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王福权:“丑书”之乱与“丑书”的未来

来源:中国美术报网 ·1143 浏览 ·2019-04-26 14:28:31

编者按:在当代艺术风骚无两和社会娱乐化趋向的当下,关于书法的各种现象近日屡获社会的普遍关注,究其原因,不外乎当事人的“表演”性质与书法修身养性的悖离,当然,除了有些纯粹恶搞博取眼球刺激者,还有很多功底深厚的名家同样未能免俗,对此评价也不尽相同,赞扬者有之,痛恨者有之,旁观者亦有之,在所谓书法“乱象”的背后,也能看出书家为了创新做出的努力,而其努力似乎有点用力过猛,那么,作为传统艺术的书法如何在当下的情境中转向,在此,本期时评特以“当代书法何去何从?”为主题,邀请相关学者、批评家共同探讨。

“丑书”之乱与“丑书”的未来

□王福权

随着自媒体热,这两年“丑书”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尤其是“射墨”,更是被广大网友争相模仿取乐。可是多数人其实不知道什么是“丑书”,就把接受不了的或看不懂的统统定义为丑书。这里的丑书加上引号是因为“丑书”的范畴已经被搞乱了,下面就谈谈什么是“丑书”以及“丑书”的未来。

“丑书”可以分为两种,一种“丑书”是什么都丑,是真的丑。这种东西整体上有以下特征:视觉上完全不好看、行为上令人匪夷所思、身份上百无禁忌。这样的最终结果是物质上糟蹋物什、精神上摧残性灵。

视觉上不好看指的是从文化或艺术的角度都看不到美,没有笔画佳构也没有线条美感,更没有精神追求;行为上令人匪夷所思指的是他们什么都敢做,抱着女人倒垂下来用人头发写,在裸体的人身上胡写或裸体之人去涂鸦,这还不够,还要用生殖器乃至经血去乱画;身份上百无禁忌指的是他们不顾及自己的身份,毫无风骨与道德,更不反思自己的恶劣影响。最终他们只能毁坏笔墨纸砚,糟蹋精神食粮,让人深恶痛绝。虽然大师这个头衔已经被叫臭了,但冠在这些人头上还是太抬举他们了。




 另一种“丑书”则是在中国大众的共通意识下暂时接受不了或看不懂的一类以碑学或金石学为基础的偏于张扬个性的,或以西方思潮以及日本少字数派、墨象派、假名派写法为出发点的,乃至融入了民间书体的书法的统称。这种“丑”很大程度上不是丑,而是生、拙、奇、怪。这类书法需要历史的沉淀。大浪淘沙之后,他们与追求美的书家一样,其中一少部分可能会青史留名,相当的一部分则会“名落孙山”。

 至于裸体涂鸦或用生殖器乱画这种行为我猜他们定然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孙们看到的,如果脸面是可以毫无顾忌的话,也就无脸可言了。模仿西方或日本的种种思潮与派别的人中有一部分其实是值得尊敬的,至少说明我们不满现状,也在关注与学习别人,前提是模仿与学习的对象要有进步的向上的思想才行。个人以为有些思想恐怕不能直接嫁接到书法上,因为书法的底线是要写汉字,要求高一点的话则是写正确而美的汉字,但此处所说的美则与丑一样,不同时代不同背景时美的范畴与涵指可能不尽相同,也可能相互转化。




  蔡邕曾说“笔软而奇怪生焉”,这个奇怪就是一种美。王安石所说的“世之奇伟瑰怪”也是一种美。提出“瘦、皱、漏、透”赏石四字诀的宋代大家米芾就认为颜真卿与柳公权的字丑,说他们是丑恶怪札之祖,表面上似乎米芾不满于颜柳的个别笔画,实际是因为米芾是个不喜欢规矩束缚的人,他可以给石头下跪,他敢抢宋徽宗的砚台,还干得出投江自杀逼别人把藏品送给自己的事儿。




其实宋四家除了米芾之外都擅长楷书,但是都偏于行楷,且整个宋代的楷书与唐朝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唐代严守法度,宋代则破法立意。米芾悄悄地改变了书法中正的轴线,黄庭坚大张旗鼓地改变了书法的章法。苏轼与黄庭坚虽是师生关系,却对彼此的“丑书”互撕,石压蛤蟆与死蛇挂树就是从此而来。虽然米芾都说颜真卿、柳公权丑,却没有妨碍到“颜筋柳骨”在历史上的地位,唐宋书风也各有千秋。苏黄以“丑”互撕,但苏轼稳居宋四家榜首,黄庭坚紧随其后。不过我们不仅要看到这些,还要看到苏轼是天下第三行书的作者,是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黄庭坚还是江西诗派的始祖性人物。米芾是《书史》与《画史》的作者,所以他们的变革都是极具文化底气的。






五代贯休画的罗汉都相貌奇丑现在却没人嫌他丑,宋代苏轼的《枯木竹石》盘郁屈曲,也没人说难看。明代唐伯虎画的人物多是大头小身,小眉小眼,削肩蛇腰,也没有人说丑,现在反而叫他风流才子。清代扬州画派的画家被群称为八怪,但现在大家根本不觉得他们到底有多怪。元代的杨维桢,明代的傅山、倪元璐、徐渭,这些大名家的书法走的也都不是中正之路,但是以书法为业或真正热爱书法的人都不觉得他们丑。所以,审美是需要沉淀的。乾嘉金石学与晚清碑学大旗下有所成就的一大批书家现在已经被书法史广泛著录,仍有部分学者接受不了,但这也不妨碍先贤们取得的成就,这也无可厚非,因为他们可能像米芾接受不了颜柳一样接受不了金石学与碑学。



“丑书”丑不丑,一个人说了不算,历史说了才算。“丑书”能走多远,我不知道,只有未来才知道。中正可以提倡,但“丑书”不必打压,因为如果历史不接受,完全不需要打压,如果深入人心,打压也没有用。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论语,二百零一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