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张剑 | “东坡遗风·笔墨神韵” 首届中国画写意名家作品展

张剑 ·983 浏览 ·2020-09-03 10:33:06






特邀艺术家(按姓氏排序)

陈    斌    陈志才    范澍宁

冯    俭    傅仲超    金涌焱

柯和根    郎    军    李    江

李开能    李秀峰    李也青

梁时民    罗中凡    吕大江

吕应鑫    钱    磊    舒湘汉

王晓银    谢泰伟    谢天赐

熊    明    薛    磊    杨涪林

杨国平    姚叶红    易    凭

袁    泉    张    剑    周    鼎

序    言

在漫长的中国历史长河中,中国画逐渐形成了人格化,并具有了特殊的更多抒情写意空间。伴随诗书画印的完美结合,加上具有文学性的中国画独有之精神,使得中国画具备了更深厚的底蕴和内涵。

苏东坡,四川眉山人,与父苏洵和弟苏辙并称“三苏”,宋代杰出的文学家、政治家、书法家、画家,文人画的主要倡导者。

“意”,是人类对自然景物的抽象而富有韵味的认知;写意,是人类在表现自然景物的审美认识上实施的具体技法。“写意”既是美学范畴,也是凝集了世界观的具有普遍意义的哲学范畴的方法论。

在中国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众多文人墨客以书入画,用抽象的画面、极具想象的构思来抒发内心的情感和表现事物的本象,追求事物神韵;以自然之美,体现中国绘画意趣,一直被历代文人所推崇。纵观中国画的发展历史,充分证明了写意画作为中国画的核心,在中国画的发展过程中具体不可或缺和替代的作用,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是中国画的精髓所在。

然而我们必须看到,当今中国之画坛,那种以自然为上,追求气韵生动,注重画面空灵静谧、苍润浑厚的意境及“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的时空观念和审美意蕴等意象精神正在悄然流失。鉴于此,为了更好的弘扬民族艺术,倡导写意精神,中国美网携手“东坡故里”的眉山市美术家协会和眉山国画院将于2020年举办“东坡遗风·笔墨神韵” 首届中国画写意名家作品展。展览以“弘扬传统文化,倡导写意精神”为目的,拟定每年举办一届,逐步发展成为业界具有极大影响力的艺术展览品牌。

★张剑★

张剑,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诗书画院专业画家、花鸟画工作室主任,四川开明画院副院长,四川中国画学会副秘书长,四川省美协少儿艺委会副主任。

◆ ◆ ◆ ◆

试向君砚求余波

——说说画家张剑

◆ 文/刘大石 ◆

古往今来,在艺术上开时代之风气,甚而立派开宗者,不多。一部中华书画史,有记有载者,也不太多。可见其难。

近百年,尤其改革开放后,有的从艺者,有超乎常人的大智大勇,如揭杆之英豪,声色不小,而终泯然众人者,当是底蕴仍不够深厚,非一味谋强使法得成。此底蕴,是画笔,是文笔,也是笔墨之外之所为。是文化,是传承,也是所处之大小环境,甚至,包括同行者、追随者乃至触碰到的蕓蕓众生。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实需磨砺,甚至磨难,需要打拼,方能打造。

张剑《听评书》137x69cm

贡布里希说,其实没有艺术,只有艺术家而已。比方而言,或可说,没有佛,只有求法得法之僧人。

艺术,也是相由心生,在妳以手以心触动了天地那一刻。所谓触动,是绐自己原有的积累,遇到了一个机缘,或正,或侧,或反,但绝非全新的东西。故,放下自我,清空自我,实难。修艺者如修禅者,实难通过清空自己而证悟大道找到自己。因为难,所以有魔力,所以那麽多人如逆流而上的一条鱼,卖命不已。

由于自己也一直跻身于书刊编辑,对近些年文化艺术类纸媒网媒颇有关注。而近年,遇到蜀中“莲界”,也因此熟识了张剑先生。

张剑,也是一位几只手都忙乎的画家。编刊,摄影,写字,读书,画画。似乎酒酿五粮一般,在熬煮着自己。也正是因此,愈加有意好好相识。

其于编辑事,似家常,诸般物事人事画事不愠不火地进行。也如一幅画作的完成,一笔笔,一天天,似平常,而完成时,能在一望间使人惊艷。

其于绘事,也似编辑。山水,花鸟,人物,都出笔下。

张剑《雨》

读张剑作品,是件快事。干凈利索,必是源于良好的笔墨素养,源于生命中日日的取舍与晨昏的探索。其画面中,总有一汩汩情与趣涌出,如见荧屏,打开时,便鲜活在那儿了,与情节无关,与时空无关,只与作者和读者有关。

张剑多作人物,且成就亦多。我虽不能,却颇多感触。笔下人物,如台上角色,其佳者,可以触及到别的生命,甚至有了自己的生命,一定是源自创作者自己生命与岁月的附着与赋与,一定是其本人的无限追求与向往在其中,也一定会有那麽多的道不尽,才会有绕梁余音,直至掩卷后许久。而此中消息款曲,又岂观者尽知,其后必多风雨春秋,必多悲欢离合,必多苦心孤诣,才有少得。看张剑作人物,生旦凈末,演绎的一定是其自己心中的苦辣酸甜,且自编自导自演,会莫名地悲喜心头。

张剑《踏雪寻梅图》

张剑也作花鸟与山水,意笔既精且闲,如蜀中风物,气清而峻,味厚而醇。以此补人物之笔,正如其以读写编之时光来滋润画笔,结果,令人称妙。从张剑的书画里,能见天分,也见古人。

勤,“剑”锋出自磨砺。张剑是位职业画家,他清醒且自勉着。见过他一大批的写生临摹与创作,其间的心思与气力,当如职业军人之习练。由此而知,好画之所由来。

情,笃初诚美,慎终宜令,能使人持之以恒者,必在情志。画人当下,谋生已难,况谋业乎。然而,一位真正的画家,总是因爱而始,心中有情,笔下方能得意。

谈及情怀,其语尤多。张剑年即半百,也是中岁心境。心动时,他说:下一个十年,再作努力,再作笔墨锤炼,更向砚头求波澜。第二个十年,力可减而意欲多,当思法变,水落石出后,以见自家面目。再后,古稀即来,任笔由之,无论年龄,且挥且歌。我闻心动,心醉。


《晨音仿真》-136x68cm

再好的技与能,仍需情字来导引。

如禅家言,前时此时,非妳本相,我们当一直寻找,找遍大千,寻到自己。

寻到自己时,已作万千相,方为菩萨相。受了干福万苦,才有了此心,才有此相。

前日与张剑闲聊,作画与编书,读书与游走,张剑相告,又于蜀中访得一寺,陈迹尤多而今人爱古,寺中僧竟收拢了大批石雕旧物,颇为可观可赏,且寺隐深山,既幽且静。言语间,又动入蜀之心。或许携”剑”蜀山,会大快一场。

有人说着书与读书,身后名声才是真名声,非只眼前人,他们只是牵线搭桥,引介与筛选重要者。故,追逐时下,是舍本逐末。只有那些真正重要的作品,才会在光年以外继续散发人类理智的光芒。

整个文化与艺术,亦如此。昨日,收到一本画册,是四川诗书画院一套《回望东坡》中的”张剑”。灯下细读,一幅一幅,笔墨后面,一颗心在跳,读到的分明是心电图。笔墨之外,想到了东坡,也似乎望见了未来,好的东西,带着i份穿透力,和一种超越的气息。

张剑《初夏》 188cmx282cm.2008作

时空再异,此心攸同。

这些作品中,闲印曰“椒园”,曰“麒跃阁”,可见主人出众之意。又有印“今是昨非”,见其精进之心。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欲飞扬者,必需逆风,既如此,何妨吟啸且徐行。

于是,忽然间心念来,给张剑以两个“十年”,不知他能磨合出如何一幅画面。或许,多年后那个世人嘱目之张剑,就是今日这个张剑。

作品欣赏

《悠然见南山》89x66cm

张剑《东坡诗意》137x69cm

张剑《浓荫里的茶香》

张剑《东坡居士》180x96cm

张剑《杜甫诗意图》

张剑《杜甫诗意图·春夜喜雨》

张剑《老茶馆》

张剑《冷香》

张剑《画意》

张剑《玉兰如美人》

张剑《玉洁冰清》

张剑《冰涧乍通寒溜碧》





   中国美网意向所有艺术爱好者,写作爱好者征集原创文章,文章可是艺术评论,艺术观点,艺术圈所发生的最新资讯和新闻报道。投稿邮箱:1435484987@qq.com。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欣赏更多精彩文章


张剑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