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陈斌看到了什么?第二章: 元始天欲

来源:中国美网 ·17 浏览 ·2022-05-13 16:50:31

陈斌看到了什么?

(陈雨光美学专著作品)

陈雨光

 

=================================================================================================

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获奖画家 李蒸蒸《重彩工笔设色·陈雨光先生》65×53cm

        

     陈雨光(憨牛),农历1949年生。选择美学与中国画视错觉学说创始人。先后获得过十余项省部委级科研成果奖(包括国家级课题)。在经济、数学、计算机、美学、哲学、逻辑等跨学科领域,出版有十数部专著,发表有数百万字论文。其主要艺术哲学类代表著有《美的选择》、《视错觉:中国画的基本格局》;书画鉴评本《唐诗三百首书画集》、《宋词三百首书画集》、《元曲三百首书画集》、《中国当代花鸟画作品精选》、《中国当代工笔画作品精选》;策划组织了《中国画三百家》。

《美的选择》作者集数十年努力,首次在国内从艺术哲学的角度,对中国画学科体系的确立做出了两大基础性探索:第一,定义且回答了“何为中国画”,揭示了“察觉不到光线作用的绘画法则”。第二,创立了以视错觉动向力发生学为内核的选择美学,定义且回答了“何为美”。

著作者是至今唯一耗时八年、约集了三百多书画名家,编写出版了填补空白的书画鉴赏版《唐诗、宋词、元曲三百首书画集》的美学理论家和艺术策划家。基于当代艺术家的深度交谊和研究,著作者在《元曲三百首书画集》的工作中,共获得百多位专业画家的大力支持,并收到了310幅精心创意的绘画原作。现今,许多书画大师和大家己故世。随日时移,这部著作中的创作真迹和笔墨文范,己成为理解艺术的无法再获的瑰宝,尤其数次展览所引起的轰动,更明,作为国粹的“诗词曲/书画文”的超越时空的崇高与神圣。

=================================================================================================

 

 

陈斌看到了什么

目录

(陈雨光美学专著作品)

 

 

 

如果我的画框能悬挂精神,一定是理想与浪漫的追求。

                                      ——陈斌

 

 陈斌《亚麻工笔设色·-命》114+140 cm

 

第一章:  亵渎神明

第二章:  元始天欲

第三章:  野兽之恋

第四章:  自由浪漫

第五章:  眼球生思

第六章:  理想当歌

第七章:  龙飞凤舞

第八章:  螺旋纹案

第九章:  般若我心

第十章:  寻找陌生

 

 

 

第二章:  元始天欲

 

 

 

性——那一自我满足的欲望,是人类最根本的激情,是引导我们最根本的力量。

                                                     ——休谟



 

 


 

画室中的陈斌



我最新的研究发现艺术的一切努力是创意毫无使用价值的侈。

也许,这张照片讲的就是奇怪命题的故事。

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与陈斌聊天时,留下的一张挺有意思的照

35岁的在一个女性人体创意背景中,停笔,眼光凝视,努力地寻着什么。

他,一位年轻艺术家,看到了什么?

美?女?性与?还是欲生?

这又要说到理解艺术。

从后来的发展轨迹看,我认为,1993年,35岁的家,发现了1905年巴黎秋季沙龙在一群野兽中间立着的一位真正的艺术家同为35岁的——马蒂斯。

我总,理解陈斌的创意,必须从元发范畴理解美的元发生。

极力想冲破风格困境的陈斌,在野兽的马蒂斯身上发现艺术——

是什么?

若用《性-命》这幅优秀作品来揭示答案,就四个字——元始天

甲骨:根于繁衍崇拜。女性的生殖艺术欲、生、乳、养的神奇,在元义自觉中具有超然的象征意义。考古界法推翻一个至今无解的困惑为何艺术神衹会发生在女人身上女神象会让一个超然的裸体,在父族社会发生后,仍然成为美的崇高,爱情、美丽、胜利、自由,等等,人类核心层基础性的意识范畴,都美术为女人裸露的形体,无论是远古岩洞,还是现代小屋,赤裸的占有,从未缺乏艺术的亲睐。不穿衣服的女人,成了从古至今,美术主题的基础选顶,能留下记忆的大师,在女人和裸体上所显吐的偏好,超过任何其他。定向女人,几乎占了金部美术史视域的一大半。其中,最有名的,用美术史来绘画的,非马蒂斯莫属。这位不甘寂寞的叛逆,用野兽的力量,歌颂性的伟大,成就了马蒂斯的我之独有。他生命的喜悦让艺术尽情地表现性的舞蹈。

同观陈斌,他的《-命》不也是生命舞蹈不也欲望象征一个始、粗犷、动的表现象征其哲学意义,若同《舞蹈》,若同用象征表现生命空间形而上的象征

如果说,野兽元始、粗犷、动,《性-命》精神是哲学的深刻。

因此,再一次强调欣赏陈斌,从创意角度讲,是一种哲学的奢侈因为它触摸的是美。

美是什么?

至今,无人能用眼晴把她看透。好在,己有三个人,代表了三个不同时代哲人的眼晴,他们是:苏格拉底、黑格尔与康德。这三个用毕生精力书写美学的先贤,其实,都在探索一个问题:为什么毫无使用价值的艺术,具有奢侈的价值——美。历史上,那个断了双臂却完美无瑕的《维娜斯》,为何会引发金钱的嗅欲,乃至国与国之间的战争?

这,就是欣赏的奢侈。

优秀的艺术家,之所以被欣赏,是因为他不是在创意赏心悦目,而是在创意价值,即揭示:为什么一件艺术品,没有使用价值,却有稀缺的欣赏价值——美。

我一直坚信,这是一个启今为止的谜。还没有人能够破解。

似乎,马蒂斯用现代野兽的双眼盯着的现代,是当今?却不知,野兽的双眼是在用艺术回朔远古,他在塞纳河的历史空间中,溯望提香与安格尔;他努力地在问,美是什么:

远古洪荒的时代,

原始狂野的质朴,

篝火燃烧的祭祀,

沙达那热情欢快的氛围,

——更深远的意义,更完整的人性。

这,

就是马蒂斯眼中的美的现代。



 

马蒂斯《生命的喜悦》


陈斌的眼中,也有美的现代:

热烈的色彩,粗犷的线条,丰富的想象,执著的追求。他也在若同野兽般地回溯原始,他呼喊,他追问,他虔诚地祈求:

美啊!你在那里?

艺术家的画笔在广宇上跳跃,像彩云,像星流,像日出,像波涛。

像在回声:

美,

你在这里!

看,

画笔已告诉了:

那里有三元共生

——性与欲、巫与仪、爱与恋,

那里就有美。

从这个意义讲,陈斌创意的,是三元共生的美的范畴,是元始天欲的风雅颂。



性与欲

性与欲,是致生美的第一元。

毕加索在看到马蒂斯《生命的喜悦》时,一年多没有话语。他沉默了:不可思议野兽竟否定了保罗·希涅克的点彩当时,只有极少数的知道马蒂斯看到了什么。而主流的眼,却是迷茫35岁马蒂斯的沙龙不用问,肯定遇到了的一片白眼在骂声嚣嚣中,只有一个人的慧眼,让他从钱包里掏出钞票,取走了两幅作品若同毕加索,幸运的购买者,发现了孕育生命的新大陆。 

35岁的陈斌,在想象野兽的力量

那时,大陆的欣赏水平,还停留在安格尔时代,甚至让我当时激动无比的雷诺阿,都极少被人称道。野兽被嚣嚣为怪异的叛逆。

陈斌显然是怪异的叛逆。

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野兽身上灵光灵光让他创作了我至今都为之热血的作品——《草地风·夏》你看,虔诚与祈求的女主人公,空幻为扭曲、飞动、申展、变型的性与欲的象征,生殖的意义,被艺术为创意的赋、比、兴,她直露、粗野、白陈,可谓典型的比兴之赋。这种为说新诗原经的描述手法,像极了马蒂斯,用性的原始意义深刻性的现代意义,激荡创意的欲望认知美的发生


 陈斌《草地风·夏》70+40 cm



陈斌的风、性、欲、,发源于马蒂斯的,越原始越现代。这是年青艺术家,用美的寻觅书写艺术的价值。那激荡的欲望,飞动的情感,是在用刀笔篆刻美的元始之赋。

我在《美的选择》中指出:中国美学手法,赋比兴,中国画的手法,也赋比兴陈斌夏》比兴之赋,意为直赋,象为比兴,高格在于一个隐字——气势铺陈、比显兴隐。不同在于神隐与逸隐。而《草地风·牛》

之隐——价值,兴大于比,起兴象征,比兴绕梁,言外、韵外、味外、弦外,兴音收处,象征哲义。这是陈斌第一美感。笫二是黄钟大吕。《-命》直赋慷慨,性为兴也,命为比也,性命为慷慨赋也。这种工笔写意,重彩运的艺术手法,若同马蒂斯,热衷于鲜艳浓重的色彩,像直接从颜料管中挤出的性情,大刀阔斧,以直率粗放的笔法,创造出强烈震撼的画面效果,充分显示追求血脉表达的表现主义倾向。美于三元共生,感于三法赋比兴共陈。这于诗经见文章,于神逸成笔墨的现代/原论,是真学问,真性情,真求。美哉陈斌的第三,是多蕴白描。赤裸的直吐,化为丰富华丽的排仗,文之精,气之飞升,若习《落神》之曹植,似仿《秋声》之欧阳,慷慨当歌,直吐肺腑,用比兴手法蕴隐赋,大赋隐于比兴,白描藏于重彩,意笔成于工制,创意的修辞,横添了非常的艺术感动。



陈斌



在《性-命》溯本元,在《夏》刨根问底,在《牛》中探路言道,是艺术的深刻。

而更深远的意义,更完整的人性,又该怎样表现说文表字告诉我们:性是天然萌发,本能欲生。元始天欲是把美特征为图腾化的表现

世界美术史揭示,性与欲的图腾化,是人类所有美感发生的基元。没有其他。

人类生产实践的最大觉醒,性的觉醒人类艺术发生的最大觉醒,是欲的觉醒。当“性/成为欣赏的最大奢侈,感便成了欣赏的对象范畴。第一个把化意为的图象,是公元前三万年的劳塞尔的维娜斯

陈斌《劳塞尔的维纳斯》前沉思。






 

3万年前:劳塞尔的维纳斯

 

这张 45 厘米高的图像,是一位会生育的女人。她拥有丰满的乳房、腹部和大腿、外露的生殖器和一个不明确或被侵蚀的头部,似乎有一头长发。她的左手放在她(可能是怀孕的)肚子上,她的右手拿着一个看起来像大角的东西——也许是古代水牛(野牛)角的核心,有时也被称为“聚宝盆”。角核上蚀刻了 13 条垂直线:虽然她的脸没有五官,但似乎指示了核的方向,也许是在看着它。线刻而成的是硕大而丰满的乳房,宽阔而结实的臀部,圆润而弹力的腹部,以及女性长长的头发。更富意味的,维纳斯的左手轻轻抚摸着隆起的腹部,右手则高高擎着一只象征雄性的牛角,使祈求人类生命繁衍的观念意识更为直观和明确,并且也使人们窥见到人类在进行生殖崇拜仪式时的庄严与神圣。

图象前沉思的陈斌,在三十年后的一天,终于用象征持有象征的反思,画出了本书封面《草地风·牛》,两性激烈交碰,似极了野性的神圣。画中可透视米诺斯人人与性欲的崇拜。掌管生育的母神,一个女性的动物主宰,一个城市、家庭、收获、冥界的女性保护者,等等。这是同一古典女神的现代表现,艺术的激越飘扭,显现为原始的蛇、鸟、罂粟,或一个头为某种动物的图腾,亦可视为这女神联系着“撼地者”;而一个由牛和太阳代表的男性形象,似乎在讲述每个秋天死去,下个春天复生的故事这些著名的牛头人身的米诺陶的联想,让现代不单体验纯粹的古希腊的男人与女人也体验诸如小亚细亚、古埃及的鸟头或带鸟面具的男人与女人

《性-命》与《牛》,呈相的的与众不同,艺术家首先解说的图腾——母与性的图腾为了表现图腾的崇拜,画面呈相为具有引力的深遂之光,牛成为性的化生,它涎育在光感的最聚处,母的张力,让性的图腾泛化为生命的火焰,它强烈地、逐层地扩展,而每一层级的奔牛、拓牛、耕牛,在生命之火的催动中永生。真正的打动,是光线到色彩的转换,火焰状构图、对比色、无限大胆的生命之白的诞生,让人仰视母的伟大,性的崇高。

多么可贵的思想,他构架了一个中心,所有的美好都围绕这中心,中心的孕生,将生命的意义,通过火热,向广宇扩散同时,这又是意义图形的诞生,它用层级拼贴、几何变形、基色对比,让一切都图腾化为打动与敬畏,生命的明亮,心脉的火热,向往的美好,汇为声的放颂。

浪漫丰富深刻的陈斌,让我也《劳塞尔的维纳斯》前沉思。

肉欲占有象的考古发现,令我极为反感“美是非欲占有的欣赏”。这一概念,是对肉欲占有神象出现的无视和无知。古远的充滿肉欲的维娜斯,之所以神象化一一艺术,就因为人间的神往,想象天间的神化,无论雅典娜还是阿波罗,都是占有肉欲的力量神圣,天上的裸女是人间裸女的理想,而占有,对女人与性欲的粗暴的肉体占有,就是天上肉欲的元神欲象。最古远的理想一直成为最现实人间的神话。从古至今,女人的裸欲占有意识,本质上,并没有发生根的改变。占有肉欲,成为古文明无一例外的美的发生基因。否则,神祀现象的标志性象征,特别是权力的拥有象征,就无法解释。

也许有人说,这是不道德的,反文明的。可历史书写者,是用肉与力、血与火的笔触来记述文明的,并且,这一文明——艺术,又早于了文字几万年。我在《神圣的高贵》中,基于战争、掠夺、占有、欲望,对美的起源,有过论述。我说:血与肉才是元始的向往。千万不要把残忍和兽性排斥在美的基因进化的范畴之处,恰恰相反,它是精神起源的第一动力。英雄社会史(绝不能单单用美术史)告知我们,古希腊的人体美,不能完全用“美好”加以形容。在那个杀戮时代,在那个被称之为神祇与英雄的时代,那种给我们感受到的美,愈是野蛮、残忍、血腥,或称:野蛮美期。艺术是高贵的远古的沾满血腥的神圣

血染的神圣,1991年的《草地风·夏》,是2021年的草地风·牛》是《-命》。

这是三十年的历程。

三十年陈斌干什么?

他在求索

他在问:高贵的美啊,你在那里

艺术家自信地从十字路口迈出,并且这一迈跨,就是三十年。

三十年的艺术

苦苦寻觅,

什么才是原始天欲的象征?

作为追求价值陈斌

还让我慨叹的,1985年的中国美术变革。当伫立于十字路口的年青艺术家,向前探望希望的曙光时,并没有被左右美盲的噪音干扰。他慢慢地体味马蒂斯生之欢乐的意义,大胆地用色彩拼贴,张扬出一个与当时格格不入的《小屋》。这幅六年后问世的作品,绔张、变型、扭曲,巴洛克时代即视为革命的元素,被不甘心的年轻人组合成一个浪漫与理想的交响。

我特别欣赏他不入流的三十年。

因为,在我眼中,启码有一位中国的艺术探索者,用坚定的追求,认真地在书写一份不从众、不入流的中国式浪漫。她不合闺淑礼仪,却时尚理想;她不遵院规庭训,却自由浪漫。

陈斌的理想与浪漫,像极了马蒂斯《生命的喜悦》在于生命意义的发现——本体选择了性与欲。发端于草地风《性-命》,在于直深刻——发现本欲中的生命

我从来不认为美是羊肥。甲骨之美,己否定了这类猜测。从发生学角度讲,美的象征必须持有美的象征。真正让美成为概念,必须有一个哲学的发生过程。我的逻辑若能成立,当美成为欣赏的范畴前,美的象征必须持有美的象征。三万年前的维娜斯就是一个艺术史语,她代表了一个艺术的发生,元艺术于对美的元欲望的发生,是欲望象征的出现,当性成为饮望象征持有的欲望象征时,欣赏就具有了元始神化的意义。无论是维娜斯手中的聚宝盆还是玫瑰花,无论是牛角与太阳,象征,都成为人类的庄严、神圣与渴望。此时,对性的占有并获取,成为美的元始天尊。最早的自觉,是对女性繁衍器官的崇拜,女性本身成为象征,且成为象征者持有的象征,基此,美才成为欲的渴求,成为艺术的元始天尊。

 

陈斌《风祭之三》31.5×62.5cm

 

 

能繁衍的女性,是家的起源祈求。家是什么?是性的交集空间?不完全。为什么她会早于私有制——远期于私的存在?艺术在时空发生的交汇点,似乎在揭示,性是私有化演义的前提。当然,这还是不够。如果没有对性的强烈的占有欲,人类今天所能欣赏的一切,也许就失去了基础与动力。美恐怕既发生在家欲的极为强烈的渴求之中——性的吸引、室的祈求、庭的枝繁、夙的期许。美感在人体中被艺术异化为一位书有女性符号的她。当“她”象征了直接、简单、深刻的哲义时,远古的性与欲、生与命,便升华为一类艺术的体验,人们称这个独特的哲学范畴为美。

部落经济的远古祈求,让能生的女人成为性神,是美感早于文字的文明。一旦艺术把性欲图腾化为象征特征的象征,美便成为范畴。她是一切艺术品创意的本源。

启今为至,人类所有的艺术动机,无不若此。正是这一世界美术史的发生,才让裸露的女性,成为艺术的永恒。

 

 

陈斌《小屋》版画37x37(获天漄杯国际美术作品大奖赛二等奖)(憨牛居藏珍)

 



1992年,陈斌让裸露的女孩成为艺术,著名的《小屋》获国际美术作品二等奖这是我多次提到的一幅小小的尺寸却又大大感人的作品。欲的,野性的,青春的,追求更为主观和强烈艺术表现的,是一个小窗中裸露的姑娘,姑娘那双任性的眼晴,像极时代的目光应该是五四以来,中国姑娘第二次具有意义的精神投射,你看:那动人心魄的双眼,极富性感的双唇,充满魅力的双乳,溢欲弹性的双髋,更有时尚的发型,健美的大腿,粗狂的笔触与大胆的色块。

她是青春的,向往的,愈是时代的,开放的。作品特别注意线和色彩表现力﹑不受任何程序束缚,用一种富于表现力意味深长的方式,将白、黄、红并列融汇

要真正理解这件优秀的艺术,我们需要从深层次理解艺术的发生。

在精神森林的蒙芽阶段,元始艺术早于文字,文明从岩画诞生。如果说劳塞尔洞是文明的元生期,一有趣的史学现象,吸引着后来者无论非洲、亚洲、欧洲、美洲、澳洲,元期文明发阶段,多与猎人、牧人、记亊人、社会人有关。人类童稚期的精神,发芽于光明、温暖、润泽和生机。在部落经济时代,这种精神萌芽,一个重要标志,是屋居文化取代了洞居文化,屋居的神明,无疑是能生的女人。河姆渡的干栏式小屋,半坡的人字型屋,是先古的标配,而象征是,屋室是作为艺术的建筑文明的萌芽。而艺术的远古神明,无疑是屋室女主,因为,她是能生的神奇,在部落繁衍的意义上,性欲/生育,艺术为神圣。

这是《小屋》的意义。

在这么深远的背景中,陈斌尝试着对性与欲的裸义触摸。艺术在艺术家耳畔轻轻地说,记住,要把画笔学习的心运自如,你不仅要面对一部厚重的历史,更要面对创意路程的艰辛。

时,一个事件,深化了陈斌创作《小屋》时的信念。这个亊件是,毕加索来了。

几十年后的今天,谁来了,很难引起舆论批判但当时,主流媒体认为妓女不应成为艺术的引入。话要回到1907年,在马蒂斯沉默了许久的毕加索,身心受到了强烈刺激,他意识到,应有艺术的责任,需要创意,得认认真真地去重新书写那个古老的范畴 性与欲。

有一天,毕大叔终于找回了自信强烈的占有欲,让同时代的他,对马蒂斯大为嫉妒,发表了著名的《亚维侬少女》,立体主义,从此诞生。这一刻,美术史的赛道,来了一个大转弯。但当时,这福画,除了毕加索的几个老朋友,公众都不喜欢,直到到十几年以后才被人认知。又过了几十年,它才来了到了饱受批判,至今仍没有几人能真正看懂它的大陆。

该画原先的构思,是以性病的讽喻为题,取名《罪恶的报酬》。这在最初的草图上一目了然,一男子手捧骷髅,让人联想到西班牙古老的道德箴言:“凡事皆是虚空”。然而,在此画正式的创作过程中,这些轶事或寓意,都被删除了。其最终的震撼力,并不是来自任何文学性的描述,而是来自绘画性语言的感人力量。

毕加索《亚维侬少女》



陈斌在画前,沉默,点头,赞许,激动。他非常欣赏一位评论家的眼光:这力量,“恰似一地打碎了的玻璃”。在画前,陈斌理解了毕加索的破坏力。可是,这个破坏过程,让年轻艺术家又获得了什么呢?他,并没把注意力放在性的道德一-妓女上,而是看到了绘画语言的力量。陈斌,大胆地用《小屋》,来破坏主流的时尚。人们从第一眼的粗犷震惊中醒悟,并细细地发现,这一破坏,相当地有理有据:所有的东西,无论是形象还是背景,都被分解拼贴为性的几何块面。而且,这些碎块并不是扁平的,它们由于被衬上阴影而具有了某种三度空间的感觉。但,它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拼贴平面。创意并不确定它们是凹进去还是凸出来;它们看起来有的象实体的块面,有的则象透明体的碎片。这些非同寻常的块面,使画面具有了某种完整性与连续性。在形态的交叠中,双眼只能看到浅层的空间没有焦点,没有大小,没有消点,突出颜色的对比与变化,轮廓线在此的作用,不是让绘画内容的层次比平面本身更深,而是更浅。

野兽与立体,共同成就了《小屋》

新的一页就这样翻开。

它要讲述的故事,同样是那个对性与裸强烈的占有欲?同时,也想问::她为什么引发了一个被称作私与欲的“制度”?

在回答这一问题以前,有必要先从发生史的角度探讨人体的艺术异化过程。

在原古,两性的强烈吸引,因生殖崇拜,生发了排他的私秘空间。文明使性的交集隐蔽化,并渐生了巫神之美。其内生的天地沟通、双人起舞的美的寓意,不单华夏有象形解说,古希腊亦有巫与性的美的人体异化。若进一步观察世界人体艺术的发生:巫、性、欲的艺术范式与变异,应为人体艺术的基本。古希腊以美为核,性与巫为体;古埃及以巫为核,性与美为体;古印度以性为核,巫与美为体。我们呢?笔者持有一观点:华夏人体异化,呈相为性、巫、美的艺术综合体验——欲之道。这种华夏人体艺术的异化,是以欲为道的更为丰富的美感发生。所以,她即不是神,亦不是巫,也不是教,而是一个欲道致生的占有空间 小屋。

从这个意义理解,家的欲望占有空间的床笫文化,也许更是国人对人体艺术不同与其他的理解。

《小屋》的创意,虽不像《生命的喜悦》,要与提香与安格尔对话,探寻人体为何这样美?历史为何这样演义?但它总有他的所思。还是那句设问:为什么如此小的尺幅获得如此大的奖项?也许,因为他讲了一个故事,讲了一个比私有制发生还要古远的生动——性的渴求、欲的吐放、生的味道、命的运控。

《小屋》,是年青艺术家转弯的标志从此,陈斌的艺术,告别了传统,走上了平面与拼贴。而他要表现的,是远古能生育的女人——部落繁衍的神的图腾——性与欲。


陈斌


特别说明:本文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侵删!

本网特别开通自助上传功能,只要您是本网用户,你就可以发布: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新闻等;发布方法:在你的后台上传需发布的资料,本网将根据你选择的栏目发布。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本网给你上传发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