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走近加虹的山水天地

郑加虹 ·60 浏览 ·2020-06-19 14:44:59

文/胡迎建

十几年前,我曾数次去滕王阁找宗九奇先生办事,郑加虹彼时在文史办工作,却居然未与这位埋头作画的娴静女子搭上一句话。其实之所以迟迟认识加虹女史,还与我们均不擅长交往有关。如今终于能够荣幸相识,实在是偶然中的必然。


加虹女史出生书香门第,家学渊深,自幼聪慧,醉心于书画艺术,曾就读于中央美院研修班,早已是一名职业画家。现为滕王阁唯一专职画家,特聘为南昌画院画师,并任江西省洪崖书画院副院长。受家学影响,她对古典诗词、文学尤为爱好,所作青绿山水往往融诗书画境为一体。


与一般的女画家多以工笔作花鸟画或仕女画不同,郑加虹选择了专攻山水画的道路。师从漆伯麟先生门下,遵从师嘱,崇尚元四家及石涛、黄秋园,朝夕勤研,自成一格,独具风貌,造就了扎实的传统笔墨功力。故漆伯麟先生期许甚高,题跋中说:“习山水十馀年,斐然有成。用笔老辣,设色清恶,寓刚健于婀娜之中,无巾帼柔弱之气也。他日造就,当拭目以待。”


加虹女史的山水画布局,或高远,或深远,或平远。笔下的峰岩,千姿百态,或重峦叠嶂,或峥嵘峻伟;或巑屼厚重,或堆垛嶙峋,或蜿蜒起伏。一般不用斧劈皴,不画北方那种奇峭挺拔之峰石,即使是画巉岩,笔势也较圆转而非凌厉,以披麻皴为主,纹理繁而不乱。有的岩层画法似用马牙皴,但更多的是得益于其师的皴法,而其师之皴法据说也是承自黄秋园大师独创的“秋园皴”。其画树,主干虬曲盘转,枝叶多用蟹爪或鹿角两法,渲染的墨色似乎重于岩色。但她的用笔坚劲而又连绵,在笔墨的聚合、曲直、纵横、粗细、强弱对比上,神彩自得,气韵生动,情调爽朗。不似其师的浓厚密重,比较而言,显得清秀温润一些。她既承传了前辈的传统底蕴,又焕发了自身的灵逸聪颖的才情。既保持了女性画家用笔特有的柔隽韵致,而在气格上又敢于挥洒而不柔弱,但并非狂怪。


加虹女史既深得其师之三昧,但构图、用墨与设色却又自出心裁。如笔者所见到的《桃花十里影,摇荡一江青》,似得王维《桃花源行》诗意,一溪瀠洄,曲折通往远处拔起的山峦中,夹岸桃花红艳缤纷一老翁扶杖而过木桥。岩石或染赭色,或用花青,参差错落而相宜。春意盎然,清丽隽雅。好一幅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之意境又《策杖归来晚,山风冷万衣》,仰观山峰,崚嶒 岧峣,大壑深邃,一瀑中泻。近处岩石魆魆,苍树虬曲掩映间,一椽茅屋,中坐高士。苍润高古,元气淋漓,扑面而来,令人屏息而观。最近又读到她的《千里湖平春浪阔》,视角平远开阔之作,近施重汁绿,远则轻清,突兀而起的苍岩,苔点疏密有致,轻重交错。茂密清幽的松树丛林,掩映其间的村庄,曲径通幽的小路。碧波荡漾的湖面,悠闲静谧的舟楫。其后又是一重山如屏如障。布局和谐而轻松,罩以明润的色彩。


女性山水画家不多的原因之一,也许是不惯于游走山水名胜之间,而加虹女史则不一般,她在滕王阁工作,每年有较多的机会出游,到大自然中体验生活,感受奇山异水的力量。加以她别无嗜好,不喜好交游,气定神闲,沉醉于她的笔下山水,移情所致,岩石树木,无不有情。在这一点上,与其师漆伯麟先生相似。有着这一份笔墨情趣,必然能达到随意挥洒、妙趣横生的境界,这在当今浮躁的艺术界中,难能可贵。我盼望她在山水天地中继续跋涉登峰,领略无限风光。假以时日,定不负其师之厚望。

 

                                         2013年5月27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