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王向超文学作品欣赏:麻靡子婆娘

美网会员 ·7920 浏览 ·2022-11-23 20:03:03

王向超文学作品欣赏:麻靡子婆娘 


“麻靡子婆娘,走扇子门,风吹草帽气死人!”

一座贴着乳白色瓷片的两层小楼,宽大的琉璃瓦门楼,朱红色的大铁门上金黄色的大炮钉熠熠生辉。不用说这保证是一个富足的农户人家。楼里边传出了瓷器和玻璃器皿的破碎声,同时还传出来了一个男人的哭吼声“麻靡婆娘,真真的麻靡婆娘。”

“快,王二和婆娘干仗呢!”有人喊了半天,也没有一个人敢去拉架。

“招失外弄啥呢?外婆娘是个麻靡子,谁拉打谁呢!”楼门外看热闹的人群都不敢进去。

最后,还是王二背不住了,赤着脚跑了出来。就连身上的短袖,也给撕破了。看着门口看热闹的人群,王二的脸红嘟嘟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人们看见王二出了门,赶紧让出了一条道,王二一溜烟地朝村外跑去。

楼房里传出了女人的嚎啕声,“狗日的王二,这日子没法过了。”说着她竟然从屋里拿出一条麻绳去上吊,就在她把绳子拴好,准备套脖子时,从人群中走岀了几个小伙子,把那女人拉回了屋。

女儿边哭,边挣着朝那挂在树上的绳子扑,有人提议干脆把她锁在自己的屋里。最后,还真的把她锁到了自己的家里,这样她就不能继续上吊了!晚上,华灯初上。乡村的街道上已经安装了路灯,不再是那个漆黑的街道。

王二拖着疲惫的身子,穿着被媳妇撕破的短袖,光着脚丫回来了。

媳妇仍然不肯给她开门。他只得在门外边来回踱歩,象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

这时,隔壁的二嫂子刚好从门前经过,王二就象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急忙上前打招呼。“二嫂子,刚回来!”

“王二兄弟,不回家在这儿干啥呢?”

“这不,今上午跟小玲闹翻了,她不让进门。”

“瓜兄弟,你可咋把小玲给惹下了?”“我爸住院了,虽然归我兄弟管,但咱也应该尽一下当儿子的义务吧,于是我就到医院给我爸了1000块钱,不想小玲怎么知道了,我刚回家,她就用头撞我,跟我撕打到一块了。最后,我背不住了,就跑了,没想到晚上连门也进不了,我正准备找你,你跟小玲的关系好,给她说说吧。”

“兄弟,你做得对着呢!这小玲啊,还真是个麻靡子。你跟在我后边,我叫门试试。”

哐哐哐,大门环叩动铁门,发岀了巨大的声响。“谁呀?”从屋里传出了一个清脆且响亮的女声。

“我,隔壁你二嫂子。” “好!你等着!”不一会儿,门便吱吜吜地开了。

“二嫂子呀!你今来有啥事?”

“小玲啊,听说你今个和王二闹翻了。”

秦小玲一脸地不爽,心想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但她不愿表露出来。

二嫂子是何等人那,她能看不出,说句实话她能把秦小玲卖了,秦小玲还帮她数钱呢。“把你家漏鱼鱼的瓢借我一下,掌柜的明天想吃鱼鱼,我家的鱼鱼瓢坏了。”

秦小玲无奈只好回家给取。王二趁机溜回了屋。

其实,秦小玲早已看见王二溜回了家,当着二嫂子不好发作罢了。只好装作没看见。

拿了鱼鱼瓢二嫂子笑着说“谢谢妹妹。”二嫂子板着脸离开了。若不是王二求她,她才懒得登秦小玲的家门。二嫂子离开后,秦小玲便关了门,和衣躺在床上。她倒要看看王二今天晚上,如何渡过这漫漫的长夜?王二愉愉地溜回了家,他不敢面对秦小玲,钻进了杂物间,钻进了芦席筒中。他想秦小玲是绝对找不到他的。整整一天没吃没喝,又饥又渴的。可是秦小玲不睡,他不敢露面!

说句实话,这芦席筒中虽然安全,但大热天地,捂得难受,蚊子咬咱都不说,关键是浑身的水都出圆了,湿漉漉的衣服都扒在身上,真难受!没办法,她得受着,谁叫咱怕那麻靡子婆娘呢。

秦小玲在床子上躺着躺着,她就开始犯迷糊,刚准备拉灯睡觉,大铁门就咚咚地响了起来,她赶忙起身下床穿上鞋,来到院子里,拉亮了院子里的电灯。

“谁呀?”

“我是你爸,快开门。”

她听出了声,是她娘家爸秦仁厚。急忙打开了铁门,把她爸叫回了屋,取烟、倒茶忙个不停。“爸,你吃饭了没有?我给你下面去。”

“吃过了,你坐下吧。”

秦小玲无奈地坐在了兀凳上。

秦仁厚老汉则座在屋子中央的太师椅上。“咋不见王二呢?”

“噢,他出去了。”

“听说你今个和王二打锤了?”

“爸,你咋知道的?”

“到底为啥吗?”

“他背着我,给他爸了1000块钱。”

“就为这?”

秦小玲默默地点了点头。

“娃呀,这就是你不对了,如果,你兄弟媳妇也象你这样对待我,你愿意吗?更何况你公公住了医院,你应该到医院去经管他。你公公不容易,他守寡把王二和他哥一把屎,一把尿地抓大,如今他老了,生了病,你不经管他,王二给了1000元,你还和他闹,你像话吗?难道你就不怕邻居们笑话吗?我咋养了你这不成器的闺女呢?”

秦仁厚老汉的几句话,说得秦小铃脸直发烧,她红着脸,低下了头喃喃地说道“爸,我错了。”

“娃呀,你也是有儿有女的人,难道就不怕你们的儿女跟你们学吗?难道你们就没有老的时候吗?”

没想到仁厚老汉的几句话,倒把秦小玲给说哭了。

她嘤嘤泣泣地说道“爸,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不是我原谅你,要让王二原谅你?”

秦小玲破泣为笑地说“王二,你出来吧!我不怪你了,咱爸来了,你陪陪他,我给你跟咱爸做饭吧。”

王二一听,高兴坏了,他急忙从芦席筒里往出钻,可他太胖了,怎么也钻不出来,急得大声喊,“小玲呀,快来帮帮我吧,我出不来了。”

一听这话,仁厚老汉和秦小玲都来到储物间,看到王二那狼狈的样子,仁厚老汉指着秦小铃说“歪女子,你看你把他整成啥了!”说完,仁厚老汉和秦小玲都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秦小玲就和王二到医院经管她的老公公去了。

作者简介:

王向超,男,汉族。西安市蓝田县玉山镇人。陕西散文学会会员,《西部文学》会员,2022年西部文学百强写手。作品见《五谷文学》、《美篇》、《阳光报》、《ⅤV音乐》、《约一程时光》、《幸福蓝田》等文学平台。

编辑:中国名家会客厅—高华芬;文字终审:张行方

编辑简介:

张行方,全媒体记者、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中国书画名家专访网主编、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宣传部长、故宫博物院安徽省书画考级中心副主任、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总编、安徽古塬书画院副院长、美国书画研究院无锡分院执行副院长、知名作家、文艺评论家……

长于散文、诗歌、评论、长篇小说及非虚构等文本创作,煮字疗饥,怡情养心,只为心灵自由呼吸,思想能生根发芽。

其作品文采斐然、情感充沛、旁征博引、厚重飘逸、气势恢弘、张弛有度,立意精巧,充满灵魂的叩问和 哲学的思辨,立体之美跃然纸上。

出版有:文学作品集《等你回航》。

供职单位:全国公安文联《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