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看古今名家笔下的螃蟹,谁的最肥,谁的最鲜?

来源: 聚焦中国频道 ·1012 浏览 ·2020-03-12 09:46:06

王雪涛 《菊花黄时蟹正肥》

秋风起,蟹脚肥,菊花开,闻蟹来。金秋时节,菊花盛开,也正是螃蟹肉肥味美之际。百姓爱蟹,名人画家亦如此。

王雪涛《菊花黄时蟹正肥》

不少画家将其绘之以画,倾之以情,或墨色淋漓,或浓淡相宜,诉说着文人的得意与失意,讽刺与自嘲。也为人们品味蟹之余平添了几分韵味。

【倪瓒】

元代大画家倪瓒逸笔草草、清虚淡远的意境令后世无数画家竞相模仿,却无法超越。

《松江倪瓒像》南京博物院藏

他还写了本《云林堂饮食制度集》,专门讲了煮毛蟹和蜜酿蝤蛑(海蟹)的方法。前者是用生姜桂皮紫苏和盐同煮,水一开就翻个,再一开,就能吃了。他特别强调,一个人顶多煮两只,要是不够吃,就再煮。特别忌讳煮了好多吃不了,放柴了,就糟蹋了。

至于蜜酿蝤蛑,则要先煮,海蟹一旦变色就捞出来,取出蟹脚和蟹身里的肉,蟹黄蟹膏也取出,单放。先把蟹肉码在蟹壳里,鸡蛋黄和蜂蜜搅拌后撒上,上面再铺蟹黄蟹膏,上屉略蒸,鸡蛋一凝固,取出就吃,非常鲜美。

【沈周】

沈周,明代绘画大师,吴门画派的创始人,与文徵明、唐寅、仇英并称“明四家”。沈周不仅精于画山水人物,画蟹也有其独到之处。

他的《郭索图》(螃蟹又名郭索),先用淡墨画蟹壳、蟹脚;焦墨画爪尖和蟹壳凸凹;浓墨渲染双螯,活脱脱勾画出一只清水大闸蟹横行于水草之间的情景,将螃蟹狰狞而又可爱的形象,描绘得淋漓尽致,别有一番意境。

【徐渭】

徐渭 《郭索图》

徐渭,明代著名文学家、书画家、戏曲家、军事家。中国“泼墨大写意画派”创始人、“青藤画派”之鼻祖,其画能吸取前人精华而脱胎换骨,不求形似求神似。徐渭对蟹观察细腻,笔下的螃蟹活灵活现、一墨千金。

徐渭 《黄甲图》

在作品《黄甲图》中,他以奔放精练的笔墨写出螃蟹的爬行之状和荷叶萧疏的清秋气氛。蟹的造型虽然是寥寥数笔,却浓、淡、枯、勾、点、抹诸多笔法参用,用质感、形状、神态历历具足。覆盖在上面的荷叶,用笔阔大,一气贯成,偃仰有致,在点画之外更具无尽的秋意。此画画在生纸上,作画时在墨中加了胶水,这样可以避免水墨渗散,徐渭喜用此法。

局部

《黄甲图》上的题诗则高标韻逸:“兀然有物气豪粗,莫问年来珠有无。养就孤标人不识,时来黄甲独传胪”,那份傲气,那身傲骨,正是他颠沛一生的缩写。

《墨蟹》

徐渭还有两首《题画蟹》诗写得明快传神:

稻熟江村蟹正肥,双螯如戟挺青泥。

若教纸上翻身看,应见团团董卓脐。

谁将画蟹托题诗,正是秋深稻熟时。

饱却黄云归穴去,付君甲胄欲何为。

真可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更添蟹之味美。

【傅山】

傅山 《芦荡秋蟹图》

傅山,明清之际道家思想家、书画家、医学家。傅山不仅画山水墨竹了得,画蟹也自有一番趣味。

《芦荡秋蟹图》中的一对螃蟹嬉戏于芦苇荡中,悠哉之余又气定神凝的生动形象十分讨喜。

【郎葆辰】

郎葆辰,清代书画名手,以水墨画蟹著称于世,名闻天下,人称“郎螃蟹”。他笔下的螃蟹形神兼备,且喜欢在蟹画上题诗,诗画交融,更添蟹画之意趣。

《蟹》

他曾画一幅《蟹菊图》,并在画上题诗道:“东篱霜冷菊黄初,斗酒双螯小醉时。若使季鹰知此味,秋风应不忆鲈鱼。”起到了诗为画增色的效果。仔细赏画吟诗,顿有余音绕梁之妙,回味穷远。

《蟹戏图》

郎葆辰性情鲠直,但有时却很不识时务。他担任御史时,为了维护“风化”而上书,请求皇帝降旨禁止妇女外出看戏,结果招致妇女们的咒骂,于是有人写诗讽刺:”卓午香车巷口多,珠帘高卷听笙歌。无端撞着郎螃蟹,惹得团脐闹一窝。”

“卓午”就是正午,一二句写出了中午妇女乘车看戏的景况。她们所乘的是“香车”,车上有珠帘,自然是富贵人家的妇女。后两句写得很精彩。“团脐”指雌蟹,因它的腹脐是圆的,这里喻指那些喜欢看戏的妇女。诗人根据字义,将“郎”意会为“雄”,进而将郎葆辰喻为雄蟹,借雌蟹们遇着雄蟹时骚动得“闹一窝”的场面,来表现妇女对郎葆辰奏章的强烈反感。

【边寿民】

《蟹与菊》 扇面

“螃蟹、菊花、美酒”在清代画家边寿民的作品中经常相伴出现。上图《菊蟹》现藏故宫博物院,边寿民画中亦有诗云:“稻蟹膏方满,罏头酒正香,若辞连日醉,辜负菊花香”。

边寿民《菊蟹图》

国家博物馆亦藏有边寿民《菊蟹图》扇面一幅,虽只浓墨淡彩,满纸早已溢满秋的繁盛与趣味。

【李渔】

李渔,明末清初文学家、戏剧家、戏剧理论家、美学家。据说李渔一顿,能吃掉二三十个螃蟹。这种吃法甚至给他造成了经济压力,一到夏天,他就开始攒钱——这笔钱是专门用来买蟹的,被他称作“买命钱”。李渔对螃蟹之痴狂,无以复加,他称秋天为“蟹秋”,还要备下“蟹瓮”和“蟹酿”,来腌制“蟹糟”——大概就是醉螃蟹吧,是冬天吃的。而操办这一切的小丫鬟,则被他称为“蟹奴”。他夸赞螃蟹“鲜而肥,甘而腻,白似玉而黄似金”,是色香味三者的极致,“更无一物可以上之”。

【徐悲鸿】

后人能与李渔比肩的,可能就是画家徐悲鸿了,徐悲鸿说过:“鱼是我的命,螃蟹是我的冤家,见了冤家不要命。”

【齐白石】

白石老人喜欢画螃蟹,也非常喜欢吃螃蟹。一日与家人吃饭,先生忽然停箸,敛气凝神地盯着盘中螃蟹,若有所思。夫人见状惊问何故,先生如梦方醒,一边把蟹腿指给夫人看,一边眉飞色舞地说:“蟹腿扁而鼓,有棱有角,并非常人所想的滚圆,我辈画蟹,当留意。”

齐白石 《夜深独酌蟹初肥》

齐白石的作品处处洋溢着生活的情与趣。古人有诗云:“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一生矣。”这样诱人的情形,被白石老人艺术化地展现在作品中,变成了一幅幅饶有趣味的水墨佳作。

齐白石《双蟹偕行图》

抗日战争时期他闭门谢客,拒绝日本特务要他加入日本国籍、日本的利诱,多次拒绝为日寇作画。然而日本人不断加压,最后他无奈之下提笔画下4只螃蟹,然后落款“看你横行到几时”的字样。日本人看后气得直嚷“齐白石太顽固”。他大义凛然地说:“齐璜中国人也,不去日本。你硬要齐璜,可以把齐璜的头拿去。”

齐白石《芦蟹》


抗战胜利之夕,为表抗战胜利的欣喜,齐老曾作一幅《螃蟹图》,并题诗道:

处处草泥多,行到何方好?

昨岁见君多,今年见君少。


齐白石《墨蟹图》



【李苦禅】

李苦禅,现代书画家、大写意花鸟画宗师。曾任杭州艺专教授,国立北京美术学校教授。


李苦禅 《插了梅花便过年》


  关于李可染画蟹,还有一段小故事:1937年,北平被日寇占领,李苦禅辞去教职,参与地下抗日活动。1940年春,他回到家乡高唐县李奇庄村。才几天功夫,“大画家李苦禅回乡”的消息便不胫而走。地方上的汉奸头子们纷纷找上门来。这个要宴请,那个来索画。李苦禅为摆脱他们的纠缠,只好决定重返北平。可是,在路上被伪县长李九的兵差截住了,李苦禅见不能脱身,只好随兵差前往伪县衙。


李苦禅 《蕉竹双蟹图》 1980年


  李九要李苦禅在高唐多留几天,给他画画。李苦禅坚决推辞,可转念一想,就这样走李九肯定不会放过,只能应酬一下,便要来画画的材料和二斤陈年棉花套子(高唐人俗称用过的棉絮叫套子)。他撕下一块老套子,团成一团把墨蘸饱,在那张大宣纸上横涂竖抹起来。纸面上出现了一团团大墨点子。众人不解,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这时,李苦禅又撕下一块套子,重新蘸上墨,在大墨点子周围各添了几画,那些墨点子竟变成了一只只活灵活现的大螃蟹。不到十分钟,画画好了,李苦禅又题了款,用了印,笑着对李九说:“江湖风味,江湖风味嘛。我就爱吃这东西,再喝上几两咱山东老白干就更好了。不知县长有没有这雅兴?”


李苦禅 《芋叶螃蟹》


“我也爱吃,我也爱吃。”李九傻笑着,伸着大拇指,不断称赞李苦禅画得好。李苦禅画的是秋天的螃蟹,秋蟹最肥,秋天是吃螃蟹的好季节,所以李苦禅才编出上面那套话来。因为李苦禅看到李九已成了汉奸,不愿给他画画,便画了几只螃蟹应酬,那含意是,你们不就是一群横行不几时的螃蟹吗?


李苦禅 《秋景》


【王雪涛】

王雪涛,现代著名小写意花鸟画大师。他的作品,总是给人一种意想不到的感受和回味想象的余地。看着他笔下的菊花螃蟹,有着惬意美好的感觉!


《菊花黄时蟹正肥》

《菊花黄时蟹正肥》

《菊花黄时蟹正肥》

《菊花黄时蟹正肥》

《菊花黄时蟹正肥》


【任伯年】

海派画家中最喜画蟹的要数任伯年,任伯年精人物花卉,擅写生,是中国画坛近代六十名家之一。1873年,任伯年创作了《菊蟹图》。1882年和1885年,又分别创作了《把酒持螯图》和《金秋荷蟹图》。这些画作充分显示了任伯年在色彩运用上的大胆创新。


《菊蟹图》

庚辰(1880)年作 《蟹肥酒菊香》

《菊蟹图》


他继承了中国民间绘画色彩鲜艳夺目、对比强烈的特点,同时学习了西方绘画中的冷暖色调,把各种鲜艳的色彩放在统一的色调中,强调和谐,形成了艳而不俗的风格。他还借鉴西洋画的白粉来减缓艳丽色彩的对比关系,如在《把酒持螯图》中,几只色红如火的熟蟹被青色的酒壶衬托得愈发艳丽,与篮中的黄菊相呼应,而赭色的篮子、黑色的菊叶与白菊起到了协调的作用,以黑白对比和橙黄红的对比,使作品主题更加突出。


1885年作 《菊黄蟹肥》


1885年作 《工笔荷花蟹》 (二帧)


显然,上海的文人墨客热衷于描绘蟹,不仅因为蟹是中秋重阳时节的桌上佳馔,更因蟹有着吉祥的古意。任伯年的扇面《二甲传胪》,画中两只螃蟹从盛开的菊花中相对穿过。因为螃蟹有甲壳,一只蟹即“一甲”,两只蟹即“二甲”,指代科举考试等级,表达人们对仕途通达的美好憧憬。

【吴茀之】



吴茀之,中国花鸟画大师,现代浙派首领人。吴茀之的写生观及其对花鸟画的理念,是以革新与个人品格为根基的,体现出关照自然、高逸灵秀的人文情怀。


钱大礼 蟹菊图(与吴茀之先生合作,陆俨少先生题签) 67×42cm


吴茀之画蟹颇有造诣,曾绘一幅珍如拱璧的《螃蟹图》,并在画上方题了一首十分有趣的咏蟹诗:“九月团,十月尖。潇洒水国天,有酒非尔不为欢。”诗画合壁,相映成趣。

【丰子恺】


《秋饮黄花酒》


丰子恺极爱吃蟹。在自家院落里养蟹,中秋之日捞出作宴;然而这桌宴的头盘,主菜,配菜,全是——螃蟹。每到这时,丰子恺便对家人“下令”:“螃蟹剥肉不得立食,必须先放在蟹斗里,等到把所有肉剥出,再混入酱醋,以此下饭。”


 (本文由会员自行上传,其发布的图片,文字等内容由会员本人发布,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也未用作任何商业用途。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欣赏更多精彩文章


螃蟹,今名家笔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