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工笔画的玩家心态——胡真来作品评价(四)

胡真来 来源:中国美网 ·1141 浏览 ·2019-06-26 09:45:59

     文/陈默

     之所以称“玩”,而非“做”或“书”,实在因为二者差异悬殊:“玩”者,虚怀若谷,定气静神,心境坦荡,松紧自如,物我超然,游离欲外。“做”者,气短肾虚,心态失衡,追名逐种,得小失大,物欲至上,诚信之下。翻开本土美术史,不乏对艺术家按“品”定位的的个案,而“神品、妙品”之桂冠往往授予会“玩”之人。将“玩”的概念移植当代,则其意义又在深度与广度上发散。很显然,立足于表面文章蝇头小利的“能人”,其表义的热闹与短暂的得势,并未改变其被艺术“玩”的悲剧。而“玩”艺术之人,却能在物欲横流的浊世中,始终立足坚定,坚守得当,于潇洒自如中品尝自由表达的施放快乐。


工笔画,胡真来

  胡真来作品欣赏


         艺术家胡真来,坚守着一块几被弃守的艺术阵地——地笔语言方式,不仅按投入与产生的能效比,还是按艺术市场的信价比研判,均处在十分尴尬的境地。说起尚古,没人敢忽视五代西蜀黄荃父子对工笔花鸟的奠基作用,也无人否认郎士宁、袁氏兄弟等前辈在工笔造诣上达到的艺术和技术高度,甚至在历届“大拍”中,前辈们的工笔作品的高尚定位使其更显贵族风范。但另一事实却是,一方面眼见壮大的水墨业者队伍日甚一日,一方面却是日渐萎缩的工笔方式门庭凄凉。社会和市场因素常常被作为解释上述问题的替罪羊,而艺术家个人的责任却被瞒天过海地化作无形。就艺术本质而论,艺术语言仅为艺术家的表达选择,本无贫富贵贱之分,有的仅是形式差异,而作品本身的创意力度却是首当其冲的。工笔方式,由于其技术层面的特定要求,一方面将急功近利者挡于门外,一方面使从业队伍缩小,降低了该语言方式繁荣壮大的机遇,但同时,也因为其“稀有”而凸现了自身价值的尊贵。作为一个艺术品种而言,并不像一些人认为的可能没落,其受众决定的艺术市场也从来没有对其开门大吉。


工笔画,胡真来

   胡真来作品欣赏


   胡真来特有一种健康的玩家心态。对他而言,工笔语言是其最佳的艺术施工语言,也是他坚持自我的生存方式的重要支点。别人说什么做什么对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在想什么做什么。在当代艺术日益强化语言方式多元的今天,他的“玩”法,不仅没有过时,很可能由于语言的民族倾向性而使其相融性沟通性大增,也使其存在的道理无庸置疑。


工笔画,胡真来

   胡真来作品欣赏


2003年9月3日于成都龙王庙老默柴屋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工笔画,胡真来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