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因心造境 追荷寻梦 ——吕应鑫的花鸟画艺术解读

吕应鑫 ·1519 浏览 ·2020-06-19 15:44:24

文/开能

写意花鸟画艺术的审美特性、抒情特性、畅神特性到了明代的徐渭那里,已被画家精深的水墨技巧和独到的个性张扬以及发自心底的深情呼唤,推到了一种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高超境界。那种独立高标的水墨意象已完全不是对自然物象的描摹与再现,画家所要讴歌和诉说的,分明是超越于物象的被过虑和沉淀后的心中的自然,是一种主观情怀的诗意表达,一种不被物役的来自心底的自然流淌。那是一种本真的朴素的情怀,一种具有完美的独立人格的内心观照,一种写意的、诗性的、充满人文内涵的生命意象的水墨构建,契合着生命的本质,彰显着浪漫的意趣,触及着精神的升华,进而抒写着生命散漫的气息。



写意花鸟画作为一个完整的水墨系统,给任何一个热爱它、亲情它的艺术家留下了广阔而多样的表达空间。这个空间蕴藏着丰富的可能性,为抒情和畅神提供了一片诗意的水墨天地。我们看到,作为中华民族视觉审美文化的写意花鸟画,其对写意精神的内在诉求和外在表达,传导了一种自由的、诗意的、独具审美价值的水墨品格,形成了一个完备的、包含着水墨张力和文化走向的水墨体系。画家通过对传统文化的观照,对水墨技巧的把握,对自然物象的悉心体察和感悟,在畅神与会心的水墨演绎中,把笔墨技巧和水墨特性提升到一个至高无上的高度。同时,写意一格的意象表达正好也契合了传统文人的不为物役的风骨与精神。它标识着一种畅达的文化视觉元素的水墨特性与创作者主观感悟的生命情怀的高度契合。一种生命的痕迹,在水墨的播撒中成为视觉审美和视觉畅游的宽天阔地。




  吕应鑫先生无疑是当今中国写意花鸟画坛上卓有建树的佼佼者,他的写意花鸟画作品的个性与风格建立在他卓尔不群的充满个性的笔墨架构和独出机杼的语言风格上。他的作品具有骏马奔驰的野性,充满着一种对大自然伟岸力量的精神礼赞。他作画总是在自由的状态下大笔狂扫,一任性情在横涂竖抹中随着笔墨的线条和形迹的游走通达一种理想的视觉文化境界和精神文化境界。我们在他众多的作品中,感受到了画家饱满的激情,暗含于内心深处所聚积的巨大的力量,他既在下笔直取的雄健恣肆中谋篇布局,又在收放自如的有效节制中内敛回收,让作品苍厚雄浑、气息充盈、墨意张扬、色墨混融、水墨相碰,使作品在笔与色、线与块、水与墨的相生相遇中自然天成,化机一片。这是一种驾驭水墨的能力和高度,既有对客体物象的主观意化,也有一种笔墨涵养的文化暗合。在这里,画家的创造已然进入到一切景语皆情语的高度,作品中的形象虽然来源于客观现实,但其自然界中物象的物理属性早已被艺术中心理感悟的笔墨属性和文化属性所替代。作品中所具有的文化张力和文化精a神主导着一种饱满却不失空灵的诗意品质。




 吕应鑫酷爱画荷,荷花作为一种创作母题,他似乎由忘情、沉醉而痴迷,百画不厌地挥动他手中的画笔进入到荷花的世界、荷塘的世界。他发现了一块由荷花的世界组成的净土,这块净土蕴含着无限的谜一样的空间,弥漫着永远也捉摸不透的气息。因此他总是越画越有感觉,越画越能悟出其中的奥义,越画越觉得水墨之于荷花世界的深不可测,进而才勇往直前地以水墨淋漓的意象和横扫千军的气概去探其险绝,窥其幽邃。把荷花的世界与生命的奇迹镌刻进作品饱满的构建之中。他是一个水墨画的行吟者,墨随笔动,线由心生,在造境与写境之间,常以物我两忘的心境,通达视觉自由的彼岸。他既是一个表现型的画家,也是一个思考型的画家,因为在他的艺术创作的历程中,你总能感受到追求笔墨文化的主线一直伴随着他的艺术人生。同时他也是一个不知满足的探索型的画家,内心深处总是激荡着喷发不完的艺术豪情。进而在他幅幅作品的创造之中,让我们感受到充满精神和品格的力量和气象。吕应鑫与荷为伍,写荷写心,把荷塘的精神与自身的人格合而为一,成就出一片充满内在张力的荷花泽国、水墨天地。吕应鑫对荷的感悟,对荷的依恋,对荷的演绎,对荷的别具一格的水墨独造,是其内心的文化诉求和长期的文化修为在当代多元文化语境下的结果,是画家从中国写意画传统的文化根性中的承继与超越,是把握住民族文化的特性但又不故步自封地站在文化发展立场上的高度自觉。他的荷花不是齐白石的样式,不是张大千的样式,不是吴昌硕的样式,自然也不是八大山人的样式,在同代善画荷者的众多画家中,你也找不到与其雷同者。他的荷就是他的荷,具有了吕氏的特点,独显其吕氏的风采与品格。对一个有文化责任心和使命感的画家而言,在其艺术人生的发展轨迹中,始终是把作品创作中的时代性、精神性、个性和艺术性的有效追求放在第一位的。因为,一个画家的生命价值和艺术价值是体现在创新求变的自觉意识上的。如果永远躺在大师或他人已有的文化追求和语言图式上而不敢去越雷池一步,那么,艺术之路将是一条死路,艺术的历史也会停滞不前或走向倒退。因此,我们翻开人类的文化史不难看到,无论哪一种文化,都是在开放的、时代的、个性的、发展的语言情态和创新求变的追求中向前推进的。美术史自然地也是一部创新求变、不断演变和推进的历史。因为它与人类探求的梦想和欲望相吻合,与时代演进的创新精神相吻合,体现了作为艺术发展和艺术本质的文化追求以及作为创造主体的艺术家的生命情怀,体现了一种源自人的内在冲动和精神品质的文化回响。




   吕应鑫画荷,并没有去沉迷于荷叶荷花所呈现的外在的细枝末节的精致上,没有去呈现外在的视觉真实的客观表象,荷花外在的真实世界于他而言,只是一个图像的载体,一个客体的表面的符号。他要把这种表面的东西主观化、精神化、笔墨化、生命化、情感化、艺术化。因此,他的荷花世界的创作命题,暗示着个体精神和生命意识的精神张扬,跃动着一种主观意绪的积极走向。他用水墨的碰撞去歌唱,用墨线的节奏去歌唱,用心底的情感去歌唱;他画的是一种状态、一种氛围、一种诗意的感觉,一种水墨的心象,一种具有文化涵养的来自于精神的视觉创造。由此,饱含着生命的激情,呈现出化机一片的辉煌。吕应鑫笔下的水墨荷花,无论是充满旺盛生机的翩翩夏荷,还是满含感伤的秋荷残叶,抑或是萧条冷寂的冬荷遗韵;无论是夏之盛、秋之凉、冬之寂,他都用心用情用生命的沉思和饱满的精神去以水墨的意象在充满张力的推动中促成了自身的语言体系和心象体系的不断自足与完善,这个体系具有水墨画艺术的独特品性,具有个性的构图结构的追求和探索,具有生命意义的自然天成的笔墨扩张,具有时代精神建立在笔墨思考和文化思考上的水墨品质,进而也成就了吕应鑫花鸟画艺术的水墨价值、视觉价值以及文化价值。




   吕应鑫是一位才情型、豪放型同时又独具诗人气质的画家。他的画充满了音乐的节奏感、水墨的流动性,作品中溢满了水墨的意趣,流淌着生命的情怀,在时代的风骨和水墨的同构中,抒写着个性的标记和时代的精神。他的创造是自由的,笔墨是自由的,心绪是自由的,图像是自由的;他的构图饱满而富于动感,笔墨苍厚而不失空灵,形象结构丰富而深邃,运笔的墨线和形态叠加出荷花世界灿烂的特质。一个画家的艺术创造是否具有艺术的本体价值和视觉的文化价值,不是看他对物象模仿程度技艺的高低,也不是他对某位大师的视觉图式的毫无创造的刻意效仿。而是看他在传统文化继承和时代文化发展的双向选择上的富于独特性和精神性的文化思考和视觉构建,看他的作品在文化史和艺术史上具有怎样的位置,看他是否具有一种居于艺术本体上的文化建树,是否是一种在时代文化发展策略推动下的个性创造。很显然,吕应鑫在他多年的水墨独造和文化感悟的艺术旅途上,已通过他不息地追求和独特的视角以及他对水墨画的虔诚而达到了一个笔情墨韵双向归一的高度。这个高度正是他面对传统和现代,面对东方和西方,面对文化的多样性、选择的多样性及社会生活无限广阔的前提和语境下的文化思考与专业探索的结果。我相信,吕应鑫会把他之前取得的艺术成果作为一个新的开端,以60花甲的艺术人生作一个理性的总结和划分,使自己的艺术青春伴随着崭新的艺术命题,走向人生新的高度,迈向艺术新的辉煌。

             

     20111016日于乐山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