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为人“真”性情 绘画“真”精神 ——解读胡真来和他的绘画艺术(九)

胡真来 来源:中国美网 ·1129 浏览 ·2019-06-26 14:30:03

文/王超夫

  为人“真”性情  绘画“真”精神。画家胡真来为人和绘画都来“真”的,真乃“人如其画、画如其人”也。

  结识画家胡真来已遇5个年头矣,他“和蔼谦逊、朴实率真”之性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擅花鸟、山水,亦擅书法,每每读到他的作品,一种“淡定安谧、心法自然”之艺术气息便扑面而来,令人超然物外,顿入无我之境。


胡真来,绘画艺术

 高山圣湖

  环境出天才 勤奋得真功

 

  画家胡真来出生于风景如画的天府之国——芙蓉城,幼承家学,深受父亲文学熏陶,耳濡苏杜诗赋,目染三国文化,徜徉蓉城美景、游历名山大川……凡此种种,均赋予他对真善美永无止境的追求,故年少即才华横溢,并显绘画艺术之禀赋。寒来暑往,那千树万树之桃花、梨花、夏日之荷花、秋天之银杏、八哥、白鹭……常与之相伴。他就是在这种如诗如画的艺术环境中步入巴蜀画坛,并成为一个优秀之天才画家。


胡真来,绘画艺术

秋池

  他的作品共有一个核心特征:即是灵动与真气兼备,朴实与典雅相承。这种有别于其他画风之绘画语言,与他的成长环境和天赋、个性不无关系。无论花鸟人物、山水都有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他对绘画中传统与现代、继承与更新作了全新定位,并对日益变化之现实生活,进行了全面立体的观察与体验,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绘画之路——接近民众欣赏趣味,力求雅俗共赏。


胡真来,绘画艺术

        瑞雪


  从某电视台为其录制的一组花鸟画可感受到胡真来对中国花鸟画的最新诠释:线与色、具象与抽象、现实与想象、传统与现代等表现技法交互运用,超出了一般美学范畴,线是有生命之线,犹如行云流水,在空中,在水面、在密林深处演奏出幻变多彩之音符,传达着唯美浪漫之气息,此非凝然不动之画面,而仿若敦煌壁画的飞天之舞,令人眼花缭乱却又那样美妙绝伦。这些作品的色彩之节奏非用手可掌控,而是借助浪漫与激情,泼洒倾泻而出的七彩霓虹,这非简单之创新,更非笔墨色彩之游戏,这是一组用生命谱写的新时代之中国花鸟画,是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演绎之幻想交响曲,亦是一种万象俱新之视觉盛宴。


胡真来,绘画艺术

良宵

  可以说,胡真来是一个写实的浪漫主义画家,他的绘画艺术既重外物意象,更重内心本真,故能与山水同乐,与花鸟共欢,数十年皆以这种至高之美学境界,徜徉于山水与花鸟艺术之自由王国。


胡真来,绘画艺术

 香雪

   真性溢于画 真境驻于心

 

  中国绘画强调活泼之生命精神,要求画面灵气往来,不板不滞,于平林远岫之至静至寂,展开一片恬淡冲和之境界。恰如刘禹锡诗“万物自生听,太空恒寂寥”所描绘之永恒宁静,而在宁静表象后蕴育着无限生命之躁动,使观者在不知不觉中感知到简淡而又繁复之生命世界。


胡真来,绘画艺术

    鹤舞

  这种“真”之精神,如何体现在绘画的“境真”和“笔墨真”之上呢?画家胡真来却有独到之建树,他能入旧出新,缘物寄情。其美学思想追求“真”精神,并善于观写摹读,博采众长,从“境物真”到“笔墨真”之过程中进行多元技法之融会创新。其创作实践表现一种求“真”性情,在“强调神韵、追求意境”中,从“唯美装饰”到“个性提炼”的求索里追寻瞬间永恒之生命蕴藏。本文所附《香雪》、《芳塘清露》、《鹤舞》、《风月无边》、《金秋》等作品,并非追求更为真实之物象,而是借自然花鸟娓娓倾诉自己的诗情和遐想、祈盼与渴望,这种人格化之诗意表达,色彩斑澜,令人惊艳。花和鸟之呼应,飞禽与山林之融合皆达至完美和谐之境界。真可谓“真性溢于画,真境驻于心”也。


胡真来,绘画艺术

风月无边

  画家胡真来有时也作巨幅山水,或工笔或写意,如本文所附工笔《峨眉山月》、写意《原野五骏图》,均豪放大气,意象万千,令人震撼。


胡真来,绘画艺术

金山


  他常常敏感于一束野花或一只翠鸟,会心于一湾湖水或一叶小舟、抑或钟情于一片轻云、一抹夕晖,这些自然山水、花鸟虫鱼等物象仿佛都是画家精神“真境”之寄托。他的作品透露出一种静气、淡定、自然之“真境”,无压人心魂之高山巨石,亦无剑拨弩张之胡天巨木,唯有春色融融,秋声清清,无论依树鸣唱之小鸟、悄然开放之之花朵,皆充溢着淡定、安谧之气息。而且,读者读之亦能洞察出画家“心法自然”之艺术追求,并被他那清雅之极、虚实相生相融之艺术品格所感动。

胡真来,绘画艺术

天马行空

  如何在创作中超越现实、客观之物象,达至情景交融、真境毕现之境界?画家胡真来驾驭花鸟虫鱼、林溪飞瀑之本领,确是令人叹为观止。他饱含激情之火,以柔情之水、顿悟之智、诗画之心熔入笔中点画,以墨中韵致和对自然、花鸟之独到理解,创作出一幅幅“度物象而取其真”之“真境”佳作。让读者从空山鸟语、秋林叠韵中感受到花鸟与山水相依相融、如诗如画、亦幻亦真之唯美图景。


胡真来,绘画艺术

 峨眉烟云

  工笔画“玩”至“真”境界

 

  因此说,画家胡真来将工笔画已“玩”至“真”境界。之所以称“玩”,而非“做”,实在因为二者差异悬殊:“玩”者,钟爱、专注、陶然于心、超然欲外也;“做”者,迎合、应酬、追名逐利、德艺俱失也。在美术史中,不乏按“品”定位书画家之评述,而“神品、妙品”之桂冠往往授予会“玩”之“高人”。今将“玩”之概念移植当代,其内涵更具深度和广度。显然,依托表面功夫追逐蝇头小利之“能人”,无法改变终将被艺术“玩”之的悲剧。而胡真来“玩”工笔画,却能在当今物欲横流之浊世,始终坚守得当,于潇洒自在中享受真性表达之豪放快感。


胡真来,绘画艺术

   峨眉山月

      中国画之花鸟题材,无论工笔还是写意,其技巧讲求无法之法、法无定法,其精神讲求禅机谋道、得意忘像,以达至“无我”之澄明心境;意趣上则崇尚“物以寄兴寓心”之玩赏自娱精神。这些积淀于中国画传统之美学或哲学要素,在胡真来笔下,因摆脱工笔制作之藩篱而兼得写意之妙,故得到了很好的诠释和表达。


  自五代西蜀黄荃父子奠基工笔花鸟,至郎士宁、袁氏兄弟等前辈在工笔造诣上达至的艺术和技术之高度,再看当代历届“大拍”前辈工笔名作之成交天价,工笔画颇显贵族风范。但当代画坛之现实却是写意繁荣鼎盛,工笔日益凄凉。因工笔画技术之特定要求,将急功近利者拒之门外,使从业队伍缩小,其繁荣壮大之机遇大为降低。社会和市场因素常被作为该种现状之解释,而忽略了书画家本身之责任。就艺术本质而论,艺术语言仅为书画家表情达意之选择,本无贫富贵贱之分,有之仅为形式差异,而作品本身之创意水平当是首要。其实,工笔画应因其“难度”和“稀有”而更显尊贵!


胡真来,绘画艺术

华岩春晓

  画家胡真来因其具有扎实的工笔基础和文化底蕴,将工笔语言视为最佳艺术“施工手段”,并持一种健康之“玩家”心态,故能不被他人的褒贬所左右。在当代艺术日益强调绘画语言方式多元化之今天,他的“玩”法,不仅没有过时,反而因其工笔语言之民族倾向性,而使其与其它绘画语言之相融性、沟通性大增,也使其存在之道理更是勿庸置疑。

 

  我虽专研书法,但与画家胡真来往来甚密。我认为,书画同源,交流可相长。


 近日,欣闻胡真来购置新舍,恰好与我为邻,举步即到。待装修完毕入住之后,我们可在闲暇之余品茗小酌,谈书论画,不亦快哉!


 (王超夫,书法家、出版人、《中国画坛》杂志总编辑、中国教科文出版社副总编辑)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胡真来,绘画艺术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