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驱疫者说

美网会员 ·22 浏览 ·2022-05-17 15:50:16


驱疫者说

庚子岁初,新冠疫起,各州府皆设防疫中军署。仿行府兵制,聚募各衙吏员从事。增益员有叶公者,而立须眉,谦和纯秉。旬日不过,屡屡请骸。

闲余问之,面显难色而心有戚然,答曰:“倦,时有疫起,日连时接,未有稍歇,得令即从,夜如昼中。险,一字一言皆为众事,稍有误遗,时殃于民贻害及身,吾职从抢险于火患,生死相搏,未若此险之甚也。难,器乏从文,而多士云起,髦彦鳞萃,贤才盈署,故不欲复举熠耀以厕日月之间,拊甂瓴于洪钟之侧。”余闻而悲,半怜其哀半泣身同。

数月未去,复问何故,气定神闲且言由内声,答曰:“义,‘义之所在,不倾于权,不顾其利,举国而与之不为改视,重死持义而不挠。’见义不趋,如蛰伏于盛夏,同藏华于当春。责,责之使然,保天下者,匹夫之卑,尚有责焉,岂校智力之高低,计责任之巨细。情,情之挂牵,年光衡量不能,安逸匹敌不可,何忍以阔别离觞代同舟情谊。”余闻息叹,微言大义,非单人一事,与众何异,止局迷傍清而已。

古之叶公,前好而后惧离,今之叶公,始恶而终眷恋。喜好乐别于情义责之究竟。太史公曰:“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以此观之,始觉古人书,信著不全是处。                       

时壬寅年三月十九日

          《驱疫者说》译文: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各省各市都成立了防疫指挥部,模仿府兵制,聚集各单位各部门的人员一起集中办公。后来在增加的人员里有一个姓叶的男子,而立之年(三十岁)很有气概,性格纯品、态度很谦和。工作不到十天,就多次请求辞退。

闲余的时候问他什么原因,他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而且心里好像很忧戚地回答“很疲倦,我来的时候刚好有本土疫情,一日连着一日,一个小时连着一个小时地工作,没有稍稍的停顿,接到工作任务就马上执行,晚上也跟白天一样工作。很危险,文件的一字一句都关乎大家,稍稍有错误或者遗漏就会马上影响市民而且给自己遗留麻烦,我是做消防员的,冒着生命的危险在火灾中抢险,感觉都没有在这里处理文件危险。很困难,我缺乏办文的能力,但是这里聚集了很多很有文才的人,所以我不想像在日月光辉之间举着小小的荧光,在响亮的大钟声之间敲打小盘罐一样。”我听完之后感觉很悲哀,一半是可怜他的处境,一半是伤感自己的处境其实也是一样。

几个月之后他仍然没有离开,我又问他原因。他气定神闲而且出自肺腑地回答:“正义感,‘正义在手,就不曲从权贵,不顾利害得失,即使把一个国家全给他,也毫不动心,重视一死,坚持正义不屈不挠。’遇到正义的事情不做,就像在夏天休眠,在春天阻止花的盛开。责任,是责任驱使的,保卫社会,就算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平民百姓,也有参与的责任。怎么可以用智力的高低来计算责任的大小呢?情谊,情谊的挂牵,是不可以用时间的长短来衡量,是不可以用安逸的状态来比较的。”我不忍心用长时间离别的伤感来取代跟同事风雨同舟的情谊。我长息而叹,他精微的语言里包含着深刻的道理,这不止是他一个人一件事情,所有来这里参与防疫的人的想法和他的想法是一样的,只是长时间的人习以为常了,他时间短所以感触很深而已。

古时候的叶公,开始很喜欢龙,见到之后害怕得马上离开;现在的叶公,一开始很厌恶最后却很深切地留恋。两者产生区别的根本原因是前者是因为喜好乐后者是因为情义责。太史公(司马迁)曾经说:天下人为了利益而蜂拥而至,为了利益各奔东西。现在看来,我开始觉得古人的书本,也不是完全可信的。


特别说明:本文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侵删!
本网特别开通自助上传功能,只要您是本网用户,你就可以发布: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新闻等;发布方法:在你的后台上传需发布的资料,本网将根据你选择的栏目发布。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本网给你上传发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