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这位北宋奇女子,豁达曾压苏东坡

来源:爱上苏东坡 ·68 浏览 ·2021-03-17 10:15:00



定风波
序:王定国歌儿曰柔奴,姓宇文氏,眉目娟丽,善应对,家世住京师。定国南迁归,余问柔:“广南风土,应是不好?”柔对曰:“此心安处,便是吾乡。”因为缀词云。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分付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时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这首词是苏轼写给好友王巩的歌妓宇文柔奴的,东坡因“乌台诗案”牵连了众多亲朋好友,其中属王巩被贬得最远,日子最难过。
王巩是宰相王旦之孙,字定国。苏轼在徐州做官时,他带着一车家酿的美酒和三个爱妾英英、盼盼、卿卿,兴师动众地来找苏轼玩。苏轼站在黄楼(苏轼在徐州的居所)高处,俯眺王巩携带一群“梨涡美女”下险滩的情景,只能用壮观来形容。
可见王巩当日是何等风光,又是何等的风流得意。
苏轼想着这个从小在富贵乡里长大的男人,怎受得住那岭南的瘴气。幸运的是,他活着回来了,不仅活着回来了,还是满面红光地回来了。老友相见,免不得一番嘘寒问暖、觥筹交错。席间,苏轼问一路跟随着王巩的侍妾柔奴:“广南的风土不好吧,生活很苦吧?”
怎么会不若呢?所有被贬的士子,连苏东坡在内,都不免叫苦连天,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苏轼这样问,只是想知道他们在岭南是如何生活的。只听柔奴说:“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这句话是给苏轼当头的一喝。这几年,他在岭南过得凄苦,有过快乐,也有过这样那样的怨苦,曾耕犁于东坡,也曾以“一蓑烟雨任平生”而自得,靠着信念的力量走过风雨。他以为自己是真正的胜利者,他赢了风,赢了雨,赢了自己。没想到,这个小女孩却只用这淡淡的八个字,完成了这次生死攸关的考验。
仿佛是居家的小妇人的口吻,仿佛是修行多年的得道高僧的禅悟。她淡淡说来,似乎在说窗外的一阵风、一朵落花。
炉上煮着茶,雾气熏着她的脸,她没有抬头,脸上恬淡得看不出悲喜。

这女子,真是不简单!



苏轼说柔奴“眉目娟丽,善应对”,只用“娟丽”二字形容,说明她的长相应该是端正的,非极美的,也并非那种特点突出的,放在人群中,她绝非主角,但细细去寻,十个男子有九个会愿意将她娶回家中,天生的老婆脸,让男人感到安心的主儿。她不活在别人的眼中,只活给自己看。她爱得执著,却并不热烈。大概,这也正是王巩只带了柔奴随去岭南的原因吧。

柔奴的智慧是不需张扬的。她说,此心安处,便是故乡,这安处,便有生死全然不怕的味道。就是死,我也是带着笑安稳地归去,哪怕外面风骤雨急。她不需要像苏轼一样,有了感悟,便急于立论,是个不立文字的主儿,要不是苏轼无意中记下了她说的这句话,宋词的故乡里便少了这样一句禅语。


王巩是个美男子,白玉无瑕,一副贾宝玉的身子骨,他又多情,因着卢仝的《与马异结交诗》里那句“白玉璞里琢出相思心,黄金矿里铸出相思泪”之句,苏轼便称他为“琢玉郎”,琢玉郎便是有情郎的意思。
“点酥”最早出自梅尧臣的“琼酥点出探春诗,玉刻小书题在榜”,点酥是一种手工艺术,代指心灵手巧的女子。在这里,苏轼用“点酥娘”来赞美柔奴心灵手巧,能歌善舞。
她张开红唇,露出洁白的牙齿,唱起自度的清歌,像一阵清风吹起,吹落漫天雪花,使炎热瘴毒的岭南变作清凉世界。
清凉的不是岭南的天气,是听歌人的心啊。
“万里归来颜愈少”,从岭南到京城,万里之遥,一路上风尘仆仆,不用想,一定吃了不少苦,但她非但不见老,反而更加年轻了。不但年轻,还更加漂亮了。她脸上时现笑容,笑容里分明还有岭南的梅花香。

她把一路的风霜化为盛放的梅妆,怎能不美?再看看自己,早已一头银丝。苏东坡不解。纵然是“此心安处,便是吾乡”,但瘴毒侵肌,布衣粗食,又怎么能使人愈加年轻呢?



我想,大概岭南的日子反而更适合柔奴吧。
她原不过是名一歌妓,在京城,任王巩多喜爱她,也不过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她又不懂得去争风吃醋,只有一个人伤心的份儿。王巩被贬谪后,家奴歌女纷纷散去,只有她愿意随他远赴岭南。王巩自然感激不已,只有加倍地对她好。
那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在岭南,她成了他的唯一,他们像夫妻一样相濡以沫,她为他煮茶添酒,只为他一个人唱歌。他看她的眼神里,多了些深情,少了些轻浮。这才是她所想要过的日子,身边这个一心一意的男子才是她心中的归宿。
这样的日子没有忧愁,没有计较,没有通宵达旦的应酬,有的只是心安。岭南有什么不好?别人能待的地方,自己有何待不得?说富贵,她不曾有过真正的富贵,主人赏下的一袭裙,她细细地缝,密密地绣,却不是穿给自己看的;说安逸,她周旋于男人之间,曼舞轻歌,通宵达旦何曾安逸过?她活着,所为不过是一袭衣、一碗粥饭而已,所以,岭南的生活,对柔奴来说,和在京城的日子也没有什么不同。
有了柔奴的陪伴,王巩在岭南也慢慢定下心来,一心一意地读书写字,甚至研究起了养生之法。这和终日美女环抱、酒肉穿肠过的日子相差甚远,却无意中符合了养生之法。所以,当王巩回到京城之后,昔日的友人发现,他脸上不但没有一点落魄之色,反而更加神采奕奕,性情比昔日更见豁达。两个人分明刚去度了蜜月回来,哪里是从鬼门关里出来的模样?
对柔奴而言,岭南的贫贱夫妻的柴米生活与京城贵公子狎伴的浮华生活,哪里更有家的感觉呢?更多的人只看见表面的荣华富贵或风雨狂暴,却忘了追究生活最深层的本质。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各位艺术家、作家、诗人、艺术爱好者,写作爱好者,中国美网特别开通您们作品的自助上传通道,只要您是中国美网注册用户,您就可以在您的后台上传您想发布的内容,中国美网将根据您上传时选择的栏目将你发布的内容在中国美网发布。你可以发布:原创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圈所发生的最新资讯和新闻等;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我们的邮箱(1435484987@qq.com)由我们给你上传发布。


    [声明]本文系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宋代,美学,宋词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