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德 加 印 象 —— 会告诉我们什么

作者:陈雨光 ·545 浏览 ·2021-07-12 11:44:43


陈雨光 

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获奖画家 李蒸蒸《重彩工笔设色·陈雨光先生》65×53cm


陈雨光(憨牛),农历1949年生。选择美学与中国画视错觉学说创始人。先后获得过十余项省部委级科研成果奖(包括国家级课题)。在经济、数学、计算机、美学、哲学、逻辑等跨学科领域,出版有十数部专著,发表有数百万字论文。其主要艺术哲学类代表著有《美的选择》、《视错觉:中国画的基本格局》;书画鉴评本《唐诗三百首书画集》、《宋词三百首书画集》、《元曲三百首书画集》、《中国当代花鸟画作品精选》、《中国当代工笔画作品精选》、《当代画风》;策划组织了《中国画三百家》。

《美的选择》作者集数十年努力,首次在国内从艺术哲学的角度,对中国画学科体系的确立作出了两大基础性探索:第一,定义且回答了“何为中国画”,揭示了“察觉不到光线作用的绘画法则”。第二,创立了以视错觉动向力发生学为内核的选择美学,定义且回答了“何为美”。

我欣赏德加,因为他一生未婚。

孤傲的德加说:“我为什么要结婚?.你想想,如果我太太在我每次完成一幅画后,就娇气地说:‘好可爱的画啊!’那我的一辈子岂不是会痛苦不堪?”.

但他对女人的兴趣,却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他即是传统的安格尔,又是现代的马奈。精准与印象成为他调色刀的化学成素。

我欣赏德加,更要从“写意”二字开始。

有二百五美盲说,国画写意,西画写实。若追求精与准,就全失意味。这种无知,我不屑与淡。只想欣赏德加对意的印象。看看精准与印象,在德加身上如何融和为艺木。

德加最崇拜的是安格尔。他曾在巴黎艺术学院学习绘画,受到安格尔的极大影响。他临摹了15-16世纪的许多绘画和素描;当他回到巴黎时,已经是一个学到一手安格尔画派好手法的、功夫很深的素描行家了。有趣的是,这种古典主义素描,受到他又一位崇拜的大师,马奈的反对。以至·大名顶顶的雷诺阿塞尚都成为了他的反对派。但这并不影响德加对精准细腻的追求。德加一生都践行着一种学院派的观念:艺术必须依赖于明确的标准和严格的训练。

这位银行世家的贵族公子,在外人眼中他就是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整天泡在芭蕾舞女演员圈里,观察她们,再凭记忆,用最轻盈的线条勾勒出她们的美好。这习惯,与有一次他遇到了心中的神——安格尔有关。作为古典派大师,安格尔已是古稀之龄,看着小伙子这么用醉心又勤奋,便指点了他一句话:“年轻人,要画线条,画许许多多的线条, 不要根据自然,而是根据记忆,总之要画很多线条,这样,你就能够成为一名好画家。”

一生未婚的德加,就这样,一生泡在舞女圈中。

陈雨光 

舞台上的舞女 约1877年 埃德加·德加 法国60cm×44cm粉彩 巴黎

奥赛博物馆藏


 1877年,《舞台上的舞女》, 让巴黎领教了保守的古典主义与浪漫的印象主义的化学反映。舞台上的舞女不是名演员,也不是社会名媛,而是普通演员。德加以她们的舞姿为媒介,刻意追寻光与色的表现。通过对舞女的造型描绘,表现出强烈的灯光反射效果。这幅以室内灯光为描绘对象的作品,成为印象派绘画中最脍炙人口的佳作。舞台上的布景与绿色的地毯,衬托着光照下的舞女,显得虚无飘渺、绚丽变幻,成为一个美的世界。当其他印象派画家喜欢泡在户外,沉迷于对一天之中光影变化的捕捉,德加不一样,他更喜欢先观察做好笔记,再凭着自己的记忆作画。对德加而言,安格尔总有过人的地方。德加说:“艺术又不是体育运动,干嘛没事儿老往外跑?”

这就是把心中的意写出来的德加。

至此,我想问,那些口口声声说写意的二百五,你们的画笔能画出如此精准的意蕴吗?起码,我今天还没见刭一个不凭嘴而凭笔的国画家,能勇敢地站出来,试一试。

绘画的第一要素是精准。不然,为什么会发生绘画?且成为科学?它之所以科学,就是能把眼中发生的思想精准地描绘出来。所以,国画言论中的写意一一不似之似,根本是绘画科学的反动,是彻头彻尾的伪科学,是阻碍国画千年固守的最大症结与无知。

精准的德加,亦喜欢印象。

1861年末,德加遇到了马奈。马奈赞美德加有敏锐的观察力。两位艺术家因此有了一段时间亲密的交往。年龄相近,家世背景相近,许多思维自然容易沟通,彼此切磋,建立了很好的友谊关系。马奈大胆采用鲜明色彩,舍弃传统绘画的中间色调,将绘画从追求立体空间的传统束缚中解放出来,朝二维的平面创作迈出革命性的一大步。德加在取向平面的运动中,也没有停步。

1868年末,埃德加·德加为他的好朋友爱德华·马奈绘制一幅夫妻肖像。画面马奈托腮斜依在沙发里(在私密的场合马奈是不在乎社会礼节)盘着右腿的马奈保持着自信、大方的状态,马奈的夫人苏珊娜侧身背坐在钢琴前,浅棕色的头发盘在一起,露出一侧小巧精致的耳朵,透过她身穿薄纱质地的上衣的粉嫩肤色可以见证德加绘画水平之高。从手臂的方向和马奈专注的神情可以判断她正在演奏乐曲,实际上,1850年苏珊娜正是受雇于马奈父母的一位钢琴老师才与马奈相识,她拥有出色的音乐水平。

陈雨光

埃德加·德加 《马奈夫妇》 约1868—1869年 北九州市立美术馆

德加完成这幅作品后,颇为满意的交给了马奈,而在一段时间后,便出现了一个的事件。有人拿起刀愤怒的将画中苏珊娜面庞开始的半个身子划掉了,取而代之是涂了薄薄一层的一块棕褐色画布,三分之一的空白画面引人疑惑肇事者的缘由,而这肇事者却正是画中人物爱德华·马奈。

这一切很快被来访的德加发现……

处于对马奈破坏自己作品的回应,德加将马奈在一次晚宴上送给他的一幅静物画包好并附了一张纸条送了回去:“先生,我把你的作品还给你。”

那么,德加会从此背离印象吗?答案是否定的。

陈雨光


《盆浴》是画家把主要精力投入女子裸体主题的代表。从1880年开始,德加主要是画这类色粉画。色粉画使他能够用素描方法画色彩,并且在无损于素描的情况下取得丰富的设色效果。“盆浴”是一幅光与形相结合的色粉画杰作。

他比谁都更努力于把裸体画从学院派传统的禁锢中解脱出来。他不断研究形体、光线、运动、人体器官及其作用。他企图做一个“人—兽”的肖像画家,但是,他对人体机器及其动作和活力的赞赏是如此之大,以致冷冰冰的理性构想在他的形象中全然消失了。不但如此,这些形象还反映了他的全部热情,有时甚至是他的全部挣扎。,德加笔下的女人,是没有男人的女人。她们的裸露并不是为了用身体取悦男人。相反地,她们毫无羞色,坦荡自然,没有谁可以亲亲热热,而是孤身一人。她的孤身,在健全之外,还显示了女子的一份独特——女人就是女人。这是她们生活里真实的状态,她们可以不依附他人而自在存在。

用国人的话说,德加的女人是大写意的女人,她精准亦印象。

陈雨光 


《出浴》是十多年以后,德加的追求。这幅画上,粉笔线条涂得没有那么均匀,形体磨得没有那么光滑,而色彩却更丰富、更深厚。看来,裸女就像是出现在五光十色(白色、黄色、蓝色和紫色)的星雨之中似的。由此可见,德加在其创作活动中的后二十年间,不仅取得了他前所未有的丰富的设色效果,而且在创造他所特有的形体,他利用彩点克服了形体的孤立,使形体渗透在色彩的流动之中。

把女人画出精准,把女人画出光彩。

这就是德加。

我欣赏德加,因为他告诉我:中国画需要革命!

各位艺术家、作家、诗人、艺术爱好者,写作爱好者,中国美网特别开通您们作品的自助上传通道,只要您是中国美网注册用户,您就可以在您的后台上传您想发布的内容,中国美网将根据您上传时选择的栏目将你发布的内容在中国美网发布。你可以发布:原创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圈所发生的最新资讯和新闻等;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我们的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我们给你上传发布。

国画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