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视错觉》连载二:当今范文——让画作先发言

作者:陈雨光 陈旭 来源:中国美网 ·1105 浏览 ·2019-07-06 09:43:17


 视错觉

齐辛民《无题》68×68cm

(淄博画院名誉院长

淄博美协名誉主席、作品曾获首届全国花鸟画展最高奖)


    李魁正《荷之魂》

    李魁正,1942年生。泼绘艺术创始人,对双勾、没骨、白描作出重要当代学术导向的艺术家、学者。中国美协理事,国务院特颁专家津贴持有者,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研究生工作部主任,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笔画会副会长,中国现代没骨画派主持人,东方现代泼绘艺术研究会会长。作品入列第六届全国美展等海内外大展,获首届及二、三届全国工笔画大展金奖、银奖,中国书画摄影大赛金奖。主持完成了重点课题《中央民族大学·国家“十五”“211”工程·建设项目——李魁正研究生教学新思维与创作研究》。在海内外举办过诸多个展,出版有《李魁正画集》等多部大型画集。

    泼绘艺术,是魁正教授继没骨花卉开创后又一深刻的学术探讨。

    其意义,是用色阶变调与凹凸重迭,反思中国画“拿来”的水墨素描与传统的结构性单调。复调的交响乐式的音乐取向,首次在魁正空间的创立上具有了基础意义,它不单是一波三折与穿枝插叶,更是纵轴与横轴的丰富多彩,是时空变调的组织;同时亦是中国画基本格局的坚持。获奖创意《荷之魂》,就是在用艺术言说一个思想:作为

泼绘的观念,创意向往的不是一个形,而是一个空间。和声结构的音乐空间带给艺术的是取向现代的创意。



视错觉

此帧创意获中国书画摄影大奖赛金奖(欣赏:察觉不到光线作用的绘画法则——凹凸变调、明度梯度、浮雕空间)


     赵梅生《春色满园》

     赵梅生,1925年生。独具风骚、个性标树、志向思变的当今花鸟大家。人民教师金质奖章获得者,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太原画院名誉院长。作品入列第六届、第八届全国美展等一系列大展。1994年和2005年先后在中国美术馆成功举办过大型个人画展。中央电视台数次为其拍摄过专题片。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大红袍”《赵梅生一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2005年,家乡闻喜县落成了“赵梅生美术馆”。代表作《气功》、《郁金香》、《寒梅百卷图》、《玉兰》。

     在大师眼中,理解艺术,成为理解从零到无限的追求。当常青、鲜新、生机成为思变的范畴,梅生艺术呈相的,是对自我定势的扬弃。创意在髦耋老者前,是生命的符号,是满园春色;它没有左右众议的话语、固守既得的程式,有的只是向往与新生。从《郁金香》的昂然生气中,笔墨成为“塑造感”与“力型感”的诠释,张力成为追求的终极,它若《寒梅》,迎霜傲雪:它若《玉兰》,冰心高洁。欣赏“梅生”成了欣赏人生,它总是在另一高处,让人情思:创意不是过去,是未来的张力,它魅力地揭示了作为艺术最本质的所在一藉助力型结构,让人在欣赏力的塑造的同时,体验知觉力最基本的性质一守成与进取、沉降与升华、避让与融合、扩张与收敛。当创意的知觉式样成为能动的象征时,梅生结构的“挤、压、挺、伸”便成了花鸟草木的精神,成了满园春色,成了生命与哲学,成了美!


 


视错觉


     李自强《得果图》

     李自强,1934年生。以晨辉唱晓、虫草逸趣、戏鼠得果、白冠噪眉为范例的当今花鸟大家。中国美协理事,国务院政府特颁专家津贴持有者,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办公室所授“优秀人民艺术家”。首届全国花鸟画展评审委员,河南美协副主席、省书画院常务副院长,河南美术出版社社长兼总编,河南中国画研究院名誉院长、省花鸟画研究会会长,国家一级美术师。1954年毕业于河南师专艺术系。出版有《李自强画集》、《李自强扇面画》、《当代中国画名家李自强研究》、《李自强写意花鸟》等十数部画集。主编有《中国首届花鸟画展作品集》等数部有全国影响的大型画册。

    平面内逸与趣的自得,总有传统蕴义。充分理解前贤的笔墨精神,是一切创意的前提。中国画千百年来的趣味流变,在现代表现为情性的“大写”;古之文士情怀,近之红色经典,不再成为当今花鸟的定势。在自强艺术的开创中,除了古典风的恪守,更多了现代感的深刻。它是生活,愈是生命;它是传统,愈是时尚。只有深入生命的逻辑,才会在活现、活脱、活泼、活灵的“活”的逸趣中发现“活”的哲理。这恰是生命理性支撑了笔墨。若说《得果图》是自强艺术的开拓,就因为艺术正用理解生命理解创意。理解的深入,不仅使传统焕发了青春,亦使创作吐发了新意,当理解的成为时尚的,艺术便在自强格致中大写了自强文范。


    褚滨《艰苦岁月》

    褚滨,1960年生。中国美协会员,山东省济宁市美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济宁师范美术系副教授。作品入列第七届、第十届全国美展、庆祝建军八十周年全国美展等一系列大展,并获诸多奖项。代表作《大船浜》、《洼里人》、《艰苦岁月》。

     在学术探索中,理解作为意韵的张力是艺术家的主要思考。倾向于观念化的知觉式样,关注“运动性、活泼性、抒情性”,是作为结构知觉力的主要创意。在这幅获山东省体育美展大奖的《艰苦岁月》中,艺术的理解说明:创意绝非为了联想而寻找题材,创意是为了发现构图中动感的知觉力而唤起“具有倾向性的张力”。这就是康定斯基的著名话语。这幅优秀作品揭示了创意的真谛:要获取运动的生命力,在一个不动的平面空间中,可让知觉能动的式样,只有动向力的知觉结构,张力就蕴义在结构之中。集聚与倾斜、尖锐与整平、定向与深度,都是打破“僵死”的有力武器,动、活、性是意志的伸张。褚滨实践就是在努力摆脱长期的误解与偏见:似乎张力就是情绪的张扬,是“写意”的笔墨吐放;而作为有倾向性的观念,作为知觉力结构的观念,却极少纳入思考,结果中国画被人为地设为工写之分、意象之别。

      这种极其可笑的天真与无知,在趋向现代的艺术家心中,已变为过去。科学正用魅力诠释褚滨的实践:艺术的一切努力均在于发现作为结构的张力以增强作品的表现力。

 

视错觉

此帧作品获山东省体育美展一等奖(欣赏:集聚与倾斜、尖锐与整平、定向与深度,是打破(僵死)的有力武器)《艰苦岁月》


     陈斌《吉祥风》

     陈斌,1957年生,充满浪漫情怀与创意理想的艺术家。中国美协会员,四川美协艺委会委员。毕业于四川教育学院美术系,进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西安美术学院。作品入列第九届全国美展等一系列海内外大展,获2008奥林匹克美术大会铜奖,举办过多次个展,2007年作客中央电视台访谈栏目,山东电视台、四川卫视为其制作了专题片《寻找语言》等,出版有多部画集。代表作《春歌》、《远处云飘飘》、《同一个太阳》、《太阳鸟》、《吉祥藏女》、《转经藏女》、《阿咪子的歌》、《蓝天》。

     在本源处认知中国画取向现代的基础,是陈斌成功的关键。当艺术家用浪漫的理想嘲笑定势的无知与偏见时,绘画成了对过程、自然、知觉、个性与想象的理解。观念的浪漫成了中国工笔画取向现代的范式。可喜的是,在版画、水彩、油画均取得过重要国内外成果的艺术家,并没沿袭五四后风行的“水墨+素描”的宣纸上画西画的尴尬,他在作为平面观念、作为拼贴观念的启发下,认真反思世界艺术在取向平面过程中,大师对色彩性与结构性的理解,特别是对基础发生的理解。龙飞凤舞、远古纹案、太阳崇拜,构成了陈斌艺术何以发生的根致。《吉祥风》的时尚,恰是古典经典的现代解义:纹样变调、色阶重迭、想象幻化,无一不在浪漫的观念中述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艺术创意标示,龙凤之仪之所以重要,关键是在这一式样中,生灵感知的是超越本体的精神象征力。艺术在精神象征力的面前,不仅让人联想马蒂斯与毕加索对源文化的挖掘,亦让人欣赏屈骚浪漫、金沙发现、凤族文明。


     施胜辰《慰问》

     施胜辰,1946年生。国务院政府特颁专家津贴持有者,中国美协会员,刑台地区美协副主席。代表作《平原枪声》获河北美术创作一等奖且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逐鹿中原》获河北美术创作一等奖且入选庆祝建军六十周年全国美展、第七届全国美展,《人民蒙难的时侯》获河北美术创作一等奖且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

    在艺术取向现代的进程中,一个重要的运动便是音乐性对古典性的扬弃。与传统古典主义“乐从和”不同的是,作为音乐的内涵,已不是乐的文以载道;善的理想、道义与秩序,更多地让位于知觉力的本义。乐韵、舞韵、笔韵的艺术打动,不再简单为一波三折与一唱三叹,创意呈相的是交响的理性与结构,复调的音乐性成为最有革命性的标志。在艺术家历时数年、几易其稿、费尽心血的《邢台大地震记事·慰问》(第三稿)中,艺术可以体验音乐性创意的基本原则:1.和声结构;重点表象垂向空间的复调构成,在同一时刻、不同空间层级的垂向递阶,旋律的丰富达到了交响的效果:2.动向力结构:知觉打动是透视线综合交汇的结果,布局更多地是知觉动向力的组织,是对平度与深度、缩短与投影、舞台与平面的理解。

3.空间结构:复调音乐创意的不是一个形象,而是一个空间——以交响为结构空间。中国的笔墨只有走入空间,才会走入音乐的殿堂。


    米春茂《戏》

    米春茂,1938年生。风格超逸、意境清新、童趣盎然的当代花鸟名家。国务院特颁专家津贴持有者,中国美协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一级美术师。作品入列第六:七、八、九届全国美展,及海内外诸多大展;荣获金牌一枚、银牌一枚,银奖两次,铜奖三次,河北省文艺振兴奖两次,特等奖三次,一等奖三次。人民大会堂、中南海、中国画研究院、全国政协、京丰宾馆等单位收藏了其作品。出版有《米春茂作品选》、《米春茂画集》等。

    在以互补致中、相互完结为过程的色调和谐中,意境的诞生,是色调空间的结果。春茂艺术所呈相的意、趣、味、情,实质上是色调空间在作为现代的时尚、风格与意志。用色调创意情境空间,是艺木家对“现代”的诠释。在这幅优秀作品中,艺术呈相的创意,是用色调来产生情感经验,并把之作为表现,作为空间。这还是本书强调的中心:意境是色调空间的创意,或者说艺术的努力不在于创意一个物象,而在于创意一个空间。春茂文范说明,艺术在创意中更多理解的是由天真色相对比而致生的童趣般的互补幻化,正是这种对人生初来第一眼空间意象的化蕴,春茂艺术才更具魅力,才用童心色调创立了一个童心空间,一个童心世界。


   王树立《竹林七贤》

   在以点线为韵律的中国人物画传统中,笔墨的着眼点一直侧重作为平面的趣味。这是东方特有的情境,尤其是宋以后的高人画,更以线韵的简约极致而为冲脱。

   步入近代的中国人物画,在红色经典的历程中,渐渐取向非书法性的“水墨素描”。这种类“调子”的笔墨拿来,虽然走出了高人画的局限,满足了唱领崇高的历史要求,但愈日益偏离了作为结构造型的笔墨原则。总有以己之短较人之长的遗憾。

    在向现代的过渡中,中国人物画首先发出了改革的要求,重新审视线性造型的结构属性,是有决定意义的。

    这幅优秀作品说明,当点线作为结构而造型时,第一取向便是作为闭合面的轮廓。要让阮籍风韵冲脱平庸,作为平面轮廓的整体情境,就成为创意的首要。艺术家努力的,是情境结构对背景的分离。当阴形空白结构成为“气质”,空间便体征了“我”的本性,自由的生命象喻为“神、韵、气、风”,其核心便是魏晋风流对“我”的尊重。这是艺术对大写的“人”的理解。画作说明,从阴霾背景中凸显出的,是这样一个形:它是——以人为美知、以文为风骨、以我为本性、以韵为气质的美学思想的大转折。结构形性、笔墨精神是艺术家对《竹林七贤》转折意义的诠释,它着眼的,不是高士的超脱,而是历史转折期哲学的精神。从背景中分离出的闭合面整体情境,冲脱为人的“形质”,表征了在以精神胜出人生悲剧时代的生命情调中,线若风骨的传统如何被演绎为结构的整体情境。

      知觉力的创意揭示,当造型的目的是精神的象性时,藉助方法塑造知觉式样的构图,便成为美的表现。作为构图的概念不是空泛的,它是精神内深的体验,只有创意式样张力以唤起作品的表现力,写意肖像才是精神,才是作为哲学的艺术!



 

 

视错觉

袁晓芩《元曲三百首书画集·张可久[天净沙]》68×68cm

 

视错觉

岑学恭《元曲三百首书画集·张可久[寨儿令]》45×70cm



      作者:陈雨光 陈旭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本文连载  后续内容请继续关注  每周二 周四 周六 进行更新


      本文为中国美网原创文章  如需转载请标明来源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视错觉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