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这个检查站为何被毒贩称为“鬼门关”?

来源:四川日报 ·334 浏览 ·2020-06-28 16:30:08


广元市七盘关公安检查站高峰时期每年查获毒品120公斤以上


车从广元北驶上京昆高速,一路向北48公里,就能看到高速路旁边的广元市七盘关公安检查站。


这个外表不太起眼的检查站,因占据特殊位置而承担着重要使命:七盘关是川陕交界的“咽喉之地”,京昆高速和108国道穿关而过,是由四川北上的重要交通枢纽,也是境外毒品“西线北进”在川的最后一关。自2006年建站以来,一代代猎毒人坚守这个检查站,重拳打击毒品犯罪。“高峰时期每年查获毒品120公斤以上。”检查站站长彭飞(化名)告诉记者,检查站也因此被毒贩称为南下北上的“鬼门关”。6月23日,七盘关检查站被国家禁毒委评为禁毒工作先进集体。


这个检查站为何会成为毒贩眼中的“鬼门关”?“6·26”国际禁毒日前夕,记者进行了实地探访。


“望闻问控” 自创缉毒法让毒贩屡屡折戟


站在检查站前环视四周,两旁大山高耸,108国道和京昆高速蜿蜒探入秦岭深处。彭飞告诉记者,检查站设立以来经历了多次搬迁,设施设备不断完善,缉毒民警的本领也在不断增强。


在广元市公安局朝天分局禁毒大队队长赵云(化名)看来,提升本领最重要的是总结和学习。每次任务结束后,不管时间多晚,他总要把同事召集起来总结得失教训。每天检查之后,同事们都会进行认真总结,从每个人的站位分工到检查中发现的新问题,毒品藏匿的位置分析等,都要一一记录总结,把新的情况和问题总结记录下来。


总结得失之余,检查站民警们还形成了一套查缉“四字诀”——“望闻问控”。“望”,即查看被查车辆是否来自毒情严重地区、驾乘人员神色有无异常、车内有无吸毒工具;“闻”,即嗅闻车内是否有特殊气味;“问”,即询问驾乘人员关系、来路和去向;“控”,即将可疑车辆引导至查缉区进行详细检查。“‘四字诀’听起来简单,但运用起来,没有深厚的经验支撑也不能起作用。”彭飞说。


2018年3月6日凌晨,检查站民警开展随机检查,一辆新车进入民警的视线。“两名驾乘人员自称到西安去看亲戚。”赵云说。检查了一圈,民警只发现一张前一天云南永仁收费站的票据。而驾乘人员使用的手机是老年机,上面也查不到任何信息。驾乘人员还告诉民警,一路过来已经查了很多次了,都没查出什么问题,希望能快点放他们通过。“云南那边查了没有?”赵云突然发问。“那边查了三次。”因为太紧张,驾驶员说漏了嘴。


“从当时状况看,二人不像体内藏毒,但面色无光,基本可以断定是吸毒人员。”为了打破僵局,赵云提出让二人去做尿检,驾驶员很快同意,另一人却以各种理由拒绝,双方僵持到天明。


为了能将二人拖住,赵云对未做尿检的乘客说:“你去检查嘛,大不了查出吸毒罚你500块钱。”乘客听后立刻答应去做尿检。


结果很快出来,坐在副驾的乘客确为吸毒人员。“在去修车厂查车的路上,两个人给我开出100万的价码,希望我能放他们一条生路。”赵云说,这时就已经很明显了,“剩下的就是查出毒品在哪。”最终,缉毒民警在车内查出3.5公斤海洛因。


“从边境过来,沿途查了5次,都没事儿,你们怎么知道我车上有毒品?”毒贩忍不住发问。

“开车门的一瞬间,我就闻出了毒品的味道。”赵云说。


直面危险 有时距死亡只有几厘米距离


对缉毒民警来说,每次执行任务都可能面临危险甚至是生命危险。

2016年的一个晚上,赵云在高速路的应急车道上抓捕毒贩。当时是下半夜,毒贩坐在驾驶位上,赵云用枪抵着毒贩的头,负责摄像的女辅警帮助赵云按住毒贩的头并打开车门。“毒贩下车以后蹲在地上。借着应急车灯的灯光,我发现毒贩还在左右观望寻找机会。”赵云说。


看到毒贩不老实,赵云下意识将双腿从平行站立变成交叉站立,重心下移,而几乎就在同时,趁着中间车道一辆大货车驶过,毒贩突然起身,推了赵云一把,然后撒腿就跑。

赵云差点被掀翻在地。“我只感觉到脑后一阵凉风,大概大货车离我只有几厘米的距离。”赵云说,当时“差点就死在那儿了”。


“这样的危险状况对于检查站的民警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彭飞介绍,尤其是最近几年,枪毒合流现象越来越严重,检查站缴获的枪支,很大一部分子弹都上了膛,“毒贩是真正的亡命之徒。”民警平均每年要遇到三四次需要开枪的紧急情况。为了安全,民警轮休时,也几乎不和家人一起上街。


“就在前几天,有汽车暴力冲关,情报上说车内人员可能有枪。”辅警杜文远(化名)翻出了当地新闻媒体的一则报道,视频中显示,一辆车卡在收费关口,警察高声呼喊要求车里面的人下车,同时敲击车窗玻璃。杜文远就是负责敲车窗玻璃的警察之一,“还是有些害怕,都不敢正面面对车窗。但事后看到缴获了大量毒品时,又很自豪,这是我坚持做缉毒警察的动力。”杜文远说。(记者 黄大海)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