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重回故园 ——《天际线》展览采访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高世名

来源:中国美网 ·12408 浏览 ·2023-09-14 09:02:27

高世名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教授 高世名

《光音.天城1-100(2)》装置,2022-2023年

Light sound sky city1-100(2),Installation,2022-2023

采访人:管老师这一次的作品里面,您最欣赏、喜欢的是哪一件?

高世名:这次展览中最打动我的是外面一百多件小型的作品。将一百多件小型的作品放大,实际上每一件作品都是一件巨型公共装置作品的小稿。但是我们又不能把它们简单理解成小稿,而是一百多件自成气象的完整的作品,如同书斋文化中的案头清供那般。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位装置艺术家无限丰富的“日课”,这恰恰是非常打动我的地方。

《光音.天城1-100(63)》装置,2022-2023年

Light sound sky city1-100(63),Installation,2022-2023

管怀宾老师是在当代艺术领域专注探索并且十分深入的一位装置艺术家,甚至可以说是在中国范围内非常专注的装置艺术家,他惟精惟一,生产力极为旺盛。几十年来,他为装置艺术这一艺术形态探索出了一条独特的道路。他的装置作品不是现成品的堆砌,每个部件都经过了精心的制作与打磨,他总是保持着一种亲力亲为的状态,因而也始终保持着一种雅逊的品质。同样,他的展览也不只是作品的集结、现场的营造,更是一种做局与造境。

《光音.天城1-100(1)》装置,2022-2023年

Light sound sky city1-100(1),Installation,2022-2023

比如说装置艺术的呈现高度依赖于展览空间,依赖于展览本身,没有展览,装置艺术家就只有草稿、草图或观念、方案。在管怀宾这一百多件小型装置作品中,呈现出了一种日常的状态、一种即兴的状态、一种造物和造境之间的状态。这是一个艺术家在他创作的成熟阶段、在他的艺术创作和他的日常生活之间,达到了一个非常良性的状态的表现,这样一种状态是具有生发性的,这意味着他把自己的艺术创作和日常生活、生命状态非常好地契合在了一起,这是最打动我的一点。

《光音.天城1-100(23)》装置,2022-2023年

Light sound sky city1-100(23),Installation,2022-2023

同样,在这个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于中国传统园林中获得了大量的创作灵感、大量的意象,甚至是大量的创作方法。我们可以从他的作品中进入一个无人的世界,却又有着对“世界感”的体察,这来自他对园林一往情深的研究。我们能够感受到这里是苏州,感受到管老师对苏州有着特别的感情。他在这里读过书、生活过,他对于苏州的园林有着非常深入的研究与非常切身的感悟,所以说这次展览、这些作品我们可以看作是管怀宾老师对苏州的一次致敬、一份献礼。

《天际识归舟》装置,金属船两艘,不锈钢镜面,锻铜太湖石,铜管,尺寸可变,2015-2018年

Heaven knows the boats,Installation,2015—2018

采访人:有很多民众会走进美术馆,对于普通大众来说,看装置艺术展,您觉得可以从哪几个角度去欣赏呢?

高世名:首先不要考虑能否看懂,这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装置艺术最重要的是让你去体验,让你到现场去,在艺术家的物与像、空间的经验之中能够有所体验。用自己的身体去感知,而不是猜测艺术家想要表达什么,它其实构造出来的就是一种情境、一种物象。所以说管怀宾老师他从中国的造园以及东方艺术的这个大脉络里面形成了一种方式,一种介乎造物和造境之间的一种方式,既是在造物,也是在造境。

《光音.天城1-100(98)》装置,2022-2023年

Light sound sky city1-100(98),Installation,2022-2023

通过园林,管老师一直在探索装置的中国形态。他对园林的爱并不是文人的矫情,对他来说这是自然而然。管老师最新出版的作品集叫《无人界》,《无人界》的封面上有秦观的名句:“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这是他对现实的态度,也是他对造园的态度。

《光音.天城,1-100(59)》装置,2022-2023年

Light sound sky city1-100(59),Installation,2022-2023

其实,造园是最复杂的艺术形式,是造景和造境的结合,是在现实生活中营构一个超现实的时空、一个完整的小世界。园林是高维创作,山水、树石、花卉、建筑、节气、春夏秋冬、阴晴雨雪、晨昏朝暮全部算是创作元素,五感齐开,万象毕至,才能在总体上做到境界之营造,诗意之展开。管老师正是以园林这一高维创作开启了装置艺术的新方法、新路径,使装置艺术具有了通达于中国空间诗学的可能。

《光音.天城1-100(62)》装置,2022-2023年

Light sound sky city1-100(62),Installation,2022-2023

同时在他的整个作品中,尤其是他的一百多件日课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除了有对中国传统的谱系、因缘脉络有一种非常直接、非常密切的关注外,还可以看到他对整个20世纪以来的现代艺术中一些重要作品的回应,作为一种致敬的转型、一种酬答的创作,这一点也是中国艺术自身的特色,就是与历史不断地酬答、唱和,不断地响应,这些也是我们在管老师的作品中能够感受到的东西,也就是汇聚在作品中的那些一古一今、一东一西的元素。

《光音.天城1-100(90)》装置,2022-2023年

Light sound sky city1-100(90),Installation,2022-2023

采访人:苏州有许多古典园林,而工业园区又是比较现代化的,请问您对于艺术与城市之间的关系如何看待?

高世名: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中国的园林到底是什么?中国的园林是不是公共艺术?其到底是公的空间还是私的空间?实际上,以前很多时候园林是私密空间,现在它在某种意义上成为公园,成为了公共空间。那些公共雕塑、公共艺术在城市空间里面起到一种点缀、激活、重新地命名和组织不同公共空间的作用,这个是今天的装置艺术在一个开放空间、社会空间中所具有的意义。那么在管怀宾老师的作品中,我们就看到了这两者的一种结合,也就是它既体现出园林在公与私的欣赏之间的一种微妙,同时又具有今天的公共艺术介入社会空间所产生的公共性、纪念性与组织性。

《倾园》装置,钢板,铜管、铸铜太湖石,2021年

Inclined garden,Installation,2021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