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寂靜的靈動

来源:中国美网 ·1173 浏览 ·2019-08-12 11:14:12

  禹海亮

  禹海亮先生性情粗獷,幽默風趣,尤其酒後,更是妙话連珠,深受朋友们的喜爱。舆禹先生初識,大约也是在酒席之上,其人天生皮膚黝黑,他居然常以此來调侃自己是從毛裏求斯遣送回中国的鐵路工人。能够接受别人調侃的人尚且已不多見了,能隨時自我調侃的人更是凰毛麟角。自我調侃需要勇氧.更需要樂觏和宽容的心境。所以,禹海亮能讓人過目難忘,這不僅是因焉他那稠密坚硬的大胡子和妙趣横生的談吐,更重要的是因為他的大度宽容和自由奔放的思维方式。這種品格在他的重彩人物畫中得到了清澈的映射。

 人品舆畫品是有直接聯系的。人品是價取向的流露——自己認為有價值的事才去做,反之就會退避三舍。童家在選擇創作题材也是如此。禹海亮的家鄉在湘西南部的靖州,集居了以苗、侗為主的十餘個少烽民族,民族文化特别濃郁節日中,姑娘们頭戴銀饰,耳系金環,頸戴項鏈,胸披銀花,手戴银鐲,光彩夺目。随着舞動,叮叮當當宛如仙樂自天外宮闕飄來。從早先的“家族系列”、“銀砂系列”到“苗女系列”,禹海亮的目光曾長久痴迷于質樸的原生態文化中,這或多或少透露出了他内心情感的歸宿。

   質樸濃郁的民族文化在禹海亮的作品裏得到了纯净的表達.《月夜》讓人感受到的就是這樣一種纯净的震撼:黑黑的山體,深邃的夜空,恣意穿插的樹花,变兀的山亭,恬静憂鬱的苗家姑娘……一霎間在歷史的圖腾舆現實的空氣中凝结,整幅畫面都被塗抹上了一層恢詭譎怪、浪漫神奇的色彩。首先,文化表達必须要保證其纯净度。海亮熟知此中真意,在畫中從不刻意做作——刻意,人立即就會虛假 ,畫面哪還能有詰點真意?其次,他深受神仙思想與巫觋文化之浸潤,繪畫衹是表達自己封這種文化的理解,别無其他。他祗是把“淡淡的墨擦在白白的宣纸上”,在心靈震撼舆情感共鸣中尋找原初的感觉,将一種種内心沖動變為現實。文化表達已纯净如水,表现技法便無足轻重起來。

   因此,在繪畫語言上,禹海亮是在不自主地逆行着凰格创造。如果說作品是畫家的詩心映射的話,那麼,禹海亮封繪畫語言的風格創造也深刻反映了他天真的童心和深切的同情。童心在藝術創作中是具有寶貴價值的。 明代李贄曾將“童心”等同於“真心”,又說真正大聖人是“童心未曾失者”。海亮的創作富於童趣,包括在都市題材中,他也是以最純真的感受來打動人們的心靈。  

《驚艷系列》是畫家封现代都市生活直抒胸臆地表達,但同時又洋溢着鲜活纯真的童趣,别有一番凰韵。此系列中,童家有意識回避了令人激勤的色彩,而主要以墨的濃淡幹濕來構成畫面,封人物也進行樸拙簡潔的虞理,着意突出了人物嫵媚誘人的氧質,以及迷惘天真的神情……畫家并没有回避性和欲望這個主题、《驚艷之二》和《驚艷之四》裏,现代女性置身于酒吧等燈紅酒绿的環境,人物被竭力淡化,眼神在游離不定,短的花裙却被重墨强化,加上肉感畢現的格子絲祙,令人遐思喜邊。《驚艷之三》的沙滩少女以極度富于张力的姿势面封觀眾,長裙與頭發都统一進行了風格化處理,遮掩不住的是她充满活力的青春軀體,和眼神裹傳來的彷徨與憂鬱。性和欲望是文化發展和文明繁衍的原勤力,當畫家以天真的童心來面封這個主题時,整佃世界便變得格外有趣起來。

   海亮科班出身,傳統筆墨功夫扎實,畢業時恰逢85’美術新潮前後,是追求變形和自我表達的“懷化畫家群”的主創成員。1995年結業于天津美術學院國畫系研修班後,他的創作思路明晰起來.坚定地選擇了重彩人物畫這種表達形式。變形這種藝術手法在中國人物畫制作經驗中早已有之,如明代陳洪綬即是典型的代表。现代中圆畫壇,自寫實水墨一統天下的格局被打破後,人们便纷纷去求燮形,一旦有的變形流行,大家便競相摹仿。禹海亮没有追随大潮,因焉他意識到藝術手法于藝術恩想的實質意羲,他仰慕大唐從逸豪放的氣魄,也為千年壁畫中的厚重滄桑深深打勤。他充分發揮重彩畫的话言特性,利用礦物質顏料和生宣纸及水墨的藝術效果.造行大膽的藝術重構和審美創造。他的變形紧密附着于文化品位之上,探索“簡樸”造型和纯净淳厚的视觉话言。

 纯净的變形風格,在《苗女》中體现得比较充分。首先是平面化的處理,王要采用单線平塗,放弃了物理空間的追求。其次,注重外輪廓和外形的燮化,淡化了内輪廓的刻畫。再次,弱化了面部表情描繪,僅以簡約的線條勾勒。最後,畫家極力减少了人物的動態細節和舆生惧來的挑逗意味,使苗家少女们處在一種聖潔無欲的狀態,并舆環境紧密融合,若隱若现,畫面正如徐徐流淌的音樂,徜徉着無窮的诗情!礦物顏料的可反復性使营造幽深的意境成為可能,對光的駕馭和創造能力也體现了畫家的藝術素養。在《苗女》中,少女们荘嚴肅穆的排列,聖潔的柔光為畫面增添了神秘的氣質。《清泉系列》裏,畫面陰柔奇幻的用光,幽幽暗暗恍恍惚惚,跳耀的光彩在凝重的背景和樸拙的人物之間忽明忽暗,时而绚麓無比,時而深沉含蓄,嚴然吟唱着诗一般的節奏,却渾然天成。

   海亮秉持傳統,他秉持傳統的精義即在于“變”。固為每一项傳统都結合了當時的文化,而任何时代的文化又是不可以重復的。随時代而變,是秉持傅统的唯一方式。在繪畫中,他對形的描繪,封色的處理,封墨的理解,封筆的把握,無不師古法而又不泥古法。他清醒地知道,傅情遣境才是繪畫的目的,至于用了什麽方法却已無關紧要了。就此而言,他的技法的包容性就燮得非常之大了。

 藝術從來都是向往自由的,說理徹底一黠,即人在本質上也是極度渴望自由的。人自由地生,却不自由地死——死是任何人都不可以周旋的選擇。于是,人在為場短暂的戲劇中,無論悲歡離合,總是彌漫 一絲淡淡的憂鬱。這種淡淡的憂鬱卸往往能直指人心,讓人感勤。禹海亮敏锐地感悟到了這種情愫,並將其定不為創作的心理基調,畫面使開始寂静下來。

 寂静的畫面是最能傳達情感的。畫家家用嬰兒般天真的眼神去打量他曾經最熟悉的人们和生活時,就會不經意地流露出同情和並切的氣息來。在人物刻畫中,無形中就充斥着宏大的母性之美——這恰是美的極致,它完全涵盖了生和死的淡淡憂鬱,讓人的心靈沐浴在春的絲雨裹,醉意朦朧。

   寂静是畫的格調,能去除许多浮燥和喧嘩,却并不意昧着失去靈動。在寂静之中,反而更能纯粹地表達畫家靈動的才情。水静猶明,而况精神!其明更可知。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禹海亮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