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淡定安谧 心法自然 ——对胡真来花鸟画艺术的一各解读(三)

胡真来 来源:中国美网 ·2289 浏览 ·2019-06-25 14:50:46

      马安信

      我熟悉画家胡真来,一如熟悉他坚守着的那种求“真”精神、“淡定安谧、心法自然”艺术品格的花鸟画。

记得那是2006年初冬的一个傍晚,我在老画家李道熙先生处结识了真来。第一次见面,他便给我留下了“朴实而谦逊”的印象。三年多来,在与真来的相交相知中,我一直都在试图用一种方式来亲近画家,并不断地读到他众多的花鸟画作品。我的认知里,画家真来在花鸟画领域的独到之处,在于他能在古旧里出新,缘物中寄情,写景上造境。其美学思想追求的是表现一种求“真”精神,在“观写摹读、兼收异质”中,从“境真”到“笔墨真”之过程里进行多元技法的融会创新;其创作实践坚实的是表现一种求“真”性情,在“强调神韵、追求意境”中,从“唯美装饰”到“个性提炼”之求索里追寻瞬间永恒中的生命蕴藏。


胡真来,花鸟画艺术

紫气东来


         我们说,一个画家美学思想在艺术追求及作品境界上的解读,是不断向艺术高峰大步前进的必由之路。很难想象,一个不倾听自己内心声音、不坚守自己内心纯洁的画家,他是如何去领悟艺术的内在精神的?胡真来的创作实践给予我们的审美启示:从美学精神的角度看,与其说是一种扎根沃土、厚积薄发的外露,还不如说这是一种写性求真与境界争峰的不懈努力。


胡真来,花鸟画艺术

竹报平安


        近读画家胡真来的花鸟写意《秋之韵》《报春图》与《春之声》,令人钦佩的是他深谙笪重光之“神无可绘,真境逼而神境生”的道理。你看:《秋之韵》,画家不是在追求一个更为真实的物象,而是借自然花鸟来娓娓倾诉自己的诗情和遐想,甚至祈盼与渴望;而《报春图》与《春之声》虽为同一题材,可画家却把“观物取象”和“气韵生动”统一起来,或以喜鹊闹梅造境,强调形外之神;或以紫藤繁絮写景,探寻意中深蕴。这些花鸟画作品,均给人一种“真实的自然”、“心灵的自然”之“真境”的感悟。


胡真来,花鸟画艺术真如妙香     



        我们说,在中国哲学看来,宇宙不仅是一个机械的物质场所,而且是普遍流行的生命天地。宇宙万象,生生不已,从而构成了一个健动不息的创造空间。画家要加入到万物的生命之流中,以自我全命契合宇宙生命,从而去感受微茫的生命意旨;以诗意的目光来看待自然,在自我亲情的晕染中并最终形成以追求生命为根本目标的绘画形式。画家对生命的独特理解。就是要攫取宇宙盎然生意,借艺术之笔点画万物,提升性录,追求自我生命与普遍生命的相融,从而在山光鸟性中表现生命流转无垠之趣。因此,在中国绘画中强调活泼的生命精神,要求画面生动,画面形式之间形成一种内在的“真境”张力,使得灵气往来,不板滞;同时还追求平林远岫类的表面上至静至寂,让画面展开一片恬淡冲和的境界,恰如刘禹锡诗“万物自生听,太空恒寂寥”所描绘的画境。这是一种永恒的宁静,而在宁静表象后蕴育着无限生命的躁动,使观者在不知不觉中融入那一片简淡而又繁复的生命世界中。就画家胡真来的写意花鸟画而言,他重“以形写神、气韵生动、求真求境”。我与画家曾作为多次交流,他亦多次与笔者交心:“我在花鸟画‘求真’的探索过程中,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经历了一个从求‘求真’的探索过程中,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经历了一个从求‘境真’到求‘笔墨真’的转变过程。我以这,这两个阶段造就了我写意花鸟画走向完备的体质。在我的心中,既注重以‘真境’传达‘自然之妙有’,又注意发挥笔墨的‘畅神’功效,以此成就一种‘真境’传神、‘真笔’写心的特质,它也是自己花鸟画创作‘图真’的追求。”画家胡真来是这样思考的,也是这样进行着创作实践。他敏感于一束野花野草,会心于一只翠鸟或一叶小舟、一湾湖水,抑或钟情于一抹夕辉、一片轻云,这些自然山水、花鸟虫鱼等物象仿佛都是画家的精神“真境”寄托,打开《胡真来国画艺术》集“写意花鸟”卷,那画集中牡丹花团簇拥的《春风拂槛露更重》《总领群芳是牡丹》,金秋放歌的《果熟禽来》《春华秋实》,雅趣横生的《空谷幽兰》《清风高节》,诗性空灵的《醉墨烟云舞春风》《秋声赋》等作品,均明显地再现了画家笔墨语言渐进的过程,那里透露出的是一种静气、一种淡定、一种自然的“真境”,没有压人心魂的高山巨石,没有剑拨弩张的胡天巨木,没有奔流入洪的大江大河,唯有春色融融,秋声清悠,无论依树鸣唱的小鸟、悄然开放的花朵,皆充溢着淡定、安谧的气息,似与天地万物相通。而且,读者读之亦能洞察出画家胡真来“心法自然”的艺术追求,被他那清雅之极、虚实相生相融的艺术品格所感动。


胡真来,花鸟画艺术

朱莲  


        是的,“真”的精神实质就如此体现在画家“境真”和“笔墨真”上。作为艺术上的一位攀援者,胡真来的花鸟画作品概借鉴传统中的造型意识,造型以工整写实为主,又在传统技法的基础上兼收异质,按照艺术的法则,对生活物象加以提炼、概括、省略、变形等,使自然物象与艺术形式更适合主题的表达,并由此形成画面构成中的装饰因素。当然,画家妙超自然的色彩处理方法也是其花鸟画工整细腻的装饰风格形成的因素。真来的大量创作实践告诉我们:他的花鸟画既注重色相、光度、纯度的相互关系以及调和对比、主铺分明的形式法则,又在强烈的对比中求得调合,处理好色彩的纯度,使之古艳不俗,淡而仍见其彩,形成柔和淡远的装饰美感,从而体现出自己独到的个性与现代特征。总之一句话,画家胡真来的花鸟画为什么能达到这样一种“淡远安谧、心法自然”之艺术风格,其“运用图案意趣构造意境,笔意沉着,色调古艳,能于继承传统中出之以新意,使古人精神开创新局面,而现代意境得以寄托”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特征。


胡真来,花鸟画艺术

     在水一方


        我们不能漠视客观存在,自然花鸟的物象极尽美的本色。因此,画家胡真来一方面把艺术的触角伸向了传统的纵深,另一方面深究妙理,在自然花鸟中生发意念,把“淡定安谧”与“心法自然”以水墨的形式予以真呈,这是当代花鸟画得以延伸的一条有效途径。如何在创作中尽可能的超越现实,超越客观物象,最终达到情景交融、真境毕现?我们有理由相信,画家胡真来定然会点燃激情之火,以自己的柔情之水、顿悟之智、诗心之辞熔铸笔中点画,以墨中韵致和对自然花鸟的特殊理解,真正创作出“传神写照”、“度物象而取其真”的有着“真境”的花鸟画作品来。

  2009年11月26日于蜀都诗梦书斋

2009年12月3日二改于金牛宾馆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