 故宫博物院


该册还有郑烛《双鉴说》和吴希旦《双鉴行窝序》两件书作,刘九庵《吴门画家之别号图及鉴别举例》将《双鉴行窝图》定为别号图,或是因为这两件书作中体现了“双鉴”是汪荣别号(虽然目前没有找到相关资料查对),果如此,则后面两件书法亦当纳入别号书范围。


8、明王守仁行书《矫亭说》册,上海博物馆藏。此件纸本,单独成册。此文是王守仁代替其父王华为朋友方鹏所作。方鹏字子凤,亦字时举,号矫亭。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太常寺卿。曾着《昆山人物志》十卷。方氏建亭一座名曰“矫”,王守仁在文中以此名为中心,论述了“偏于柔者,矫之以刚”、“偏于慈者,矫之以毅”、“偏于奢者,矫之以俭” 等道理,说明君子之行应随时矫正、矫枉,克己复礼,加强修养。王氏此书笔力雄健,钱大昕评论“书法之劲拔,得李北海、黄山谷之三昧,纸墨完好,神采苍秀,尤为用意之作。”


从明代祝允明《一江赋》卷谈别号书

明 王守仁 《矫亭说》册 (局部) 21.6×11.1cm 上海博物馆


9、明陆粲行书《事茗辩》卷,纸本,故宫博物院藏。书卷附于唐寅《事茗图》之后,该文起首称“陈子事茗”,通篇在于阐述“事茗”之意,也提到陈事茗与客人辩论饮茶之事。惟陈氏之名俟考。日本《书道全集》印有王宠《致陈事茗杂诗》,其后文彭跋“盖事茗为其邻友,善琴能棋,颇相狎匿,故所蓄甚多。而事茗每求不已。”由此可知陈事茗是王宠的邻居好友,王宠与唐寅是亲家,故陈氏与唐寅也多有交往。


《事茗辩》书者陆粲为嘉靖五年进士,早入词馆,颇负盛名,他也是祝允明《祝京兆允明墓志铭》的撰文和书写者。


从明代祝允明《一江赋》卷谈别号书

明 陆粲《事茗辩卷》(部分) 故宫博物院


以上所列别号书,合本文所讨论之祝允明《一江赋》卷共计十件,此仅是初步梳理,以宋代以来别号之风气,循此探求,数量定不止此数,还待来日深入挖掘。


另外,《一江赋》书法艺术价值和文史价值,以及鉴藏流传信息也较为丰富,限于篇幅,容今后专文探讨。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