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美网会员 ·104 浏览 ·2020-09-12 21:52:02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亳州十六中学 王丽娟


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个芝麻不会张成大牛。

万事万物的成长都是曲折的,并没有绝对的一帆风顺。大自然如此,人生亦如此。

人的一生总是充满曲折,一生顺遂的人极少。

今天鼓足勇气来给大家讲讲我的故事。

我出生在古井镇一个偏僻的小村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里姊妹六人,俩姐俩妹一个哥,我排行老四,乳名叫小说,家里人都说我傻,因为我在哪里吃亏了只会哭,最容易被骗。

我的家族重男轻女很严重,外婆在世时最伤心的一件事是:我爸在我二姐出生时,一看又是个女儿,当时就生气把刚生完二姐的妈妈扔在家里不管不问,妈妈没办法刚生完二姐就拎桶去村口打水,大出血,不是命大估计不会有我的出生了。

哥哥排行老三,哥哥出生让爸爸的脸露出了笑颜,因为在重男轻女的农村终于有后,可以扬眉吐气了。

我的出生是个意外,爸妈没打算要我们小姊妹三,因为四十年前计划生育技术差,我就意外来到这个家里。

哥哥比我大七岁,大姐比我大十岁,我的童年是在爷爷和大姐的怀里长大的,爸妈几乎没有时间看管我。

我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家里姐妹多,爷爷又特别疼我,我父母能干,叔叔大伯都在中国二汽厂上班,每年给爷爷的零花钱特别多,瓜果李桃从来没断过,我们家在当时是远近闻名的有钱户,到亲戚邻居家都特别受待见,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哥哥十六岁。

因为家庭教育的原因,哥哥初三时一次打球摔伤胳膊,开始出现敌对情绪,怨天忧人,叛逆。为此爸爸打过他,妈妈骂过他,因为爸妈的打骂哥哥的病越发严重,不见人,老是怀疑妈妈说他坏话,那时还不知道抑郁焦虑这些词语,妈妈整天以泪洗面,求神拜佛,都不管用,最后哥哥出现打人骂人,爸爸请来亲戚五花大绑送进商丘精神病院,但是哥哥逃跑了,大伯叔叔听闻从湖北赶回来,一夜他们兄弟三抽了三包烟,不到五十岁的爸爸一夜白了头。

在以后的岁月里妈妈的眼里只有哥哥,我是看着妈妈的眼泪长大的,一直到三年前,我都生活在恐惧中,哥哥就像一个恶魔附身,他时而正常,时而抑郁躁狂间歇性发作,我和两个妹妹出嫁妈妈都没有笑过。

结婚后我不能听到哥哥犯病的消息,他让我恐惧,彻夜难眠。

婚后二十年里,我无数次夜里去接妈妈,我哥会一手打母亲,一边打电话让我去给妈妈收尸,他曾经把妈妈头打个打洞,半个头皮都溃烂;他曾经把自己的儿子差点点掐死,逢年过节很少让我们安心吃一顿饭,让我们姐妹颜面扫地。

我曾经非常恨他,姐姐恼时就诅咒他快点死去,我把爸妈接出来跟我住了三年,每一次都是半条命出来,养好身体了,只要哥哥的一句话,就忘记了一切会去给哥哥养娃养家,甚至我闹了四年离婚妈妈都不知道。

最难忘的2008年,我自己独自一人过一个年,那一年的抑郁也很重,家庭婚姻压的我无法承受,当我想结束自己的那一刻,我想到了我受苦受难的妈,我是妈妈六个孩子唯一考出学的孩子,我是吃皇粮的孩子,我死了妈谁来照顾。也许冥冥之中爷爷来看我,我决定为母亲而活,当我回到家时看到爷爷的遗像,在我最糟糕的时刻,爱我的爷爷走了,没见上我爷爷最后一面,是我一生的痛。

2009年年我开始学心理学,我要自救,我开始读书,拜师学艺,研究教学,我知道不主动寻找只有死路一条,2012年芜湖考心理咨询师证书,我柱着双拐站在岳晓东老师的基本功培训大会上时,我成了那个会场最抢眼的人,最出彩的人。那一次我认识我的贵人市教研室蒋华平校长,给我留下了我命运转折的一组照片,给予我最真诚的鼓励指引,那一路我是哭着去的哭着回来的,泪水里有委屈伤心,有幸福感动。

今天我很高兴告诉我所有认识的人,抑郁、焦虑不可怕,只要方法对,就可以战胜他,辽宁金鸿源教授研发的元认知技术,可以根治抑郁。我用实践经验告诉所有抑郁的人,真的可以。

今天的我越来越阳光,越来越幸福,我活出了自己想要的模样。

借用别人的一句话,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上帝给我们关上一扇门,一定会给我们打开一扇窗,只要你仔细找,一定你能找到他,请相信,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编辑:张行方

编辑介绍:

张行方,安徽定远人,全媒体记者、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中国书画名家专访网主编、安徽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宣传部长、故宫博物院安徽省书画考级中心副主任、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总编、美国书画研究院无锡分院执行副院长、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人才学会会员、安徽省古塬书画院副院长、著名文艺评论家……

长于散文、诗歌、评论、长篇小说及非虚构等文本创作,其作品文采斐然、情感充沛、典雅博大、厚重飘逸、气势恢弘、张弛有度,立意精巧,充满灵魂的叩问和哲学的思辨,立体之艺术美感跃然纸上。

出版有:《等你回航》文学作品集。

供职单位:全国公安文联《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